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不会真有人在废土当偶像吧

76 马戏团来了

    眼见月亮上的画面突然消失,秦澈立刻联系了负责播放的二人:

    “还活着么?”

    “当然。”夏夜轻声说。

    “抱歉,是我这边出事了……”

    林瑜说话自带电音,听起来像是刚触电了:“那混蛋把备用发电机的电源切断了,我还没能抓住他!”

    “还有人能从你手里逃跑?”秦澈问。

    “是阿彬。”林瑜气鼓鼓的说:“那混球好像掌握了什么新能力,以前只是隐身,现在碰都碰不到!”

    “哦?那小子还活着?”

    听到马戏团最后一人的消息,秦澈挑了挑眉:“你们先撤吧,回来再说。”

    既然已经没法继续播片,也没必要继续留在那边了。

    以夏夜和林瑜的战斗力,不管是甩掉还是杀光科罗德企业派出的士兵,都是轻而易举。

    打开混乱引擎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混乱指数,已经直接突破了八百点。

    看样子,这次的月球播片,应该是有不少人看到了。

    不过,这次最重要的那位观众,还没发来回应。

    “你满足了么?”秦澈用传真机发了条信息过去。

    这次,建模师的回复来得很慢。

    秦澈等了足足两分钟,终于发现了问题:传真机没纸了。

    “算了……”

    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尘。

    ……

    太阳升起。

    午夜时分在月亮位置,对着全城播放的FALL-107,成为了钢之城各大媒体的今日头条新闻。

    为了博人眼球,各种五花八门的标题层出不穷:

    《科罗德企业公然播放成人视频,恐面临财团联合会巨额罚款》

    《震惊,科罗德企业竟做出这种事!》

    《专家解析午夜放片事件:未成年人的健康环境到底谁来保护?》

    《保护成年人权利刻不容缓,强烈要求明天继续播放FALL-108》

    《成人视频史上的不朽名作:老艺术家告诉你FALL-107的精妙之处》

    闲得蛋疼的网民们,也围绕着“该不该在月亮上放片”这个话题,进行了紧张而激烈的讨论:

    正方是来自于钢之城中心区,那些道貌岸然的上流人士。

    他们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开始狂轰滥炸:

    “未成年人的三观还未发育完全,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些东西。”

    “竟然是对全城播放,影响实在太过恶劣了,支持财团联合会对科罗德企业罚款。”

    “建议处理负责人,这种败坏风气的事绝不能再次发生!”

    至于反方,主要由住在贫民区的打工人和各路罪犯组成。

    与市中心的“衣冠禽兽”不同,这些人的言论异常朴实,代表了社会底层的普遍想法:

    “大半夜的看看片怎么了?小屁孩这个时间早就睡着了好吧!”

    “你们偷偷找资源的时候像条狗,看完了倒是嫌弃起来了?”

    “保护个屁的未成年人,成年人的权益谁来保护?老子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二十岁沧桑得像八十岁一样,怎么没人保护我?”

    随着这两拨人之间爆发了争论,微特再次一片腥风血雨。

    秦澈昨晚刚抵达八百点的混乱指数,立刻涨到了八百四十点。

    此时,这个再度引发了舆论战的“万恶之源”,正在家里摆弄着从蛇窟捡回来的乐队机器人。

    还是动物形态的林瑜趴在地板上,后腰上贴着一块黑布。

    “还疼么?”秦澈看了她一眼。

    昨晚战斗的过程,他已经从林瑜那儿听说了。

    “还好吧,就是有点儿使不上劲。”林瑜无力的说。

    装了防弹钢板的她,最怕的就是电磁脉冲干扰和大威力电击枪。被电击镖命中的位置,现在依旧无法用力。

    “阿彬那个混蛋,下次见面一定要杀了他……”她咬着牙。

    “你好像对他意见很大啊。”秦澈轻轻拍打乐队机器人的胸膛,震下一缕灰尘。

    “那小子当时把我们骂了个遍。要不是他,我们也不至于解散吧?”林瑜生气的说。

    “他一直都挺傲娇的。”秦澈倒是很淡然。

    当初的罪魁祸首——群星娱乐和金哲驰,现在早就凉透了。

    自己拿到了核弹夜的奖金,正准备重新开始。

    对于当初的事情,秦澈早已不怎么在意了。

    不过,听了林瑜的话,他眼前又出现了五年前,马戏团最后一次巡演的场景。

    ……

    街道不停震动,发出沉闷的隆隆声。

    一台足有二十米长的重型卡车开了出来,压死了躲闪不及的两名行人。

    卡车的车身上绘满了五颜六色的涂鸦,为晦暗天空下的钢铁都市,增添了一抹亮色。

    “马戏团来了!”

    身穿黄白条纹服装,脸上抹满白色油彩的小丑站在车顶,摘下尖顶礼帽露出乱糟糟的头发,对着欢呼的路人们行了个礼:

    “朋友们!钢之城马戏团为你们带来巡演!今天的第一个节目是‘拔河’!”

    他话音未落,已经被围观路人们的嚎叫淹没了:

    “噢噢噢噢!”

    “爱死你们了!”

    “马戏团!马戏团!”

    围在车边的观众们千奇百怪,有人类也有机器人,更多的是半人半机械的改造生命体。

    在他们狂热的欢呼声中,卡车的车身缓缓下沉,金属外壳折叠起来,露出长方形的巨大舞台。

    从沙漠里抓来的两头凶兽,出现在观众们的视线里。

    两只怪物足有三米高,肿瘤一般的头颅上挂着浑浊的黄眼珠。红色外皮上长满了尖锐的倒刺。

    它们双足站立的模样,像某种恐怖的猩猩。

    即使精锐佣兵出马也很难驯服的两头凶兽,此时却被一根钢缆绑住双手,站在舞台上咧开满是尖牙的大嘴,向着对方怒吼。

    “开始吧。”小丑打了个响指。

    两只怪物向着两个方向狂奔,试图拖走对方,捆住手腕的钢缆被拉直,发出危险的咯咯声。

    兴奋的围观者开始为自己选中的怪物加油助威,甚至还有人临时开起了赌局。

    他们在呐喊的同时,也在进行友好的互动:

    “小兔崽子,挡着我看表演了!”

    “再废话老子就打爆你的狗头!”

    听着观众们的欢声笑语,化妆成小丑的秦澈抬起头,把目光投向被沙尘染成土黄色的天空,以及沙暴中隐约可见的城市轮廓。

    他涂满颜料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穿越到这种该死的鬼地方,在沙漠中挣扎求生。现在组建起一个马戏团,能从竞争激烈的娱乐圈中分到一杯羹,在钢之城的居民钱包里收割金钱,秦澈已经非常满意了。

    早已尝试过各种方法的他,对于回到原本的世界,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

    ——只要能在这里活下去就好,如果能功成名就当然更赞了。

    目前看来,事情似乎非常顺利。

    马戏团的粉丝数量不断增加,每次演出的门票收入也水涨船高。

    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创建的马戏团,说不定能和钢之城的电影公司一决高下。在扩大规模的同时并购其他企业,成为钢之城的娱乐业皇帝!

    想到这里,小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成功的穿越者应该是什么样子?

    秦澈不敢说自己是最成功的那一批,但至少也应该属于“比较成功”的范畴。

    他闭上眼睛,仿佛已经看到自己功成名就,走上人生巅峰的光明未来。

    砰!

    一声巨响,他左手边的怪物腾空而起,重重地摔在钢铁舞台上,嘴里喷出一口老血。

    眼见拔河已经分出胜负,秦澈站起来,扶正自己头上的礼帽,大声说道:

    “好的,暖场完毕。接下来是各位最喜欢的节目——剑舞!”

    一支机械手从车身下面伸出,把昏迷的怪物拖进车厢。

    同一时刻,一道纤细的漆黑身影缓步走出,来到刚才获胜的那头野兽面前。

    黑衣女孩的暗红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随着沙漠的热风不停摇曳。

    她眯起眼睛,紧盯着再次被铁链锁住的凶兽。左手握着一柄短剑,剑锋闪出危险的银光。

    眼见马戏团的“女主角”登场,观众们的欢呼声响彻天际。

    秦澈也再度退回后台,注视着刚刚出现的女生。

    身为四名少年兵中的领头人,他与另外三人都进行过深入的交流。

    这女孩看似瘦弱的身躯里,究竟隐藏着何等恐怖的能量,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黑衣少女扭过头看向秦澈,弯起眼睛对他笑了一下。

    然后,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的透明液体抹在自己的小脸上。

    ——那是可以吸引怪物的信息素。

    被钢缆捆住的怪物像是受到了刺激,狂暴程度比刚才拔河时更强了几分。

    它的脸憋成紫色,不停跳动的血管从皮肤下方浮现出来。

    看到怪物的狂暴模样,离舞台比较近的观众们纷纷后退。

    但离怪物最近的女孩却没有一丝慌张,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噢噢噢!”

    正在嚎叫的怪物,身上的尖刺又变长了几寸。

    啪!

    怪物挣脱了束缚它的钢缆,向持剑少女猛冲过去,挥动利爪拍向女孩的头颅!

    在被拍碎脑袋前的最后一刻,女孩终于动了起来。

    她的身形如同灵活的毒蛇,轻轻一闪从左边避开了右侧挥来的巨爪。

    观众们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怪物手臂上已经喷出黑红的血浆。

    “加油,干掉他!”

    除了最前面被黑血淋了一身的几个倒霉蛋以外,其他的观众们都在大声欢呼。

    当然,这其中既有给女孩加油的,也有给怪物加油的。

    秦澈注意到刚才开盘的那几个投机者,又开始组织赌局了。

    他脸上依旧挂着小丑的笑容,用喉麦暗中联络藏在卡车里的一名伙伴:

    “阿彬,看到人群里那个带深绿色帽子,脸上有疤的男人了么?”

    耳机里响起一个冷酷的男低音:“看到了。”

    “他在我们的场子里捞钱,散场后干掉他,把他赚的钱抢过来。”秦澈不动声色地下达死亡宣告。

    “明白。”

    已经在钢之城外的废土度过五年的秦澈,不会错过任何赚钱机会。

    马戏团已经和统治钢之城的大财团——永恒电力集团签了合同,领取了合法的营业执照。

    每次演出时,只要把伤亡人数控制在十人之内,就不会被罚款。

    “哼啊啊啊啊!”

    左臂被连根切断的怪物,吼声几乎要震碎秦澈的耳膜。

    手持短剑的少女依旧从容,身上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沾到。

    深谙表演之道的她,并没有直接把怪物干掉,而是继续高速闪身,在怪物身上不停制造深浅不一的伤口。

    美少女狂虐怪物的强烈反差场景,最能刺激观众们的神经。

    秦澈满意地看着激动的人群,嘴里哼起了家乡的小曲。

    ……

    夕阳西下,钢之城已是黄昏。

    马戏团的演出圆满落下帷幕,这次也是大成功。

    坐在驾驶室里负责开车的猫耳女孩,数钱已经数到手软了:

    “我跟你们说,这次发财了!回去一定要吃鱼!”她激动地说着。

    “但我觉得烤牛肉更好些。”黑衣少女低声说。

    两个女生在讨论今晚吃什么,负责“善后”的男生,准备去干掉刚才开盘的投机者。

    而身为马戏团老板的秦澈,正要完成今天最后的谢幕演出:

    “最后,请大家欣赏烟花。”

    秦澈说着按下红色的按钮。

    轰!

    两发导弹从车窗中腾空而起,命中了前方的人群。

    刚才还在欢呼雀跃的观众们,瞬间消失在火球之中。

    目睹了这始料未及的一幕,秦澈愣住了,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啊这。”

    ——自己按下的明明是烟花按钮,为什么会发射导弹?

    站在他身边的黑衣少女表情一暗:“有人陷害我们。”

    “林瑜,快把车开走!阿彬把枪拿过来,守卫要追捕我们了!”

    在秦澈的指挥下,马戏团的卡车一溜烟地逃离了犯罪现场。

    那天起,钢之城的马戏团被吊销了营业执照。

    曾经大受好评,四处巡演的传奇就此落幕了。

    ……

    “别总想着当年的事了。”

    秦澈在林瑜身边坐下,抚摸着防弹钢板下面顺滑的毛皮:“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懂了一个道理。”

    “你怎么跟小夏夜一样啊?”林瑜没好气地说。

    “不,我还没像她那样大彻大悟。”

    秦澈笑起来,加大了撸猫的力度:

    “我只是觉得,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开心。就算再怎么成功,赚再多的钱,每天忧心忡忡勾心斗角,成天提防这个害怕那个,岂不是很没意思?”

    “所以?”林瑜的绿眼睛里闪着光。

    她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当初站在卡车的舞台上,向观众们挥手致意的那个小丑。

    “所以,我打算用自己的方式为钢之城做贡献,让大家都能乐起来。”

    说到这里,秦澈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