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法爷我只会放大

第52章 雄鹰陨落

    秃鹫遍体鳞伤,羽翼直接被强横无匹的风刃切断,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怎么看,都是罗辰赢了。

    号称是阿兰多竞技场头牌的秃鹫就这么被人简简单单地打败,观众席上不少人开始骂娘。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赔上了全部的家当赌秃鹫赢。

    结果钱都白白入了奖金池。

    “黑幕,一定是黑幕,戴先生请你给我们一个说法!”

    “白瓷法师怎么会打败秃鹫,阿兰多竞技场暗箱操作,把我们的钱吐出来!”

    观众席上骚动不止,已经有人往擂台这边冲撞过来。

    眼看,形势就要控制不住了。

    “大家要冷静、冷静!”戴先生拉过话筒,脑门上渍出汗来,“我们竞技场秉承的原则一向是公平和透明,请大家相信我!”

    尽管戴先生竭力安抚,但场面还是得不到压制。

    愤怒的人群挥舞着拳头一拥而上,竞技场的打手们迅速地围成了人墙。

    “叔叔,怎么办?我看您还是躲一躲?”薇儿在擂台下有些忧色地望着戴先生。

    “薇儿,你带着法爷先生退下。叔叔什么世面没见过,难道还会怕他们?”

    “叔叔”

    “我是竞技场的老板,怎么能临阵退缩?赌徒们输了钱,跟疯狗没什么区别。叔叔对付疯狗,还是有经验的。”

    “那叔叔,我们在后面的客房等您”

    戴先生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体型小巧的魔导器,眼神里有些狠色。

    罗辰这个时候选择了沉默,毕竟这个场子还是戴先生罩着的,多说无益。

    两人正准备走时,罗辰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秃鹫。

    这家伙竟然挣扎着爬了起来,而且,他的伤势还在一点点好转!

    受到了如此强烈的法术攻击,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秃鹫果然不一般。

    如果他不放水的话,和罗辰的一战胜负还不一定。

    “法爷先生,谢了。如果您有机会去雪域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招待您的。”

    罗辰的耳朵里又传来秃鹫细微的声音。

    他暗暗点点头,从直觉上来说,秃鹫还算是个爽快人,倒并不惹人厌。

    “罗大哥,我们还是躲一躲吧?”薇儿轻轻说道。

    “好”

    说着,罗辰和薇儿向客房的方向离去。

    擂台之上,戴先生等到薇儿和罗辰拐进了廊道,轻轻按下了魔导器上的按钮

    十分钟过后,竞技场中浓烟滚滚,示威的观众们捂着口鼻,眼泪不住地往外冒。

    催泪-弹的威力果然不是盖的。

    “让开逃生通道,让观众们离开这里,记住,不能死人!”

    戴先生戴着防毒面具,对手下们下着命令。

    姜还是老的辣,这些赌徒们都是为财而来,用上一点点手段他们肯定会知难而退。

    况且,每一位下注的人都和竞技场签了合约,黑底白字清清楚楚,日后想在法庭上告倒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戴先生才有足够的底气用催泪-弹这种特殊武器来驱散观众。

    待到人群都走光了,戴先生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一个人慢慢走上台,

    是秃鹫。

    “戴先生”

    “哼!你还有脸跟我说话?”

    戴先生背对着秃鹫,摘下了防毒面具,脸色很不好看。

    秃鹫单膝跪地,慢慢地,将一纸契约恭恭敬敬地放在地上,推了出去。

    “老板,按照约定,您应该放我走了。”

    “放你走?那你的空子谁来补呢?暴风巨锤被打成残废,那个臭小子又不肯签合同”

    “以阿兰多竞技场的实力,我相信您肯定会物色出合适的人选。秃鹫双翼已断,实力大不如从前,您看在我这些年为您赚了这么多钱的面子上,放我走吧”

    戴先生轻轻捋着绅士胡,思考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秃鹫安静地跪着,等待对方的答案。

    戴先生瞥了一眼秃鹫背后的断翼,惨白的断骨甚是扎眼。

    他眉头一抖。

    翼人族如果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羽翼,将会实力大减,甚至成为半个废人。

    宁可自断双翼,也要离开竞技场,秃鹫看来是下了死心。

    “也好,就让我成全你吧,毕竟辛苦了这么多年,也够了。”

    戴先生这么想着,向他挥了挥手。

    秃鹫脸上挂起喜色,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在一瞬间,他似乎望见了故乡的雪山,和盘旋其上的草原雄鹰

    心头一阵灼热。

    不对,是真的灼热感

    这是

    秃鹫低头一看,心脏处冒出白烟,凉风透过,心早已被蒸发得干干净净!

    “老板这是为什么”

    他的眼睛里带着极度的不甘,一头栽倒在曾经无一败绩的擂台之上。

    秃鹫,死了!

    远处,一个人伸出一个指头,隐隐的法术波动悄悄地四散而去。

    弗格斯面带微笑,一步步走来。

    戴先生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弗格斯大人,这是我的家事,还轮不到您出手!”

    “别这么说,我替您剔除了一个废物,您应该感谢我才是,不是么?”

    “”

    “雪域和塞因帝国是敌对势力,我想您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弗格斯大人,什么事情都不能一棍子打死。秃鹫虽然是翼人族,我以我的名誉保证,他绝对不是奸细。”

    弗格斯一怔,随即大笑起来。

    “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这可是当今国师的命令,戴先生您不会不知道吧?”

    “哼要杀也是由我亲自动手,您就不怕脏了您的手么?”

    “呵呵不会不会,我很愿意为他人解除烦恼,身为神源法杖的督查,维护神源大陆的安宁是我的本分。”

    戴先生不再接话,他慢慢地走到秃鹫的身前,拾起了契约。

    “嘶嘶嘶”

    契约被撕成了碎片,洒落在擂台之上。

    注视了秃鹫的尸体片刻,戴先生头也不回地走了下去。

    “弗格斯大人,请回吧。竞技场要关门了。”

    “那弗格斯就告辞了。”

    言罢,弗格斯凭空消失在原地。再看时,他人已身在竞技场的出口处。

    传送术,虽然算不得什么高阶的法术,但在弗格斯这里,却用得非常自然。

    自然得就像喝一口水,吃一口饭,甚至眨一眨眼。

    客房内,

    罗辰透过玻璃大窗,将刚才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在感受到与弗格斯之间的差距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弗格斯,

    可是那种动一动手指就能把自己毁灭的人物!

    被他抓住了把柄,一定会被挫骨扬灰吧?

    “看来,以后和他打交道,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