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万有引力[无限流]

第325章 番外五

    (一)端午节

    家里飘着箬叶和艾草的清香。

    江舫没学过包粽子, 但是他在家务这一层上是一点即通,很快掌握了要领,包得又快又好。

    南舟包出来的东西, 则煮成了一锅香黏的糯米红枣粥。

    但南舟不很沮丧。

    他还是吃到了甜粽, 手腕上也系了五彩绳。

    午后, 他和江舫小憩。

    他握着江舫的指尖, 上面沾着清淡的箬叶香气。

    他趁江舫睡着, 偷偷吻了他的人间。

    (二)儿童节

    儿童节的标配, 自然是游乐场了。

    刚一进园,南舟就盯上了卖棉花糖的摊位。

    做棉花糖的大叔一边让丝丝缕缕的糖丝卷云一样翻裹住糖棒, 一面善意地笑道:“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还吃棉花糖啊。”

    江舫站在南舟身前,仿若无闻:“您好,要最大的, 还要两只兔子耳朵。”

    有人宠着,他想要一朵天空那么大的棉花糖都行。

    等一整支棉花糖慢慢在南舟口中融化后,他们穿上薄透的雨衣, 登上了激流勇进的橡皮艇。

    游乐场的激流勇进有两个落坡。

    当橡皮艇在动力阀作用下、缓缓爬上第一个坡时,江舫悄悄使了坏, 一把拉下了南舟的雨衣帽子。

    南舟:“???”

    咚——

    哗啦——

    南舟的黑发濡湿了一大片, 白衬衣也湿透了,露出细细的漂亮乳晕。

    南舟盯住江舫看。

    江舫难得像个孩子一样搞恶作剧, 如今恶作剧成功, 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过分,正要亲亲道歉时,南舟抬起手来,把江舫被水珠沾湿了一点的脸用尚干的袖子擦干了。

    在江舫心尖被甜得发酥之际, 他注意到了一件不妙的事情。

    ——南舟的眼睛,盯上了前排玩家的雨衣帽子。

    ——他好像误会激流勇进就该是这么玩的了。

    江舫眼疾手快,抢在南舟动手前,先把人搂进了怀里,制止了一场破坏。

    这让南舟走下橡皮艇后,相当想不通。

    ……那为什么被浇湿的只有我呢?

    不过,这个问题没有在他脑中盘桓太久,他就被他的舫哥用海盗船诱惑走了。

    在海盗船上,南舟很开心,芜湖起飞。

    在过山车上,南舟也很开心,芜湖起飞。

    在大摆锤上……

    南舟懵了。

    颅内压的急速增高,刺激到了他脑袋里的小孔雀,蠢蠢欲动地舒张开了翅羽。

    这让他从摩天轮上下来后,还持续性地坐在长椅上懵逼。

    最后,他被江舫用一根烤肠成功哄好。

    稍事休息后,他们又来到了游乐园的鬼屋。

    经过观察,江舫发现,南舟对鬼屋的理解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他觉得,在鬼屋里能吓唬到人,就算谁赢。

    之前,江舫带南舟去过一个真人鬼屋。

    在这个鬼屋中有一个游戏环节,鬼会随机带走一个幸运玩家,而这名幸运玩家将有幸体验到一个单人游戏流程,喜提被电锯狂魔追杀的环节。

    兼顾到部分胆小又运气不好的玩家,以及自己挣钱的需求,所以,店家提出了一个折中手段:

    如果玩家不想被抓走,就需要花钱购买一个在黑暗中可以发光的荧光手环,作为标志。

    只要佩戴手环的玩家,就不会被鬼选中。

    南舟为了省钱,没买手环。

    他果然被摸黑带走。

    然后,他就抢回了电锯,追得穿着皮套的演员满屋子狂跑,成功解救了其他玩家。

    南舟想,我赢了。

    不过,赢的代价是在事后请演员吃了一顿压惊饭。

    这次,南舟总算大概知道正确玩法了。

    但作为资深boss,他还是对鬼屋的运作非常感兴趣。

    这次的鬼屋,是一个“鬼宅”的固定路线探索游戏,全流程共计15分钟,期间会有鬼魅冒出来吓人。

    女鬼小姐姐蹲在一口井里,远远听到了脚步声靠近,便尽职尽责地踩着陡然阴森起来的音乐节拍,幽幽探头。

    ……没看见人。

    当女鬼小姐姐正要转头张望时,突然听到她的背后传来一声礼貌的问候:“你好。”

    还没等南舟询问她的工作体验,一声尖叫便划破长空。

    某鬼见愁再次被客客气气地请出了鬼屋。

    此时已经到了夜间。

    游乐园的灯光秀即将开幕。

    他们登上了摩天轮。

    南舟四下望着,虚心请教江舫:“摩天轮是怎么玩呢?它会很快地转起来吗?”

    江舫笑:“不会啊。”

    南舟便安静地等待着它的精彩时刻到来。

    可是,一路都是那样平稳。

    和彼此一起放到半空中时,他们共同来到了城市的天际线。

    南舟眨眨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在这缓慢、悠长的游戏流程中,他眼前的人被夜空、玻璃和烟花添上了一层迷人的滤镜。

    时间流逝的节奏被放得极缓。

    南舟带着一点恍惚,问他:“我们会这样走多久?”

    江舫说:“一直走啊。”

    去春天的尽头。

    去时间的尽头。

    或者就和你留在原地,就这样望着彼此,永生永世。

    (三)万圣节

    南舟听说,有个叫做万圣节的外国节日。

    他对该节日的理解是,只要扮成怪物,就能要到糖。

    既然能拿糖,那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节日。

    南舟觉得自己本来就是怪物的一种,所以不用刻意化妆打扮。

    于是,在万圣节当天晚上,他提着小篮子,去敲了邻居的门。

    在每一家,他都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外加一把糖。

    南舟虽然不很笑,但乖巧懂事,每次见到年纪比自己大的人都会乖乖行礼,还会在下班回来的路上帮几个老人提水果、拿鸡蛋。

    公寓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老人,几乎都相当喜欢这个年轻人。

    因此,当万圣节前一天,江舫拿着一篮子糖,笑吟吟地请他们帮自己一个忙时,他们都非常乐意。

    (四)世界读书日。

    江舫的家里有一套完整的《永昼》。

    那是最初的一版漫画,陪伴着江舫,渡过了他最幸福、最富奇思妙想的小骑士时期,也陪伴过了他最孤独、最黯淡无光的少年荷官时期。

    上面记录了太多他想要对南舟说的话。

    既有荒诞虔诚的骑士之情。

    又有渴望陪伴的情愫。

    总而言之,突出一个中二。

    最近,他们到附近来旅游,恰好入住这一栋小别墅。

    江舫知道这里有这套书,表面镇定,心里实在紧张得很。

    偏偏他又舍不得把书扔掉。

    至于藏起来,更是不可能。

    他家南舟最擅长从犄角旮旯里扒出东西。

    这点习性着实像是一只家猫。

    于是,江舫指着书房,对南舟说:“那个房间不能进。”

    南舟:“为什么?”

    江舫眼皮也不眨地:“进去的话,要和喜欢的人强制做7天,除非心里不再想着他,否则不能出来。”

    南舟被震撼了一下:“……?”

    南舟试探道:“这是……游戏规则吗?”

    江舫笃定地点头:“是的。”

    然后,南舟就直勾勾面对着书房,琢磨了一下午心事。

    江舫也得以安心,去忙活着炖汤烹饪了。

    反正南舟对万事都好奇。

    他以前还有过想问洒水车司机他的车为什么会公然唱歌,而骑着自行车尾行了洒水车数条街、最后打电话告知江舫自己不幸迷路的记录。

    等晚上要睡觉时,江舫找遍了楼上楼下,硬是没找到南舟的身影。

    最后,他又好气又好笑地在禁地书房里逮到了南舟。

    南舟告知了他思考一下午的成果:

    “我正在想,你如果不来,我们要怎么做呢?”

    江舫没说什么。

    他去准备了一点食物和水,放在了书桌旁,旋即温柔又亲昵地吻上了南舟的唇。

    就这样歇歇停停地做了不知道几多时间后,南舟虚软着声音问:“还要多久?”

    江舫看了一下表,哑声答道:“六天零十八个小时。”

    南舟大惊失色,开始思考江舫会不会坏掉。

    南舟还牢记着这个房间的规则:“你……嗯……可以尝试用意志力克服一下吗?”

    江舫笑着摸一摸他发汗的鬓角:“那要你克服。你先进来的。”

    无法,南舟贴在江舫身上,夹着他的舫哥,小心翼翼地挪出了屋门。

    踏出房门后,南舟长舒一口气。

    他说:“我做到了。”

    他又说:“虽然你刚才在我身体里,但是我很努力不去想你。这样是不是就算结束了?”

    江舫笑着亲亲他:“就是这样,真棒。”

    谁想,南舟下一秒就贴着他的耳边,说:“那你跟我讲讲那本《永昼》吧。”

    江舫的脸倏然烧红了。

    “你想要玩,我就陪你玩。”南舟在轻轻含住江舫的同时,揽住他的脖子,“这样,你还会孤独吗?”

    (五)世界海洋日

    他们去了海边。

    海风微咸,海风撩人。

    江舫坐在沙滩边,用南舟的素描本留住海鸥和夕阳的影踪。

    南舟最近在教他的新学生绘画。

    显然,成果喜人。

    南舟则认真堆砌着沙堡。

    江舫捧着完成的画作,回过头来,刚想对南舟说些什么,就见他为了方便操作,把自己的下·半身都埋入了沙堡间。

    现在,他的双腿就是沙堡的地基,把自己砌了进去,压根儿动弹不得。

    两人相对无言,一字未发。

    只是他望着他,他也看着他。

    江舫平静且温柔地微笑了。

    他越过半个身子,就在正好的日光下、正暖的海沙上,在沙堡即将完工的屋顶,和南舟接吻。

    一切都正好。

    包括每一个已经到来,和行将到来的日子。

    ——en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