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三国:以三国杀的方式打开

第二十四章 主公包袱

    不过在董卓把持朝政之前,还有一条消息与徐立息息相关。

    那就是卢植回京述职时,因为拒绝了十常侍的索贿,并且痛骂宦官。

    结果不但功没请到,险些连自己的性命都不保了。

    好在还有功臣皇甫嵩,朱俊的求情,又破了些财。

    卢植的这条命才堪堪保了下来。

    当然,徐立的封赏自己也就泡汤了。

    这着实让他郁闷了很久。

    但是对于卢老将军的气节,自己还是要尊重一手的。

    既然别人不给,那就只好自己抢了。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零零碎碎的消息。

    例如刘焉被封为益州牧,已经走马上任了;

    刘虞则是被封为了幽州牧;

    陶谦被封为了徐州牧;

    刘岱封为兖州牧;

    黄琬封为豫州牧;

    这一系列的封调就和刘焉的“废史立牧”有十分大的干系。

    最后一条,也是刚刚探子回报的。

    董卓封韩馥为冀州牧,此时的他正从洛阳出发,奔赴安平郡。

    看着报信的探子频繁地进出官寺,张飞的眼睛都快花了。

    表示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接收更多的信息了。

    “还是四弟料事如神啊,当初就劝我们不要去洛阳。果然卢老将军就出事了。”

    “唉,也不知道恩师现在什么情况了。”刘备翻阅着信笺,惆怅道。

    “吉人自有天相,大哥不必担忧。”徐立安慰道。

    如果十常侍不死,说不定还会记恨上卢植,就算他逃过一劫,后续估计还是不会放过他的。

    如今十常侍一死,卢植平时也没有和别人交恶,其实出不了大问题。

    而且历史上他确实没什么事,后来还在袁绍手下做过事呢。

    “但愿如此吧。”刘备只能这般应和一句。

    “对了,四弟。如今董卓委派韩馥来担任这个冀州牧,那我们岂不是算鸠占鹊巢了?”

    “其实不算,这不他还没来呢,怎么能算他的巢呢?”

    徐立扯了扯袖子,故作轻松道。

    “那他该来还得来嘛!”张飞发牢骚道,“到时候我们不还得走嘛,也不知道这次该去哪里了。”

    “如果他来不了呢?”

    “四弟,你这话是指……”

    刘备不解徐立话中深意,沉声问道。

    徐立漫步到门口,捡起一块掉落在地上的黄巾。

    这是之前那些俘虏留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单单遗漏了一块在此处。

    然后缓缓说道:“虽然张角三兄弟已死,但是冀州范围内仍然有零星的几股黄巾势力。”

    “如果韩馥在上任途中,为黄巾贼所害,似乎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时我们再把黄巾贼消灭。那么这冀州牧的印绶是不是就顺理成章的到了我们的手里?

    然后我们再向朝廷那边表上一章,毛遂自荐当这个冀州牧。

    要是洛阳那边答应还好,要是不答应,那么新来一个冀州牧,我们就杀一个。”

    说着的同时,徐立以手抹脖子,作出一个杀无赦的表情。

    “我去,四弟你这方法好……”张飞挠挠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好脏啊!”

    “对!好脏啊!”张飞顺着关羽的话说了下去,连连跺脚。

    小韩馥能有什么坏心思,不就是舔了下董卓嘛。

    为什么这么残忍,要把他赶尽杀绝呢?

    远在天边的韩馥突然抖了个机灵,觉得此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安平官寺中,刘备来回踱了几步,这才开口道:“这样似乎不妥吧,毕竟这韩馥是朝廷派遣过来的。”

    聊天群内。

    关羽:“……”

    似曾相识的情景,那时候也是关羽说的都是自己人,让刘备别装了。

    所以即使关羽这次什么也没发,刘备也仿佛看到了那几句话已经跳到他“屏幕”上了。

    老脸一红,再次说道:“我的意思不是说不抢这个冀州牧的职位,我是说韩馥这人也没做什么坏事,只因为和我们有利益冲突,就这么杀了,似乎有点不太仁义。”

    关羽:“……”

    刘备:“……”

    “行行行,那你们下手干脆点,不要让他再多受苦了。”

    徐立看着刘备一而再再而三地改变自己的说话,觉得甚是有趣,浅浅地笑了起来。

    望向窗外的蓝天。

    如今这是大争之世,不争就是罪!

    自己夺了韩馥的冀州,后者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与其这样,不如斩草除根,做的干净利落点。

    这样的道理谁都懂,但是做起来却很难。

    尤其是让主张仁义的刘备同意,着实是为难他了。

    不过在徐立看来,似乎刘备不做主公后,他的心理负担卸下了好多。

    要是他当主公,此时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主公包袱?

    <b>

    </b>(月日到月日)

    &b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