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民进化从咸鱼开始

第358章:漆黑地面

    “院长,我还想再试一次!”

    吃完晚饭之后,白小志又找上了谭院长。

    从白欣怡那里,白小志得到了一些感悟,并以此为契机,又自己悟出了一些东西。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验证,去尝试。

    去看看,自己的想法到底是否正确。

    那个神秘的地下宫殿,到底是否如他所想得那么神秘!

    谭院长皱了皱眉。

    诚然,白小志确实是他们这边的主力队员。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至少在目前还难当大任。

    可是上午才刚刚受了伤,而且看样子似乎也不轻,这才休息了多久?就赶着要下墓了?

    “会不会太着急了点?”谭院长沉吟了好一会儿,说,“我想着,是让你好好休整一晚上,明天早上再去继续探索的。”

    白小志耸了耸肩,说:“院长,别逗了!就现在这情况,谁还真能坐得住啊?要是实在动不了也就算了,可我现在能跑能跳的,还在后面龟缩着,那可就太对不起大家的重视了!”

    谭院长看着白小志的目光非常诡异。

    这不是他认知中的白小志。

    被人调包了不成?

    不……

    “说实话吧,你又有什么鬼点子?”谭院长面无表情地说道,“趁现在说出来,让我有点心理准备。等回头你真搞出事来了,我要好给你兜底!”

    白小志讪讪地笑了笑,但是很快都要恢复正常,正色说道:“就是突然想到,本源似乎就是在三维之上的。我就想着,看能不能操纵本源之力,去感应一下那边的空间。又或者,试试精神力……”

    本源之力。

    白小志以前见林大个用过。

    现在被无数人奉为疗伤珍宝的绿叶,就是被灌输了一丝本源之力和二级木华的普通树叶而已。

    本源之力妙用无穷。

    缺点却也很多。

    恢复速度极慢。

    操纵难度极高。

    如果一次性损耗太多,甚至会伤及本源,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专研组之前就研究过白小志的本源。

    可惜常规手段根本无法探究真相,到后面也就不了了之。

    至于上面有没有用死刑犯做过解剖实验——那谁能知道?

    上面不说,下面就当不知道。

    心照不宣的事情,若是非要点明,那就没意思了。

    思及至此,谭院长也点了点头,眼中虽有一丝惊诧,却也压了下去,只是关心地嘱咐了一句:“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白小志现在牵动着无数人的利益,不知有多少大佬把目光投在他身上。

    他的生命安危,早已不是一个人的事那么简单。

    谭院长知道,白小志自己或许也隐隐有所察觉,所以最近的几次任务似乎都爱动起脑子来了,而不再是一味地相信和坚持别人的安排。

    得到允许,白小志欣然点头,管他什么要求呢,现在全部一股脑答应下来,大不了回头再装失忆就行了。

    他直接向着青石板宫殿上方赶去。

    青石板上面,本来有着10多米的土层,地表还有一栋废弃的建筑。

    可是现在却也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一个篮球场大的大坑,赫然取代了之前的一切。

    看到这里,白小志也不由得有些震撼。

    这是谁干的?

    应该是用挖掘机上的吧!

    真要人工来挖,按现在的人手,恐怕没个三两天也挖不出这样一个坑来。

    这么雷厉风行,看样子是完全不顾忌这样粗暴施工会不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了。

    被刨去的土层里面,或许就有着一些没有被发现的遗迹,又或者被遗落的文物……

    至于下面的通道……不知道谭院长有没有喊人过来加固。

    反正他是把法子给交出去了。

    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

    就是把元气当成了一个黏着剂罢了。

    这样固着出来的石头,硬度绝对要比陶瓷还要高,强度那就更加不用说了。

    看到白小志过来,坑里面正在忙碌着的挖掘工人和考古队员全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白小志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人脚下的地面。

    一片漆黑。

    就好像打翻了黑颜料桶一样。

    白小志揉了揉眼睛,还以为光线昏暗自己看错了。

    可等他下到底下,打着手电筒去看那地面的时候,脸上才终于露出一副怪异的表情。

    “白少,我们的人试过了,这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特别坚硬。我们试了好多工具了,连抠一点点下来都做不到!”一边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工人给白小志解说着。

    白小志一边听着,一边拿手敲了敲漆黑的地面。

    坚硬?

    他摸起来,就好像一个气球一样。

    轻轻一戳,似乎就能戳下去一大块。

    可等他真正渐渐用力时,却发现古怪了,那种一戳就能戳下去的感觉竟然是错的。

    还真就像一边的人说的那样,坚硬无比。

    白小志抽出自己的刀来,用刀尖在地上用力戳了戳。

    有火星冒出。

    可是那地面也依然没有一点痕迹。

    白小志想了想,一股精神力顺着长刀缓缓向地下涌去。

    他其实是有些犹豫的。

    这地面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万一又是对精神力有伤害的——那以他现在只算恢复了七七八八的精神力来说,可真就是雪上加霜了。

    可是直觉又告诉他,这样做并没有危险。

    精神力顺着刀刃,轻轻接触那漆黑的地面。

    那一瞬间,一股强悍的牵引力传来。

    跟青石板那里的牵引力如出一辙,可是却又强悍、剧烈得多。

    白小志甚至都来不及反应,那一缕精神力便直接脱离刀刃,贴在了地面上。

    等他回过神来时,这才愕然发现,自己的视角突然转换。

    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的地面,而是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没有什么黑夜,没有什么天空,更没有周围那些投来好奇目光的人。

    眼前的空间,就如同梵高的画作星月夜一样扭曲。

    只是并没有那么多彩。

    不,或许这里根本就没有所谓色彩。

    只是白小志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一阵天翻地覆,有一种眼睛花了一样的感觉,想吐,想晕,眼前似乎有着各种色彩轮回变换。

    终于,白小志再难以忍受这种负面状态。

    这一缕精神力竟直接崩灭。

    等再回过神来时,眼前的世界,才终于恢复正常。

    可白小志又感觉一股衰弱感从灵魂深处传来。

    他心里连连叫苦。

    卖麻批,满心以为自己从白欣怡那里得到了一点启示,结果便无视了这里可能存在的危险。

    又托大了,又托大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