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685.出马塞外

    武景湛的到来就是单纯跟王七麟拉一下关系,然后转告武翰林的一些叮嘱。

    武翰林很看好王七麟,他本来期盼王七麟能去亲自给他拜年,结果只接到了一张拜年名刺,这让他挺不高兴的。

    但事实证明王七麟选择留守平阳府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不是他警惕,那平阳府正月里肯定会出乱子。

    而平阳府是武氏根基所在,若是府内有动乱,武氏会很被动。

    于是武景湛就说,武翰林虽然对他未能亲自去给自己拜年而感到郁郁,可是他在平阳府内抓到井木犴一事一传过去,武翰林大为欣喜,这下子便理解了他的苦衷。

    双方相处其乐融融,王七麟招待他喝了两盏茶后送他离开,算是宾主尽欢。

    他掂着黑豆的压岁钱红包心满意足的往回走,碰到绥绥娘子在给九六梳理狗毛。

    看到这一幕,王七麟感觉大年初二的阳光一下子灿烂许多。

    绥绥娘子拍了拍九六的屁股,九六乖巧的换了个姿势。

    她一边给九六梳毛一边问道:“七郎,奴家听胖仔说你们昨日遇到了一个饿虎山精?听天监需要一座庙宇去镇压它的煞气?”

    王七麟道:“对。”

    他拍了下八喵屁股,八喵狐疑的回头看他,然后撅起屁股放了个屁。

    这把王七麟恶心的不行。

    王六五正在给先人上香,见此八喵屁颠颠的跑过去蹲在先人像前看热闹,等到王六五上香后磕头的时候,它便也跟着去磕了几个头。

    王陆氏看到后特意掏出两个铜铢塞给它。

    她还以为八喵是在给家里先人磕头拜年呢。

    绥绥娘子捋了捋秀发说道:“胖仔还说你们想找一座供奉孝狮的孝義庙去镇杀它?”

    王七麟又点头:“对,我们曾经进过一座孝義庙,见过一个孝狮尊者,道爷说它是民间信徒的香火供奉,进而显圣所成。”

    绥绥娘子笑道:“不对,它才不是民间信徒的香火供奉显圣而成,它是奴家的娘亲点化而成,奴家有办法能联系它。”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笑容更是妩媚:“其实你们第一次相聚便是因为奴家的缘故,奴家得知你们当时要去龟足邑,便让它去跟随着看了看。”

    王七麟一怔。

    他们第一次遇上孝狮,正是在前往一望乡的路上,那一次他们确实碰到了龟足邑。

    绥绥娘子又说道:“七郎若是需要它去镇杀饿虎山精,那奴家便给它知会一声,让它将道场搬去就是,小事情。”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听天监倒是有办法能处理西山村外的饿虎山,但你可以与孝狮联系一下,它若是感兴趣,那便让它将道场挪去山上,看它的遗愿吧。”

    他觉得孝狮对这种事应该挺感兴趣。

    因为他已经叮嘱过西山村的人,一旦饿虎山上出现庙宇,那村里人就得去虔诚祭拜。

    孝狮这种精怪是吃香火的,它若将道场搬去饿虎山上,那对它与村民来说是双赢。

    大年初三,一阵烟雾飘入王家宅子。

    正在门口晒着太阳打瞌睡的九六一下子翻身而起,瞪大眼睛盯着这阵烟雾看。

    王七麟感知到了前院有非同寻常的气息,便几个箭步凌空而出。

    烟雾浓郁,有人影从中走出。

    与他多日未见的李长歌突然出现。

    和以前一样,李长歌头上戴着书生惯用的青色方巾,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粗布长衫,不过不再是以往那般面含微笑、意气风发,而是眉头微皱,略有愁容。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王七麟看到他后颇为吃惊,拱手道:“卑职见过歌帅,歌帅过年好,是什么好风把您给吹到我家门口了?”

    李长歌淡然一笑道:“王大人过年好,怎么,不欢迎我上门来吗?”

    王七麟摆手道:“歌帅说笑了,您这样的贵人是卑职想请都没法请上门的,又怎么会不欢迎你呢?快快请进,卑职给你奉茶。”

    他引李长歌进入客厅,一盏茶饮过,双方也就寒暄结束,话题进入正题。

    王七麟知道李长歌不会无缘无故上门,他还没有厉害到能让一个玉帅主动上门来拜年。

    果然,李长歌放下茶盏便与他讲述了北境边关战事。

    北境战事依然很紧,过年前后这几天,蒙元纠集了大量兵力猛攻防北第三线的五道关隘,想要突破防线进入中原腹地。

    但如今新汉朝调集了大量精兵猛将镇守边关,蒙元和草原各部落兵马虽然精良,想要破开有备而防的五大关隘却是痴心妄想。

    王七麟听后松了口气,说道:“边境将士们真是辛苦了,咱们中原百姓能安居乐业、欢度新年,全靠边关将士庇护。卑职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这话此时最是应景。”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海清河晏,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

    李长歌轻轻的点头,道:“边关将士,着实辛苦。”

    “那现在前线战情如何?”王七麟关心的问,“据卑职所知,这次塞外各族是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竟然倾巢而出来攻打咱们边关,他们若是不能攻破边关,那等到有生力量全数被咱们所消灭,这些塞外各族可就要消亡了。”

    李长歌道:“一点没错,所以朝廷对于此次边关大战持积极态度。”

    “朝廷遇上了危机,可危机之下却是一个机遇,一次扫出塞外异族武力威胁的好机会。”

    王七麟道:“听歌帅的意思,现在战事被阻挡在五大关隘之前,蒙元异族擅长野战而非攻坚战,这样优势在咱们一方手中了,是吗?”

    李长歌凝重的摇头:“没有这么简单,你刚才问本帅说塞外各部族不知道为何竟然尽起精兵与咱们朝廷展开决战。”

    “其实朝廷也很好奇这点,朝廷派出探子打探到了消息,竟然是蒙元余孽的皇庭与各部族赌了命。”

    “此次攻击中原,蒙元余孽极有信心,立誓能带各部族再次入主中原。若是不能做到这点,他们的伪皇庭愿意放弃塞外王族之位!”

    这点王七麟知道,武景湛与他说过。

    可他还是有一点很好奇:“前朝余孽的伪皇庭哪来的信心和勇气去吹这个牛?”

    李长歌面无表情的说道:“此次给他们统兵的是本朝曾经的战神,大将军黄无欲!”

    正在嗑瓜子的徐大大惊:“怎么会这样?黄大将军当真投靠了前朝余孽?”

    李长歌黯然道:“确实如此,证据确凿,不必怀疑。”

    王七麟想说什么,可是想了想他对朝廷的权争党争形势毫不了解,说也是白说。

    谢蛤蟆看向李长歌说道:“无量天尊,歌帅此次来找我家七爷,怕不只是来介绍边关战况吧?是否还有其他任务?”

    李长歌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王七麟:“方才本帅与你说,前朝余孽的大军被阻挡在了防北第三线五大关隘之外,只要咱们朝廷的雄师守住这一条防线,塞外各部族就要消亡。”

    “但这条防线不是那么好守的,前朝余孽攻势很猛烈,而且他们明白自己无路可退,所以用尽一切办法想要破除这条防线。”

    “他们知道攻破一座城池最简单的方法是让城池守将投降,年前开始他们便对五座城池的守将进行诱降,使出了百般手段……”

    “有一些手段起效了?”王七麟问。

    李长歌阴沉着脸点头:“黄泉监查到了消息,五座关隘有人投诚,恐怕还拿到了五城兵马布防图、机关陷阱布置图,一旦这些战情被送入前朝余孽手中,这道防线可就危险了。”

    王七麟沉默着抿了两口茶水。

    他猜到了李长歌此行目的。

    果然,李长歌掏出一个卷轴说道:“观风卫卫首王七麟银将接青龙王旨。”

    王七麟要行礼,李长歌摇摇头将卷轴递给他:“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多礼了,没有任何意义。”

    “青龙王要你调查五城之中投敌者的消息!”

    王七麟接走纸卷后苦笑道:“青龙王真是信得过卑职。”

    李长歌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因为你值得信赖——另外你不必有太大压力,调查此事的人手很多。”

    “青龙王之所以派你也来查询此事,是因为此事与你有关。”

    “大年初一你诛杀了监谤卫派进并郡来捣乱的井木犴,并且从他身上得到了一些资料。”

    “咱们听天监分析了他身上的资料,发现他是五城叛逆大事的知情人,具体来说,是监谤卫调集了他们分散在咱们九洲的二十八宿残余人员,要他们去接应此人及其家属遁出五城进入塞外。”

    王七麟反应极快,立马问道:“井木犴要去接应的是什么人?这人在什么地方?”

    李长歌欣然一笑,说道:“小七,青龙王和我都没有看错你。”

    他又说道:“不过他要具体接应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倒是知道他要接应这人的所在地——”

    “五大关隘中巨岩关以西有一片零散的百姓居住地,其中一个村子叫大白山,井木犴要找的人应当就在里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