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683.井中大鱼

    他正在调兵遣将,阿酒猛的冲了过来:“大人,我儿子在这井下吗?他是投井了吗?”

    王七麟正要安慰他,却见阿酒一个箭步跳了下去:“儿子,爹来找你!”

    “你这是做什么!”王七麟大惊,急忙伸手想拉住他。

    可阿酒心急如焚,跳入井中速度极快,他一伸手只拉住了对方飘起的衣摆。

    而阿酒贫困,即使大过年也只穿了一件单薄衫子,盖因为这衫子洗的干净。

    问题是这种单薄衫子洗的太多次已经失去韧性,就跟一张纸一样,被王七麟伸手一撕扯,这衣摆顿时裂开了,他整个人跟一个秤砣似的落入水井中。

    见此王七麟忍不住摇头,他对谢蛤蟆点点头,自己跟着跳了下去。

    徐大深吸一口气也往下跳,胖五一则满脸轻松的摆了个姿势,高高跳起一头扎入水中。

    结果他跳的太着急,这时候徐大刚下去呢,于是他一头扎进了徐大裤裆里头。

    徐大刚落水就遭遇此重击,他还以为自己被偷袭了要害,赶紧夹住腿抽刀往后劈……

    王七麟没管身后这两个活宝。

    他下入水井立马放出了风水鱼,若有危机,风水鱼在水下自会应付。

    风水鱼露面发现自己在水中,便快活的游来游去。

    然后它看到了跟着下水的八喵……

    风水鱼下意识要逃跑,但随即想到这是自己的主场,它顿时来精神了,那胖脑壳一甩,张开嘴准备给八喵来个全身喷灌。

    八喵机灵的很,看到风水鱼冲自己张开嘴巴便知道对方打的什么谱。

    于是它眼急爪快,一下子把爪子塞进鱼嘴里抢先给它一记深喉。

    这下子王七麟不能不管了,他一看身后乱七八糟,只好先伸手将八喵给拽出来塞进怀里。

    九六照常的省心,努力用狗刨跟随在他身后。

    这水井的井道颇为宽广,直径得有六尺上下,井道之中是清澈的井水,王七麟探头往下钻,很快追上阿酒并伸手抓住了他肩膀。

    一股寒气从井下往上冒。

    他感受到这股寒气后便加快速度下沉。

    井道颇长,井水冰冷深沉。

    他一眼看到了井底,井底没什么问题,但井底的井壁却有一处硕大的开口!

    这开口是凹陷于井壁内的,有井水遮掩很难从上头看到其存在。

    王七麟感觉到了寒气是从井壁凹口所传出,这样他回身招了招手,率先进入井壁凹口处。

    此处井水异常寒冷。

    它不是正常的寒冷,而是阴冷,它浸泡人的身躯,让人感觉骨子里头有寒气,所以尽管水温没有低到能结冰的地步,但对人的折磨却犹有过之。

    王七麟运行阴阳大道神功进入井壁之中。

    井壁凹口起初是黑泥,再往里四壁却出现了青砖。

    青砖整齐有序的镶嵌在一起,共同构建成了一条全新的井道,更讲究的井道。

    他知道青砖井道之内有古怪,便顺着井道往里游动。

    很快,密密麻麻的青砖之中出现了东西。

    是白骨!

    人的头骨、手臂骨、腿骨还有细小的指骨……

    深处井道四周的青砖缝隙变大,不再整整齐齐,缝隙之中塞着白骨。

    被井水浸泡至惨白的骨头。

    王七麟游过去看。

    当他靠近井壁,猛的有狰狞鬼脸从中伸出,冲着他张开嘴巴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像是要将他给吸进去。

    妖刀出鞘。

    井水裂开。

    刀刃几乎是瞬间出现在这鬼脸跟前,将鬼脸直接横劈而开!

    一道赤红烟柱出现。

    造化炉飞出,将烟柱吸走。

    他再往里游动,井壁四周冒出来的鬼影更多。

    王七麟挥刀开动,一路横行无忌,平推而过。

    大年初一,造化炉开工利是。

    镶嵌了枯骨的井道不算长,王七麟很快潜到了尽头,在他身后有井水荡漾,他回头看去,看到胖五一拽着阿酒给他比划:

    阿酒要憋死了!

    王七麟点点头,一马当前穿过井道尽头的一片黑暗。

    黑暗之后,磷光点点。

    井水在此被隔绝。

    井道尽头别有洞天,竟然是一座开阔的空洞。

    空洞并不大,四四方方,横竖高都是两丈见方,里头空气极度潮湿,王七麟落进来后感觉自己是闯入一处桑拿房中。

    只不过桑拿房中水汽炎热,这里确实森冷。

    他放首看向空洞四周,四周是皑皑白骨!

    这是一座白骨洞!

    徐大和胖五一跟着闯入,阿酒跪在地上伸手掐着脖子拼命呼吸,他呼吸几口后下意识抬头往四周看,突然冲着一角扑去并且口中大呼:“小宝!小宝!”

    王七麟箭步跟过去,看到白骨墙壁上出现一张小脸。

    这张小脸表情淡漠,与四周白骨是一样的苍白惨淡,所以王七麟先前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它。

    苍白的小脸只比他巴掌大一些,显然是属于一个极小的孩童。

    徐大借着磷光看清四周情形,立马便从须弥芥子中抽出蜃脂烛点燃。

    洞穴四壁的枯骨更清晰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分布于其中的十多张小脸不再难以察觉。

    这些小脸就像是镶嵌在上头,也像是整个人被塞进了井壁中,他们横在井壁中,仰着脸,于是露出了这张脸。

    胖五一上去伸手去试探一张小脸的呼吸,这张小脸猛的张开了眼睛。

    没有瞳孔。

    只有两瓣眼白。

    与此同时,诸多小鬼诡笑着从四壁窜了出来,如游魂般向他们发起猛攻。

    王七麟捏剑诀喝道:“剑出!”

    金翅鸟御剑例行最快射出。

    潮湿的空气发出低沉嘶鸣,飞剑贴着阿酒的脖子切过,墙壁上窜出的小鬼正要得意的咧开嘴发起攻击,已经被开门剑给洞穿脑袋!

    八喵跳起,甩尾扫爪!

    它踩着井壁翻飞,利爪铁尾过后,冒出的小鬼纷纷烟消云散!

    这种寻常鬼怪连徐大都不怕,他横起燃木神刀‘哼哼哈嘿’的吼叫,神刀所向,烈火焚烧,小鬼不敢近他身,他不必吞下请神金豆就能对付的了这些小鬼。

    不过小鬼众多,徐大抢功,索性将吊客和英魂全给放了出来。

    空洞内更是森寒。

    但王七麟不感觉身上发冷,现在感觉发冷的是这些小鬼。

    它们怎么可能是吊客和英魂们的对手?

    还有九六仰头咆哮,天狗的吼声能震慑妖邪,小鬼们被它的‘六六六’叫声给震得身影摇曳且飘荡,即使王七麟和徐大不动手,仅凭九六也能对付的了它们。

    看着一个个小鬼烟消云散,阿酒惨叫道:“儿子、小宝!我儿子!大人饶命,大人不要伤害他!”

    王七麟一震妖刀指向他,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还要装什么?你是谁?为何要迫害村子里的孩童?”

    阿酒惊骇的看向他问道:“大人这是什么话?不是,大人你是问小人吗?小人是阿酒啊!”

    王七麟冷静的说道:“刚才你从井口跳下的时候速度可真快,以我的修为竟然未能一把抓住你,你说你是正常人,谁会相信?”

    “从井口一直到这里,这段路可不短,我家徐大人都差点憋死,你一个瘦弱村夫却能安然无恙的跟进,要说你没问题,又有谁会相信?”

    “所以,说吧,你是谁!”

    阿酒惶恐的看着他说道:“大人您在说什么,小人不明白,小人是阿酒,小人就是阿酒呀。”

    王七麟不废话,挥手出刀纵劈阿酒!

    刀气如白练,白练洒过,音爆震耳!

    阿酒还在瞪大眼睛看向王七麟,一时之间似乎是呆住了。

    他的反应没有问题。

    可是王七麟还是义无反顾的劈下!

    阿酒的身体内有东西!

    寻常时候他还看不出异常,当妖刀劈向阿酒之时,人的潜意识不能作假,藏在他身体中的那个东西下意识想要回避妖刀的锋芒,它先前要窜出来!

    但它随即反应回来,接着又回到阿酒身上。

    妖刀触及阿酒头顶,他的头巾被刀锋震到碎裂,有片片碎布随风而起,更有满头黑发乱舞。

    九六猛的往洞穴一角扑去。

    福灵心至。

    王七麟也瞬间感觉到那一角有异动。

    于是他改单手握妖刀震慑阿酒另一手捏剑诀厉喝道:“去!”

    金翅鸟神速无双。

    开门剑瞬发导弹般轰在了角落里,接着门开其他五柄剑飞出,以火箭炮犁地的姿态先后落下……

    有身影被逼出!

    这身影从角落中贴着白骨飞升而起,只见他双臂怒张,凌空有腾腾杀意纵横。

    无尽杀意恍若实质,他手臂砸下,一道道杀意横七竖八的将整个洞穴包裹起来。

    接着此人身影化作利箭,抬脚一踹白骨墙便窜向徐大。

    他的身影极快,目标极明确,就是要第一时间拿下徐大!

    这一下子王七麟就知道,此人了解他们情况,他知道徐大是他队伍里修为最差的一个!

    但修为最差不代表好对付。

    法宝战士其实好相与的货色?

    杀气迎面而来,徐大手上的死玉扳指猛的一转。

    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他面前。

    山公幽浮生无可恋的出现。

    它知道肯定又没有好事。

    但这次它再想跑路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它一冒头,杀气便凌头而至!

    生死关头山公幽浮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意识——它没有去反抗,它从铺天盖地的杀气中已经判断出对手的强悍。

    于是它选择回身抱着徐大就倒在地上。

    腾空杀到这身影一把从它身上扫过,将它扫成了滚地葫芦,而它也顺势来了个懒驴打滚,跟徐大在地上痛快的滚了起来。

    但避开了对方的必杀一击!

    对方还想再回身抓他们,可王七麟已经持刀杀到!

    妖刀化作千百点寒光,一时之间洞穴之中绿光无尽,这身影飞身后撤,他面前的杀气如同一张大网要包裹王七麟,却被妖刀劈碎。

    王七麟同样满身煞气!

    这人竟然将无辜孩童炼作鬼奴,还想要以一个村子百姓的性命为祭去逼出一具山精饿虎,实在是心肠歹毒,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妖刀劈过其声尖锐,如判官嘶鸣,数道刀光化作银光,白骨洞穴中顿时有好几轮弯月升起。

    更有六把飞剑纵横捭阖,四面八方都是刀光剑影,王七麟撕碎对方射出的杀气网,以更凶狠的姿态进行回击!

    杀气网碎裂,这人身影在洞穴中飞快闪烁以逃避妖刀和飞剑。

    他速度极快,而且总能放出杀气网来阻敌,所以一时之间王七麟也无可奈何。

    但王七麟已经吃定他了,他直面杀气网追随此人,杀气网能破则破、不能破则硬闯!

    太岳不摧神功护体,他压根不惧这种攻击!

    短短几个呼吸,两人交锋几十个回合。

    王七麟一时之间没有追上他,却已经逼的他能逃窜的空间越来越小。

    此人能施展土遁之术,但没有机会遁入土中,他一旦身影有所停滞,立马就是个死!

    看到两人以快打快,徐大当机立断,抓起胖五一叫道:“咱们别拖后腿!”

    逃窜者听到他的声音又冲他飞来,徐大一下子含上请神金豆叫道:“靠嫩娘!大爷好欺负吗?”

    对方却没有真的攻击他,而是虚晃一枪扑向井道口,他厉喝道:“水来!”

    一片汪洋大水澎湃窜出!

    王七麟同样厉喝道:“水去!”

    风水鱼从井道里钻出头来,张开嘴巴奋力的吸,冒出的大水被它给吸了回去!

    见此井中人大惊,他身影连连闪烁,阿酒忽然身躯一软萎靡在地,从他身上也冒出一个身影,此时王七麟正从阿酒上方掠过,这身影当即挥臂一爪挠出。

    王七麟抬腿屈膝硬顶!

    利爪撕扯而过。

    是利刃扫过精钢的刺耳声响。

    逃窜的身影回身出击,王七麟大笑:“来得好!”

    六把剑长虹贯日般一一砸向他头顶!

    底下身影跳起想要夹击他,可是一跳却被阻滞了一下,他愕然低头,看到一只黑猫叼着把黑色短剑在对他眨眼睛:

    铁子,惊喜不?

    王七麟再捏剑诀:“剑出!”

    听雷神剑从八喵口中飞出,以凌空射日的姿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在他胯下。

    鸡废蛋打!

    身影顿时虚浮。

    而翻身回击王七麟那人同样迟滞了一下。

    趁你病要你命!

    王七麟纵身而上,七把飞剑将他环绕,手中妖刀寒光掠过、星光耀夜。

    万家灯火!

    白骨洞穴中顿时有滚滚鲜血冒出。

    对方惨叫一声快速挥手拍开飞剑与妖刀,他借助妖刀反震力向后退:“王七麟,你一定会死!”

    “水出!”

    白骨洞穴中的水汽凝聚,化作冰箭射向王七麟。

    王七麟趁着他开口瞬间以最快速度冲上去,猛的张开嘴一口虿雾喷出。

    虿雾透过冰箭出现在这人面前,他没料到王七麟还有这样杀招,顿时被虿雾所笼罩。

    他的反应极快,立马封闭口鼻窍往后退。

    但虿雾何等歹毒,他的双手皮肉腐烂、他的脸上是难以忍受的剧痛,一个瞬间他便遭受重创!

    王七麟顶冰箭而前,冰箭竟然异常锋利,射在他身上如火焰刀切牛油般撕开他的衣衫、钉在他的身上。

    太岳不摧神功亦不能阻挡其锋芒,他的皮肤上出现数个血点!

    却也只是如此而已。

    倒退中的汉子见此下意识叫道:“不可……”

    王七麟追了上来,他一拧腰将妖刀当标枪甩出,妖刀掠过,刀尖钉入他口中!

    汉子当即闭嘴咬住刀尖,但有飞剑在他身后!

    前后夹击,汉子闷哼一声。

    王七麟扭身甩腿,一脚踢在刀柄上将妖刀给砸入他口腔!

    口爆!

    快刀贯脑!

    汉子浑身真气散开,飞剑从后面穿入他身躯。

    强大的动能带着他身躯又往前进,妖刀一下子窜进他口中,只剩下个刀柄在他嘴巴外。

    被八喵缠住那阴影哀嚎一声不管不顾扑向王七麟,王七麟转身与他拳脚相迎!

    太岳不摧神功与玄龙元精强化过的肌肤成为双重防御,王七麟并不防御,单纯猛攻,形如疯子!

    阴影重拳锤在他身上如同大锤砸山石。

    王七麟火焰印、剑印、轮钴印轮着上,将这阴影砸的闪烁不休、化作碎肉!

    腥风血雨,终有停歇。

    他挥手御气将妖刀收回,徐大和胖五一站出来鼓掌:

    “七爷牛逼,老牛逼了!”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七麟没好气的看着胖五一道:“你念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胖五一说道:“没什么意思,七爷,我就是看着你的凌厉表现,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这句诗,然后把它给念了出来。”

    徐大将被口爆而死的那人给拽了起来,说道:“七爷,这人什么来头?身手很高超啊,幸亏是你跟他对上了,如果是咱听天监其他人——银将之下任何人,恐怕对上他都是个死!”

    王七麟也是纳闷,道:“不错,这人修为很高,怕是也有八品,即使没有八品也是七品,搜搜他身上看看有没有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徐大开始摸尸。

    这具尸体完整,他摸出来不少东西,其中赫然有一叠油纸,上面印着的都是一头青色怪狗。

    王七麟曾经在《诡事录》中见过这个图案,他目光一缩说道:“井木犴!”

    前朝余孽二十八宿,朱雀七星宿之井木犴!

    犴是北方一种上古时期的野狗,而井木犴属木,五行色中木为青,所以监谤卫历代的井木犴都是以这种青色野狗为印记。

    竟然在这里碰到井木犴,王七麟是真的吃惊了。

    一条大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