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680.一年一次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看着憨二那彪呼呼的样子,王七麟苦笑。

    憨二特意又对他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骂了一声:“狗官!”

    王七麟问道:“你对我故意展现敌意,是不是想要表现出咱们不相识这样的背景?”

    憨二下意识说道:“是啊!”

    他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王七麟无奈一笑,说道:“行了,你这样的智商——就是你的脑子不适合跟人家去斗智。朝廷已经知道咱们是熟人了,你不必在这里演戏。”

    憨二吃惊的问道:“啊,是吗?那七爷你是不是也被谁给卖了?”

    他又愤愤的说:“我就是让人给卖了,真气人!”

    王七麟忍不住摇头。

    这种人能活到这么大,还长得这么强壮,真是祖宗保佑了。

    不过考虑到当初在长安城中所了解到的他家家世,这憨二如今也算是落魄了。

    他问道:“行了不废话,你怎么成了鞑子的人?还做了鞑子的官儿?”

    憨二瞅了眼武景湛,闭上嘴巴不再出声。

    王七麟说道:“武大人是好人,你有话直说吧,不必瞒着他,没什么意义。”

    憨二坦诚的说道:“朝廷的狗官,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信不过。”

    徐大骂道:“日你粮的憨二,大爷哪里得罪你了,你为啥信不过大爷?”

    憨二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哪有信不过你?”

    徐大说道:“刚才你说了,朝廷的狗官除了七爷别人你都信不过,那大爷……”

    “在我心里,你不是狗官。”憨二说道。

    徐大一下子愣住了。

    这一刻他不知道是喜是忧。

    喜的是自己在这憨货心里竟然地位很高;忧的是自己跟这憨货在一起,好像脑袋瓜子也不大够使了。

    王七麟上去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别乱了阵脚,也别岔开话题,憨二我问你,你现在怎么成了鞑子的官?”

    憨二说道:“是他们非要封我的,我家公子爷还有陆师、卢俊才、于大局他们都被封了官。”

    王七麟问道:“你是什么官?”

    憨二抹了把嘴巴又梗起了脖子:“对不住,七爷,咱们如今各为其主,你想从本官口中得到什么密辛消息,那绝不可能,威武不能屈……”

    “行了行了,”王七麟打断他的话,“你知不知道鞑子对咱们汉人做过什么?你知不知道鞑子现在每年对咱们汉人做什么?”

    “你去过塞外,也走过边疆,那你应当知道每年冬季鞑子怎么对咱们汉人同胞进行烧杀抢掠,他们强暴咱们姐妹、掠杀咱们兄弟,你竟然给他们做官?”

    徐大说道:“你可别让咱汉人同胞知道你家祖坟在哪里,要不然肯定把你家祖坟给挖了,你祖先尸首给烧了,骨灰给扬了。”

    “还要骂你生孩子没,生不出儿子。”谢蛤蟆抚须接话。

    憨二脸上的横肉抽了抽,眼神顿时黯然。

    王七麟问道:“你到底是鞑子什么官?这次来并郡是做什么?他们是不是要利用你打探什么消息?”

    憨二嗫嚅道:“没有,我不是来打探消息的,我是途经并郡然后让人给卖了,本来我要去南方,去东南海边,我要去学操船、学水战、去组建水师。”

    屋子里几个人满头雾水。

    王七麟说道:“你为什么要去学操船、学水战?”

    憨二说道:“我被封了个大官,叫蒙古汗国北水师元帅。”

    王七麟一听懵了:“卧槽,蒙古汗国海军总统帅?”

    憨二讪笑道:“不是总统帅,是北水师元帅,还有个南水师元帅。”

    王七麟道:“问题是他们蒙古汗国有水师吗?”

    憨二说道:“没有,所以我要去东南海边筹建水师。”

    王七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武景湛仰头看向屋顶,喃喃道:“世上竟然有如此、如此单纯的人,他能活到如今,真是不容易呀。”

    王七麟问道:“也就是说,你来并郡只是凑巧?你途经并郡然后被抓了?”

    憨二一听这话涨红了脸:“我不是被抓的,我是被人给出卖了,那些叛徒!”

    他大为恚怒,指着门外开骂:“我在塞外看商队的人可怜,他们要被鞑子给劫了,还要被杀,我听他们哭鼻子说家里还有老娘孩子,于是把他们给救下了,并且护着他们一路进入咱九洲,结果才到上原府就被他们给出卖了!”

    徐大说道:“这确实是不地道。”

    憨二煞有介事的对他点点头:“对吧?这太不地道了,咱俩是英雄所见略同。”

    武景湛忍无可忍了,他拉了王七麟一把低声道:“七爷,你知道我对你是当至交好友相处的,你跟我说句实话,这大个子是不是跟你们那位沉一高僧一样,也是傻子?”

    王七麟道:“沉一不是傻子,是脑子有点问题,他身上发生过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另外这个是傻子,而且他是真的傻!”

    憨二听到了他们的话叫道:“七爷,你怎么能这样侮辱人?我怎么是傻子了?”

    王七麟问道:“你若不是傻子,你会接受鞑子的所谓北水师元帅这官职?”

    “你若不是傻子,你接受了这官职会跑去东南去进行所谓的自己组建水师?”

    “不说别的,就说你已经加入鞑子阵营,那如今咱大汉与鞑子正在血战,你便不应当回到九洲!”

    憨二问道:“我如果不回到九洲,我去哪里组建一支水师?”

    王七麟要被他的逻辑搞炸了,他叫道:“鞑子没有水师,他们糊弄你呢。”

    憨二说道:“对呀,我家公子也是这么说的,陆师他们也这么说,所以我要自己组建一支水师,我自己组建起了水师,那我的北水师元帅不就是名副其实了吗?”

    王七麟没辙了,他说道:“你堂堂汉人,跑去认贼作父,你就不怕你爹娘你祖先在地下被骂作汉奸吗?”

    憨二愣了愣,为难的叹了口气:“没办法,我家公子被鞑子皇帝封了大官,我当然也只能追随他的脚步,唉,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徐大说道:“二哥,忠孝不两全,不是你这样的用法。你这不是忠孝不两全,你这是忠孝两不全!”

    王七麟又问道:“黄君子被鞑子皇帝封了个官?他被封了个什么官?”

    憨二骄傲的说道:“中书令!皇帝亲信!”

    王七麟四人对视一眼,纷纷陷入沉思。

    徐大说道:“这中书令,自古以来不是太监干的活吗?”

    憨二震惊的看向他们。

    王七麟道:“别的先不说,二哥,你这次南下就是要去海滨组建水师?没有别的任务?”

    憨二摇头道:“没有,我们都没有任务,娘个臭逼的,那些鞑子信不过我们。”

    王七麟说道:“你既然知道他们信不过你们,那你还给他们卖命干什么?”

    憨二叫道:“我才没给他们卖命,他们想让我们去打仗,我们都找理由拒绝了,我的理由就是去组建水师!”

    王七麟耐心的解释道:“你选择来到九洲,这就是给他们卖命,因为以你的脑袋瓜子,你迟早要被朝廷给抓了!”

    憨二恍然道:“明白了,难怪陆师和卢俊才死活不让我进九洲呢。”

    他向四人说道:“我是偷偷进入九洲的,嘿嘿。”

    武景湛忍无可忍了:“七爷,这人咱们怎么处理?”

    憨二顿时大叫一声:“要杀要剐……”

    “闭你娘的嘴!”王七麟呵斥一句:“你不想活那就绝食饿死。”

    憨二犹豫的说道:“饿死,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武景湛突然有些羡慕他。

    这个世道好像当傻子也挺好。

    他本来是有个心理准备,无论如何得做了这个人,或者把他送去给朝廷处理掉。

    可是如今看他傻成这个狗样,武景湛实在对他提不起兴趣了。

    但他也不会把憨二留在身边,而是将他给了王七麟。

    出于对王七麟的负责,他劝说了一句:“七爷,这种傻子你最好哄哄他,让他别咧着破嘴出去说自己在鞑子里头做官的事,否则恐怕会有麻烦。”

    王七麟肃然道:“景爷你放心便好,我会好好看管他的。”

    徐大不屑的说道:“就这种傻子?景爷你说他就算出去说自己是鞑子皇帝,又有谁会信?”

    武景湛点点头。

    这也是他愿意放过憨二的缘故。

    这种傻子的话不必相信。

    王七麟将憨二拖走了,出去后徐大去哄憨二,谢蛤蟆悄悄问他:“无量天尊,七爷,你干嘛跟这傻小子扯上关系?”

    “因为他是咱们的朋友。”王七麟叹了口气,“另外他还有用。”

    谢蛤蟆被他的话说了个满头雾水:“他还有有用?有啥用?”

    王七麟笑了笑说道:“憨二的鞑子官职是货真价实的,就当前鞑子与咱大汉的关系,你说咱们观风卫能做壁上观吗?”

    他负手于身后看向正北方,面色凝肃:“道爷你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要被调上前线了。”

    听天监不仅仅是用来斩妖除魔的,这机构最早起于前朝监谤卫,而监谤卫是个特务机构,平时监视百姓,战时去前线打探消息、刺杀敌方高官。

    同样,听天监也有这些职责。

    所以王七麟相信观风卫迟早会被派去北境前线。

    但朝廷迟迟没有给他们下调令,倒是让他们在家里过了个好年。

    大年三十,年夜饭。

    去年王七麟吃过杀猪菜,滋味很不错,感觉更舒服,一群人在一起围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吃喝吹牛简直不要太享受。

    如今已经到了年关,他们再去买一头猪来杀就不现实了。

    市场关停,家家户户都在等待着欢度新年。

    还好武氏送来许多肉食。

    王七麟研究怎么做菜,其他人凑在一起指指点点,争执着什么菜好吃:

    “就去年那样做杀猪菜,杀猪菜最好吃,吃了浑身暖和。”

    “乡巴佬,杀猪菜有什么好吃的?炖羊肉羹,这个吃了更暖和,而且壮阳嘿嘿。”

    “嘘,这点别让七爷知道,否则哪有咱吃的份儿?”

    众人争执不休,憨二抱着膀子傲然站在众人后头,满脸不屑。

    吞口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不悦的说道:“兄台,你这是什么意思?”

    憨二昂起头骄傲的说道:“我的意思是,在烤羊面前,你们说的所有菜都是垃圾!”

    众人不满的回头看他,他将脑袋使劲往后挺,以至于黑豆看到后大叫道:“快掐他人中!”

    “什么?”众人不明白他怎么突然爆出这么句话。

    黑豆火急火燎的迈着小短腿跑来喊道:“这个叔叔一定是得了羊癫疯!豆见过的,羊癫疯就这样,待会还会这样……”

    他往后梗着脖子一个劲的抽搐,嘴巴一歪吐出口唾沫。

    憨二看到后急忙又低下头,他不悦的说道:“这谁家熊孩子?瞎说什么呢?”

    “这是七爷的亲外甥!”徐大提醒他。

    憨二盯着黑豆仔细看,又若有所思的说:“还别说,让他给说中了,你们不知道,卢俊才就有羊癫疯,我可能被他给传染了,让这孩子一眼看透了,嘿,这谁家孩子?真有慧眼!”

    徐大听到这话说道:“以后谁再说他傻,我跟谁急!”

    憨二也知道自己的反应很丢脸,他题归正转,很骄傲的说:“最好吃的菜是烤全羊,比什么都好吃!”

    “你们想想看,寒冷的天气里,大家伙围着一团篝火,这火啪啦啪啦的烧着木柴,大家伙是不是感觉浑身暖洋洋?”

    “然后火堆上吊着一只肥羊,它被烤的焦黄,羊脂融化渗出,滴在木柴上被火一烧会化作青烟,带着浓浓的香味传进大家伙的鼻子里——还有比这更享受的吗?”

    黑豆使劲抹了把嘴巴,满脸向往的笑容:“没有了,叔叔你真会说,这真享受。”

    王七麟对憨二招招手,然后将半挂肥羊递给他。

    憨二问道:“七爷,这啥意思?”

    王七麟说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当主厨来给咱做个烤全羊而已。”

    憨二有点慌了手脚。

    我不是来蹭饭的吗?

    木炭堆叠,又架上木柴,一大团篝火燃烧起来。

    今天天公作美,除夕夜少见的没有大风也没有下雪,晴朗的夜空高悬他们头顶,冬日的星光分外皎洁清冷。

    王七麟和绥绥娘子坐在火堆边,八喵坐在他们跟前学着人一样伸出前爪去烤火。

    九六则钻进了王七麟怀里,很快在他怀里打起了小呼噜。

    徐小大和武大三很主动的给大家伙倒酒,一碗碗酒水流出,香气四溢。

    王六五搓着手嘿嘿笑:“这是年初我们搬过来后,武家送来的酒,老头学着绥绥的法子又蒸了蒸,夏天有江南商人来卖梅子,我买了一些放入酒中……”

    “这梅子酒味道很地道啊。”正在忙活着转悠烤羊的憨二抽了抽鼻子赞叹一声。

    王六五眨了眨眼睛,道:“呃,夏天有商人来卖梅子,我买了一些放入酒中做了梅子酒,待会拿给你们尝尝。”

    听完他的话,徐大阴阳怪气的说道:“二哥,你鼻子够灵呀,这酒还在坛子里没开封你已经闻见了?那你们鞑子皇帝封你为水师元帅是封错了,应该封你为天下狗子大元帅!”

    憨二说道:“徐爷你在这里可以随意嘲笑我、得罪我,但去了塞外吃烤羊的时候你可不能轻易得罪烤羊师傅,否则他们会往羊上偷偷吐口水的。”

    绥绥娘子笑道:“怎么这么恶心?还让不让人吃烤羊啦?”

    正仰头腆着小胖脸看烤羊的黑豆说:“可以吃了吗?”

    王七麟说道:“你这么心急么?”

    黑豆冲他微笑,又对憨二笑:“羊癫疯叔叔,烤羊鞭可以吃了吗?给我舅舅吃。”

    “黑豆可真是孝顺孩子。”众人起哄。

    王七麟端起酒碗说道:“行了,不开玩笑了,这又是一年除夕夜,那啥,咱马上可以吃烤全羊了,吃……”

    “吃吃吃!”大家伙高兴的叫了起来。

    他们举起酒碗相碰,快活的气息出现了。

    王七麟端着个酒碗很郁闷,他刚才的话没有说完,他想说的是‘吃之前我先讲两句’……

    憨二个头大,身大力不亏,膂力惊人,最适合去干烤全羊的买卖。

    半片整羊在他手中缓缓旋转,篝火舔舐羊肉,因为他们用的是木炭,所以没什么烟灰熏在羊肉上,这样均匀的火力炙烤下来,羊肉是金黄色而不是焦黑色。

    烤肉香味扑鼻。

    憨二将准备好的佐料往上撒,佐料多数落入篝火中,燃烧之后有着别样香味。

    外皮羊肉烤熟,憨二往外一摆,王七麟双刀一起开动,瓷片厚薄的羊肉飞到众人面前的盘子上。

    院子里头火焰跳动、羊脂融化落在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也带起了浓郁的肉香。

    屋子里头则是热气腾腾,一口铜锅架起,下头也有火焰在舔锅底。

    王巧娘将切成薄片的羊肉卷和牛肉片下入锅子里,屋子里的热气带着肉的鲜美滋味。

    黑豆吃烤肉吃到两腮鼓鼓,他跟一个小仓鼠似的,很勤劳的在屋里屋外跑进跑出。

    屋外有香香的烤肉,屋内有鲜美的肉汤,他都喜欢。

    王七麟又要举杯,这时候一声锐鸣传进他耳朵,他抬头看去,夜空之中有亮光直冲云霄。

    轰鸣声后,烟花炸响。

    过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