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677.回家过年

    马明这话把王七麟给说蒙了。

    新汉朝立国不足百年,仅历经二帝,正是海清河晏、国力强盛的年头,近年来更是接连对外用兵,连连取胜,边疆不要太稳固。

    所以即使是外贼攻城,边疆城池也不会出问题,这怎么还造反了?

    他想询问细情,马明摇头说不清楚。

    他们一行人本来在十万大山外围的县城里头修整,结果接连多日没有等到王七麟三人消息,他们便知道有变故着急了。

    后面被王七麟留在大青叶寨粮仓上头看门的胖五一到来,说三人下了一座地底祠堂然后不见踪影。

    得知这消息众人便急眼了,赶紧披星戴月往火候山赶。

    马明沉稳、沈三老练,两人同时想到向青龙王求援——王七麟和谢蛤蟆联手都没有解决一件事,那他们去了也是白给。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沈三很贼,他在给青龙王送的青蚨密信上说了王七麟得罪前朝监谤卫一事,旁敲侧击的猜测说会不会是监谤卫的玄武圣和朱雀圣出手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哪有心思去了解外界消息?

    得知他们通知过青龙王,王七麟很感兴趣的问道:“那青龙王带你们下来了?我们在一处水潭外的升仙路上看到了一些骨头堆,是不是你们吃剩下的?”

    马明说道:“七爷所言极是,青龙王很看好七爷,得到消息他亲自带人赶来……”

    “然后发生了许多事。”沉一抢着打断他的话,“七爷你压根猜不到有多少事!简直海了去!喷僧敢保证,你们没有一个能猜到的!”

    徐大不耐的说道:“你脑子不好使,简单一件事说的颠三倒四,所以这时候别插嘴,让马爷说话。”

    沉一勃然大怒:“阿弥陀佛,二喷子你这么说话很欠揍知道吗?”

    马明从中和稀泥:“好了好了,沉一你别嚷嚷,徐爷你也别着急,让他插下嘴没事……”

    “就是,喷僧不插嘴插什么?插屁股?”沉一愤愤的说道。

    马明忍无可忍给他一脚:“滚蛋!”

    他又扭头冲三人说:“沉一有一点没说错,后面发生的事还真是很复杂,青龙王到来后发现这火候山一带有很多问题,而且还查到了一个你们死活猜不到的人!”

    事态紧急,他没有卖关子,直接说出了答案:

    “祯王!”

    徐大一听笑了起来,说道:“鸩王嘛,我们怎么猜不到?大爷还以为你说的是谁呢!”

    “我们遇到过鸩王,那家伙已经变成一具巨尸了,就是它在地下指挥着千棺困聻大阵……”

    “什么巨尸?”马明等人满头雾水,“祯王还活着呀。”

    王七麟算是听明白了:“你们说的是祯王?经略蜀郡的陛下胞兄,祯王刘暑?”

    马明点头道:“不错,正是祯王刘暑,你们也遇到他了?”

    这下子轮到王七麟三人满头雾水了,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徐大讪笑:“闹误会了,还以为你说的是秦皇朝的鸩王。”

    马明说道:“不,青龙王发现的是祯王刘暑。”

    “咱们在蜀郡捉拿祯王家三位郡王的时候,他们不是说其父祯王进入了十万大山求长生吗?”

    “我们以为他们是在胡诌八扯,没想到这是真的!”

    王七麟看着他等待后面的信息,结果马明摊开手说没有了。

    祯王确实藏身于火候山一带,并且青龙王到来后便发现了他,但他具体为何躲在这里不回蜀郡,一行人却不清楚。

    他们只是跟随青龙王抓到了祯王,当时祯王自报了身份,随即青龙王便将他给带走了,后面还有什么事众人就不清楚了。

    “祯王多年前身染恶疾,命不久矣,于是他得到十万大山中有秦皇朝长生不死药的消息后,便带人秘密进入了山中进行调查。”

    脆生生、清泠泠的声音传来。

    八喵和九六顿时正襟危坐,摆出肃然起敬的架势。

    王七麟惊喜的扭头看,绥绥娘子来了。

    绥绥娘子踏着巨大石碑掠来,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她从最后一块石碑上落下的时候,裙摆平展,如芙蓉绽放。

    王七麟迎上一步握住她手臂,满脸的含情脉脉:“娘子,这些日子让你担忧了,你也受累了。”

    绥绥娘子笑吟吟的说道:“奴家知道你没事,所以并没有很担忧。至于受累更是无从谈起,奴家只是来到这十万大山中欣赏了山中秋景和冬情。”

    “十万大山的秋天很美,”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轻轻说:“可惜没有你在身边。”

    王七麟使劲握了握她的手腕。

    谢蛤蟆问道:“无量天尊,娘子刚才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祯王来查长生不死药的消息,然后呢?”

    绥绥娘子说道:“然后他查到了,这山下有秦皇朝的地宫,有一座泰山嵤,他在里头查到了关于长生不死药的消息,但却没有继续查下去。”

    “因为这长生不死药正如名字所说的一样,它能长生不死,祯王不敢服用!”

    “祯王是疯了吗?”众人没理解绥绥娘子话中的逻辑,“他找到了长生不死药,结果不敢服用?”

    王七麟听到‘泰山嵤’又听到‘祯王不敢服用’,他猛的心里一动:

    “他不敢服用,因为他找到的是长生不死药,不是长生不老药!”

    “秦皇朝的鸩王都不敢服用这药物,因为长生不死不是永生,而是永远痛苦!”

    他眼前出现了泰山嵤内壁龛位上那些皮包骨头的活死人。

    他们不死不活,不知道被塞入龛位上多少年,他们日日夜夜仰头看着泰山嵤的青铜大门,恐怕他们在上千年里只重复一个念头:

    离开这地狱!

    长生不死药,仅仅能够长生不死,仅仅能让人一直活着!

    可是人会老,会越来越老,最终人会老的缩成一团,不人不鬼,还不如死掉!

    绥绥娘子微微笑道:“是的,他找到的是长生不死药而不是长生不老药,服用这药物之后人确实可以很久不死,但也不是正常活着。”

    “余生会很惨、很惨!”

    她继续说道:“祯王发现这点后便失魂落魄的准备等死,可是老天爷没有给他绝路,他发现自己待在十万大山中,身上绝症竟然不再发展。”

    “而且他在山中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那人是奇才,万道皆修,他点化了祯王,让祯王放下了俗事俗念留在了山里头。”

    “他自己开垦农田、自己伺弄粮蔬,在这里过起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并准备终老山中。”

    “但是很可惜,他平静的生活被两个人打破了……”

    说到这里她看向王七麟。

    王七麟则看向徐大。

    徐大惊呼一声:“吾草,不是吧?那个李老头竟然是祯王!难怪咱们亮出听天监身份后他就跑路了!”

    绥绥娘子说道:“他没有跑路,他还是待在火候山,而且他久居此地驯服了地下一群得了机缘的黄鼠狼,他曾经御使这群黄鼠狼想赶走你们,但结果应该很糟糕。”

    王七麟和徐大忍不住的摇头。

    难怪黄鼠狼会死活跟他们过不去!

    两人以为粮仓诡事是黄鼠狼所为,因为他们进入粮仓第一夜就碰到了一个很邪性的黄鼠狼和一群老鼠。

    没想到这黄鼠狼是祯王所化的李老头操纵所为!

    青龙王对他们还不错,从祯王口中知道三人下落后,他带着众人下过地宫。

    祯王带路,他们通过这座阴牢找到水潭入口踏上了升仙路,然后克制了燮胄进入了地宫核心区域。

    结果在那里他们发现泰山嵤消失了、千棺困聻大阵发动了,而王七麟等人却不见了。

    青龙王终究经验丰富懂的多,他便说地宫困守的一个邪魔苏醒了,王七麟三人应该是困入其中,所以不得其踪。

    他们在地宫里头等候了一些日子,然后关于边境战事的消息就送来了。

    随即除了观风卫一伙人,听天监其他人全撤走了,应该是全被调集去了边疆地带。

    介绍完这件事,沈三叮嘱他们说道:“千万不能将七爷屠龙的消息传出去,值此多事之秋,这种消息一旦传入圣上耳朵,恐怕会生出不测!”

    绥绥娘子说道:“那条龙没有死。”

    王七麟问道:“你刚才与他交手,认出来了?”

    绥绥娘子叹气道:“不错,奴家小瞧他了,看他修为低还以为肯定能拿下他,没想到他身负龙魂。龙魂一出,奴家只能败退。”

    王七麟说道:“是的,玄龙的龙体被摧毁了,龙魂还在,附在了一个盗墓贼身上。”

    徐大说道:“所以,咱们得担心他会出去乱说,对吧?”

    沉一一甩伏魔杖吼道:“阿弥陀佛,那还犹豫个甚?让九六闻闻味去找他,咱们大家伙并肩子上做了他!”

    绥绥娘子无奈的说道:“他此刻早不知道躲去了哪里,不过他应当不会主动透露我家郎君屠龙之事。”

    徐大和沉一下意识的问道:“为啥?”

    王七麟和徐大却点头。

    见此其他人纷纷点头,都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他们一起鄙视的看徐大和沉一。

    八喵站起来也鄙视的看他们两个,它并不知道答案,但它喜欢这种鄙视的感觉。

    这让它有一种智商压制的快感。

    王七麟倒是没有嘲笑两人,他直接说道:“龙体很宝贵,但如今陨落在了博山小洞天之内。”

    “咱们打不开这小洞天,所以得不到龙体,而龙魂却能打开。”

    “所以关于龙魂与龙体的事最好没人去提出来,若是龙魂说出我们屠龙之事,我们也可以说出龙魂入世之事。”

    “朝廷会忌惮我们屠龙,但更会忌惮有龙魂附着在了人的身上。”

    “这可是正经的真龙天子!”

    简单来说,双方互相投鼠忌器。

    绥绥娘子引路,一行人离开黑暗的地下世界回到了粮仓。

    王七麟露面后迫不及待就跑了出去。

    他们进入地宫时候是夜晚,此时依然是夜晚。

    他迈出粮仓的门。

    门外是满天繁星。

    山风呼啸的吹,他张开双臂使劲吸了口气。

    很清新的感觉。

    他又反身飞起,飞上粮仓顶去环首四顾。

    夜幕之下,满山萧瑟。

    大青叶寨里,灯火摇曳。

    他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对他来说进入地宫顶多是昨天的事,他身上还穿着初秋衣裳,可是一天过去,初秋变为腊月寒冬。

    现在他理解了谢蛤蟆的话。

    难怪那么多人要去寻找小洞天,他们实际上是在寻找一个延长对世上万事感知时间的法子!

    马明等人出来,徐大看着粮库四周吊着的枯绳和已经干枯的树木,顿时悲上心头: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王七麟问道:“这次咱们听天监精锐尽出,可是在山中找到了旱神?”

    马明摇头道:“没有听说这回事,倒是扫掉了山中诸多妖魔鬼祟。”

    王七麟对谢蛤蟆说道:“道爷,咱们的猜测是正确的,朝廷的猜测是错误的。”

    “并没有什么旱神入世,而是水神将死,天地间灵兽有所感知,它们知道九洲将有大旱情,于是纷纷入世。”

    谢蛤蟆沉重的点头。

    无论如何,玄龙龙体已死,九洲失去了一尊水神。

    其他人不明所以,于是徐大将之前王七麟的推断说给了他们听。

    听过他的分析,舒宇忽然开口:“不对吧?这玄龙的龙体是刚刚陨落在你们手中,九洲各地主导旱情的凶兽为何却是在一年前就纷纷出现?”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天尊,或许是天地有灵,它们有所预知吧。”

    王七麟摇头道:“无论如何,此间事了,朝廷没有给咱们观风卫委派新任务,那咱们回家过年吧。对了,今天是腊月初几了?”

    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腊月初八啦,今天刚喝了腊八粥!”

    王七麟一挥手说道:“那大家伙直接在山里头放年假,要回家过年的自己规划行程,咱们回去过年了。”

    徐大说道:“大爷今年不回家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有点多,大爷反应不过来,得先安静几天捋一捋。”

    谢蛤蟆轻叹道:“无量天尊,诸位都先别回家过年了,玄龙龙体陨落,这是天地震动的大事,恐怕这个年不会很好过,咱们还是先待在一起吧,有事也可以互相照应。”

    巫巫兴高采烈的说道:“好呀,反正我们不过年。”

    他们在粮仓门口攀谈很久,大青叶寨都毫无反应。

    马明说寨民们已经疲惫了,寨子里没有多少人了,他们看到的那些没有灯光的屋子,里面已经没人了。

    王七麟去见族老长钟保,长钟保开门看到他后下意识搓了搓眼睛,随即一声苦笑:

    “王家大人,总算是吉人自有天相,您果然安安康康,这真是太好了。”

    王七麟也满脸苦笑,他说道:“族老,实在是对不住您了,我们听天监把您这寨子搅和的够呛。”

    长钟保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他怎么留宿。

    王七麟没有留宿,他决定连夜动手赶回并郡去见爹娘。

    快要过年了!

    得知他们连夜要走,长钟保也没有挽留他,只是拱手长拜到底:“王家大人,祝一路顺风。”

    他们都知道这一次分别,便是永别。

    所以长钟保这一拜很用力。

    王七麟对他是有恩情的,他对寨民们的信任很重要,否则他们会被当做迫害原大青叶寨百姓的凶手给抓起来。

    众人上了青凫准备离开,走在最后的是徐大。

    他磨磨蹭蹭对长钟保摆手,长钟保也给了他很用力的一拜。

    徐大上去扶起他说道:“老族长何须多礼呢?”

    长钟保说道:“徐大人对小寨有恩情,老夫自该道谢。”

    徐大听了这话便冲他挤眉弄眼:“你若是真要道谢,那大爷也不拦着,但咱换一个谢礼——你在山里头采草药酿造的那种酒……”

    长钟保恍然大悟。

    徐大状若无奈:“没办法,七爷需要这玩意儿。”

    长钟保递给他一个了然的眼神:“老夫见过七爷家娘子了,当真是世间罕见的美女子!”

    十万大山不好跑,青凫发力也是跑了五天才回到平阳府。

    如今武翰林高就并郡郡守,他用了一年时间将权柄牢牢把控在了手中。

    王七麟听说过这一年里并郡官场的地震。

    武翰林入主并郡后先坐稳位子,随后便大刀阔斧的对各大实权职位挥动屠刀,开始清除异己、安插自己人手。

    朝廷并没有放任他乱来,也派遣了不少能臣干吏来与他对对台戏。

    武翰林强势,可是武氏怎么可能是朝廷对手?

    现在并郡官场重职武氏只是占据了少量席位,反而平阳府的知府这一大位让朝廷给拿下了。

    王七麟对朝廷党争和争权夺位这种事毫无兴趣,他并不管并郡和平阳府如今是谁在当家,只想回家跟家里人过个年。

    如今并郡和平阳府的情况都不太好。

    官场争斗连连。

    边疆战事不断。

    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老百姓。

    而且龙体陨落给九洲带来了一些影响,比如天灾不断。

    他们赶回平阳府的时候是夜晚,天气寒冷,可是大半夜的、大冷天里平阳府家家户户却开着门窗。

    一天之前刚刚地震了!

    民间有传言说是这发生的只是小震,后头跟着的还有大地震,所以老百姓惊恐无比,开着门窗随时准备拖家带口的逃命。

    王七麟踏着夜色回到自家家里,他推开门后进院子,发现院子里、窗户上放着一些破旧陶瓷瓶子罐子。

    他们人多,沉一徐大又冒失,他们吵吵闹闹进来后便没有注意脚下,难免一脚上去踢到了一个两个的瓶子。

    瓷瓶子倒地便摔碎了,有清脆声音响起。

    王七麟正要喝令他们小心,忽然看见一扇窗户里飞出来个黑影。

    他惊愕的看去。

    黑影落地是黑豆。

    正好坐在了地上。

    黑豆傻叽叽的坐在地上努力睁开朦胧的睡眼,然后和王七麟面面相觑。

    双方打了个照面,黑豆重新闭上眼睛:“好烦,又梦见舅舅了,继续睡,换个人。”

    马明和徐大赶紧从后头拽住王七麟肩膀将他给架了起来:“七爷别抽刀啊,黑豆总归是你亲外甥,你不能劈了他,你劈了他不好!”

    “就是,再说杀人犯法,咱是当官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王七麟叫道:“放开我,我要劈了他——这不犯法,我这是自卫、是自我防御!”

    “马上就是正月了,这小子很有可能在正月里剃头,所以我现在劈了他算是防患于未然,这也算是自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