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676.一日时光

    唐铭看看谢蛤蟆、看看王七麟,脸上苦笑之色愈浓。

    他又看向徐大,表情很诚恳:“徐爷,您是了解我的,您应当知道我的身份。”

    徐大反手帅气——他自以为帅气——的反拖燃木神刀:“大爷的确了解你,也的确知道你的身份!”

    唐铭期待的看着他。

    然后徐大说:“大爷不知道你是不是玄龙,但你一定不是唐铭了!”

    他再度帅气的拖拽燃木神刀到胸前:“朋友,大爷给你一条忠告——言多必失!”

    “你要冒充一个人,那你一定不能在他熟悉的人面前多说话!”

    “你知道大爷怎么知道你不是唐铭的吗?”

    “唐铭从来没有称呼大爷为徐爷过!这个狗草的压根看不上大爷,日他仙人板板!”

    显然这点让他如鲠在喉。

    唐铭的表情有点尴尬了。

    王七麟挽了个刀花说道:“你不必费尽心机的掩饰了,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其实你的暴露点挺多的。”

    “比如起初不管玄龙是眨眼还是睁开眼,都是你最先发现的。”

    “比如你知道玄龙要害是哪里,而且是你故意招惹它回头让它暴露出要害的。”

    说到这里他想清楚了一件事:“按理说玄龙乃是天地间的至高灵长,它的颔下既然有罩门,那它不可能露出来的,应该死命保护才对。”

    “当时玄龙之所以会回头露出颔下位置,是因为它并不知道自己颔下竟然有那么大的缺陷。”

    “它才是唐铭,是吗?”

    ‘唐铭’苦笑道:“我才是唐铭!它绝不是唐铭,它若是唐铭,那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引颈就戳!”

    王七麟将妖刀扔在他面前。

    ‘唐铭’愣了愣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七麟说道:“你不是要引颈就戳吗?刀给你,戳吧。”

    ‘唐铭’气急败坏的后退两步说道:“我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玄龙体内魂灵是唐铭,我才引颈就戳,但明明不是!”

    “那它体内魂灵是谁的?”王七麟追着他问道。

    ‘唐铭’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行吧,看来瞒不过你们了,那玄龙是长右,其实我也是没办法才找了一具新死之尸夺舍的,因为我的身躯被那长右给夺走了!”

    这话说的有点劲爆。

    王七麟嘴巴一下子张大了。

    他扶了扶下巴问道:“这什么意思?”

    ‘唐铭’正要解释,徐大突然气急败坏:“干你粮了,难怪鸩王会指挥手下对付我们,原来它不是攻击我们这些活人,它是认出了你的身份要追杀你!”

    谢蛤蟆点点头:“无量天尊,鸩王肯定认出了他的身份。你们是否记得一个细节?鸩王刚出现的时候没有立马指挥手下攻击玄龙身躯,而是在犹豫。”

    “它在犹豫什么?老道起初不明白,现在却是明白了,它很早便发现了玄龙的魂灵与身躯分开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攻击谁!”

    ‘唐铭’悻悻的说道:“你们当我愿意做人吗?”

    王七麟冷笑道:“咋地,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啊?”

    ‘唐铭’愣了一下,说道:“那个,对于占据这具身躯来说,我确实深感抱歉。”

    “但这不是我自愿的,”他说着委屈起来,“如果是你本来好好的庇佑着一片天地风调雨顺,结果它娘的来了一群人挖了你的喉结还把你禁锢了起来,你心里什么想法?”

    “不止这些!本来你认命了,喉结没了就没了,被禁锢了就算了,老老实实睡觉养身子便是。”

    “结果身子还没有养好,突然又来了一只牲口,这牲口更过分,它以性命为祭,舍弃自己身躯占了你的身躯,把你的魂灵给挤走了,你心里什么想法?”

    王七麟问道:“你说的这牲口就是长右了,可是长右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竟然能抢占一条玄龙身躯?”

    ‘唐铭’摊开手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我占据一具身躯醒来,露面一看便看见自己的身躯出现在歪头,它娘的,你知道那一瞬间我又多绝望吗?”

    王七麟想到了突然暴毙的长右,他当时以为是鸩王一击之下屠戮了长右,现在仔细想想他这念头很不对。

    先不说长右的本领,只说鸩王修为。

    它修为并没有高到能在王七麟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杀死一只长右的地步,否则他们几个人早扑街了。

    徐大听玄龙说过前因后果,忍不住说道:“你可真惨。”

    玄龙恼怒的说道:“谁说不是?那大秦皇帝真不是个玩意儿,我保佑他的天下风调雨顺,结果他回头派人来偷我龙珠?我怎么得罪他了?”

    “不过我也没有让他好过,”说到这里他得意一笑,“我被他的人给伏击了之后,便放出一口龙气去寻找了两个很有气运的人,帮助他们谋反对付了大秦皇帝。”

    王七麟三人身躯一震:“你找的两个人不会是叫陈胜和吴广吧?”

    玄龙摇头道:“我不知道,那时候我脱胎而出一口龙气,如同你们人族一魂离体,意识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我是通过一场大雨改变了他们的命途……”

    “陈胜吴广起义!”徐大斩钉截铁的说道。

    他一时对玄龙有些肃然起敬。

    这是真大佬!

    谢蛤蟆却猛的一甩袖子喝道:“玄龙,你不必在此巧言令色,别把你说的好像一朵雪山圣莲一样。”

    “你夺取唐铭身躯,根本就是强取豪夺!并不是长右夺你身躯逼得你只能另寻躯壳,是你自愿放弃了龙体!”

    玄龙指着他叫道:“老道士你疯了吗?我愿意放弃一具能通天彻地的龙体?”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你这具龙体已经毁掉了,你想要摆脱它很久了,对吗?”

    他向王七麟和谢蛤蟆说道:“鸩王昔年盗采龙珠的手段一定很阴损,导致玄龙历经千年却依然未能长合伤口,并且还是玄龙耗尽元精的情况下都未能长起伤口。”

    王七麟道:“难怪这么大的玄龙,却只有那么一点元精!”

    徐大也说道:“大爷还以为这龙肾虚呢。”

    玄龙气的不行。

    他怒道:“也就是龙体没了元精,否则你们以为它生命力会那么脆弱,会被七爷你几剑给戳死?”

    王七麟摸了摸鼻子。

    玄龙这么称呼他,让他觉得事情很难办:待会怎么冲这货动手呢?

    徐大也有这样的感觉。

    他毕竟拿人家的元精在身上抹过的。

    谢蛤蟆则自顾自的对玄龙说道:“没人比你更了解自己身体的情况,你知道龙体已经废了,所以有机会脱离它,便毫不犹豫的脱离了。”

    “甚至这龙体是你主动脱离的,并不是长右抢走的——长右只是水生凶兽,它哪有胆量去抢龙体?”

    说到这里谢蛤蟆猛的一拍额头道:“老道知道了,长右自古以来便是你们龙族的奴仆,一定是你让它以上古秘术来占用龙体……”

    玄龙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你越说越不靠谱了,刚才你也看到了,那长右一心想杀死我,它并没有对我手下留情,绝不是我的奴仆,所以你的推断是错的。”

    他这点说的没错。

    王七麟回忆了一下,玄龙龙体起初对他们敌意还不是很大,是回头看清他们情况后才突然暴怒发起攻击。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唐铭在它面前着实毫无威信,甚至遭遇攻击后,他还第一个跑去躲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心头忽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等等,我知道了!”

    “这长右被你坑了!它曾经被困在一座地宫内,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交流的法子?”

    “你骗了它,让它放弃自己身躯占据你的龙体,等到长右占据龙体醒来,发现了你的龙体已经没了元精,它占据的只是一具油尽灯枯的破烂皮囊,所以恼羞成怒。”

    “它占据你的龙体,自然能认出你的真实身份……”

    一声长笑响起。

    玄龙翻身一转落入身后深潭:“你们自己猜去吧,哈哈,不得不说你们人族的脑袋真是不可小觑!”

    几乎没有水花溅起,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水潭中。

    三人急忙追上去。

    谢蛤蟆说道:“走,跟上他!”

    徐大叫道:“可里面有黑獠猖……”

    谢蛤蟆已经跳下去了。

    王七麟一脚将徐大踹入水中,自己也跳了下去。

    黑獠猖有什么好怕的?

    他们有风水鱼!

    实际上压根用不着风水鱼,这水潭里的黑獠猖不见了,干干净净。

    水潭另一头在毕方阴牢中,玄龙对此地显然非常熟悉,他的身影在水中一闪而逝,直奔出口方向而去。

    谢蛤蟆追到了他的身影,三人顺利追逐上去。

    但是龙乃水之神,他们三人都是凡人之躯,怎么能比肩神明?

    他们离开水潭后正好出现在阴牢中,这时候玄龙身影已经不见了。

    巽离燎天阵果然厉害,地面烧成了熔岩!

    平整的地面坑坑洼洼,这显然是大火高温之下,石头融化重新凝结的结果。

    徐大看后忍不住感叹:“这火是真对得起毕方族群。”

    密檐塔里面青石板都烧焦了,水潭与之相连,自然有许多水被蒸发了进来。

    现在密檐塔内温度不是很高,不过空气里湿度浓的可怕,人一出水,好像进了桑拿房,汗水‘唰唰’往外淌。

    塔内上方雕刻毕方雕像竟然没有烧毁,而且满屋水汽如同烟云,活灵活现的毕方雕像仿佛活了一样,色泽逼人、威武邪厉,一只只低头俯身,随时能飞起来扑人啄食般。

    他们出门跳上屋顶,接着有轰鸣声从黑暗之中传来!

    一声咆哮接着响起:“阿弥陀佛,妖魔你哪里走!”

    听到这声音,王七麟三人全懵了!

    这分明是沉一的声音!

    谢蛤蟆哀嚎一声:“无量天尊,坏啦!”

    王七麟茫然问道:“怎么了?什么坏了?还有我怎么我听见沉一声音了?”

    他一时话都说的不清楚了。

    徐大道:“大爷也听见了,娘的,是不是咱陷入什么幻境了?”

    谢蛤蟆面如土色的说道:“没有,是九洲的时间距离咱们进入地宫已经过去挺久了。”

    徐大下意识说道:“瞎说,咱下地宫才多久?顶多下去十个时辰吧?”

    王七麟却明白了谢蛤蟆的意思,他面色一白,问道:“小洞天?”

    谢蛤蟆苦笑道:“不错,你们知道人们为什么去追求小洞天吗?”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这里的‘天’就是小洞天!”

    “小洞天有诸多神奇,其中相同的一点神奇就是时间与外界不一样。”

    “所有小洞天的时间都要比外界更慢,相传有小洞天名为乌兔,这小洞天中一天在外界便是一年!”

    “所以只要能进入这种小洞天,在其内过一年,九洲过的是三百六十五年!”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不是实现了长生不老?”

    他这里说着话,外头声响连起。

    “别让他跑了!他从哪里来的?咱们已经把入口守住了呀。”

    “还有别的入口?抓他问问!”

    “他说不准知道七爷的讯息,抓他!”

    “马爷你别脱衣裳了,是个活人,你脱了衣裳不管用!”

    沉一的声音、马明的声音、沈三的声音、巫巫的声音等先后响起。

    王七麟大为惊喜,他的人都在这里!

    然后——

    “六六六!”

    久违的九六咆哮声传进他的耳朵,让他忍不住激动大叫:“六啊!”

    之前跑路的唐铭声音响起:“七爷在后头,还有徐爷和道爷,咱是自己人!七爷他们去屠龙来着,屠了一头上古玄龙!这消息别传出去,要不然七爷可就有麻烦了!”

    破空声向他们逼近。

    九六甩着小短腿跑的飞快,它刚才之所以叫唤就是嗅到了王七麟的味道,所以它也是最早跑过来的。

    八喵趴在它后背上,用尾巴卷着它的脖子。

    但九六太激动了,跑的太颠了,于是八喵变成了挂在它身上……

    王七麟迎上一步蹲下要去抱九六,九六跳起来准备扑向他温暖的怀抱。

    后头有人喊:“绥绥娘子,七爷在这里,我看见他啦!”

    王七麟更激动的站起来叫道:“娘子,你也来啦?”

    九六扑到了。

    哗啦啦的撞在他裤裆上给反弹了回去。

    它站起来后习惯性的甩了甩身体,这样八喵的尾巴一时没有卡住它脖子,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挺惨的。

    九六委委屈屈的跑过来,王七麟赶紧把它捞进怀里,然后急迫的问道:“我家娘子呢?”

    沉一甩动袈裟飞掠而来,他哈哈笑道:“阿弥陀佛,七爷道爷二喷子,好久不见呐!你们果然命硬,青龙王说的对,你们没死!”

    王七麟无奈的说道:“干,你们这是什么话?我家娘子呢?”

    飞僵从天而降,少见的说了句话:“活人?阴魂?僵尸?”

    后面那话就有点期待了。

    王七麟白了他一眼道:“活人,我们只是进入了一座小洞天,并不是进入了九幽地府——我家娘子在哪里?”

    “七爷七爷!”

    “嗷嗷嗷,七爷你们都没事,太好了。”

    “我家娘子到底在哪里?”

    “喵喵喵!”

    众人围上来,欢聚一堂好光景。

    王七麟转头往左右看,一时没有看到自己心仪的姑娘。

    还是沉稳的马明最靠谱,他拱了拱手说道:“回禀七爷,绥绥娘子去追刚才跑出来的那个人了。”

    王七麟稍微有些担心。

    绥绥娘子修为高深他知道,可玄龙绝不是好惹的料,他明面上本事不怎么样,但他心里始终很忌惮这货。

    要知道玄龙之前一拳干碎了龙爪!

    众人七嘴八舌的问候王七麟三人,徐大没有过多关注绥绥娘子,他搂着弟弟的脖子叫道:“老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徐小大叹了口气说道:“老哥,不是如隔三秋,是真的隔了好久!”

    谢蛤蟆震惊道:“不是吧?无量天尊他姥姥的,我们失踪了多久?三年?”

    徐小大摇头道:“那倒是没有,不过却有三个月,你们失踪的时候是八月上旬,而如今已经是腊月上旬——快要过年了!”

    谢蛤蟆惊骇道:“博山小洞天的时光过的竟然这么快?那玄龙被禁锢其内一千几百年,或许对它来说并没有过很久。”

    徐大说道:“那道爷你的猜测不对,你说那玄龙是自愿舍弃龙体,因为它的龙体历经一千多年还没有长合伤口,现在来看它伤口没有长合,更大可能是时间还不够嘛。”

    谢蛤蟆摇头道:“不,老道这点一定没有猜错,龙的康复能力极强,即使博山小洞天时光流逝的快,那九洲过去一千多年,它里头也得是许多日子,按理说它的伤口肯定能长合……”

    听到他们的对话,众人目瞪口呆。

    舒宇呆滞的问道:“你们真杀了一条龙?”

    徐大一拍王七麟的肩膀说道:“是七爷杀的,待会大爷给你们好好讲讲我们的威风。”

    沈三面如土色的拦住他说道:“徐爷,这话咱们内部说没问题,你们出去已经要保守秘密,绝不能说出来。”

    王七麟问道:“怎么了?”

    沈三吃惊的问道:“你不知道屠龙对朝廷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造反!”谢蛤蟆抚须说道。

    沈三沉重的点头:“特别是如今这个时候,你们不知道,在你们失踪这些日子里,外头发生了许多事,边境多城确实造反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