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在唐朝开网吧

章节目录 第150章 ,秦怀玉喝骂众人!(-:三更求订阅小票票~_~

    “嘶!一箭双雕!”

    网吧里突然响起一声惊叹,随即此起彼伏起来。

    “这么厉害!一箭双雕。”

    原来是老网民们观看今日份的射雕英雄传,看到了郭靖在草原上一箭双雕的剧情。

    对于武功他们暂时还一窍不通,但是对于箭术,他们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认知的。

    大唐男儿之中游侠风气挺盛的,所以尚武,基本上都会学上几手,像什么箭术,剑术,贱术……

    嗯,最后一个是没有的,此贱非彼剑,在大唐还没有开发出来。

    不过,黎川估摸着,老程家应该有所研究……

    这些都是细节,老网民们还惊叹于郭靖一箭双雕的奇伟箭术之中,啧啧称奇。

    网吧院的学子们纷纷站起身来,扭着身子瞅着老网民们的电脑好奇的问道:“助教,他们在玩什么?”

    程处弼瞥了一眼,满是羡慕,随口敷衍道:“电视剧。”

    “什么是电视剧?”

    “电视剧嘛,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先把《真·三国无双vr特别版给玩熟练咯!”

    程处弼跳着呵斥了一句,你还别说,凭着刚才程处弼点住程处默三人的余威,一众网吧院学子,竟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这个呵斥他们的,才十二岁的少年……

    程处弼开始教着他们戴上头盔,打开游戏,当看到其中一个选项的时候,他稍微愣了愣神。

    随后眉毛一挑,不动神色的用鼠标点了下去。

    开启痛觉反馈系统……

    一连九个人,没有一个落下,“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完完整整,安排!

    搞定之后,程处弼内心突然也有点不太好意思,自己是不是有些邪恶了?这些人怎么也算自己的弟子啊。

    正想着呢,定远郡公张公瑾家的嫡亲子侄张怀安开口问道:“程助教,为什么秦助教等人都是亲身示范,而程助教却没有给我等示范呢?”

    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秦怀玉、周福来他们。

    程处弼回头望过去,还真是,秦怀玉等人正亲自上场,一边操作一边给网吧院的学子们做着讲解。

    “……”程处弼看了一会儿,转回脑袋,瞪了张怀安一眼,走到他面前,拿起鼠标,将痛觉反馈系统给调整到了百分百……

    “哼!我能告诉你,我被师傅禁止上网三天的事情吗?”

    没有回答张怀安的话,程处弼直接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催促着大家玩起了游戏。

    其他人慑与程处弼之前的“葵花点穴手”,虽然也是心有怀疑,却不敢问出来,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着程处弼的话照做着。

    远处的程咬金一边督促着裁缝、画师,一边关注着程处弼这边,看着程处弼将一众勋贵子弟呵斥得老老实实的,满意的点点头。

    只是……当他扫过大厅里站着不动,给黎川当试验品,让长乐公主练习葵花解穴手的程处默等人。

    不免有些蛋疼,这个老三吧,是很得他老程的真传,就是特娘的,叉着腿到处横,不仅在外面蛮不讲理死不要脸,对自己的兄弟,也喜欢窝里横啊!

    这很让老程发愁,扣着脑袋蛋疼!

    老程很发愁,程处弼也很发愁啊,他上不了网吧!电视剧看不了,游戏不能玩,还要教着一群人……

    等张怀安他们基本上在游戏里进入正轨之后,程处弼去吧台泡了一桶泡面,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他们玩游戏。

    这心里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就这样,时间在程处弼惆怅的心情之中,慢慢的来到了下午。

    陆陆续续的张怀安等人的三个时辰都是用光了,你要让他们说学到了什么。

    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学会了躲!跑!逃!

    为什么呢?

    “这个游戏也太特娘的真实了!”

    时间一结束,立刻有人埋怨着。

    “就是!”张怀安接过话,龇牙咧嘴道,“最后那场,我躲在一处粮仓里,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支流失,一箭直接射穿了我的脑袋!

    特娘的!你们能理解那种感觉吗?一箭射穿脑袋啊!

    简直痛不欲生!随后那种死亡的濒临感,紧紧的扼住了我的喉咙,太特娘的可怕了!

    这辈子我绝对不要上战场,死亡太可怕了!”

    “就是就是!”

    程处弼带领的一众网吧院学子纷纷出言附和。

    本来他们进入游戏之后,看着壮阔惨烈的战场,心中是激动的,挥着手中的武器就冲上去干了,也是爆发出大唐男儿的血性的。

    只是一接触之后,特娘的,被人一刀砍在身上,是真的疼啊!

    就这样反复来几次之后,尝尽苦头的勋贵子弟们,哪里还愿意上去拼杀,都是拼命的在战场上跑。

    哪里安全去哪里,反正就是不去打架了,从小到大他们吃过什么苦啊,最多也就平日里练武的时候吃点苦头,这里可是生死相搏啊!

    那可是切切实实的被人砍了啊!

    “打死我也不上战场!”

    “啪!”

    正说着话那名勋贵子弟被一巴掌扇在了脸上,愣愣的转过头,便是看见秦怀玉寒着脸,冷冷的看着他。

    那人捂着脸,张张嘴,在秦怀玉的注视下,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不敢上战场?”

    秦怀玉哼了一句,振臂一挥道:“我大唐男儿都是这般软弱胆小之辈?

    难道你们就只能躺着享受父辈拼尽性命换来的荣华富贵?然后被人指着脊梁唾骂道,一群窝囊废!

    如若所有人都如你们这般惧战,等到你们各自的长辈都离开了大唐,到时候在大唐身居高位的就是你们这些人。

    等到那个时候,突厥打了过来,吐蕃打了过来,高句丽打了过来,怎么办!

    摇尾乞怜,献出尊严,献出陛下,以求苟且吗!”

    秦怀玉大喝一声,道:“告诉我,你们除了投降还能做什么!”

    张怀安等人被秦怀玉说得涨红了脸。

    “一群贪生怕死之辈!时常有人污蔑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生得幸运,生在了勋贵家,生来就是好命,骨子还是一群贪玩好色,扶不上墙的窝囊废。

    我从来不相信这些,我秦怀玉不管生在何处,都得是顶天立地的大唐男儿!

    然而你们刚才的话,让我听得实在是汗颜,觉得耻辱!”

    “居然连个游戏都怕!不痛不痒,又不曾要你们的性命,又不曾让你们流血,更是连一点疼痛都没有。

    只不过战场表现得太过真实了些,就这样,就把你们给吓成这样?真是一群废物!”

    秦怀玉骂起人来,那是一点不留情的,看得周福来等人诧异不已,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平日里温和的翩翩佳公子秦怀玉?

    张怀安等人听着秦怀玉的话,个个低着脑袋不敢反驳,自己等人着实表现得差劲了些。

    不过听到秦怀玉后面的话,“诶?”

    张怀安抬起头,纳闷的看着秦怀玉,喃喃道:“没有一点疼痛感?”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