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六章

    曹婆婆原本觉得来人面熟,声音也非常耳熟,就是想不起是谁,当人自报家门,恍然大悟。

    将人对号入座,不禁感慨:“你是周扒皮婆娘啊?我说总觉得面熟,就是想不起来,你应该也将近七十,现在看你样子说你五十别人也不一定相信,也难怪我一时没认出你来。”

    曹清月放好袋子,再去拿西瓜请客人吃。

    “这不是托了乐乐小伢崽的福,我们几个老家伙被调理得好,越活越年青。”扒婶笑容满面,也不拐弯磨角,直奔正题:“曹婆婆,你老也看过东西,我也不废话,我来给你家姑娘保媒,这季节大人们白天都在干活,才挑这个点儿来。”

    李女士听说是给自己保媒,立即婉拒:“婶子,你老好意我心领,我没准备再嫁,我后半辈子只想着陪着我妈,养大两姑娘,这样我就知足了。”

    曹清月听得客人是来给妈妈说媒,将西瓜给客人和奶奶、妈妈和妹妹一人一块,也拉过椅子坐下听。

    曹冰月还小,不懂说媒是什么,曹婆婆想了想,多问了一句:“妹子,你保媒的对家是谁?”

    李女士喊了一句妈,“妈,我不嫁,我就在家陪着你老。”

    “嫁不嫁以后再说,好歹听听周家婶子怎么说,别人来说媒,我不一定放心,周家保媒,想必男方也是靠得住的。”

    曹婆婆不相信一般的媒婆,对梅村周家人还是信任的,周家与乐家是姻亲,周家自然不会做不厚道的事来坏自己的名声。

    “就是,可以考虑考虑是不是?”扒婶乐呵呵的:“男方也是梅村的,人老实本份,脾气也不错,没有打老婆重男轻女好酒吹牛赌钱打牌的大毛病。

    男方的年龄比曹婆婆你家姑娘要大几岁,有一儿一女,上头还有个老娘,他老娘是个宽和的,绝不是尖酸刻薄的主儿,要是男方脾气不好,我也不敢来保媒,怕被人戳脊梁骨嘛。”

    “我记得,梅村没谁适合你说的条件,”曹婆婆很是奇怪:“梅村现在六十以下没婆娘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被婆娘戴了绿帽子的张科,一个是刘家那边的一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刘家的那个有二个姑娘一个儿。”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啊,”扒婶笑得越发的亲和:“男方刚离婚,外头还不知道呢。

    而且,不瞒你们说,其实是乐家姑娘保的媒。

    乐家小伢崽今天找老井里的水草和小虾子做研究,来十字井眼时看到了曹婆婆,又想起曹婆婆你老家的女儿也没对象,小乐乐说插田那会儿在工地上见过曹家姑娘,有这回事儿吧?”

    曹婆婆李女士、曹清月听说是乐家姑娘保媒,都惊呆了。

    李女士下意识的点头:“有那回事,我生我老二时住院,就是与乐姑娘的新妈妈同住一间房,多亏乐家和乐姑娘照顾,我身体才没落下病根,插田那会儿在小学工地,乐姑娘去查看质量,我们见过一回,没想到乐姑娘她还记得我们母女。”

    “小乐乐伢崽看好你和你的大女儿,你一个女人养孩子不容易,她给你做媒,你找个依靠也能帮你分担点压力。

    乐乐如今身份有些不一样,她不方便出面来说媒,所以由我来代她说。

    男方那边也不要求女方必须嫁,意思就是不嫁不娶,女方不是嫁,男方也不是上门,双方结婚就是搭伙过日子,同时养两边的老人和孩子,男方那边的孩子一个已经成家,一个大学快毕业,家里没什么压力。”

    扒婶在巴啦巴啦的说,李女士一脸震惊,乐姑娘看好她和清月?

    曹清月也大吃一惊,乐家姐姐看好她?

    曹婆婆更郁闷了:“乐姑娘高风亮节,乐善好施,有心造福九稻万民后代子孙,她是个大善人,她亲自保媒是曹家是春秀的荣幸,我相信男方肯定也是好人家。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出来,乐家姑娘说的男方是梅村哪家的儿郎。”

    李女士的大名叫李春秀,非常接地气的名字。

    对于李女士那一辈人和扒婶哪一辈人,“春秀”“春香”“春花”“春梅”之类的名字几乎村村有人叫,就如现在的“紫梓”“子梓”“浩然”类的名字的使用率一样高。

    “你老肯定想不到的,”扒婶笑着揭晓答案:“乐乐给保媒的男方,就是她弟弟的亲舅舅,也就是我侄儿周夏龙。”

    “你说么子?”曹婆婆受惊:“你可别乱开玩笑啊,你侄儿有婆娘啊,还是去年才娶的老婆吧?”

    李女士也惊呆了。

    曹清月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耳朵,乐家姐姐将想她妈妈说去给乐姐姐弟弟当舅妈?!

    “能娶也能离是不是?”扒婶老神在在:“我侄子昨天刚离婚,今早把小蒙送回去了,他现在又是光棍一条。”

    “可是……可是……”曹婆婆觉得可能是白天太阳太大,晒久了,现在还晕乎。

    “怎么会离婚呢,我在工地上也见过几次周家小两口,他们感情挺好的啊。”李女士也感觉不可思议。

    “没办法,不得不离,”扒婶叹口气:“没谁愿意离了一次一次,但凡日子能过下去都不会离啊。

    离婚的原因出在女方带来的姑娘身上,那姑娘委实是……让人一言难尽,来周家不到一年,搞幺蛾子搞了一堆,之前周家为了家丑不外扬,也没说。

    可架不住那伢崽会作啊,她在学校做的事听说都成了房县高中学校的新闻,想必曹家大孙女也听说过吧?

    李家那姑娘跑乐家不停的搞事情,乐家也没计较,谁知她昨天竟然跑去乐家偷东西,偷了两件几百万的玉,抓现形还不承认,乐乐打电话让李姑娘妈妈回家从那伢崽身上搜出来。

    其实吧,偷了东西,好好认个错,或者小蒙摆正态度好好教育一下,那事儿也就过去了,可那伢崽不啊,她抢过一件玉给砸了个粉碎。

    被砸的那块玉,有人出价四百多万呢。

    女儿偷东西,还砸坏玉,当妈妈的不仅没有教训孩子,还给女儿找理由开脱,还想仗着她是乐善亲舅的婆娘,意图让小乐乐不追究,要乐乐自己吃哑巴亏。”

    曹婆婆李女士听了周家亲舅离婚的原因,知晓李家姑娘做了什么事儿,倒吸了几口凉气。

    太能作了!

    那位敢偷乐家的东西,还摔坏几百的玉,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

    “乐姑娘……她咽得下那口气?”曹婆婆想起以前关于乐家姑娘那种嫉恶如仇的性子,不太相信她是能吃得下那种亏的样子。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小乐乐的牛脾气啊,她是别人敬他一尺她敬人一丈,谁欺负她她有仇当面报,小乐乐当场将李家姑娘狠狠收拾了一顿,让她要么赔钱,要么剁手。

    李家姑娘选择还钱,小乐乐最终还是因为小蒙是周家媳妇,没惊动公家,把人教育了一顿,给李家姑娘十年还钱的年限。

    曹婆婆,你也是当家长的,你老说说,那样的媳妇还能过日子吗?

    我侄子也是被那母女俩一次一次的做法寒了心,当天就去把婚离了。

    说来也是缘份,我侄子昨天刚离婚,小乐乐今天正巧看到曹婆婆,想起你老的姑娘也还没嫁,回去就向我和她满奶奶介绍了曹家姑奶奶。

    所谓一家有女百家求,想给你老家姑娘做媒的人也不少,我这不是怕迟了会错过,小乐乐前脚说,我后脚就来了。”

    曹婆婆李女士也同情周家,换作她们是男方,肯定也离,不离留着过年吗?

    扒婶说了侄子离婚的原因,也没再说李家婆媳和祖孙其他行为。

    曹婆婆留扒婶吃晚饭,扒婶自然没推辞,拉着曹婆婆拉家常。

    李女士烧菜,扒婶笑盈盈的说了一句“我带了块小乐乐做的卤肉,煮吃了吧,让两个小伢崽也尝尝味道。”。

    李女士犹豫不决,媒人带来的东西,不同意是要让媒人原样带回去的,煮吃了还怎么退还?

    扒婶看出李春秀的意思,很淡定的解释说那块卤肉不在她提的东西之内,是小乐乐让她带来给曹家两伢崽吃的。

    媒人说到那份儿上,李春秀才没再犹豫,找出自家冰箱里的一块肉起锅做了火锅底,切了卤肉,主客吃饭。

    吃饭是最能拉近关系的场合,君不见多少生意是在饭局上达成的。

    曹婆婆和扒婶都能喝点小酒,李女士也陪着喝,你来我往的喝了几小杯,话匣子就打开了,无所不谈。

    酒酣之际,扒婶从一口一个“曹婆婆”变“曹姐姐”再变成“曹亲家”,最初曹婆婆是反对得,扒婶就一个意思,成不成没关系,不成,咱们认个干亲呀。

    然后,喝来喝去,再多喝两杯,一顿饭没吃完,扒婶已经说动曹婆婆,两人商定让男方女方哪天见面,在哪见面,至于李女士的意见已经不太重要。

    李女士数次想插话,她没说要考虑啊,怎么长辈就商量见面了?

    她想插话根本没机会,她就那么睁眼眼的看着媒人和妈妈把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