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五章 说媒

    美少年和小伙伴们在家收拾收购到的新鲜山货,还没处理完,见小乐乐拎着小桶回来,全跑去欣赏。

    一群学霸围着小桶,瞅着水草和稀少的小虾米,一头雾水,小萝莉大费周章、还神神秘秘的,就只为去扯水草?

    燕行直觉小萝莉出去肯定不是为找水草,但是,他又猜不透她的目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乐韵之意哪里是水草和鱼虾呀,外出的目的达成,也坚决不会告诉别人呀,将水草喂了鸭子,小鱼虾提去倒进中稻田内。

    那块中稻是与早稻同时插秧,早稻收获,中稻则还没完全成熟,目前稻叶也才开始泛黄,大约到中旬时可以收割。

    乐家的中稻是新品,禾苗直立起来有一米八左右,当稻穗饱满了,稻子弯下腰,仍然能藏住成年人。

    乐韵倒掉了鱼,顺便进田研究稻苗,在田里转一圈才回家洗澡。

    周奶奶因为儿子成功甩掉李家祖孙那个大麻烦,又被老太太们拉着去逛街散心,哪怕有些不郁的心情也妥妥的由阴转晴。

    她逛街回来回家去喂了鸡鸭和猪,又到乐家玩。

    周哥和哥们从小村回村,也全去了乐家,中午在乐家吃晌饭。

    哥们几个也决定下午不去上班,中午痛快的喝酒,下午就在家休息。

    周奶奶下午也回自家,等到下午将近三点钟,她找的换锁的人也如期而至,给她家的锁全给换新。

    换了门锁,周奶奶心里踏实多了。

    周满奶奶在乐家与老太太们玩耍,等帮周家换锁的人走了,她才晃悠到侄子家找妯娌和侄子夏龙说话。

    周奶奶招呼着妯娌坐在罗汉榻上拉家常,周哥在一旁坐着,一副熏熏欲睡的样子。

    拉了阵家长里短?周满奶奶笑咪咪地问侄子:“夏龙啊?今天有人给你保媒,你咋个想法?”

    “啊?”周哥吓得一个激灵?酒也醒了?瞌睡虫也跑了,整个人比雷劈过还懵?说话也结巴了:“帮……我……保……保媒?”

    “他满婶,夏龙昨天才离婚?也就几个人知道?谁…这么快晓得了啊?”昨天才离婚,今天就有人来保媒,谁的消息那么灵通?

    “别人不知道,我们自己人都知道啊?保媒的也是熟人。夏龙?你啷个想法?你该不会因为小蒙的事怕了,不想找了吧?你敢这么没出息,我回头叫你满叔来呼你一顿。”

    “这……这,”周哥支支唔唔几声,一脸纠结:“我也不是说不找?是怕又找回个小蒙那样的人。”

    “这回这个可靠,给你相的对象是秋凤和乐清认识的。”

    “秋凤认得?”周奶奶顿时来了精神?也多了几分期待。

    “是呢,秋凤在医院生娃时?那人也在医院生二胎,她们俩人在一间病房住了两天?因为那女人生得两个姑娘?男家重男轻女?女人被离婚了。”

    “与秋凤同住过院啊,你说的保媒人该不会是秋凤吧??”

    “不是,”周满奶奶眼睛都笑眯了:“是乐乐保的媒,那小伢崽还真是急心,今天就跑去相看了,乐乐看好女方和她的大姑娘,小的嘛才四岁,想让她成什么人,就看怎么养。”

    “啥,乐乐伢崽保媒?”周奶奶也差点跳起来。

    “有什么不可以?乐乐给她自己找了个妈妈,现在给弟弟找个舅妈不行吗?乐乐的眼光比别人强多了,你看她给她爸和秋凤凑成一对,秋凤和乐清多幸福美满!

    讲大实话,现在换别人来保媒,我还不太放心,乐乐打了保眼,我一百个一万个放心。”

    周满奶奶一副‘你大惊小怪’的表情,她选择性的忘记自己初听小乐乐说要给夏龙做媒时也吓了一跳的心路历程。

    周奶奶确定是小乐乐保媒,顿时心头乐开了花:“乐乐的眼光好,我也放心,乐乐看好女方和女方的姑娘,说明母女的为人没问题,夏龙啊,你认真考虑一下,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就是就是,李家祖孙为什么敢一次一次的搞幺蛾子,不就是觉得咱家夏龙年纪老大不少了,以后再离婚会名声烂大街,再讨不到老婆吗?

    咱们非得争口气,夏龙前脚离婚后脚就讨媳妇,气死那俩货。乐乐还说,女方要是同意来了周家,那两小的要是敢长歪,她来削,一定把人给削得直直的。”

    “乐乐真那么说了?”周哥也心动,他没能力,不是香馍馍,可乐善舅舅这个身份却是个香馍馍。

    乐善舅妈的位置空了,总会有人心动的。

    如果乐乐看好女方,说明女方的人品没问题。

    他现在对自己的眼光极为不自信,但是,他相信乐乐的眼光,那小伢崽的眼光很毒,一瞅一个准。

    “要不是乐乐找我说了情况,我哪知道女方以前与秋凤同住过一间病房,乐乐说的人现在就在九稻街上住,你们应该也听过,女方现在就是曹婆婆的女儿和孙女。”

    “哎呀,你说得十字井眼的曹婆婆?”周奶奶顿时满心欢喜:“曹婆婆捡回三个人,那阵子传得热乎,曹婆婆想让母女仨落户他家,好像村委大队还开了会讨论投票,他满叔也参加了村委大队干部会议是吧。”

    “是呢,我听夏龙他叔说当时村大队干部争个不休,他叔当时是因为叹怜曹婆婆孤苦仃丁,老人家想收留捡来的人当女儿孙女也是想老有所依,他出于成人之美的心顶着压力投了赞成票,没曾想有可能好心有好报。”

    周满奶奶也想起些琐事,心里也越发的认为是缘份。

    “……如果女方没意见,我没意见。”周哥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表态。

    “嗯嗯,这就行,你点了头,你扒婶负责女方那边,要是那边也同意,再安排你们见个面。”

    自家侄儿开了口,周满奶奶安心啦,又说了一阵子话,风风火火跑去周扒皮家找扒婶。

    扒婶从乐家回家时还带了一块猪腿肉放冰箱,再去街上买回水果,又找齐一些提亲常用的东西,装进袋子备用。

    她就等着傍晚再去曹婆婆家,当满嫂子来了,妯娌俩凑在一起叽叽咕咕的商量,明明还没去女方家说亲,她俩已经畅想未来的畅想到办喜事的环节上,策划要不要摆席,摆席到哪家杀猪……

    有话题要讨论,时间自然过得快,到傍晚时分,周满奶奶回家忙家务,扒婶也提前煮好晚饭菜,做好家务活,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从冰箱里拿出猪腿肉,拎着东西去曹婆婆家。

    夏季,工地收工略晚一点,李女士回到家天色也擦黑,因为家里有老人管家务活,她回家只管收拾自己。

    李女士洗了澡,先不去洗衣服,准备烧晚饭菜,听说上午乐家姑娘来捞了水草,倒也没多想,乐家姑娘是学医的,研究水草很正常。

    让一家人遗憾的是昨天家里就只摘回一个西瓜,上午就杀了,要是有多个西瓜也能送几个给乐家姑娘捎回去。

    正说着话,听到人喊“曹婆婆”问在家没,曹婆婆忙应了,曹清月飞快的起身去开伙房门,外出看看是谁找奶奶。

    天色擦黑,曹家的大门也关了,人全在伙房。

    曹婆婆家还是泥土和木头混合结构房,屋顶盖瓦,正房面阔三间,堂屋两侧的房间一分为二,在房子坐向的左手边砌间耳房做伙房。

    泥坏房子老旧,土墙很多地方都开裂,刷得水泥层也是这里缺一块那里缺一块,七零八落的。

    房子虽然老旧,但屋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屋前还用坏的搪瓷盆种着一排花。

    扒婶找到曹婆婆家外,看到大门紧闭,听着从伙房里传来说话声,一边喊一边走向土坯房,看到从伙房出来的伢崽猜到是曹婆婆的大孙女,不觉眼神一亮。

    虽说天色擦黑,但离得近,还是能看清人的脸,曹婆婆的大孙女长得周正,个子高挑,是个很清爽的姑娘。

    “伢崽,你奶奶在家吗?”扒婶笑着走向伙房。

    “俺奶在家,请进屋坐。”曹清月不认识来的人是谁,礼貌的笑了笑,站到一边。

    扒婶乐呵呵的快走几步就走到伙房前,抬步跨上伙房前的台基,再走过屋檐,迈过门槛进曹家的伙房。

    曹婆婆也没听出声音来,不过已经站起来拿了一张小椅子等着,看到进来一个穿着体面的中老年妇女,热络的招呼人坐。

    “曹婆婆您哪比我年长,您坐,大闺女也不用招呼我,你忙。”

    扒婶进了曹家的伙房,看到小乐乐说的对象,笑得更开心,目光望向一边,看到小小的伢崽,忙笑:“这个小的伢崽想来就是曹婆婆得小孙女,这两伢崽长得周正,又乖又巧,曹婆婆有福气。”

    曹婆婆笑着说‘过奖’,接过客人递来的东西,先请人坐了,再打开袋子开了一眼东西。

    稍稍看两眼,看到某些东西,心里有数,将袋子交给孙女提一边放着,自己坐下陪客人说话。

    “曹婆婆,我是梅子井村的,我男人姓周,说大名想必没人记得,我男人外号周扒皮。”

    扒婶猜到曹婆婆想不起自己是谁,自己开门见山的介绍一下自己,当曹婆婆的女儿递来一杯凉开水,接过来喝了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