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四章 三个臭皮匠

    曹婆婆的孙女就是李女士的孩子。

    四年前,李女士在医院生二胎时,她的大姑娘12岁,那时候的她做事总缩手缩脚,胆子也比较小,还很自卑,都不怎么敢抬头看人,四年过去,小伢崽长高了一大截,足足有一米六三。

    有道是“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梅花需经苦寒才更灿烂,人需一番波折才成熟坚强。

    大约正因经历过那场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的变故,李女士的大姑娘心志更成熟,人也变了,再不复以前的怯懦胆小,她的眼神坚定,眼中有光。

    女伢崽着穿着半旧的t恤和牛仔裤,扎着马尾,清爽干净,看人时眼神也不再小心翼翼,不再躲躲闪闪,表现得大大方方。

    “四年不见,长高了很多啊,你妈妈说你拜了曹婆婆家的香火,有没改名?”李女士前任丈夫姓张,她大姑娘以前叫张英媛。

    “乐姐姐,我改了姓名,现在叫曹清月。”曹清月笑得眼睛上扬:“这是奶奶给我取的名字,我妹妹叫曹冰月。”

    “这个名字好,清风朗朗,高洁如天上明月,你妹妹是冰月,古诗说‘一片冰心在玉壶’,代表着守志如玉,你们姐妹的名字喻意冰清玉洁,曹婆婆取名取得好,即好听又意义深远。”

    “乐姑娘过奖了,我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哪懂什么,也就是我孙女来我家那天晚上的月亮非常亮,第二天的早上有清风吹送,天空也干干净净的,让人心头舒服,我就给她取了月亮和清风两样中的一个字做名字。”

    曹婆婆被夸得不好意思,坐下,招呼乐姑娘和邻居们吃西瓜,西瓜是她自家种的,种得少,目前才成熟一二个,摘回来自己吃。

    曹清月给每人递了西瓜,放下盘子,又去抱来在一旁玩耍的妹妹,帮洗干净小爪子,再带到乐家姐姐面前,向妹妹介绍:“冰月,这个美丽的小姐姐就是乐姐姐,你出生的时候妈妈差点难产,身体非常虚弱,多亏有乐姐姐帮助妈妈,妈妈才能平安健康,我们有妈妈保护才能活到遇到奶奶的那天,才有现在。”

    曹冰月比乐善小几天出生,因她妈妈没能坐个像样的月子,营养跟不上,后来她妈妈流落街头,更加不要说营养了,她在婴儿时期没有得到最好的照顾,所以长得比同龄的孩子瘦弱矮小一些。

    不过,成了曹婆婆的孙女,条件得到改善,养了两年身体也有起色,也正在朝良好方向发展,再过几年就能追上同龄孩子的成长速度。

    小伢崽小归小,却是极为懂事,听说美丽漂亮的小姐姐就是妈妈和姐姐说的那个大恩人,冲着人甜甜的笑:“乐姐姐好!妈妈和姐姐说过你,我记得,你和奶奶是好人!”

    当初在医院的一点善意,影响了别人的人生,乐韵也挺开心的,蹲身,往前倾身将小小的伢崽抱起来,捏她的小脸摸头:“曹冰月小伢崽也是个乖孩子!你刚出生时躺在保温箱,我只隔着玻璃看过你,这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呢。

    冰月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孩子,你有世界上最善良的奶奶,最伟大的妈妈,最疼爱你的姐姐,她们保护你爱护你,让你健康成长。

    小冰月你也得努力哦,自己吃饭自己学着洗衣服,自己的事要自己做,要学着帮大人做家务,等长大了有出息,和你姐姐一起孝敬你妈妈和奶奶,让奶奶和妈妈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

    小冰月现在会做什么事?自己会洗脸吗?”

    小伢崽频频点头,眼睛一闪一闪的,自己数自己会做的事:“乐姐姐,我会,我会洗脸脸、洗脚脚穿裤裤……”

    小伢崽有模有样的说自己会什么,说得还是重叠的字,特喜感,老人们听得直乐。

    乐韵也乐,一连串的表扬,问她怎么洗脸,衣服怎么穿。

    曹冰月不仅说,偶尔还会做个动作,还挺像那么回事,她说了一阵,她的小伙伴们叫她,她也呆不住啦。

    没有玩过泥巴的童年是不完美的童年,乐小同学小时也玩过泥巴,自然懂得玩泥巴的妙趣,将小伢崽放下去,让她自己去玩。

    曹冰月开开心心得跑去找小伙伴,又搓起泥巴来。

    妹妹去找小伙伴了,曹清月看到乐姐姐在和老人们拉家常谈得投机,她提乐姐姐的小桶到水井边帮捞水草,网小虾子。

    十字井眼的水非常清澈,井水汩汩的从井底涌上来,柔软的水草轻轻摆动,小虾和小鱼在水草间钻来钻去,或栖息。

    井里的鱼和虾个头仅筷子头那么大,从没有见过长到手指大的鱼。

    曹清月网了一扎水草,网到七八只虾米和三尾小鱼,装在一只袋子里放小桶内,再将水桶里的水也换一遍。

    弄好了,再提着小桶到柳树下,在旁坐着听老人和乐姐姐聊天。

    与老人聊了一阵,乐韵告辞,谢过帮自己捞鱼和水草的曹清月,拎着小水桶回家。

    曹清月相送,直到乐奶姐不让送了她才站着目送,等到乐姐姐走出卵石小道看不见背影才回家继续做作业。

    曹婆婆与邻居们又聊了一阵,才各回各家准备煮晌午饭。

    乐同学拎着小桶走回城乡公路上,圩也散场,赶圩的基本都走了,许多小商摊也在收摊。

    她拎着小桶和工具,穿过街,沿街旁商铺楼的屋檐下荫凉处走,回到梅村,直奔扒婶家。

    扒婶娘家的侄子喜得大孙子,昨天办酒,她回娘家去喝酒,刚回家不久,听到小乐乐喊,从屋后厨房跑到堂屋。

    “小乐乐,你是想网鱼给乐善养吗?”跑到堂屋,看到小伢崽的小桶,不由得开怀大笑,那么小的鱼网那么小的桶,能装什么哟。

    “我去老井里网了点水草和小虾米做研究。”乐韵看到周天晴在家,拉着扒婶奶奶去周满奶奶家。

    扒婶老奇怪了,还是跟着小乐乐到满嫂子家。

    周满奶奶和老太太逛街回来,她顺路先回家喂鸡鸭、喂猪,刚给鸡鸭喂了食,想热猪食,看到小伢崽拉着周八家的来家,让两人进屋才问啥事。

    到达周满奶奶家,乐韵才开门见山的问扒婶奶奶:“扒婶奶奶,您知道不,俺周伯昨天离婚了。”

    “我听说李小妍昨天去你家偷东西,还摔碎了几百万的玉,你把人给打了一顿,我没听谁说夏龙他离婚了,真离了?”

    扒婶也是回到街上遇到个同村的人,听了一耳朵,都还没来得向妯娌们打探真实情况。

    “离了。那样的人还不离,留着过年啊?你是不知道李家祖孙和小蒙李小妍母女有多不要脸,你昨天要是在场,估计会气炸。”周满奶奶提及李家那仨犹觉气怒难消。

    “小蒙又一味袒护她孩子了是吧,究竟是什么情况?”

    “是啊,平日看着小蒙是个通透的,遇到她女儿的事,她不管对错黑白,只管一味包庇她孩子……”

    周满奶奶本着长话简说的原则,大致上说了昨天的情形。

    扒婶听妯娌说起李家仨人的行为,气得快喷火,姓蒙的什么人啊,她女儿摔了几百万的玉,还好意思用周家媳妇的身份让小乐乐不计较?她脸得多大?

    妯娌俩同仇忾敌,越说越火大,差点就头顶冒烟。

    瞅着两老气呼呼的,乐韵赶紧给顺毛,将两老安抚得心平气和些,笑咪咪地说自己的主意:“满奶奶扒婶奶奶,李家祖孙敢一次一次的搞事,不就是以为周伯再离婚后名声不好,怕离了娶不到婆娘不敢离婚吗?

    为了周伯的幸福,我上午去给周伯相媳妇去了,我想给周伯保个媒,特意找您们商量商量。”

    “啥?你……你相人去了?”周满奶奶差点跳起来,夏龙他昨天刚离婚,小乐乐今天就跑去帮相对象,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反正就是特别震惊,特别意外。

    扒婶的眼睛也瞪成斗鸡眼:“你个豆丁大的孩子就想当媒婆?”别人当媒婆一般给同辈或晚辈做媒,小伢崽倒好,她专给长辈保媒。

    “对啊,我去相过了,我觉得很不错。”乐韵一板一眼的说:“我保媒的这个对象,我凤婶也见过的,有两个女孩,大的今年下半年读高二,小的刚满四岁,我看好这个读高中的伢崽,小的还小,也没有往歪长的趋势。”

    “你看好人家的姑娘?不是看好妈妈?”扒婶眼睛瞪成牛眼,哎妈呀,小乐乐看好人家的大女儿,所以将人拉来配她周伯?

    “乐乐,你说的是谁?”周满奶奶这下好奇得不得了,能得到小乐乐青眼,这可太难得啦。

    “我不仅看好她的大女儿,也看好她本人。”乐韵一本正经的:“这个人选,满奶奶和扒婶不一定见过,应该听闻过与她有关的,她就是上街十字井眼旁以前捡破烂的曹婆婆捡来的女儿。”

    “你说得是十字井眼旁曹婆婆捡来的姑娘和孙女?”

    周满奶奶扒婶惊讶极了,关于曹婆婆捡回母女仨的事,她们也听过,毕竟是那么大的事,乡街上的人基本都知晓,很多人不看好那母女仨,怕是白眼狼,劝曹婆婆小心别被骗光家财。

    “对啊,曹婆婆捡回来的女儿姓李,她生二胎时与我凤婶在同一个病房住过两天,我还给她护理过,后来凤婶出院后我也没再关注,上半年我家插田那段时间我去小学工地突查,有遇到李女士,才知道她现在是曹婆婆的女儿。

    那位女士以前性子软绵懦弱,还真是不顶事的人,经过变故,母为子则刚,现在立起来了,她的大姑娘心性也不错,我在那孩子身上看到了几分我的影子。”

    “这样啊……”周满奶奶似有所思:“感觉,可以,他婶你觉得呢?”

    被满嫂子问到,扒婶想了想,也点头:“我也觉得可以,小乐乐去打了保眼,错不了。”

    “那,要不安排一下?”妯娌俩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眼睛冒光。

    “满嫂子,要不这样,我负责去说媒,你负责跟夏龙说?”扒婶已经跃跃欲试。

    “行啊。”周满奶奶一拍大腿,同意。

    妯娌俩三言两语就拍板定案,在旁的乐小同学瞪着双美人杏眼,就一个大写的“服”,这速度,不服不行。

    “满奶奶,扒婶奶奶,你们是不是再暗中去考察一下?”

    “有你考察过了,我们还考察啥?肥水不流外人田,必须下手趁早。”扒婶一把摸着小伢崽的脑袋,笑得甜蜜蜜:“还是乐乐伢崽最实在,这么快就给乐善务色到新舅妈。

    你现在身份不同,还是别想着去做媒婆,明面上的事让我们来。”

    “感觉您们也了解曹婆婆的女儿的样子?”

    “不了解,但曹婆婆的为人是老少皆知的,我跟你讲,张大家的去年还打过曹婆婆女儿的主意,想说给张科,女方拒绝了。”

    “哦。真巧。”乐韵想捂眼,这事要成了,张科妈估计会恨死周家。

    “噗,要是真成了,张大家的估计会气得一脚蹬天。”

    “气死活该。他婶,我呢等会就去找夏龙,你也准备准备,最好抓紧时间给搞定,好好让李家祖孙瞅瞅夏龙可不是非她家小蒙不可,夏龙前脚离婚后脚就能娶回新媳妇。”

    “对,我也支持满奶奶的想法,最好立即结婚最好,我还在家,我家的客人也还在我家,说不定还能请我家的帅哥们去帮接亲。”

    “让你家的那些帅哥帮接亲,你也不怕气死李家祖孙。”

    “她们搞幺蛾子坏我名声,总得让我报复一下出出气嘛。扒婶去说媒时就说是我保媒,我不方便出面,由您代我去的。”

    “行,择日不如撞日,我下午整点东西,今晚就去曹婆婆家。”扒婶乐滋滋的,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明明白白。

    自己只提个开头,周家的两位长辈将事件给安排得妥妥的,乐韵也不由得再次感慨周满奶奶和扒婶奶奶的速度,她们比她还急心哟。

    都说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果然是有道理得,瞧瞧她们仨,就这么将周伯的终身大事给敲定了,多神速!

    具体事情有两位老人操办,乐小同学不再瞎出主意,嘱咐两老中午去家里吃饭,提着小桶回自家。

    周满奶奶和扒婶也麻利的先去忙自己的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