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二章 晴天劈雷

    周哥开着电三轮车,沿着村道驰行。

    程家兄弟、刘路和张破锣陈大脸骑着车跟在周哥后头,因为车上绑着东西,比较引人注目,很多人看到他们也禁不住好奇地打探情况。

    出了梅村,穿过街道行驶去某个小村的山道,哥们几个特别留心,暗中防着蒙嫂突然跳车。

    为了防止蒙嫂跳车,哥们几个一路暗中轮流换位置,隔一段路换一个人紧跟着周哥,一路交替着当保镖。

    所幸一路无事。

    车队到达小村,哥们几个也暗中松了半口气,当将人送到李婆婆家门口,他们才真正放下心。

    李婆婆带着孙女回到小村,对外只说是想念孙女接回来住几天,李小妍因为脸和手包着纱布,躲在家里没敢出门。

    李小妍白天还好,晚上睡到半夜却做起噩梦来,梦见自己被人瓣断成截,或者被五马分尸。

    她第一次做噩梦时吓得哭醒,被李婆婆哄了一阵又睡着,睡着又做噩梦,再被吓醒。

    她睡着就做恶梦,反反复复的折腾,李婆婆一次一次的哄,最后不敢关灯,开着灯睡。

    祖孙俩折腾半宿,快天亮时又抵不住睏意迷糊过去,一直睡到八点多钟才醒来。

    睡眠不足的李婆婆,喂了乱叫得厉害的鸡鸭,才洗脸做早饭。

    刚做好早饭还没吃呢,听到一阵接一阵的响动,李婆婆到伙房门口看,看到周夏龙和几个人开着车到了门口,整个人都呆了。

    “小周你你是给小妍送东西回来吗?”李婆婆心慌得厉害,周家是要把小妍赶回来吗?

    “李婆婆,当初我从你家接走小蒙,今天我给你送回来了。”周哥将车转弯,停。

    刘路等人也将车掉头,再支好车,解开绑东西的扎带拎袋子送往李家堂屋。

    “?”李婆婆差点站不住 一把扶住门框 颤着声问:“你你们什么意思?”

    刘路几人不说话,也没进李家堂屋 在屋檐下将东西放在堂屋内 将回头提三轮车里的袋子。

    周哥也没回答,开电三辆车的门 将蒙嫂给抱下车,送到屋檐下坐着 再搬东西。

    李小妍在奶奶问是不是给她送东西回来 一下子跳起来,跑到门口探头望,看到梅村的几个人从车上提下来大包小包,有自己的一个行李箱 两条腿都在抖。

    周叔他将自己扫地出门了?!

    看到周叔从车里把妈妈抱出来 再也忍不住,慌得大喊:“妈妈周家是不是不想让你带着我住周家?”

    蒙嫂被周哥抱下车放到屋檐下,背靠墙,呆呆地看着周哥和搬东西的人。

    李婆婆也看到周夏龙抱出小蒙,腿抖得像打摆子 再也挪不动了。

    周哥和哥们将车上的东西全清空,又各骑各的车 周哥开动了车才扭头:“李小妍,我和你妈妈昨天离婚了 这样你们一家人又能在一起团团圆圆,你应该满意了吧 以后好自为之。”

    他说了一句 发动车离开。

    “不 不会的,不会的”李婆婆听到周夏龙说离婚了,头一阵晕,扶着门框坐下去。

    李小妍也惊呆了,冲到妈妈身边,摇着妈妈的肩:“妈,你说话呀,这不是真是不是,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以离婚你离婚了,别人知道我不是乐家表姐,我在学校还怎么活”

    李婆婆被孙女的尖叫声刺激到,几个激灵之后,抖着腿站起来,也跑到屋檐下,责问小蒙:“小蒙,你怎么那么糊涂,怎么可以离婚?你离婚了,别人知道了你不是乐家舅舅的婆娘,会嘲笑小妍,以后小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你快去追周夏龙说不离婚,小蒙,快去追周夏龙”

    被摇了一阵,蒙嫂“哇”哭出声:“不是我要离婚,是周夏龙要离婚”

    “不,不可能的,他怎么敢提离婚?”李婆婆像被敲了一记闷棒,一下子坐下去,喃喃念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周夏龙他怎么敢离婚?他又离婚了,以后有什么脸见人”

    李小妍为什么敢在学校以乐家表姐的身份招摇,为什么敢悄悄跑去乐家偷拍照,敢无视警告的一次一次的惹乐家?

    无非就是因为觉得周夏龙年纪一大把,与前一个老婆离婚,二婚后不敢再离,因为再离他的名声就完了。

    周家为了名声,乐家为了周家的脸面,自然不管李小妍做了什么,都得忍气吞声的忍下去,顶多就口头警告一下。

    祖孙俩敢有恃无恐也是吃定周家不敢离婚,为了脸面只能吃哑巴亏,也因此,哪怕昨天从梅村灰溜溜的回来,祖孙俩也丝毫不担心,认定最多十天半个月李小妍又照样去周家住。

    她们也没把乐家让十年内还钱的话放心上,李小妍的妈只要还是周夏龙媳妇,乐家哪可能真要李小妍还钱,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谁料周家不吃哑巴亏,周夏龙和蒙嫂直接离婚了!

    一夜之间,翻天覆地。

    骤然来的打击比晴天劈雷还凶猛,李婆婆整个人都颤,比打摆子还颤得厉害,连牙齿都在打架,磨得咯咯响。

    李小妍也坐了下去,眼神空洞洞的。

    蒙嫂放声大哭,除了哭,她已经不知道做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

    李婆婆也哭起来,一片哭一边念叨“怎么办怎么会这样”。

    李小妍害怕,哭得更凶,还无意识的藏手。

    一家仨口哭成一团,哭了很久,挨得近的邻居实在受不了,悄悄的到李家门口张望。

    邻居探头探脑地张望,李小妍发现了,大声叫:“看什么看?”

    邻居老太看着李家门内的大包小包以及小蒙,很自然地问:“听说小蒙和梅村小周离婚了?”

    “不,没有,你胡说八道,我妈没有离婚”李小妍像被踩到尾巴,一下子跳起来凶狠的大叫。

    “我遇见了他们,不仅我遇见了,我们村好几个遇见梅村的人,还说了话,”被李小妍凶,邻居老太翻翻眼皮,直言不讳的揭开李小妍的遮羞布:“小周亲口说他和小蒙昨天离了婚,今天送小蒙回来,还听说是因为你手脚不干净”

    “你胡说,你滚你滚”被人说自己手脚不干净,李小妍跳起就去抄东西想砸人。

    “谁胡说了,你手脚本来就不干净,你以前的同学对你那么好,你还偷人家的东西,所以人家都不跟来往,你不仅偷别人的东西,还偷了我孙子一多百块的笔,我给你奶奶说,你奶还帮你说谎说是你妈买给你的。

    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连挨得这么近的邻家的东西也偷,养不熟的白眼狼。

    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你以前偷几十块几百块钱的东西,现在竟然敢偷几百万的东西,胆子真大。

    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这下没偷好了吧,终于被人给扫地出门”

    邻居老太才不怕李小妍,当着李家婆婆和蒙嫂的面说穿李小研是个贼,李小妍没少偷拿她家的东西,李小妍去她家见到她家孙子孙女有什么好东西就会顺走。

    “我没有偷你家的东西,是我捡来的我是捡来的”李小妍被邻家奶奶说自己偷她家的东西,死不承认,慌乱的操起一根竹子就去打人。

    “做了贼还打人,我呸,活该被周家赶回来”邻居老太可不会站着让人打,转身就跑向自家。

    李小妍追了几米远,气得扔掉竹子,冲回家又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我没偷东西”。

    当邻居老太跑来说遇见梅村的人,还说周夏龙亲口说与小蒙离婚了,李婆婆又气又慌,一张脸也变土色,完了完了,小村里的人都知道周夏龙和小蒙离了婚!

    邻居老人说小妍偷同学的东西,偷邻居的东西,蒙嫂呆呆地听着,当邻居走了,她像被抽干力气和血液,栽坐在屋檐下的地面上,发不出一点声音。

    邻居当面说小妍偷东西,李婆婆慌得心尖都在颤,试了几次才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去哄自己的孙女。

    李婆婆哄了半天才把孙女哄好,整个人也快虚脱了,坐在屋里冷汗直流。

    蒙嫂呆呆的瘫坐很久很久,哆哆嗦嗦地爬起来,机械式的将行李物品搬回房间,然后无力的躺下去。

    李婆婆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她觉得肯定是在做梦,等明天就好了。

    当觉得饿的时候,本能得去弄吃的,吃了东西,这里一钻那里一钻,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自家乱转。

    周哥和哥们离开李家,在路上遇到好几个像是听到声音跑路边张望的小村村民,他们减速慢行免得吓到人,当村民问他有什么事回小村,周哥实话实说。

    周哥原本以为他说李小妍手脚不干净,村民会不相信,有可能会说他瞎说,谁知结果大出意料村民竟然不意外,反而说“哎,那么贵的东西也敢偷,胆子越来越大了。”。

    周哥与哥们也没有仔细问李小妍以前是不是偷过东西,与村民说了几句就走,在山岭间的路上也有遇到几人,但凡别人问他干什么事,他也没隐瞒与蒙嫂离婚的事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