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一章 良言(2更

    燕行柳向阳没有随学霸们一起去疯玩,为的就是随时听小萝莉的差谴,当没其他人在场,谈正事。

    柳向阳把电脑打开,将e省那些需要治疗的军士或军人家属名册表和每个人的资料给小萝莉过目。

    后勤部统计出来的e省的名册共有七十几个,他们审核调查后剔除了与拾市黄家沾亲带故的十几号人,再从中筛选出属于医院无法医治的病患,共有十九个。

    燕吃货偶尔不太靠谱,在正经大事上还是没掉什么链子,柳帅哥也擅长调查,乐小同学相信经他俩核查过的病人资料基本不会错,看过名册和资料,交给他们通知那十九人准备到房县县医院报道。

    她定的时间是让人在8号前到医院,她9号去医院看诊、做针灸。

    怎么通知病人不需自己操心,乐小同学再看七一节期间登记的那些当时没及时做针灸治疗的人员名册。

    上次记录的病患者中的重病号,一家酒店有九十四个,一家一百零三,共一百九十七个患重大疾病的老功勋或家属。

    乐小同学看记录,一百多号人全记录在册,没谁出意外。

    虽然吧,她去免费看诊的行动也是遭人利用,让她心情不爽,但那一拨病患者基本可以说是无辜的,她也不会迁怒无辜。

    看过帅哥们整理出来的登记名单,小萝莉拿过打印出来的名册,取笔在分成组的小组别之后做标注,写明安排入院的顺序和时间。

    小萝莉没有吹胡子瞪眼的再拿七一的事说事,燕行柳向阳松了口气,等她做了标注,立即再次整理名册,再将又添加些标准的名单发给后勤部门,让负责人员着手安排。

    小萝莉预排9号开始看诊,当天2号,距她去看诊还有6天,有将近一周的时间做准备或行程,足够那些分布于全国各地的病患者赶往房县。

    通知病患者的事是后勤部门的工作人员的活,燕少柳少先给房县的医院和县医疗管理机构去个电话,提前给他们说上级会在这两天委派他们收治某些特殊病患者的任务,让他们做好准备。

    房县医院和县医疗管理机构得到提示,立即就忙起来,开会研讨怎么协助工作,安排病房和医务人员等等。

    谈完出诊、免费治疗的正经大事,乐小同学便着手明天给弟弟的课程,等到傍晚时分,当贺小八和表叔与学霸、熊孩子们归来,再去给吃货做吃的。

    贺小八、陈捷与小青年们外出捉鱼捞虾?收获颇丰?整了小半桶鱼虾,足足有七斤?还是挑选干净后过称的重量。

    学霸们嚷嚷着想吃油炸鱼虾团子。

    小萝莉满足他们的愿意?配制好酸汁腌鱼虾,再调粉糊糊?有空的时候,看到贺家小八帅哥?调侃他:“贺小八大叔?你的红包是不是准备齐了?所以有时间来我家度假?”

    “嗷,小美女,求别提红包,”贺小八像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苦着一张俊脸:“我一直在努力的上班想充实腰包?奈何有心没力,我一连加好久的班了,加班加得我眼睛看什么都是绿的,为了我的健康,我给自己放个假?来小美女家先补充点营养,先打好基础?下半年就算天天吃土时也能熬得住。”

    柳向阳在旁呵呵大笑。

    贺小八帅哥提到红包就跳脚,乐小同学顿觉欢乐了?笑咪咪地问柳帅哥:“柳哥,看你笑得那么开心?你是万事俱备了?”

    “不?我没有?”柳向阳耸肩:“虽然吧我也没筹备足,但是不妨碍我开心开心。”

    “小乐乐,贺家帅哥和柳少准备红包做什么?”小团子笑得眉眼飞扬,美少年揉揉小可爱的小脸蛋,问原因。

    “贺小八帅哥的哥哥弟弟妹妹去年不是有好几个结婚吗,有几个有喜,今年下半年贺家将迎来添丁盛事,贺小八是伯父叔父,他肯定要准备红包,柳哥他是燕帅哥的兄弟,他自然也要准备一份见面礼的。”

    “哦,那你怎么没问燕少有没准备红包?”

    “不用问,燕帅哥他是富二代,他人傻钱多。”

    “小萝莉,我不傻,钱也没你多。”又被说人傻钱多,燕行也苦了脸,比起拔根毫毛比他腰还粗的小萝莉那种大地主,他顶多算个富农。

    “小龙宝,你是真的傻。”贺小八怜爱的摸摸弟弟的后脑勺,小医生说他傻,他顶嘴不是更傻?就小龙宝他那憨憨他能说得过小美女小医生才怪。

    “我明明不傻。”燕行小声嘀咕。

    美少年瞅着贺家兄弟乐:“幸好我在y国,要不然,就凭我和贺小十五贺小十六的交情,贺小十五贺小十六给侄子们包红包掏空了家底,肯定会跑我那儿蹭饭,我们处在不同的洲,中间隔着千山万水,他们哥俩没法找我救济。”

    “博哥,求别断路啊,你可以银行转帐接济我们是不是。”贺小十五一副“我穷”的表情:“我计算过,我攒几年的奖学金都不太够红包份子,我不得不省吃俭用,你瞅瞅,我节衣缩食的过了几个月,现在是不是瘦了一圈?”

    “没有,贺小十五你比我上次见你时胖了,重了大约一斤零八两左右。”乐韵不厚道的揭短。

    美少年、萧少李少笑得捂眼。

    “这这这,这个一定是因为m国的饮食方式问题,m国吃面包吃麦当劳,都是油炸食品,热量太高,我这是因为水土不服,虚胖。”

    “你说为什么别人没胖,就你胖了?你水土不服,我就服你。”李少拍拍贺小十五的肩膀,笑得想揉肚子。

    “李少,我下半年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幸好还有你也在m国,到时我去找你接济一下我。”

    “不,不要找我,我跟你不熟哈。”

    “这是什么塑料兄弟……”

    学霸们在南楼嘻嘻哈哈闹成一团,老爷子老太太们在北楼淡定的喝着茶,聊着天。

    周奶奶从小乐乐那知晓夏龙和小蒙去离婚了,傍晚回家喂了家畜,也煮好饭菜,自己再去乐家。

    周天明与学霸青年们一起玩,也没回家吃饭。

    因为要临时炸鱼虾团子,乐家的晚饭也推迟到一个来钟,将近七点半才摆饭,在北楼堂屋吃饭,一共五桌。

    乐家的晚饭开吃不到几分钟,周哥和蒙嫂也终于回到梅村,夫妻俩在村办楼的地坪下车步行回家,一路无话。

    乐小同学察觉周伯回村,暗中听动静。

    周哥回到家,看到家里没开灯也没觉意外,推开大门进家,先进厨房查看,看到做好的饭菜,热一热菜,叫蒙嫂吃饭。

    蒙嫂去时流泪,回来的路同样哭了一回又一回,眼睛肿成核桃,她根本没胃口,可因为中午没吃饭肚子空空的,默默坐下扒饭。

    她没吃出什么味道,和着眼泪吃了一碗饭再也吃不下去。

    周哥自己吃得香,吃饱了自己收拾碗筷,看着坐着流眼泪的蒙嫂,心情仍然毫无波动:“等会你帮李小妍收拾一下行李,我明早送你回去。”

    “老周,”蒙嫂嗓子都哑了,哭着问:“小妍如果改好了,我们……能复婚吗?”

    “不能,”周哥没有半点犹豫的拒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有那样的女儿,我后半辈子宁愿打光棍也不会再跟你复婚。”

    “呜—”蒙嫂呜呜大哭。

    “我去帮你收拾东西。”周哥没有安慰,去下屋开了房门,先给自己的几个哥们打电话,请哥们明天告假,帮忙和他一起把蒙嫂送回她前婆婆家。

    程有德、程有良、刘路、张破锣和陈大脸听说周哥与蒙嫂离婚了,差点以为听错了,先答应下来,再打电话给乐清或周秋凤打探真假。

    哥们几个的电话先后打进,乐爸周秋凤大致上说了上午发生什么事,致于娘家哥哥与蒙嫂有没成功离婚,他们还不知道。

    但,两口子也知竟然哥哥打电话给哥们说叫他们明早帮忙送蒙嫂回小村,想必离了。

    周奶奶从姑娘那里听到儿子应该离婚了,大大的松口气,离了好啊,离了,与李家仨口再没亲戚关系,大家都好。

    程家兄弟、刘路张破锣陈大脸打探到消息,忍不住与自家人说,程五、张三奶奶并不意外,他们上午听到乐家那边有吵闹声,悄悄去张望过。

    当然,他们都没露面,为的是怕跑去看热闹,被周家人知晓他们知道周家媳妇丢脸的事,以后难免尴尬。

    与自家人议论过周哥与蒙嫂的事儿,程有德程有良、张破锣和刘路陈大脸又互相通电话讨论一番,约好明天几点去周哥家,先给摩托车加好油,做好准备。

    乐爸吃完饭,也给两辆三轮车充电。

    周哥打完电话,翻箱倒柜,将蒙嫂赔嫁来的东西找出来,打包。

    蒙嫂因为周哥的话而哭得山崩地裂,哭了不知多久,眼泪又一次流干,她呆呆的坐了很久,去洗把脸,回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回到卧室,发现周哥把她的东西基本上全找出来打点整齐,连席子都没落掉,忍不住又一次悲从心来。

    嫁来周家那天的情形历历在目,谁知才七个月,夫妻感情破裂,劳燕分飞。

    蒙嫂知道源头出在女儿小妍身上,可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哪里舍得怨恨自己的孩子。

    离婚了,周家不再是自己的家。

    就算舍不得周家,蒙嫂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留下来,抹着眼泪上楼,到女儿房间帮收拾物品。

    周哥将蒙嫂的东西找出来打点整齐,也上楼帮忙,将李小妍的物品全装起来,检查过没落下什么,再拎袋子下楼。

    周哥没去乐家,也没去和蒙嫂住的房间睡,他晚上在以前与刘桐住的房间打地铺睡。

    蒙嫂一个人守着空空的房间,愣愣地发呆,她听到周奶奶和周天明回家的声音,听到周奶奶偶尔发出的打鼼声。

    她坐了半宿,后半夜时迷糊了一阵,到鸡叫时分又醒来,再也睡不着,眼睁睁的坐到天亮。

    周奶奶早起,与儿子一起做顿早饭,喊蒙嫂吃散伙饭。

    蒙嫂顶着红肿的眼睛,哭着吃了几口散伙饭。

    早饭还没吃完,周哥的哥们报道,几个哥们也不废话,到乐家开来电三轮车装行李,将蒙嫂的物品全装车或者绑摩托车上。

    行李绑好,周哥将蒙嫂私人的背包给她,走出大门,当着哥们的面递给她一扎钞票:“我们有婚前协议,离婚时财产按婚前协议处理,也没其他问题,在工地上做工的工钱,你的钱也在你的银行卡里,周家没用你的钱。

    因为插田和双抢时间你在周家做活,耽误过几天工,我补偿你二万块,算是给你帮周家做活的工钱,这一笔钱也写在离婚协议里。

    我帮你请了三天假,你要是心情平复了,明天去上工也行。你放心,我明天上工会与工头说一下请他把我调去其他组,这样大家都好。”

    蒙嫂呆呆得看着周哥,眼角又滚出大颗大颗的眼泪。

    她不接钱,周哥将她背的包包拉开拉链,将钱塞进去,再将蒙嫂送上电三轮车,自己当司机。

    周天明看到爸爸准备出发,说了一句:“蒙姨,其实,我去旅游买礼物时但凡我奶奶和我爸有的,你和李小妍也有一份,后来知道李小妍和李婆婆背后说我奶奶虐待你们,我便没给你们礼物,我不想把钱花在白眼狼身上。

    我有把你和李小妍当家人,可你和李小妍呢,你们母女有把我们周家人当自己人吗?我的话说完了。”

    周奶奶终究心软,说了一句肺腑之言:“小蒙,你疼你女儿,舍不得骂舍不得打,她犯了错你也包庇她,不让她承担做错事要受的后果,反而给她找理由开脱,你这样不是爱她,是在害她。

    你女儿会做贼,有一半原因是被你们惯出来的,你再不纠正你自己的思想,不把你女儿从歪道上掰回来,你女儿成不了大器,恐怕还会犯更大的错。

    我言尽于止,你好自为之吧。”

    周奶奶规劝了一番,便再不说什么话。

    蒙嫂扭过头,愣愣地看着周家祖孙,当车子开动,周家祖孙的脸越来越模糊,开出老远,她才慢慢扭回头,脑子里也变得空荡荡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