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六九章 又离了(2更

    男士们去当搬运工,晁老太太王师母拉着周奶奶周满奶奶武老太和周微帮忙整理冰箱房。

    周奶奶心里堵得慌,郁郁不乐,自然也不愿回家。

    男男女女们又去忙活,周哥跑到萧家哥儿身边,低声打商量:“萧家小哥,耽误你点时间,能不能又麻烦你给我起草份离婚协议?”

    与萧少一起走的贺家兄弟、李少,以及抱着小乐善的美少年一齐停下脚步,一致瞅着周哥。

    “周叔,您,决定了?”萧少并不觉奇怪。

    “嗯,决定了,所谓一事不烦二主,以前的离婚协议和再婚协议都是请你写的,这次还是麻烦你。”

    “行,我马上去写,写好发给周叔。”萧少愉快的接受委托,问了有没什么特殊要求,转身就回小乐乐家的南楼,回客房开电脑写协议。

    周哥也先去帮妹夫家搬东西。

    其他人干活去了,燕行等在路旁,等到柳某人过来,两人走向看热闹的路人。

    仨路人看到两个俊美的青年走来,也猜得到原因,主动说明自己没有拍照,也不会乱说话,还主动将手机拿出给帅哥检查。

    燕行并没有检查村民的手机,笑容浅浅的:“我们也知道老乡没有拍视频,过来就是想说一声,某个人偷东西是事实,没啥可隐瞒的,就是小同学为保护财产气怒之下动武的画面,你们与人闲聊时简略一二,三言两语说说就行,别说得太详细,以免给你们自己带来麻烦。”

    “明白明白。”村民们表示懂了。

    他们围观时也确实没拍视频,燕大少柳大少也没再说什么,交待了一句,也赶忙去搬货。

    李小妍从村道上跑进周家,腿还在哆嗦,她也没敢停,爬上三楼,到房间外才像泄气的皮球蔫了一样的瘫坐下去,也顾不得痛,大口大口的呼吸。

    李婆婆没管小蒙,追着孙女跑回周家,也急急忙忙地爬楼,当她气喘吁吁地爬到三楼,看到孙女白着一张脸,心疼肝疼的疼。

    李婆婆跑过去,搂着孙女哄:“没事了没事了,小妍没事了啊,莫怕,有奶奶陪着你……”

    李小妍余惊未消,软得没力气。

    李婆婆搂着孙女哄了好一阵,等喘过气儿来,立即催:“小妍,快拾掇拾掇,我们立即回家。”

    “奶,我……我……我……”李小妍不想离开周家,如果灰溜溜的走了,被人知道她被乐家周家嫌弃了,她在学校还怎么见人。

    只要还在梅村周家,说明别人说得话不可信。

    “你傻啊,你妈还在周家啊,我们再不回去,周家母子一定会赶我们,我们自己回去,等风头过了你再回来。”李婆婆催着孙女。

    李小妍听了奶奶的话,开房门,进屋收拾好几套衣服和作业书籍装了两个背包,和奶奶下楼。

    祖孙俩下到一楼,看到周家没人,李婆婆跑到门口张望,发现村道上只有在找碎片的几个小青年,还有小蒙坐地上,并没有其他人关注周家这边。

    李婆婆拉着孙女,出了周家,朝村后小跑,跑到一条岔道口,绕路出村。

    出了梅村,李婆婆看到孙女的脸肿得老大,还有一片一片的血污,也反应过来孙女脸受伤,先去乡卫生院。

    乡卫生院的医护人员看到某个女生脸肿得像馒头,也吓了一大跳,给清创,再上药,也给女生的手和膝盖做清创工作。

    李小妍的手被包扎起来,脸上涂了药也用纱布覆盖防尘。

    那么一包扎,也让人认不出她是谁,

    李婆婆带着包好药的孙女,打个电三轮车回小村。

    毋少等人帮小萝莉找玉器碎片,谁也没理蒙女士。

    当李家祖孙偷偷摸摸离开时,青年们都知晓,假装没看见。

    乐小同学有双火眼金睛,找东西快,很快就将碎片找齐,用一块帕子包起来,带回家先放二楼书柜内,先去处理行李物品。

    因飞机上的物品还没搬完,宣少华少与任少等人也去当跑腿工。

    周家老叔的离婚协议再婚协议都是出自自己之手,对于第二份离婚协议也不是什么问题,萧少很快就拟好协议,抱着电脑到北楼,给周叔看。

    周天明也在场,知道老爸准备与蒙嫂离婚,不反对也不支持。

    周哥看了离婚协议觉得非常合理,等萧少发一份给自己,他直接往家走。

    蒙嫂坐在太阳底下,哪怕8月的太阳很热,她心里也是冷嗖嗖的,哭得已经没有眼泪,只是没有力气动。

    当一双鞋出现在眼前,蒙嫂才怔怔的抬头,看到是周夏龙,干涸的眼里又一片湿气。

    看着哭肿双眼的蒙嫂,周哥心中毫无波澜:“蒙丽丽,起来回周家换身衣服,我们去县里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老周……”听到周哥说出离婚的话,蒙嫂酸从心来,又哭出声来:“老周,能不能再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管教好小妍的,这次小妍她受到教训了,能不能……能不再给她一次机会?”

    “蒙丽丽,你摸着心口说,我周家有哪里亏待了李小妍?我们给她的机会还少吗?她呢,哪一次有当回事?”

    自知晓蒙嫂在女儿的事上一向是没任何原则的,她能说出那样的话,周哥并不觉意外:“你女儿是不可能改好的,她今天敢偷几百万的东西,估计下次偷几千万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我周家是普通农户,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供得起你这样的女儿,你愿意对你做贼的女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却不能容忍有那一个人在我家败坏我家的名声。

    你现在不愿意去离婚也行,我自己到县城找律师,再去法院起诉。我们到法庭上再理论谁是谁非。”

    周哥执意离婚,甚至宁愿打官司也要离婚,蒙嫂捂住脸“呜呜”哭。

    “那我们法院见,到时你也别说我周家心狠,到了对簿公堂的那天,你女儿在乐家偷东西的事被抖出来,她做贼的监控视频被公布,会产生什么影响,那也是你们母女俩自己选择的路。”

    周哥冷声抛下句,越过蒙嫂,回到自家找衣服洗浴。

    蒙嫂听到周哥说对簿公堂和女儿在乐家偷东西的事曝光会产生什么影响,一阵寒气从后脊骨里冒出,直冲天灵盖。

    如果周夏龙真的起诉离婚,到时离婚的原因肯定瞒不住,小妍偷东西的监控曝光,她在拾市还怎么呆得下去?

    她不想离婚,可是,她赌不起。

    蒙嫂抹了把眼泪,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回周家,回房间找衣服。

    周哥冲凉,焕然一新出来看到蒙嫂,也没问考虑得怎么样了,自己找证件和物品往一只包里装。

    蒙嫂怕周哥去法院起诉最后闹得满城风雨,让他等她收拾一下,再一起去县城民政局。

    周哥找齐两人的证件,放在背包里,到上屋坐等。

    说出同意离婚的话,蒙嫂心头一阵揪痛,含着眼泪找出干净衣服,去卫生间冲了个凉洗净汗水,却怎么也洗不去心中的酸楚和失落。

    她洗涮一新,眼睛红肿,看到周哥时忍不住想哭,而周哥根本不愿再多说半句话,直接锁门离家。

    蒙嫂低着头,跟着周夏龙走出梅子村,一路走一路掉眼泪,坐上周哥包的车去县城的路上也哭了一次又一次。

    见识了蒙嫂对李小妍的溺爱态度,周哥寒了心,没有半丝心软,在县城民城局附近找复印店照了相,打印协议。

    蒙嫂没有看离婚协议,抖着手签字。

    两人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儿,再一起去民政局的窗口办理手续。

    有道是劝和不劝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自然给予调解,做男女双方的工作,劝慎重。

    蒙嫂不愿意离婚,自然希望不离,周哥铁了心,无论工作人员怎么劝,就一句话,“三观不和,教育理念不和”,因男女双方都有孩子,无法再共同生活,坚持离婚。

    工作人员劝了长达一个来钟,男方愣是不松口,坚持、且无比坚定的要求离婚,工作人员也拗不过当事人的坚持,依规定给办理离婚证。

    第二次将结婚证本本换成离婚证本本,周哥波澜不惊,当走出民政局,也真正的松了口气,可算甩掉李家祖孙那个大麻烦了啊!

    他心里踏实了,走路也轻松,在路过银行自动柜员机时取了一笔现金,再与送自己来县城的车主联系。

    从九稻到达县城时已经二点多钟,在民政局里被调解人员做工作做了很久,将近四点才办完离婚手续。

    因为还要回九稻,周哥与包了车的车主碰头,与蒙嫂仍然坐车主的车回九稻。

    周哥还在回乡得路上,付园长接到了付家那位在民政上班的同族电话,他听说周夏龙又离婚了,当时不相信,直到确认是周夏龙坚持要求离婚的,他才相信。

    他觉得吧,但凡不傻,女方都不会提离婚,但若是男方提出来的离婚,那就难说了。

    尤其付家人说男方坚持离婚是因为双方三观不和,对子女的教育观念不和,付园长便明白男方为什么要离婚,应该与女方的女儿在学校搞事情有关。

    周夏龙又离了,那他家堂妹是不是还有机会争取一下?

    付园长有些心动,暗戳戳的决定过几天找人去探探周家人的口风。

    8。手机版阅读网址: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