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六八章 武力震慑

    被用鞋子底抵着下巴,蒙嫂终于偿到了什么叫“耻辱”,什么叫“没脸”。

    这才是真正的没脸!

    以前乐家姑娘不给情面的呛人,那都不是事,这才是真正的不给脸!

    当着那么多的人,乐家姑娘踩着她脸,若传出去,莫说在梅村,只怕在整个九稻也没她的立足之地。

    她以为乐家姑娘是周家人看着长大的,就算看在周家人份上,无论如何也不会不给周家媳妇的面子,为了面子,乐家姑娘再气也不会真把她和小妍怎么样。

    是她猜错了。

    蒙嫂的眼泪像喷泉一样的涌了出了,呜咽难成声:“乐……姑娘,是我不……识好歹……我不求你原谅我,求你再给小妍一次机会……”

    “你耳朵不好使是吧?”乐韵动动脚:“姑奶奶说了今天天皇老子来讲情也不管用,你以为你比天皇老子还厉害?

    老娘给你脸,人前叫你一声婶,让我弟弟叫你一声舅妈,给足你脸面,你们母女祖孙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一个比一个会蹬鼻子上脸。

    你们是不是忘了姑奶奶十四岁以前是什么脾气?

    这几年老娘在外的日子多,没在家乡跟人动手,你们以为老娘是没牙的老虎,或者以为变成了一只病猫,所以你们胆儿肥了,一个两个的都跑老娘面前来捋虎须,还敢老虎嘴里拔牙?

    姑奶奶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莫说这才过五年,就是再过五十年五百年五千年,老娘还是那个乐韵,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恩怨分明。

    你跟我之间没恩义没情份,老娘凭什么要迁就你们母女?

    你女儿的爸爸死得早,又不是我造成的,你自己惯坏了你女儿把她惯成贼,凭什么要我来为你们的过错买单,要我对你们忍气吞声?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女儿自己做贼?自己手贱摔坏东西,我要求她照价赔偿天经地义。

    你女儿摔坏四百多万的东西?你想让我吃这个闷亏?姑奶奶告诉你?门都没有!

    还是那句话,要么赔?要么就叫你女儿坐牢或剁手。”

    乐家姑娘软硬不吃,蒙嫂在精神和身体双重受打击之下?崩溃了?呜呜咽咽的痛哭。

    妈妈来求乐某人,某人的脚终于从自己脸上挪开,李小妍第一反应就是摸脸,摸到了糊糊的一片。

    一碰脸?脸和手钻疼钻疼的?看手,发现手掌和手背都被擦破皮,还在流血。

    李小妍哭着爬起来,想站起来,膝盖像刀割似的?腿也麻木了。

    她一时站不起来,听到妈妈和乐某人说话?望过去看到乐某人踩着妈妈,惊恐得瞪圆了眼?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听到乐韵斥骂妈妈,直到听说要她坐牢和剁手的话?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把手举到眼前看。

    想到剁手?手一阵阵的发抖。

    她不想失去双手!

    惊恐交加,李小妍爬着站起来朝着周家跑,她的膝盖跑一下痛得要命,她也顾不得,踉踉跄跄的跑。

    “小美女,小偷又想逃。”宣少看热闹不嫌事大,好心提醒。

    乐韵知道李小妍坐起来站起来的一系动作,并不急,等李家女跑出几米远,宣少提醒时才收回贵脚,轻移莲步。

    说是‘莲步轻移’,其实是快如风,像微风拂过,一下子就跑到李家姑娘面前,笑咪咪地等着李家女。

    冲向周家的李小妍,猛然看到乐韵的脸,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啊”尖叫着,两腿一软,又栽坐下去。

    宣少与众美少年面面相觑,那谁也太不经事了吧?

    蒙嫂听到尖叫声,顾不得浑身疼痛一骨碌爬起来,看到女儿坐在地上,乐家姑娘站着,人又蹲下去,呜呜哭。

    李家女自己摔个屁股蹲,乐韵轻如闲云似的往前一步,到李家女面前蹲下身,用扇子挑起女生的下巴:“自己说,还钱,坐牢,剁手,选哪条?”

    “……不……不要……”李小妍惊恐地把手藏到背后,好像那样就安全了。

    乐韵放开李家女的下巴,一手抓住李家女的左手臂一扭将她的手臂给扭过来,将套在手腕的手机给摘下来:“你去楼上拍了照片,现在是你自己伸出手指来解开指纹锁,还是要我用武力你才配合?”

    自己的手机被拿走,李小妍瑟瑟发抖。

    “你在学校做了什么,在论坛上发了什么,你开了几个小号,我全知道。”乐韵按手机的一个健,手机亮屏,因为屏被摔碎,非常花。

    她将手机背面给李家女。

    李小妍咬着唇,拼命的藏手。

    乐韵没耐心,当屏又黑了,一把抓过李小妍的右手,一脚踩住,再摁亮机屏,抓起李家女的爪子,将一根手指摁在手机后置相机孔眼上。

    乐家某人准确无比的抓着自己设置指纹的手指摁了上去,李小妍连连尖叫:“不……不要碰我的手机……”

    她在挣扎,指纹也不对,没解开屏锁。

    乐小同学可不是温柔的主,抓着某人的手用力一扭,卡吧一下将人的手肘整脱臼,也不管她发出杀猪似的惨叫,拿着手指解锁。

    摁了两下,手机锁被解开。

    乐小同学划开手机,找到图片标志,点开看,喊:“柳哥,你又该干活了。”

    “好咧。”早就等着表现的柳向阳,飞奔到小萝莉身边,将自己背着的电脑包解下来,抱出电脑和数据线,开机,将小萝莉手里的破手机与电脑连接。

    太阳有点大,电脑反光,比较刺眼。

    对乐小同学来说影响不大,她看着柳大帅哥手指飞快的敲击了一顿,把手机上的数据备份一份到电脑里。

    当柳少拔掉数据线,乐韵慢条斯理的从衣襟里掏出一副白色手套套好,先卡吧一声帮李家女把手肘整回去,再拿起手机,当着她的面把手机从手机套里拆出来,再用力掰。

    手机被的掰得“嚓嚓吧吧”的响,然后被掰断成几截,不能断的零件也被扭曲。

    李小妍吓得手脚僵硬,几乎不敢呼吸。

    “我……我滴个祖宗,别人胸口碎大石,你徒手就把手机给掰断了?”柳向阳也吓了一跳,露出见鬼似的表情。

    “这种玩意儿,垃圾得很,”乐韵慢悠悠的掰着几块比较大的零件,平静地问:“李小妍,你觉得是你的骨头硬是还手机硬?”

    小姑娘一样一样的掰着东西,那些金属零件不是被折断就是给扭坏,但凡经过她的手,没有一块零件是完好的。

    柳向阳默默的拍拍心口,收拾好电脑,赶紧撤。

    乐某人掰零件的动作太凶残,李小妍连哭都不敢哭,惊恐地叫:“我赔钱,我赔钱……呜,我赔钱……”

    “有些人天生犯贱,不见棺材不掉泪。”乐韵慢吞吞地掰零件,眼睛看着李家女:“既然你亲口许诺赔钱,那行,老娘也不是不讲道理的,我保留起诉权,手也暂时给你留着,给你十年时间,利息按银行的利息算,随你月付年付,或者分批付,一次性付也行。

    如果十年后你还没还清欠的钱,那时谁也保不住你的手,你也可以躲去其他地方,只要你能确保永远不可能被我找到。

    而不可能被我找到的地方只一个-那就是阴曹地府。只要你还活在地球上,我自有办法找得到你。

    你欠的钱,除非你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就死了,你奶奶你妈妈也全死了,你李家没有直系血亲后代,那就算了,但凡有你们三人血缘的后代存在,钱一分都不能少。”

    乐某人明明像个小孩子,却比鬼还可怕,李小妍缩成一团以减少存在感,她怕遭到手机零件一样的下场,根本不敢说“不”,只一个劲儿的点头。

    李家女吓破了胆,乐韵满意了,淡定地扔掉手里掰碎折断成块的手机零件,拍拍小手,望向蒙某人:“李小妍选择赔钱,十年为限,你们好自为之,如果还想来我家搞事情,你们事先准备好棺材再行动。”

    强抑着羞耻感悲痛心情的蒙嫂,听到乐家姑娘的宣布,如抽干了力气,瘫坐于地,哭得肝肠寸断。

    乐某人一转身,李小妍爬起来,不要命的朝周家跑。

    李婆婆看到孙女没事了,也挣脱周家妯娌的手,跑向周家。

    “小萝莉你威武雄壮,气概无双!”

    毋少飞奔着冲到香喷喷的小萝莉身边,张开双臂将人搂住,哎呀哎,搂着个软软的小萝莉就是幸福!

    “毋少,你用的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假小子你莫挨老子,闪远些。”毋少又跑来揩油,乐韵一把将人扒拉开,扔掉,快步走到被摔碎的玉碟子碎片处,蹲身捡碎片。

    吃到一次豆腐,毋少乐滋滋的,也不计较被嫌弃,也跑去帮捡碎片。

    晁二凑到小团子身边在她小脸上啃了一口,笑嘻嘻的逃走。

    任少段少风少王二少万俟大少和宣少华少不说废话,也蹲下身寻找玉器碎片。

    围观得老爷子老太太们也相信小乐乐的战斗力,全没参战,当小家伙一个人以辗压式的方式吊打了蒙嫂和李家女一顿,个个心情愉悦。

    至少小乐乐为什么轻轻松松放过李家女,老人家们一致相信必有她的用意,所以谁也不会多嘴。

    小乐乐解决了李家女的事,老少爷们呼朋引伴,又去直升机上搬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