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六七章 发威(2更

    李小妍被抓着挣不脱,当肚子受到击打痛得又叫起来,可那只是个开始,疼痛一次一次的加重。

    李婆婆看着孙女被打,嘶声哭喊:“小妍,小妍!乐韵你个天杀的竟敢打人,还有没天理王法了……”

    燕行走出人群,走到哭叫着的老妇人面前,声音低沉:“你知道为什么乐韵同学每次回家乡必有保镖跟着吗?”

    一个人站到自己面前,李婆婆抬头,看到青年特别特别好看的脸,认出是某个人的保镖,嚅嚅地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知道原因的,我可以告诉你一点点,上级派保镖跟着乐同学,保护她的安全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处理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我们负责善后。”

    燕行的声音温吞吞的,却也冷得没有温度:“乐同学手里有几种药方是受国家保护的秘方,价值几千个亿,谁去了乐同学的书房偷窃,一旦坐实盗窃秘方的罪名,最轻也得判五年以上,如果真的偷到药方再被抓,要么无期徒刑,要么就是死刑。

    你现在应该庆幸乐同学至今为止只是说李家姑娘偷东西,而没有说怀疑李家姑娘窃取秘方。

    当然,如果小同学说怀疑李姑娘盗窃秘方,那么有理由怀疑你和孙女是受了某些非法组织的指使来乐家偷盗,到时候你和你孙女、蒙女士,三人都得进局子去喝茶。”

    “……”李婆婆张着嘴,脸上的冷汗唰唰的狂流,小妍只是去了乐家二楼,怎么就跟偷药方扯上关系?

    听说偷药方是要坐牢的,吓得肝胆欲裂,胸口急剧的起伏着,腿也软了,几乎要站不住。

    晁老太太王师母瞅瞅燕家小子,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嗯?贺家外孙的威慑力还是比较足的。

    燕吃货在警告某个老作精,乐韵也难得的暗中给他一个赞?那家伙还算机灵?总算干了点像样的事。

    一连给了李小妍几下重击,收回膝头?再送人一脚。

    李小妍飞了出去,飞出去七八米才落地。

    在大伙儿眼中?李家姑娘像破布袋一样飞出去?落地后滚了滚,侧翻向一边,而她刚想翻身,某个小姑娘飞奔着赶至。

    下一刻?吃瓜群众们亲眼见小姑娘一伸脚就把李姑娘给踩得趴地?他们也亲眼见证了“将人的脸摁在地上摩擦”的现场版。

    受了一连串的打击,李小妍只觉全身都是痛,飞出去再落地,摔了个七荤八素,大脑都是空的?半晌回不过神儿来。

    当被人踩得脸紧贴着晒得有发热的水泥地面,腮骨好像要断裂般的痛?她想叫,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嘴里不停的流口水。

    把一只渣渣放翻,乐韵松松脚?鞋底直接跺人脸上?将某人的脸摁在地面上摩擦?终于开始讲道理:“咋样?现在头脑清醒了吗?”

    “呜呜……唔唔……”脸被摁着紧贴地面,李小妍趴卧着,想撑起来却起不来,两手在地面乱抓乱动。

    蒙嫂看着女儿被踩,却无能为力,捂着嘴,哭得眼泪都干了。

    “你一次一次的跑我家来做妖,老娘看在周奶奶周伯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你在学校冒弃我弟弟表姐兴风作浪,我也没去学校打脸,你倒好,胆子越来越大,还变本加厉,蹬鼻子上眼,直接跑我家偷东西。

    做贼被抓现形,还不反省,敢摔老娘的东西,本事没有,脾气倒挺大是吧?砸玉的时候不是很横嘛,再横个给老娘看看?

    你敢摔你家祖姑奶奶的东西,敢在你家姑奶奶面前耍横,你称过有自己有几斤几两吗?

    是不是因为你妈是我弟亲舅的婆娘,你以为把东西摔了就摔了,我不敢把你怎么样?以为老娘不会削你?

    老娘告诉你,不可能!

    现在莫说你妈是周伯的婆娘,哪怕你是周伯的婆娘也不管用,今天就算天皇老子来讲情也没用,该咋的就咋的。

    现在给你三条路,第一是赔一件一模一样的玉器,或者照价赔偿。

    华家估了价,一套五千万,一只碟子单价四百一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块六毛六,你照这个价赔。

    赔不起,第二条路就是去蹲牢房,法律规定你坐几年就几年。不满意前两条路,走第三条路,哪只手偷的东西,哪只手摔坏玉器的,自己剁手。”

    “不……”被摁地上抬不起头,李小妍抽泣着,拼命的想摇头,不要坐牢,不要剁手。

    乐家姑娘在骂小妍,蒙嫂捂着嘴听,当听到乐家姑娘说要小妍赔四百多万,一度绝望,小妍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拿什么赔?

    当听到说赔不起就让小妍去坐牢,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如果去坐几年牢,小妍的一辈子也毁了。

    而当乐姑娘家说赔不起钱又不想会牢就剁手,蒙嫂吓得眼泪都吞了回去,惊恐地望向乐家姑娘,她她……她要小妍剁手?!

    她心里的那根紧绷的弦断了,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冲到乐家姑娘身边,一把抱住乐姑娘的腿,苦苦央求:“乐姑娘,小妍她错了,她不该偷东西,更不该摔坏你的东西,你打也打了,求你再给她一次机会。

    小妍她还在十七岁,不能坐牢,更不能失去双手,要是坐过牢,她一辈子毁了。

    乐姑娘,求你放过我女儿吧,我女儿她没了爸爸,是个可怜的孩子,求你原谅她一次,经过这次教训,她以后肯定不会再犯。

    乐姑娘,你再给小妍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好歹也是周家媳妇,乐善也叫我舅妈,我从来没求你什么,就只求你这次……”

    蒙嫂跑过去抱住乐乐的腿求情,周哥重重的叹口气。

    周奶奶并不意外,需要做什么选择,蒙嫂永远会偏向她女儿。

    周满奶奶差点想骂娘,看到晁老太太王师母一声没吭,也管住了嘴。

    万俟教授气得直捋袖子,去他奶奶个熊,他都想动手了!

    被蒙嫂抱着腿,乐韵静静地听,听她一直装弱,还能耐着性子,当她拿周家媳妇的身份来打人情牌,心头火气,一脚蹬了出去。

    那一蹬,将蒙嫂给蹬飞出去,朝后一摔就给摔个屁股蹲。

    小萝莉一脚蹬飞某个妇女,勾着晁二的毋少,在晃二面前比个剪刀手,吃吃的乐:“耶,小萝莉真a!又a又飒,女中豪杰!”

    “嗯,我家小团子威武无双!”晁二姑娘的脸笑成一朵花:“瞅瞅,那一脚多么的干脆利落!

    讲真,要是换作老子这暴脾气,在那女人扑过去抱腿那刻老娘就把人给送去百里之外了,我家小团子脾气好,能忍那么久。

    不管咋的,反正这结局让人极度舒服就是了。”

    “就是,要是换作老子,老子也早就出脚了。”毋少趴晁二肩头,搂着姑娘的小蛮腰,一脸满足感,嗯嗯,要是香喷喷软萌萌的小萝莉也给人这样抱就好啦。

    毋少不做人,任少段少几个暗中丢了她一个白眼。

    宣少斜眼毋少,暗戳戳的欢喜,那只小魔女终于不巴着他了,他终于不用遭受别人看他们时一副“这怕不是一对基佬”的眼神啦,值得放一串千响的鞭炮庆祝!

    周秋凤听蒙嫂在那吧啦巴啦,差点想冲出去,被乐清给拉住,她狂瞪孩子爸。

    乐爸拉着老婆没放手,小声的说了句“别急,乐乐不是任人拿捏的主儿”。

    被拉着的周秋凤,勉强耐着性子等,直至看到结果只觉爽极了,踢得好啊,对于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货,不用给脸。

    小乐乐一言不合就动武,几个老太太也乐呵了,小乐乐果然还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小乐乐,该用武力解决时不含糊,挺好。

    捋袖子的万俟教授笑咪咪的整理衣衫,嗯,他家小学生不愧是武学子弟,那一脚真漂亮!

    小学生自己能搞定,杀鸡妄用宰牛刀,他老人家就不上场了,要不然别人会说他们以强凌弱,以多欺少。

    万俟教授心情爽了,晁老爷子陈康等人心情也极度愉悦。

    在诉苦打人情牌的蒙嫂,被大力震出去摔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乐家姑娘,莫明得害怕得发抖。

    “说呀,怎么不说了?”乐韵走到蒙嫂面前,抡脚,一个前踢就将女人给踢得仰栽下去,脚卡在她下巴上:“因为周奶奶和周哥,我允许我弟弟叫你一声舅妈,咋的,你还真把你自己当根葱啊?

    你女儿不自量力,在学校造谣说是我乐家表姐,现在你也在姑奶奶面前依老卖老,还拿捏起身份来了是吧?

    姑奶奶就问你你哪一点配作我弟弟的舅妈?你也不撒尿照照你自己,你都做过什么事?

    想以我弟弟舅妈的身份来跟我讨价还价,你是用脚盆洗脸的,还是用澡盆洗脸得,脸那么大?”

    被踢飞,蒙嫂没觉得有难堪,再被踹得后仰摔下去,后脑勺重重的磕地,磕得眼泪都流出了,她都没觉得有多难堪。

    当一只脚踩着自己的脖子,下巴被鞋子底抵住,那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