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五六章 摔玉

    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犯了错,蒙嫂也仍然不忍苛责,更不忍心让女儿经历被搜身那么羞辱的事件。

    当乐家姑娘发火,她几乎要哭出来:“乐姑娘,小妍她是女孩子啊,这样子,她以后怎么做人,让我……带小妍去周家再拿东西好不好?”

    “做错了事就得自己受着,你心疼她,为什么没教她不要做贼?你自己没教好她,是你的错,与我有什么相干?

    是你女儿偷了我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我迁就你们?姓燕的,你早上没吃饭吗,拿个手机用得着磨蹭半天?”乐韵怼了蒙嫂一顿,又怼还在找手机的燕吃货。

    “我……”自己无辜遭了雷池之殃,燕行委屈得想嘤嘤几声,他当然没敢,拿出手机,翻找号码。

    乐家姑娘不留半点情面,还让人报派出所,蒙嫂眼泪在眶里打转,再次伸出手,狠心地探进女儿衣领里,也成功的找到一样东西,哆哆索索的给取了出来。

    宣少看到蒙女士找出来的玉器,嚯地睁大眼睛:“我的天,我都不知道该说小毛贼是识货还是运气啊,这手气真了不得,要是去买彩票,说不定能中头奖。

    这件玉器是文房用品,是十二生肖砚滴中的申,我当初想从小美女手里匀回去收藏,出价一百万一只,一整套一千五百万。”

    宣少报了价,做西子捧心状:“我回家跟我家老祖宗们说了,还把拍到的图片给老祖宗们看,我家老祖宗骂我不识货,说这套文玩要是在他手里,谁敢开那么低的价,他一巴掌把人拍回娘胎去回炉重造。”

    “所以?你家老祖宗估价是多少?”华少慢悠悠的接过话茬。

    “我家老祖宗说文玩材料是玉中极品的羊脂玉?这套古玩极可能是存世的孤品,翻三倍价也不为高。所以?后来我再没敢说匀?我家是不怎么缺钱,我个人却是买不起的。”

    “三倍价就是四千五万百?嗯,这个价也配得上它的稀有身份。”华少波澜不惊。

    一只就三百万!?蒙嫂手捧着玉器?手指僵得像冰冻似的?小妍竟然拿了那么贵重的东西,难怪乐家姑娘那么生气。

    她小心的蹲身,将手里的玉器放地面,再次去寻找被女儿藏起来的另一件玉器?只盼望着另一件不是贵重物品。

    听说那只公鸡形的玉值三百万?李小妍被雷劈了似的,三百万啊!要是拿回去卖掉,一辈子躺着吃都够了。

    蒙嫂从女儿衣服里找到另一样,小心地拿出来,捧在手心?让乐家姑娘过目。

    “噫,小贼的眼光果然不错?专挑珍品下手,这件玉器是翡翠材质?老坑坡璃种的阳绿,一整套十二只碟子?这只是芍药花。

    这件玉器表面看着比较普通?要往碟子里倒进酒才能看出奥秘?碟子里装了酒,花朵迎风开放,酒越好,花纹也越形象生动,我估价是一件一百五十万,一套二千万。”

    华少看到女士手里的玉,无比同情女士,她女儿真是做得一手好死啊!

    华少在品评玉器,乐韵倒转折扇,以扇根在李家女身上疾点几下,给她解开穴道。

    “臭小子,你和宣少子的眼力不行,以后还是不要给古玩估价了,那套赏酒碟也是传世孤品,没个五千万不要开口。”

    那边两小子在辩玉器,岩老很想将家族小子扔飞,他和宣家主等一票人研究过小姑娘二楼的部分古玩,无一不是稀世少见的珍品,就连阿玉坊对某些古玩的精湛雕工也惊为鬼斧神工之作,他们这些老古懂也不敢乱开价。

    蒙嫂的心脏都跳不起来了,就说最低的一件一百万一件一百五十万,两件就是二百五十万,偷那么珍贵的物品,是要坐牢的!

    被乐某人用扇子在身上戳了几下,李小妍发现僵硬的腿有了知觉,手也能动,当听到人说某样东西值多少多少,转脸望向妈妈。

    看到妈妈手里捧着的绿色小碟子,想到那么值钱的东西竟然被乐韵拿了回去,满心不甘,恶向胆边生,一步冲过去夺过妈妈手里的玉碟子,狠狠的朝地面摔去。

    精美的、绿汪汪的小碟子,与水泥硬化地面激烈亲吻,在“啪”的声响中粉身碎骨。

    任少风少毋少等谁也没料到李家姑娘会抢东西,更没想到她竟然敢摔,一时也阻挡不迟,就那么看着那件价值一百多万的玉器被砸了个四分五裂。

    “嘶-”少年们惊得吸了口凉气,敢摔小萝莉的古玩,她是不想活了吧?

    莫说几个少年,就蚁老岩老也没料到某个女生竟敢摔玉器。

    王师母等人也愣住了。

    女儿忽然从手中夺走东西,蒙嫂愣愣的转过头,看着女儿将玉器砸地,看着碎片溅起,瞳孔放大,几乎不能呼吸。

    李小妍夺了妈妈手里的玉器砸掉,转身就往周家跑。

    李家女夺东西时,乐韵察觉了,甚至可以说她若想阻止绝对能阻止,但是,她没有。

    当李家女跑出去时,她追上去,追到李家姑娘身后,毫无花哨动作,飞起一脚踹出去。

    小姑娘的红裙扬起,那条从裙子下伸出的细长的美腿,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重重踹在李家姑娘的后背心。

    朝周家跑去的李小妍,也因为摔碎了玉,心中一阵快意,既然她得不到那就毁了,让乐韵心痛。

    她妈妈是乐善亲舅的老婆,她就不信她摔了玉,乐家还能让她赔。

    想到乐韵失去几百万的玉,李小妍由衷的开心,不让她去二楼是吧,下次再有机会,她不拿东西,直接推翻柜子桌子,让那些玉呀器摔个稀巴烂。

    正快意着,忽然间后背遭到巨大的重力,那力量撞击到后背时她整个人朝地面扑下去,来不及尖叫就倒地。

    她以正面朝地的方式趴地,下巴、手、膝盖重重的磕在水泥地面上,下巴被磕得发出一声闷响。

    比下巴骨头闷响声更响的是她套在手腕上的手机碰地声响,她的手机屏与大地亲吻,屏幕破裂。

    扑倒在地时,因撞击地面产生的疼痛和后背上的疼痛同时涌上大脑,李小妍才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的惨叫声。

    青年帅哥们与老爷子老太太们先是因为李家女摔玉而惊住,当小萝莉一脚将李家女踹翻在地,他们还没缓过气来。

    当李家姑娘发出一声惊天泣地似的尖叫,愣神中的男女老少们才缓过神儿来。

    刚缓过神儿的学霸少年和晁老爷子等人集体沉默,你说,你让他们说啥?

    那谁有胆子敢捋虎须,就得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宣少看到小萝莉又走向李家女,蹲身飞快的捡起地面上的玉器,小心的保护起来。

    被人拽着的李婆婆,看着孙女被踹翻,张着嘴,眼睛瞪得老大老大。

    蒙嫂呆呆的看着被踢得趴地的女儿,看着乐家姑娘缓缓朝前走。

    将李家女放翻,乐韵收回脚,将折扇别在腰间,一步一步走到李家女身旁,看着她拱动一下想爬来,一把扯住某人的头发,粗鲁的将李家女提起来让她的脸面向自己。

    被人扯着头发,李小妍痛得发出撕心裂肺的“啊啊”痛叫声,下意识的以手撑地支撑着重量,当看到乐韵的脸,她的心脏猛然收缩,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她就像被扼住了脖子,再也发不出尖叫,只张着嘴呼吸。

    她的下巴和右脸与地面摩擦被蹭伤,慢慢渗出血珠,不过是皮外伤,并不严重,仅只让她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太雅观。

    乐韵像提着只小鸡崽似的,看着李家女惊恐的表情,温柔地笑了笑,声音轻轻的:“痛吗?”

    “痛痛痛……啊啊-”头皮好像要被扯掉般,李小妍痛哭起来。

    “痛就对了。这才开始,更痛得还在后头。”乐韵露出一抹冷酷的微笑,抡起巴掌呼了过去。

    听到乐韵的话,李小妍吓得瞳孔再次暴睁,满眼恐惧之色。

    当巴掌落到脸上,啪啪的一连好几声之后,疼痛感才袭上心头。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被扇耳把子,李小妍又一次发出一声一声的痛叫,一边嚎叫,一边喊:“妈,妈,救我—”

    小乐乐动武,蚁老岩老万俟教授晁老爷子仍然平静脸,老太太们先是惊讶,然后只觉无比解气。

    学霸们就一个意思,打得好,手贱就该打!

    听着女儿的惨叫,看着孩子被呼耳把子,蒙嫂悲从心来,捂着嘴蹲下去,呜呜的哭。

    李婆婆先是一愣一愣的,当孙女呜呜的痛叫一声一声入耳,她哭着想跑去孙女身边,却被周奶奶和周满奶奶给摁住。

    小乐乐收拾小贱货,周奶奶周满奶奶自然对付老的,决不会让李家老家伙去给小乐乐添乱,小得对小的,老的对老的,这样才公平。

    在密集的巴掌声中,李小妍的脸痛麻了,哭嚎声也从高到低,嚎着嚎着就变成呜咽声。

    还处于气头上的乐小萝莉,没管李家女哭得鼻涕横流,一口气呼了李小妍几十个耳光,提着李小妍站起来,曲膝给与雷霆一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