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六五章 一巴掌(2更

    周哥与哥们双抢后上工,在工地上各司其职,工作侃大山两不误,干得热火朝天的当儿接到妹妹电话叫回家,一头雾水,家里有么子事?

    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老母亲怎么了,问了一句听说不是老母亲有事,悬着的心放下一半,当听妹妹说叫上蒙嫂回家,顿时明白过来,必定是李婆婆和李小妍又作了幺蛾子。

    结束与妹妹的通话,周哥先跑去找到蒙嫂,叫她跟自己回家,再打电话给工头说家里有事,和婆娘回去看看。

    工头没说啥,让他没什么急事就回来上工,有事就把事儿处理完再上工。

    蒙嫂被周哥中途叫回家,心头一突一突的跳,她觉得极可能是婆妈和小妍又惹了什么事。

    周哥带着蒙嫂走出施工地,到安全区域找到摩托车骑着车回村,当过了村地坪后转过村道的弯,看到那架停在前方的直升机,猜知是小乐乐回来了。

    直升机停在村道上挡住路,周哥到机身附近停,将车子放路边,再小跑着绕过机身。

    从机身后绕出来,也终于能看清乐家楼房与村道上的情况,乐家的客人们排排站在楼房的山墙根和地坪边缘,他老母亲和满婶拽着李家婆婆;

    而李小妍以背对着村办楼的方式站在村道上,在面向村办楼的方向站着小乐乐和几个帅哥,还有不远的地方站着看热闹的几个村民。

    不必谁来解释,周哥也猜出来是李家祖孙又不做人,搞出什么犯了众怒。

    蒙嫂跟着周哥往前走,不停的张望,当看清乐家楼房旁的情形,一颗心沉如谷底。

    李婆婆看到周夏龙和小蒙回来了,立即大哭:“小周小蒙,小妍今天到乐家玩,到乐家二楼去了一下,乐姑娘说小妍是贼,小周,小妍也是你的继女,你给乐姑娘说几句好话,让乐姑娘原谅小妍一次吧,小妍她还少,不太懂事……”

    “我没有做贼的继女。”周哥毫不犹豫的拒绝承认李小妍是继女,李婆婆说李小妍去了乐家二楼,乐家二楼不经同意不让人去看,李小妍偷偷摸摸的去了,被人当贼是她自找的。

    李婆婆张着嘴,央求的话也就此中断。

    听到奶奶哭诉声,李小妍也知道是妈妈回来了,号嚎大哭:“妈,妈,快救救我,我没有做贼……我不是贼……”

    李家祖孙又开始表演,晁老爷子等人淡定的看戏,小乐乐没有报案,也没有直接动手搜脏,她执意叫回李家女的母亲,必定有她的用意。

    毋少揽着晁二的肩头,笑嘻嘻的当个安静的吃豆腐的美少年。

    任少等人就是一副“我是吃瓜群众”的表情。

    周哥冷着脸,拐去妹妹和老母亲站着的地方,站在妹妹和妹夫旁,满面愧疚:“乐清,对不住,是我眼瞎,给你和乐乐添了无数麻烦。”

    “哥,这不关你的事,你莫往心里去,是李家祖孙上梁不正下梁歪。”乐爸憨笑。

    周秋凤声音低低的:“哥,这次李小妍做得太过份,小乐乐不会再看在你和妈的面子上给蒙嫂和李小妍留情面。”

    “用不着留情面,乐乐给我们家的情面浪费在那种人身上不值得。”周哥对李家祖孙寒了心,也不愿再浪费任何一分情面关系。

    李婆婆听到了周家兄妹的话,震惊得望着周家兄妹和乐家人,她们想干什么?

    蒙嫂听着自己姑娘的哭声,一阵心疼,小跑着跑到自己姑娘身边,望向侧面的乐家姑娘和一群小帅哥。

    “乐……乐姑娘,小妍她……”

    “你想说她还小,不懂事?”乐韵截断了蒙嫂的话:“蒙女士,你女儿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还是说这是你们家的传统家教,无论你们家的孩子做了什么,你们都觉得孩子小,不懂事,要别人让着迁就着?”

    “我……”蒙嫂被堵得哑口无言。

    李小妍呜呜哭:“妈,我没有做贼,我没有偷东西……”

    “小妍,妈相信你不是贼。”女儿哭得快肝肠寸短,脸都肿了,蒙嫂看着就钻心似的疼,搂着孩子,保护孩子。

    “乐姑娘,你们竟然动手打小妍?我女儿我都舍不得打,你们凭什么打我的孩子?”小妍脸上浮出一个巴掌印,那个巴掌比打在她脸上还教她疼。

    蒙嫂问凭什么打她女儿,乐韵柳眉倒竖,一扬手,一个巴掌呼在蒙嫂脸上,呼了人一个大嘴巴子,才说话:“现在告诉你凭什么要动手打她,当然是因为她该打,就如你该打一样。”

    小乐乐一个照面就给蒙嫂一个大嘴巴子,萧少等人看得那叫个震惊,小乐乐这能动手不哔哔的样子简直太飒!

    李婆婆看到小蒙挨打,露出见鬼似的表情,乐韵她……她竟然抽她弟弟舅妈的耳把子?!

    脸重重的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痛,蒙嫂慢慢扭过被打得偏向一边的脸,眼眶发热,积满了眼泪。

    李小妍吓呆了。

    呼了蒙某人一个嘴巴子,乐韵沉着脸,沉沉地地问:“现在你脑子清醒了吗?不清醒我不介意再给你几个大嘴巴子,让你清醒清醒。”

    蒙嫂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说话,那就表示清醒些了,可以说正事,”莫说姓蒙的流得是水,哪怕流的是血泪,乐韵也不同情,一板一眼说正事:“你做为家长,在明知你孩子犯了大错误,你第一时间不问她犯了什么错,却不分青红皂白地包庇她,反过来质问我凭什么打她,这是你做为家长该有的态度吗?

    刚才的一巴掌,教教你怎么做好一个家长。

    你家的家教我先不说了,先论你女儿犯什么错。我今天刚回来,家里的客人在忙着帮忙搬行李,李家祖孙趁着我家忙,跑去我家,老的在一楼放哨望风,小的跑去北楼二楼客厅偷东西。

    你的姑娘做贼,偷了东西还死不认帐,她偷的东西就藏在内衣里。

    再说一下,我家不仅外面装有监控,一楼二楼客厅也装有监控,北楼二楼是我的书房,放着的东西都是古董,没有哪件低于十万。

    楼上那么多的贵重东西,你以为我能放心?为了防止有贼入室盗窃,我在二楼装了很多隐形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着整个客厅。

    你女儿以为我家装的摄像头是纸糊的,偷了东西还嘴硬,带着脏物逃跑,我把她拦在这里,她和她奶奶还贼喊捉贼,说我冤枉她,让我捉贼拿脏。

    我叫你回来是让你亲眼看看你女儿做了什么,免得说我冤枉你女儿。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自己给女儿搜身,把她偷的东西拿出来,第二,打电话报案,让警c来搜。

    路就两条,你自己选吧。”

    听了小家伙的话,晁老爷子万俟教授沉眉苦思,小乐乐本意不像是想公了,她究竟想干什么?

    几个美少年瞅着蒙嫂,眼带戏谑,那人刚才一回来就质问小萝莉为什么打她女儿的脸,这下脸疼不疼?

    乐家姑娘说小妍去北二楼偷了东西,蒙嫂一张脸惨白,嘴唇都白了,偏头望向自己的姑娘:“小妍……你你偷了东西?”

    “我没有,我没有偷,我是看到两样小东西很可爱,想拿回家玩几天再悄悄送回去,我从没看见过那么漂亮的东西,太喜欢了才想拿回去玩……”李小妍哭,就是不承认自己偷东西。

    蒙嫂原本就惨白的脸更白了。

    “蒙女士,这就是你们婆媳俩教养出来的好姑娘,现在知道她为什么挨打了吧?”乐韵笑盈盈的:“蒙女士,我很忙,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贼身上。你选哪条赶紧决定,你不做决定,我就当你选第二条。”

    “不,我不是贼,我不是贼……”李小妍尖声哭喊。

    乐韵懒得跟一个小毛贼争论,淡淡地看着蒙嫂。

    蒙嫂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儿,看看冷冷盯着自己的乐家姑娘和几个小青年,闭上眼睛,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我……选第一条。”

    “行,那你准备动手吧,”乐韵唰的收起折扇,喊:“宣少华少,小贼偷的两件东西正好是你们以前出过价的玉器,请你们移驾这边,来告诉蒙女士她女儿偷的玉器值多少钱。”

    “好。”宣少华少以为自己将全程当吃瓜群众,不想瓜滚到自己这来了,笑着应一声,飞掠而出。

    宣一华一身为少主的贴身护卫,自然紧随其后。

    四人轻盈的掠至小姑娘身边,几个美少年往一边挪一挪,排成一条弧形线,围观。

    蒙嫂做了选择,手都在抖,看到一群人盯着自己,央求:“乐姑娘……能不能,请帅哥们转过身?”

    “你女儿敢偷东西藏衣服里,还怕被人看?你们李家仨人都欺负我们家小团子好说话是不是?快点动手,别婆婆妈妈的。”晁二姑娘不耐烦的催。

    “二姐说得对,有胆量做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乐韵也不准备给人脸面。

    蒙嫂眼里得泪水几乎又要夺眶而出,抖着手伸向女儿衣领,刚触碰到衣服,听到女儿尖叫声,又缩回手。

    乐韵沉了脸:“蒙丽丽,李小妍,别以为姑奶奶跟你们一样闲,姑奶奶的时间珍贵,你们母女情深是吧,燕帅哥,打电话请警c来处理。”

    8。手机版阅读网址: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