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司刑

正文 第九章:诛仙台

    青辰的神智终于撑不住了。

    幽山神宫的法阵能压制住他的行动,却难以抑制他汹涌的杀念。

    嗜血的欲望让他急切地想冲出神宫,一如三千年前不死不休地往外闯,闯得一身鲜血淋漓,头破血流。幽山只能跟在他的身后,紧紧地揽住他,任由他咬住自己的脖颈。

    鲜血顺着皮肤流淌,殷在黑色的锦衣中了无痕迹,空气中的血腥味却越发浓郁。幽山将怀中人抱紧,静静等待着时间过去。

    案台上的香灰积了满桌,远处的铃铛鸟归了巢,落日顺着神宫的房脊慢慢西坠,青辰终于松开了口,整个人软绵绵地跌倒在地上。

    离火进门看到就是这样的一幕。

    “你竟然用仅剩的神魂精血供养于他?”

    “你不要命了吗?”

    幽山揽住怀里的人,仰首道:“我早就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

    离火气的摆手坐下,扭过头说:“我道是你有什么好主主意,没想到竟是这样,你没想过你撑不住的时候该怎么办?”

    幽山轻笑:“看看能不能为他洗去魔气,让他好好活着。”

    他说得轻松,离火却头皮发麻。

    “你当是那么容易的吗?魔由心生,如若能轻易脱去,那么司刑剑下又怎会多上无数仙者?”

    幽山依旧笑着:“所以是先看看,这不还没到最后一步吗?”

    离火叹了一口:“罢了罢了。”

    赤红的火焰从他指尖而起,沿着幽山刻下的法阵游走,阵内柔和的金光相互辉映,照亮了通天彻地的鲛绡帐,在青辰苍白的脸庞上染上暖色。

    “我加固了法阵,能压住他的魔性,你我都且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离火不能在此地多呆,起身欲走,幽山突然喊住了他。

    “谢谢了,大哥哥。”

    时间恍若回到了往昔,幽山还是小奶猫的时候,她拉着他来看,两双金灿灿的眼睛都往向他,让他心里凭空生出了许多的温软。

    离火转身看他,只见他金灿灿的眼如琥珀琉璃,一如当年的她。

    “好好照顾自己。”

    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不见,只剩鲛绡帐子静静垂落。

    青辰的情况并不好,偶尔的清明时分,两人就会在神宫后殿的花园里相对静坐。此时日落西山,奇花异草开的正好,大片瑰丽的颜色在与天空夕阳相辉映,身处其中如坠梦境。

    “人都说幽南风光好,果然名不虚传。”

    幽山为他倒上一杯清酿,笑着说:“天下风采都在杯中了,快尝尝。“

    青辰轻轻抿了一口,只觉清冽之中透出百种馨香来。

    “好酒,你也来一杯。”

    幽山倒了一杯端在手里,细细地打量着青辰。他今日的气色尚好,长发并未束冠,由幽山编成发辫垂在后腰,一身玉色衣衫更显眉目柔和。

    青辰捏着酒杯伸向幽山的方向,两只酒杯轻轻碰在一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轻轻一笑,赤红的眼也染上轻柔的笑意。

    “这是我们第一次碰杯吧。”

    幽山一顿,也跟着笑道:“是呀,第一次。”

    酒倒是喝了千百次,幽南好繁花好美酒,娇花丛中美人饮美酒是幽南胜景。作为南方神君,幽山自然有无数佳酿,青辰也跟着喝了许许多多,只不过多半的结局都不愉快。

    幽山想将最好的美酒给他,他却只以为是折辱。

    “我自幼机缘巧遇得上天宫,成了天宫仙侍。”

    “后来历经艰辛磨砺入冥海神君座下,成为了执掌天地刑罚的司刑,手中执剑,心中有法。”

    “漫长岁月里,从未行差踏错,唯独你,是我命中变数。”

    没等到幽山开口,他就接着说起来。

    “遇上你之前的平静,遇上你之后的波澜,如今看来都不算什么了。”

    “只是有些许遗憾,幼时时光太过短暂,如今再回忆起来,寥寥无几。”

    “我们去凡间走一趟?”幽山说道,可是话刚出口,他就知错了。

    青辰轻笑,指着自己的眼说:“去凡间,要白骨倾城吗?”

    幽山语滞,心中闷闷地疼。

    青辰起身,对着他说:“我时日无多,多陪我一会儿,行吗?”他从未向他求过什么,上一次是在求他给他个了断,如今再开口,幽山根本无法拒绝。

    但是幽山没有说话,只是仰头继续看着他。

    青辰从袖中取出一根五尺宽的长绸,轻轻蒙上他的眼。

    “我幼时总跟邻家孩童一起玩捉迷藏,每次都是我去捉,这回你让让我,我来藏你找我好不好。”

    幽山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轻声说:“不好”。

    青辰将他脑后的长绸打上结,俯身在他额前轻轻落下一吻。

    “听话,数到一百就来找我吧。”

    繁花丛中,幽山开始数数。

    一、二、三……

    青辰行至庭中,指尖微动结出法印,鲜血顺着微光游走。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

    青碧色的微光揉着血色,直直撞上幽山设下的封印。

    六十一、六十二、六十三……

    封印轰鸣,青辰并指为刀,鲜血越来越多,血光大盛撞破了摇摇欲坠的封印,径直冲向极北之地。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

    一切归于平静,青辰收了手,站在繁花丛中望着依旧在数数的幽山。

    九十九、一百。

    幽山拉开长绸,睁开眼望向庭中的人,一步步朝着他走去,不知不觉间已经满脸泪痕。

    “你找到我了,你赢了。”

    青辰一笑,往昔的冷冽在他身上尽数散去,此时此刻只留柔软温和。

    幽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青辰伸手抹去他脸颊上的泪,说道:“你都赢了,还哭什么?”

    “为什么?”幽山问道。

    青辰敛去笑意:“我已经杀你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

    幽山张开口,千般言语想喷涌而出,一时间却不知说什么才好。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冷冽的寒意扑面而来,幽南柔软的娇花次第枯萎。

    一人踏云而来,鬓如墨面如雪,眉心一点朱砂红痣,正是北方冥海神君。

    青辰见她,躬身行礼:“神君安好。”

    “青辰,是你……入魔了?是为了什么?”望着青辰一双赤红的眼,性子冷淡的冥海也吃了一惊。

    青辰跪在地上,平静地说:“前尘往事,都成过去。此番请神君来,是求神君带我上诛仙台,青辰不愿成为来日祸患。”

    司刑剑被他高高奉于身前,这柄司掌刑罚的剑,已经不配在他手中了。

    “此剑也请神君收回。”

    幽山一把摁住司刑剑,长山戟破空而出,直直对着冥海。

    冷面的神君看着脖颈前的长山戟,漠然地说:“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我不许”

    冥海视线直直地望向幽山,说道:“让开。”

    长山戟逼进一步,幽山整个人比入了魔的青辰还要疯魔。

    “我不许”

    司刑剑被青辰从幽山手中取出,递到冥海身前。冥海接过长剑,浑然不顾脖颈前泛着寒光的戟尖。

    青辰握住幽山执戟的手,整个人如拥他入怀般抱住他,轻声说道。

    “听话,放手”

    哄孩子般的语调在幽山耳畔响起,幽山的眉眼染上委屈,孩子气的神君紧紧握着长山戟。

    “我不许”

    夺目的神光从冥海指尖泄出,径直冲向幽山眉心。

    青辰扶住瘫倒的幽山,对着冥海说道:“多谢神君。”他将幽山扶上近侧长榻,指尖理好他脸颊上的碎发,这张脸居然也能做出委屈巴巴的表情,青辰不由轻笑。

    冥海拿着司刑剑,望着两人说道:“你……”

    青辰依旧在笑:“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是青辰辜负了神君厚望。”

    冥海叹了口长气,不再说话。

    幽山在无尽的黑暗中醒来,周遭密密麻麻的禁制束缚了他所有的感官。

    他猛得挣扎起来,却有被越困越紧,绝望将他层层淹没。

    青辰……青辰……

    北极天,诛仙台上

    青辰依旧穿着那件玉色衣衫,发辫垂在后腰,较之当初那个冷面冷心的司刑仙人,更多几分柔和。他慢步走上诛仙台,神色如常地跪坐其中,镇定到像是要去闲话家常。

    “君上,动手吧”

    北极大帝位于正中,他望着诛仙台上的人,一时竟也下不了手。离火上前一步,喊道:“君上,且等一等,事情尚有转机呀……”

    青辰眸光直射向他,一双赤红的眼中杀意腾腾。

    “哪里还有什么转机,动手吧。”青辰再次催道,离火望着他嗜血的眼眸,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北极大帝拦住,只能静立一侧继续以神识搜寻幽山踪迹。

    青辰到底是十六司官之一,虽比不上四方神君,但是毁他神魂根基,仍需高位神仙来执刑。冥海站在他的身侧,手持司刑剑等着北极大帝最后的命令。

    高位之上,北极大帝朝着冥海轻轻点了点头。

    司刑剑出鞘,寒光四射晃了人眼。

    青辰从不知这柄剑竟有如此杀意。他望着司刑剑,想到这柄剑曾穿透那人的胸膛,几乎毁去那人神魂。而之后这柄剑也将穿透他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跟当时的他一般地痛苦。

    剑光大盛,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

    金石相击,撞出零星火花来,长山戟扛上了司刑剑,一身狼狈的幽山终于赶到。

    他浑身一软,跪坐在青辰身前,面白如纸,鲜血淋漓。

    “你怎么来了?”青辰惊呼。

    幽山望着他,竭力笑道:“来日已至,我亲手送你。”

    两人于诛仙台上对视,许多话都不需再说。

    “好,我等你送我。”

    青辰坐理了理长发衣衫,坐直了身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长山戟光芒大盛,像是在燃烧主人最后的生命,泛着寒光的戟尖朝着诛仙台破空而来,尖锐的疼痛在胸口炸开,血肉中蕴生的魔气被不断抽离,四肢百骸疼到发颤。

    生命的最后一刻,青辰无比渴望能够抱住眼前的人。

    他还未来得及伸手,对面的人已然跌到他的怀中。青辰连忙去看,只见长山戟透肉而过,从他的后心刺入,又穿透了他的胸膛。魔气顺着胸膛汹涌而出,尽数到了幽山体内,两人就这么凭着一杆戟,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永不分离。

    剧痛让青辰的意识逐渐模糊,他来不及惊讶,来不及悲伤,也来不及思索,他所有能记得就是,紧紧抱着眼前的人,再也不放手。

    再也不放手……</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