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渣男图鉴[快穿]

竹马(17)

    要不怎么说来城里好呢?王元斌心想到, 一双眼睛是紧紧盯着周丹, 眼珠子轱辘转, 脸上也笑的开花。

    “不介绍一下?”王元斌的手在身侧的裤子上擦了擦,满含深意的笑道,王祥元则是对他的反应非常满意。

    “平时我工作忙, 怕一个人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 所以又给您找了个保姆。”自从几年前被韩墨坑去当了保洁以后,周丹在这方面的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王祥元说完她的履历,王元斌都惊呆了。

    他的第一反应和王祥元如出一辙: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去干这么不体面的工作?

    在江城待了有一段时间了, 他也染上了一些坏毛病, 对这些工作还是隐隐约约有些看轻的。

    周丹今天穿了一身连衣裙, 配上白色板鞋和黑长直,王元斌仿佛看到了当年王祥元母亲第一次下乡的时候,也是像她一样, 看起来就温柔的不像话。

    “来这边坐。”王元斌热情的招呼着, 把果盘往人那边推, “吃点水果。”说完也没忘记儿子,往王祥元手上塞了一个苹果。

    王祥元很愉快的接过来, 丝毫不介意王元斌对周丹不一样的热情,在他的设想里就该这样,他还怕他爸一颗心全都记挂在靳芳华身上了。

    和周丹对了个眼色, 王祥元放松的啃起了苹果, 而一旁的周丹则是在接受王元斌的“盘问”。

    “今年多大了。”王元斌殷勤的剥好一个香蕉塞到周丹的手里, 就差没喂到嘴里了。

    “二十五岁。”周丹娇羞的答道,咬了一口香蕉,微张的嘴巴让王元斌心头一阵火热。

    “还很年轻嘛。”王元斌继续夸,“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甘心做这个工作呢?”

    周丹刚刚还很明亮的表情瞬间黯淡下去,低声道,“去公司上班有很多我不能控制,也不能阻止的事情,所以我宁愿累点苦点,也不想妥协。”

    周丹模棱两可的话是打定主意要把两人引着往别的地方想,她总不可能说是因为自己的污点不好找大公司的工作,索性一条路走到黑,一直做有钱人家的保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钓到凯子呢。

    果然两人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心里对周丹的怜惜又加一层。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王祥元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话以后就起身了,“爸,我公司里还有事情,您随便给小周安排一个房间,这段时间项目比较忙,我每天还是回原来的房子里,那里离公司近,等项目结束我再回家。”

    王元斌乐见其成的答应了,这下子更没人打扰了。不过这也确实是王祥元留给他的机会,哪里有什么重要的项目,王祥元这段时间都在想方设法的设局让王元斌把股份拿出来,哪有心思管公司的事,总安慰自己还有时间。

    王祥元离开了,王元斌就更心思活络起来,原本风韵犹存的靳芳华在年轻的周丹对比下,也变得碍手碍脚了。

    “你去买菜吧,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虾。”王元斌支开了靳芳华,靳芳华低垂着脑袋走了出去,情绪不高,从周丹走进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怕是没戏了。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她确实存了一点想要傍上王元斌的心思,以此来换取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毕竟她也不再年轻了,这可能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王祥元对她剑拔弩张的态度她也能理解,因为没有人想要自己的父亲娶个后妈。

    但她不明白的是,王祥元明明了解她的心思然后针锋相对,为什么能又带一个更年轻的回来,这不是更容易让王元斌上钩吗?更何况以她这么多年的眼光来看,这周丹怕是一个不简单的角色,想要的东西恐怕更多。

    她也想不通周丹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要盯着一个糟老头子不放,虽然有钱但还是需要儿子给,不是吗?难道说,周丹也和她一样,就是想混个衣食无忧?

    .

    那边打的火热,这边的左若瑶也在趁机会渐渐地掌控集团的话语权,以前仗着资历瞧不上她的那些元老,经过这段时间的表现,也不得不承认后生可畏。

    “总裁,徐总来了。”助理敲门而入,正在看文件的左若瑶抬起头,神情疲倦,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脖颈。

    “徐总,又见面了。”一进会议室,左若瑶立刻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挂上了得体的笑容。

    徐骋深伸出右手和左若瑶相握,然后也坐了下来,“这是我们公司拟定的合作方案,请左总过目。”

    说来也是挺巧,徐骋深是在一次宴会上和韩墨偶遇的,韩墨一眼就看出了这就是原剧情里那个为周丹保驾护航,让韩氏集团破产的总裁。

    现在比原剧情里早了几年,徐骋深也尚未开始显露自己过人的商业才华,一番相处下来,韩墨觉得他这个人性格还是不错的,就是有点傻。

    原剧情里深爱周丹,虽然原身把周丹“保护”的很干净,但是几十年的相处下来,他也没发现周丹人品太差的端倪,等到他的周丹的儿子把公司败光了,他也只是觉得儿子是自己发展成这样的,没有继承他和周丹的优点。

    原剧情里周丹隐晦要求他让原身和左若瑶这两个“欺负”她的人家破人亡,他虽然让两家公司破产,但并没有下死手,反而留了一笔钱让两人这辈子衣食无忧,也算是给周丹出了口气,即使周丹并不满意,甚至于后来还想诬陷左若瑶让其入狱。

    正是靠着徐骋深这笔钱,左若瑶才能在认清原身以后带着父母远走高飞。

    韩墨来了以后,徐骋深自然是没有和周丹相遇的,反而和韩墨这个上辈子的“仇家”相谈甚欢,两人交换联系方式以后也经常约着出来吃饭,成了朋友。

    因为徐骋深的公司和左若瑶刚好能合作,韩墨把他引见给左若瑶,两人也相谈甚欢,敲定了初步合作意向,徐骋深还一口一个“嫂子”。

    今天就是正式谈合同的日子。

    “我没什么异议。”左若瑶道,然后刷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递给徐骋深之后,他也爽快的签了名。

    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就完成了,谈完正事以后,徐骋深又开始“皮”起来,眉飞色舞的问道,“嫂子,你跟我哥啥时候结婚啊。”

    左若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自从韩墨上门正式提了亲以后,就开始变得淑女起来,动不动就容易害羞,听了徐骋深这话,脸一下子红透。

    “你问你哥去。”左若瑶没好气的说道,这两个独生子认识没多久,好的跟什么似的,一口一个“我哥”和“我弟”,整的跟亲的一样。

    “他不告诉我啊。”徐骋深抱怨道,韩墨为了保持神秘感,就不给他透露,生怕他这个大嘴巴说出去,那可是严防死守。

    “应该快了吧。”左若瑶不确定的说道,韩墨说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所以准备期有点长,日子也没定下来,要看完工的情况。

    “我不管,我要当伴郎。”徐骋深也是个跳脱的性子,兴奋的说道,他从小到大也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聊得来的,他必须先下手为强。

    左若瑶点点头,自然是不会拒绝他。

    .

    周丹看着面前的王祥元,故意做出嘟嘴的神情,仿佛在控诉自己的不满一般。

    在王家别墅待了半个月,她每天都疲于应付王元斌,没想到这个老男人这么“油”,刚开始没两天就动手动脚,她又不得不做出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

    因为目标是王祥元,周丹自然不愿意真的在王元斌身上付出点什么,偏偏王祥元把“任务交代给她以后,这半个月为了做戏都没回家。

    周丹清楚的知道,如果和王元斌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那她能获得的利益也就只有那点蝇头小利。

    “你知不知道,你爸他有多过分...”周丹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眶蓦地红了,眼睛盯着地面,也不抬头。

    王祥元显然清楚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到周丹一颗心系在自己身上,自己却别有用心的对她好,追到以后就让她去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一向自私的他也生出一丝抱歉。

    “你再坚持一下,等你把他哄完全了,我们就能好好在一起了。”虽然很抱歉,但是狗改不了吃屎,王祥元心中的天平还是倾向于利益,出言既是安抚又是提醒。

    “到时候我娶你进门,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

    周丹心里对他的说辞有些怀疑,自从王祥元对她说了这个所谓的计划以后,她就想不通王祥元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心思去设计自己的父亲,还隐隐有些忌惮。

    左若瑶要是知道当初她那一句怼人的话会对王祥元影响这么大,恐怕头顶上有无数乌鸦飞过了。

    周丹也曾试探过,王祥元的态度明显是很不愿意告诉她,每次都是岔开话题,所以即使此刻她很疑惑,但还是点了头,脆生生答道,“好。”

    一副满足的样子让王祥元看得非常满意,暗道真是捡到宝了。

    殊不知,这个“宝”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

    这本书大概这几天就会完结啦~留言送红包啦~

    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包涵我这个懒作者,很快就会开新文了,小可爱们多多支持~o(^▽^)o

    感谢在2019-12-05 21:58:07~2019-12-11 11:34: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殇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