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渣男图鉴[快穿]

竹马(9)

    纵横江大数十年,郭卉从没有想过, 有一天会栽在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

    她刚开始做辅导员的时候胆子比较小, 只敢收些水果、牛奶。时间久了, 她开始收一些更加贵重的东西, 比如四位数的购物卡, 收到五位数的包, 这还是头一会, 她高兴了两个月。

    要是知道周丹这么蠢,她打死也不会收她的“小恩小惠”, 现在还要把自己搭进去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一个奢侈品的包包相比,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系主任, 你..你听我解释。”郭卉头冒冷汗, 喉咙也有些干渴, 她此刻特别想喝一瓶冰汽水,好让自己好受一点。

    “好。”系主任干脆的应了,坐在板凳上望着她, 一副“你说呀,我给你解释的机会”的样子,郭卉反而不知道再怎么狡辩下去了, 只能闷不做声, 眼神涣散的四周看, 就是不和系主任对视。

    沉默许久过后。

    “我没想到, 我们学校会有这样道德败坏的老师。”系主任痛心疾首道, “辅导员的工作就是帮助同学解决问题, 关心同学的生活和心理状态,你哪点做到了?”

    系主任很喜欢拍桌子,手掌都已经红了起来,“不仅如此,你私下收礼,学生出了事你在旁边冷嘲热讽,败坏别人的名声,言语之恶劣根本不是一个老师应该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这一次真相被查了出来,未来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会被你耽误。”

    郭卉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顿时变了脸色,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系主任审判般的话语。

    “你这种人,我们学校不敢用,也不会用的,你自己辞职吧。”

    郭卉瞬间感觉天塌了,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父母给她找了一个对象,收入比她高、长得也算不错,而对方就是看中了她老师的职业,虽然只是个辅导员,但毕竟也算是老师的范畴,工作也稳定。

    如果丢了这个铁饭碗,能不能结婚还是未知数呢,更何况她被开除的理由这么丢人。她死死拽住系主任的衣服哀求,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道,“主任,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收礼。”

    系主任失望的看着她,到现在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以为是因为收礼这个问题才被开除。能说出这种话,证明她本身的人品就值得商榷,辅导员作为同学们大学的“引路人”,比任课老师更加贴近于学生,更懂得她们的心态,更应该设身处地的为学生着想。

    郭卉作为辅导员,私下收礼,对本应该帮助的同学恶语相向,如果这样的人都能继续在岗位上工作,那她们学校承诺的:“你只管学习,学校为你提供便利。”不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本来抱着希望的学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去找这样的辅导员,确定不会变得更加绝望吗?

    他突然很庆幸于雪珊有左若瑶这样的朋友,能帮她查清事情的真相,不然他不敢想象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下会崩溃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系主任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强硬的说道,“你没有以后了,你自己辞职,体面一点,别闹的大家都难看。”

    郭卉崩溃了,慌不择路的瘫倒在于雪珊的面前,紧紧抱住她的大腿,脸上的妆糊了一脸,看起来很吓人。“于同学,我求求你,你给我求求情,我向你道歉,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不能丢工作。”

    不能丢工作嫁不出去,这是她没说出口的话。

    于雪珊看着眼前狼狈的人,难以把她和两个月前颐指气使的那个女人联系到一块,那天郭卉对她说的话,她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每次到了深夜,这些话就不停的折磨着她,让她喘不过气。

    左若瑶看着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心软了,忍不住的开口道,“你可别原谅她了,她对你做过什么你不知道吗?这种人根本不配得到原谅。”

    她可是知道的,对于雪珊来说,辅导员的那番话更加伤人。

    如果说同学的话于雪珊还能做到不理会,还剩半年多大家就天各一方,不会再见,但是郭卉那番话几乎是把她的信念打翻在地。

    努力学习是于雪珊唯一的信念,读了研,她就能飞到更高的地方,但是郭卉代表着老师,于雪珊悲观的以为所有老师都会像郭卉一样,不相信她。

    对于已经是强撑着的她,这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于雪珊抿着嘴,对着左若瑶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不想原谅你。”她没有办法当作无事发生,也可以选择不原谅郭卉曾经的行为。

    要不是左若瑶...要不是左若瑶的话...

    于雪珊的目光变得更加坚定了,对着系主任鞠了一躬,“谢谢系主任能帮助我,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

    “等等我陪你一起走。”左若瑶拉住于雪珊的手,转头对韩墨吐了吐舌头,对他说,“你在车里等我吧,我陪雪珊回趟宿舍就过来。”

    “我送你们过去吧。”韩墨开口说道,然后就率先走了出去,周丹都没来得及挽留,三人已经不见了。

    她本想让韩墨帮她求个情,指不定系主任就会放她一马呢,就算是系主任不乐意,就韩家公司每年提供的那几千个岗位,只要韩墨开口,系主任也得低头把事情忍了。没想到韩墨转身就走,是看不见她这个大活人吗?

    正在郁闷的她侧头正好看见系主任严肃的表情,心声不妙,瞬间切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周丹同学,你这次的事情影响很不好,我们学校肯定是要严肃处理的。”系主任刚一开口,就看见面前的人惭愧的表情,比起郭卉居然顺眼了不少。

    “我知道。”周丹哽咽道,“我只是一时糊涂,被人教唆,您的这一番话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好想去找于雪珊同学道个歉。”

    系主任点头,“这是应该的。”

    周丹一咬牙,横下心说道,“学校的处罚我都会接受,我也会退出这次保研的竞争,这次的事情算是给我了一个教训。”

    她苦笑道,“以后的路还是要我自己走才踏实,这段时间我也是提心吊胆的,现在终于可以安稳睡觉了。”

    提心吊胆是不假,只不过每天操心的是韩墨什么时候才能让左若瑶放弃保研,搞得她吃饭都没什么胃口。

    郭卉在旁边听周丹“痛改前非”,人傻了,周丹那天在她办公室那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是善茬吧??

    她指着周丹的手微微颤抖,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说了半天的,“你——你——”半天都没说个所以然,系主任看她这副词穷的样子,中年老男人的毛病又开始发作。

    他觉得老油条诱拐小白菜犯事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不过他还算保持了最后一点理智,沉吟半天说道,“我相信周同学会痛改前非,但是你毕竟犯了错。”

    他顿了顿,颇为惋惜的说道,“于雪珊同学的名声被败坏,你需要在广播里在全校师生面前向她道歉,还她清白。学校也会给你记一个大过,伴随你进档案,开除就不用了,给你一个机会改过自新。”

    于雪珊:?

    她在这里费口水讲了这么半天,自认为拿捏住了系主任的心态,还以为私底下道歉就可以了,没想到处罚这么严重。

    “就这样,下周一的早上来找我,我带去你广播站,在广播里道歉。”系主任说完以后就开溜,觉得误入歧途的周丹怪可怜的。

    周丹气得心绞痛,她的确拿捏住了系主任的心态,但是却忽略了他更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可以把小打小闹装作看不见,但是不能接受别人犯了底线的错误,却没有受到惩罚。

    这样对于雪珊未免太不公平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多大个本事呢,最后还不是要丢人的念稿道歉。”郭卉现在已经缓了过来,知道丢工作已经成了定局,忍不住的开口讽刺道。

    要不是周丹,她能丢工作?干坏事都不知道打码,sb。

    “倒是比开除好一点。”周丹也不是吃素的,专挑痛处说。

    “也不亏,包抵得上几个月工资,我也厌倦了当辅导员,工资低还要被人算计哦。”郭卉逞强的说道,得来了周丹一个笑。

    “那你忍了十年,也是厉害。”说完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办公室,郭卉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走人,故意弄出大动静,但是一整个下午都没人来。

    .

    车里。

    左若瑶没有坐在副驾驶,而是坐在后座陪着于雪珊,之前一直绷着的人,现在终于放松了下来,靠在后背上。

    “谢谢你。”于雪珊认真的说道,要不是左若瑶突然的帮助,她根本不可能得到道歉,脏水将会一直往她身上泼,那些上下打量的眼神也会一直存在。

    “哎呀,我们是朋友嘛。”左若瑶眯着眼笑,“我还实现了一个从小到大的梦想呢。”

    于雪珊此时心里温暖到不行,也笑了,问道,“是什么?”

    左若瑶身体前倾,戳了戳前面的韩墨,“你说,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是什么。”语气还颇有些自豪,小脑袋高高扬着,一副要夸奖的样子。

    韩墨哑然失笑,忍住笑意“嗯”了一声,随后说道,“恭喜你实现梦想,女侠大人。”

    ※※※※※※※※※※※※※※※※※※※※

    我浪回来了(捂脸

    晚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