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42章 隐秘情绪

    人人皆知,江与城高一刚进校没多久就凭实力脱颖而出加入了篮球校队正选。</p>

    那个总是冷漠又懒洋洋的帅气男孩一拿到篮球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瞬间满目凶狠、气场强大。赛场上单手带球过人,做出完美无瑕的假动作,不管是扣篮还是投递三分球都准确无误得分,就算是高年级的学长都达不到其水平,仿佛天生为篮球而生。</p>

    这样的江与城一进队就成为众人围捧的对象,带领校队拿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p>

    可是没有人记得被江与城被挤下去的那位正选。</p>

    是于文祥,在小半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上过首发。</p>

    于文祥曾焦虑烦躁,也曾更努力训练,但很多重要比赛他都只能坐在替补席看着身边人为江与城欢呼。</p>

    可偏偏赛场上这个男生从来都不在乎,就算有再多的鼓掌欢呼他都视之如常。于文祥亲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给江与城送水,而他接过水后只是挑挑眉,冷淡地说“谢谢”,从不珍惜异性的青睐。</p>

    除了焦虑,又好像滋生出另一种情绪——嫉妒。</p>

    下学期于文祥终于凭借自身努力拿回正选位置,还接任了正队长职务。可是嫉妒的情绪使人迷失自我,他总是无意识去模仿江与城,无论是打球的技术还是为人处世,于文祥总是想胜过一筹,但却不知不觉中被罩在江与城的阴影。</p>

    看到对方买了新款的AJ,自己也去找代购,看到对方穿了新季潮T,自己也跟风去买,看到对方剪了头发在鬓发处剔符号,自己也要剪……江与城对此只是挑挑眉,继续低头玩手机,似乎懒得计较。</p>

    本来是嫉妒对方,想要将对方踩在脚底下,怎么却忍不住刻意模仿?</p>

    队里高二的队员隐隐约约察觉到于文祥看不爽江与城,但没人戳破,尽量让两人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再说江与城总是懒洋洋的恼人模样,根本不给任何回应。</p>

    唯独校队经理周婷婷看不懂气氛,喜欢将于文祥和江与城撮合训练。于文祥有些无奈,他猜女孩子是想让自己和江与城搞好关系,不要弄僵队内气氛。也对,和学弟较真也没多大意思,既然现在自己重回首发又是正队长,还不如放宽心胸、提升球技,尽力摆脱江与城的阴影。</p>

    直到徐嘉禾的出现。</p>

    向来冷漠的江与城居然也会主动帮别人的忙,买了伞做了挂牌,让于文祥帮忙送给徐嘉禾,却不让说是他自己准备的。特意让于文祥照顾一下徐嘉禾,刻意在训练时让队友有事找自己,不要麻烦经理。明明两人是舍友,沟通更方便,江与城却绕弯让于文祥去劝说徐嘉禾复习不用来帮比赛……为什么?</p>

    也曾在学校里偶遇过几次徐嘉禾,连于文祥都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明明是男孩却好看得不像话……江与城到底在害怕什么?</p>

    有个答案在心中弹跳着,几乎快要冲出胸腔,被江与城压制的这一年来,于文祥第一次有了胜利的快感,可以拿捏对方软肋的胜利快感。</p>

    ————————————————</p>

    徐嘉禾有些看不懂江与城的表情。</p>

    他嘴角微微上扬,眉尾上挑,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处男怎么可能有我舒服。”</p>

    江与城自问自答,钳在徐嘉禾下巴的手轻轻松开,将大拇指缓缓触摸上嘴唇,打圈似的在下唇瓣揉搓,正想用食指撬开双唇,伸入口腔中。</p>

    “副队,可以提前休息吗?中午班里有点事儿。”一个穿着同样队服的高一学弟从场馆大门处探出头大声喊问,但看到二人动作后显然恍惚了一秒,“……经理?”</p>

    “回吧,下午别迟到。”</p>

    江与城烦躁的神色瞬间爬上脸,他动作自然地放下手,偏过头冲着学弟喊话,刻意忽略对方惊诧的神情,拉起球服领口来回扇风,衣服下摆隐隐约约露出小腹的肌肉线条。</p>

    学弟捣蒜般快速点头,猫着腰飞速闪进更衣室,多余一眼也不敢再往走廊拐角处看。</p>

    “册子给我,我去就行。”江与城不由分说就拿走记录本,他眉头微蹙,“以后于文祥找你不用理,给我说,本来做经理就是挂个名而已。”</p>

    徐嘉禾心里有太多疑惑想问起,但却不知道从哪儿开口。江与城似乎也是不愿多做解释,冲徐嘉禾昂了昂头就算道别,打算返回场馆。</p>

    刚迈出几步,他突然站住,迅速转身折返,一支手臂拦过徐嘉禾的窄腰,将瘦削的男孩推进最近的房间。</p>

    砰——</p>

    耳畔旁传来防盗门重重锁门声,徐嘉禾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江与城高大的身影遮挡住视线,阴影扑面而来,唇瓣被对方轻咬。</p>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徐嘉禾无法保持平衡,他踉跄几步,就在后脑勺快要磕到门背上时,感觉头部被一张大手护住,再回过神时已经完全被江与城圈在怀里。</p>

    睁开眼,江与城的脸庞近在咫尺,抬眼的瞬间睫毛轻轻扫过对方肌肤,江与城正低头闭眼吻着自己。只是一个简单的吻,舌头舔舐过唇瓣,却没有伸进口腔,末了,又舔过徐嘉禾的嘴角。</p>

    接吻短暂又温柔,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p>

    江与城的身躯完全遮挡住窗外的光源,俊朗的面容被光线勾勒出刚硬的线条,还能闻见他身上炙热的阳刚气味,沉溺欲情的神色被隐匿在逆光之下,还能听见低低喘气。</p>

    徐嘉禾的嘴唇刚被吮吸过,唇瓣赤红,现在还泛着水光。江与城用手指弯曲处替他擦去淫糜的水色,这才低声开口:“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p>

    如果是之前,徐嘉禾肯定会点头承认,对江与城坦诚秘密就是自己最诚恳的态度。但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对“朋友的尺度”有了更深理解。李一烁用行动告诉他:朋友不会接吻,更不会上床,和“朋友”没有任何关系。</p>

    “于文祥看出来了。”江与城还没等对方回答就继续自言自语,“他之前问我为什么要对你格外照顾,是不是只要长得漂亮不管男女我都要碰。”</p>

    “当时我没承认。”江与城自嘲一笑,他想起那个傍晚,也许真像梁陆所说,自己就是个懦弱的伪善者,自以为所有冲动都来自性/欲和好奇,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食髓知味、不肯承认自己动心了。</p>

    “他处处不如我,一直不服气,这次好不容易逮到我的软肋,本想借题发挥——”</p>

    “无所谓了。徐嘉禾你玩过铁丝吗。一旦掰弯,无论你怎么想捋直,都无法回到原状。”</p>

    有些答案呼之欲出,徐嘉禾身体僵麻,本能想推开江与城,无奈根本挣脱不出对方怀抱。</p>

    “我和李一烁在一起了——”</p>

    “那又怎样?”江与城打断对方,满脸都是烦躁,语气也不自觉加重,“我也喜欢你我也想要你,这他妈是狗屁朋友!”</p>

    江与城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徐嘉禾的额头,黑瞳明亮又炽热,呼吸的气息喷洒在对方细腻的肌肤上。</p>

    “上次我们三个人,不爽吗?”</p>

    回忆起这事儿,徐嘉禾骤然脸颊涨红,心跳如擂鼓,此时羞耻到手足无措,但被江与城紧紧盯住,只能慌忙躲开对方的炽热目光。</p>

    江与城抓住徐嘉禾的手,覆在自己**。那处鼓囊囊已经随着情/欲开始涨硬,在手掌心里微微颤动着,像是即将睡醒的猛兽。徐嘉禾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挣不开江与城的力度。</p>

    “周六你初赛吧?给我发定位,我打完循环赛来接你。”,江与城不容置喙地定下行程,“只选择李一烁的话,你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高潮。”</p>

    </p></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