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41章 镜像试探

    下午返校,徐嘉禾坐在车后座不着痕迹地轻揉后背,昨晚李一烁就像疯狗一样纠缠一整夜,现在自己的腰骨都在微微酸疼。</p>

    “小禾,上次妈说的高三办走读,你想好了吗?决定好的话最近我就去看看房子,你舅妈说得对,这事得提前一年就准备,装修完还得散散甲醛,通风少则小半年。妈准备托熟人帮忙看看房,中介还是不靠谱。对了,住了大半个月了,舍友人怎么样?妈看那个李什么什么人还挺有意思的。对了,他怎么一大早就走了?我还想着留人家吃个午饭……”</p>

    坐在驾驶座的母亲又开始招牌式唠叨,而徐嘉禾斜倚在车窗出神——要说刚开学拿到住宿申请表时上学心情如上坟。但是现在,提起走读,居然有些舍不得?</p>

    “小禾,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女人见自己叨叨半天都得不到回应,语气有些嗔怪。</p>

    “妈,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走读……舍友都还不错,住校也省时间。”</p>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不是担心你……”绿灯亮起,女人声音渐弱,脚松刹车轻踩油门,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马路上,终于放弃念叨。</p>

    当自己说出“舍友都还不错”时,徐嘉禾内心没有任何违心,甚至觉得确实如此。一开始看到宿舍名单上,有平时在班里和自己处处作对的李一烁、并不相识再加上初印象冷漠的江与城,以及强势不容拒绝的梁陆……初入宿舍,徐嘉禾心里有太多忐忑不安,可是随着后续相处了解,又发觉自己不再像最初那般抗拒三位舍友,甚至答应其中一位的交往请求。</p>

    难道,已经完全不排斥住宿生活了?</p>

    又或许,习惯这个词,本身就很可怕,如同病毒一样不知不觉混入血液中,随着循环流淌遍布全身,一步步重组细胞结构。徐嘉禾陷入了恍惚,原本普普通通的生活场景发出与平时不同的光芒,明亮又灼热,用手触碰,温暖之余又似乎有着稍纵即逝的灼烫。</p>

    为什么呢?</p>

    ————————————————</p>

    “嘉禾,你中午不休息会儿吗?”李一烁用手指戳了戳徐嘉禾的脸颊,在食堂吃完午饭后他一直坐在桌前百无聊赖地盯着对方发呆。</p>

    “周六是初赛了,这几天先把二试备考手册看完。”没等徐嘉禾开口,梁陆快速接话,将一本教辅砸在桌前,发出颇有威慑力的响声。</p>

    “……哦,好。”徐嘉禾</p>

    戴上黑色半框眼镜的梁陆,比平时看上去更严肃且阴郁,嘴角向上扬,眼底却没有笑意,冷冷瞥过李一烁。</p>

    李一烁撇了撇嘴,立刻噤声。他倒不是怕梁陆,只是李一烁也知道初赛将近,不忍心打扰徐嘉禾复习。之前模拟考徐嘉禾被改答案导致分数奇低,李一烁差点以为是自己整天死缠烂打问题浪费时间所以才耽误了对方。</p>

    而梁陆,显然误以为李一烁是不敢忤逆于他,转头的瞬间又扯出嘲讽笑容。</p>

    “梁陆你他妈笑几把?”李一烁这次敏锐地捕捉到对方表情,瞬间就炸毛。</p>

    梁陆没转头,握笔继续写字,语气淡淡:“笑你,你是几把?”</p>

    “我是几把你是什么?你和几把做舍友?”</p>

    “我和你有关系吗?我是人,和几把做舍友,有问题?”</p>

    “你他妈是几把毛!好歹我还硬,你又细又软!”</p>

    ……</p>

    弱智男高中生斗嘴日常又上线了,徐嘉禾捏了捏嘴角,想笑又不敢笑。正巧微信来了条消息,是于文祥私聊现在来体育馆一趟。</p>

    一般这种情况,于文祥都会在群里他,为什么这次要单独发消息呢?徐嘉禾稍显疑惑但没有多想,开始收拾桌面的本子,打算先去取记录本,事后直接回班。</p>

    “嘉禾你去哪儿?”李一烁看到他收拾桌面立马慌了,“我安安静静火速闭嘴,对不起对不起。”</p>

    为什么交个男朋友像是养了个儿子?徐嘉禾无奈了摇了摇手机解释:“篮球队那边我去取个东西,队长正喊我呢。”</p>

    这边徐嘉禾刚出门,那边梁陆则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间,语气稍显无奈:“和你多说一句话,智商都被拉低了。”</p>

    李一烁起身躺回下铺,语气得意又欠揍:“智商高有什么用,嘉禾现在还不是我的?”</p>

    梁陆不怒反笑:“骂你一句怂,速度够快啊。”</p>

    李一烁塞上耳机,侧躺以背示人,做出一副不奉陪的样子:“男人不能说快……真爱力量,你懂屁。”</p>

    ————————————————</p>

    校队训练时间一般集中在晚自习,午休训练时间较有弹性,并不是强制,徐嘉禾想起来了,这阵子江与城好像基本每天都会去午训。</p>

    “给,麻烦你给财务室那边报帐了,再反应下校巴司机的迟到问题,差点赶不上比赛。”于文祥将夹着发票的记录本递给徐嘉禾。</p>

    徐嘉禾本想进体育馆内,但于文祥把他截在了办公室走廊拐角。</p>

    “嗯好。”徐嘉禾正想伸手接过,对方却仗着身高优势高高举起本子。</p>

    于文祥右手高举本子,左手随意插进裤兜,垂眼饶有趣味地看着徐嘉禾。</p>

    “你真是江与城他舍友?”于文祥挑了挑眉。</p>

    这已经是于文祥第二次这样问了,如果说上次是不知道,那么这次又是为什么?到底想确认什么?徐嘉禾甚至从于文祥的语气里听出些不怀好意的八卦气味。</p>

    “你到底想问什么?”徐嘉禾沉下脸,不打算和对方绕弯子。</p>

    于文祥有些意外于对方的态度,毕竟之前他对徐嘉禾的印象都是有问必答的乖乖仔形象,从没想过也敢和身为正队长的自己这样说话。</p>

    似乎是右手举累了,于文祥交替换手,用左手拿过记录本,卷成一筒搭在左肩上,用本子一下又一下敲着后颈,慢条斯理继续开口:“没怎么,就是好奇江与城,之前还挺懒一人儿,怎么就对你挺上心?周婷婷知道了该多难受。”</p>

    周婷婷是谁?</p>

    于文祥等到了徐嘉禾的疑惑神色,拉长语调解释道:“哦,你不认识,之前的校队经理,是学姐,高三开学就辞了……江与城天天戴的那个红色发带,就是她送的。”</p>

    思绪飘到上半月,徐嘉禾想起当时李一烁调侃江与城红色发带真骚,江与城解释的是“学姐送的,说是道别礼”。确实是天天戴,这个学姐,和江与城,关系很好吗?可是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要被于文祥牵着鼻子走去揣测别人的关系?</p>

    徐嘉禾刚内心嘀咕一两秒,抬眼就看到对方正用试探的揶揄目光打量自己,一时间被戏耍的羞恼冲上心头,但良好的教养使他控制住情绪,可是脸色恼红却遮掩不住。</p>

    “和我有关系吗?”徐嘉禾试图跳着去够本子,但178的他完全被于文祥压制。</p>

    “没关系你为什么要生气——”于文祥挑了挑眉,继续看着眼前的男孩蹭着自己跳来跳去却够不到本子,戏耍对方好像真的很有趣。</p>

    “徐嘉禾!”走廊远处站着江与城,距离虽远,但他音量却很炸耳。</p>

    江与城大跨步走了过来,脸颊的汗顺着脖颈流进球服内,眉毛紧蹙,单手拎着一只篮球,手臂和小腿肌肉紧绷,一看就是刚训练完还没来得及拉伸洗澡。</p>

    于文祥看见江与城走近,耸了下肩,才将本子递给徐嘉禾。</p>

    “你来做什么?”江与城狐疑的视线在二人身上来回扫过。</p>

    “队长让我报账。”徐嘉禾举了举手中的本子。</p>

    “于文祥你先走开一下。”江与城将手里的篮球反侧手扔给于文祥,微微仰首,示意对方带球离开,态度嚣张跋扈,语气也相当不友善。</p>

    于文祥接过篮球,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怎么说话呢?连队长都不叫了?周六打成那屎样还没找你算账。”</p>

    就算是徐嘉禾这个局外人都看出这两人今天不对劲。上次分享秘密,他已经得知江与城很烦于文祥,但不清楚为什么两人突然气氛紧张,现在连表面功夫装都不愿意装了。</p>

    江与城眼神冷了几分却忍住没有动手。</p>

    “没意思。”于文祥看见对方眼底凶戾乍现,他左右手交替传球,冷哼一声,转身离去。</p>

    ……</p>

    “周六怎么了?”徐嘉禾先行开口,但其实他大概能猜到原委,估计是周末和三中的比赛打输了。</p>

    江与城烦躁地扯了扯红色发带:“输了,我的锅。”</p>

    看见对方的习惯性动作,徐嘉禾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个发带是前经理送的吗?”</p>

    “嗯,说是道别礼,还挺好看。”江与城视线扫过眼前男孩,眼底的冰寒融化些许,继续解释:“她也送了于文祥蓝色的,不是只送我。”</p>

    “哦……”言外之意尽在不言中,徐嘉禾听懂了,被于文祥戏耍的尴尬再次攀上心头。</p>

    江与城抬起一只手钳住徐嘉禾的下颌,强迫对方抬头和自己对视,声音低沉:“你真和李一烁在一起了?”</p>

    徐嘉禾怔忪,不明白为何突然提起这事儿,想点头回应,无奈下巴被对方紧紧钳住无法动作。</p>

    江与城眯了眯眼,像是兴致大发,手指间的力度又加重了些,在那软软的脸颊肉上留下泛红的指印:“他单独上你了?有我舒服吗?”</p>

    </p></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