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40章 教学任务

    真的是处男。</p>

    脑袋里突然回忆起上次江与城对李一烁的评价。</p>

    不知不觉中,徐嘉禾竟然已经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这逐渐清晰后甚至有些惶恐——自己原来是这样吗?可是明明一个月前,自己还对床笫之事不甚了解,没想到短短半个月,完全被开发出新世界。</p>

    “……嗯,你动快点。”徐嘉禾索性趴在桌面,试图遮掩自己涨红的脸颊。</p>

    没想到李一烁却把手指抽了出来,语气不满:“手有什么好玩的。”</p>

    像是想到了什么,李一烁继续发问:“梁陆和江与城是不是给你用过那个***?”</p>

    徐嘉禾听闻,背后一阵鸡皮疙瘩耸起,心里泛着怪异的羞耻感和难堪,脸色都开始泛青。</p>

    可是李一烁完全没有察觉对方情绪神色变化,只是起身将卧室门反锁,然后厚着脸皮问:“我也想试试!”</p>

    闻言徐嘉禾脸色更惊恐了,他可不想再被玩具玩弄,**被最强档震麻的触感大过快感,实在不好受。</p>

    而李一烁会错意,慌张解释:“说错了!不是我想试!是我想给你试!”</p>

    “……没有!!”</p>

    “行吧。”李一烁失望地挠挠头,“那快点让我来吧,憋不住了。”</p>

    “我妈在家……”</p>

    “我会很慢的,求求你了嘉禾,为什么就我不行。”李一烁飞速打断,不由分说把对方扑倒在床,脸上都是委屈。</p>

    “做完就回客卧去。”徐嘉禾装出一副冷脸警告对方,太羞耻了,为什么没法拒绝这个麻烦舍友。</p>

    李一烁蹭在徐嘉禾颈窝处不停**,敷衍作答:“嗯嗯嗯嗯。”</p>

    身上的人猴急地扒了自己的衣服,徐嘉禾完全赤/裸地躺在床上,又看着李一烁喘着气粗暴地脱着他自己的衣服,好像争分夺秒一般。</p>

    “你看,你不能再欺负我了。”李一烁可怜兮兮地指了指自己的物件。</p>

    “我、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徐嘉禾语气已经是快要恼羞成怒,处男,真的矫情!</p>

    ……</p>

    徐嘉禾如同隔靴挠痒,他垂下头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的动作,一时间有些意外:自己居然要比李一烁懂得多点,这,怎么会这样?</p>

    “我来。”徐嘉禾坐起身,一只手将李一烁向后推,打算自己主动。</p>

    李一烁脸一皱,明显是受到了打击,但抿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拉不下脸皮睡不到人。</p>

    ……</p>

    结果李一烁火速结束。</p>

    “快,快睡吧,客卧我妈收拾好了。”徐嘉禾从床头柜抽出几张纸,低头擦拭,不敢直视对方,毕竟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安慰。</p>

    半秒光影。</p>

    李一烁再次将徐嘉禾扑倒在床,从侧后方紧紧抱住,语气都开始慌张:“意外!纯属意外!再来一次。”</p>

    ……</p>

    徐嘉禾大口喘气,眼角都浸满了生理性泪水,明明是高级实木单人床,居然也随着二人动作发出闷闷的吱呀声。</p>

    突然,徐嘉禾感觉自己脖颈一丝凉意,他一怔,接着反应过来:“你、啊、你怎么又哭了。”</p>

    对方没有吭声,只是继续撞击,并不理睬。</p>

    如果说上次哭是因为不甘,那么这次就是羞耻。李一烁觉得丢脸透了,好不容易能和徐嘉禾独处,结果自己居然意外结束……</p>

    都怪、都怪徐嘉禾妈妈端来的鲜榨果汁!</p>

    ……</p>

    徐嘉禾如释重负般仰起头,大口喘着气,无力推开,只能听见对方嘟囔着:“你怎么又欺负我。”</p>

    虽然身累体乏,但徐嘉禾还是强撑住精神,想把这人赶去客卧,无奈李一烁刚松开几寸距离又立马抱紧,双臂环住徐嘉禾,手指在平滑的小腹不停摩挲,嘴里还晕乎乎地嘟囔着“嘉禾我真的好喜欢你。”</p>

    徐嘉禾胸腔扑通一跳,没作声,心又软了几分,索性转身将头埋进他颈窝。</p>

    温暖又舒适。</p>

    昏昏欲睡之际,突然感觉有什么异物感顶着自己的小腹——</p>

    “李一烁,你给我走开!”</p></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