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38章 约定失效

    第38章 约定失效</p>

    “不行。”</p>

    回完信息徐嘉禾快速锁屏,打算继续看看题,但是大腿内侧的蚊子包越来越痒,白皙光洁的腿肉凭空多了块红肿,如蚁蚀骨,痒到精神根本没法集中。</p>

    题是看不进去了,徐嘉禾重新打开手机,打算随便点个外卖凑合一下晚饭。</p>

    微信提示音再度响起。</p>

    李一烁:可是我买了好多炸鸡</p>

    李一烁:我一个人吃不完。。我就在你家小区里。。你家是哪栋楼啊。。我快迷路了。。</p>

    李一烁:[皮卡丘委屈.gif]</p>

    李一烁:救救孩子吧!!</p>

    徐嘉禾:……</p>

    徐嘉禾:见到喷泉了吗,在那等我。</p>

    唉,徐嘉禾轻叹一口气,好像对方一撒娇自己就没辙了,无可奈何下楼去接这个麻烦舍友。</p>

    远远就望见李一烁手提着两个大袋子,看见自己就傻笑着跑过来。额角还挂着汗,看样子在烈日下逛了半天。明明不打招呼就来添麻烦,但看着这样的李一烁,徐嘉禾竟然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p>

    “你真没去江与城的比赛啊!”李一烁双颊微红,语气轻快,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兴奋二字。</p>

    “是咱们学校的比赛。”徐嘉禾矫正对方的用词,“我忙着复习。”</p>

    “嘿嘿,那你也没去找梁陆啊!”李一烁像只大型犬黏了上来,如果有尾巴的话,估计现在摇得正欢。</p>

    徐嘉禾这才明白,原来对方就是来亲自查行程,确认自己真的没去找江与城也没去会梁陆,并不是什么炸鸡买多吃不完的借口。</p>

    “你爸妈不在?”打开房门,李一烁看见室内昏暗一片不禁发问。</p>

    “我爸出差,我妈逛街还没回来。”徐嘉禾从鞋柜找出一双新拖鞋递给李一烁,又打开走廊的吊灯。</p>

    “……哦……那我今晚能住你家吗?”李一烁终于憋出这句话。</p>

    “随便,有客卧。”</p>

    “哦……”李一烁的脸瞬间浸满了失望,但客卧也没关系。</p>

    二人刚消灭完炸鸡,正巧徐嘉禾的母亲回家,女人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客人吓了一跳,精致的妆容一瞬间僵化,毕竟这是自己儿子第一次带朋友回家玩,听说李一烁打算借宿一晚后,更是热情洋溢地去收拾客卧。</p>

    “阿姨你放心!嘉禾他学习排名一直很稳定,老师天天夸。”</p>

    “您不知道,嘉禾他经常帮我讲题,我也跟着进步!近朱者赤,古人诚不欺我!”</p>

    女人一边给客卧换上新洗的床铺一边听李一烁瞎侃,笑得合不拢嘴,眼角都挤出些笑纹。等收拾完,又切了水果送进徐嘉禾的卧室。</p>

    “小禾,都学了一天了,休息休息,这会儿陪同学打打游戏。”女人嗔怪道。</p>

    “没事阿姨!我也要再看看书!”李一烁正色道。</p>

    “行吧行吧,你们吃啥再喊我,阿姨先去看电视剧了。”女人笑着将门关紧。</p>

    这边门刚关,那边李一烁立马贴近距离,低声惊叹:“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家长说‘别学了’。惊了!别人家的老妈!”</p>

    “别贫了,你真带书了吗?”</p>

    “没,但我带手机了,你看你的题,我打我玩的游戏。”</p>

    话是这么说,但每当徐嘉禾低头继续看书,就能感觉到背后有一道热烈的目光正时时刻刻盯着自己。正想无视集中精力,奈何大腿内侧的蚊子包又开始痒,根本看不进去。</p>

    徐嘉禾划着脚尖,将转椅面向正在玩手机的李一烁,对方显然是被自己的突然起身的动作吓了一跳,偷瞄的目光也来不及收回。</p>

    “咳。”被现场抓包,李一烁慌忙低头继续看手机。</p>

    看到李一烁的反应,徐嘉禾突然觉得对方其实也挺可爱。他也坐到床上,正好趁这个机会和对方说明白,今后也不用再麻烦装情侣。</p>

    “其实,你不用再假扮我男朋友了。”</p>

    李一烁猛然抬头,手指一松,手机滑落到腿间,屏幕是黑的,满脸都是茫然:“啊,为什么?”</p>

    “梁陆说不会再威胁我。”徐嘉禾解释道,“其实,他也不坏……”</p>

    “你不能信他!”李一烁急得脸都涨红了,坐正身子,焦急地挠着后脑勺。</p>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李一烁眼神一亮,正色道:“那就不假扮了,我们真的在一起吧!就是真的男朋友。”</p>

    这回轮到徐嘉禾手足无措,不自觉地去挠大腿内侧的蚊子包,眼神飘忽:“可是,我们算吗……”</p>

    “都,那啥了。”李一烁伸出手指开始比数一二三,“亲都亲了,抱都抱了,上都上了……怎么不算?”</p>

    “朋友,也会做的吧?关系好的话……”徐嘉禾不安地垂下眼帘,语气相当不确定。</p>

    李一烁瞠目结舌,圆眼睁得更大了,惊诧几秒,像是想起什么,试探性发问:“江与城,给你这么说的?”</p>

    看见眼前人身体明显一僵,李一烁反应过来,拧眉骂道:“操,我还没搞懂他到底什么情况,那货不是喜欢……算了!嘉禾你脑子是不是都用来学习了,怎么别人说什么都信?你是**……瓜吗?”</p>

    李一烁挠了挠头发,正视对方,再次确认:“你就是脑子都用来学习了!”</p>

    其实徐嘉禾又何尝不纠结,自己这些年并没有关系过近的友人,也从未体验过友情,互相解决欲望又是否可以算为友情的尺度之内。应该不算吧?但是江与城确确实实将自己从自卑怀疑的深渊里救赎出来,让徐嘉禾知道自己也是被需要的,自己也是独一宇宙。可是……似乎也不符合常理的友情范围。</p>

    看见对方没有作答,李一烁语气软了些,伸手轻轻拉扯徐嘉禾的衣摆:“嘉禾,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欺负我。”</p>

    小区治安很好,窗外几乎听不到犬吠鸣笛声,衬得卧室里更安静了,唯独大腿内侧的蚊子包惹人心烦,徐嘉禾无法拒绝,傻愣愣地回应李一烁的目光,手指却下意识去挠痒。</p>

    “你腿咋了。”李一烁疑惑盯向他**,“刚才看你一直在挠。”</p>

    徐嘉禾低头瞄了一眼,不自觉又伸手挠了一下,雪白的大腿划过一道红痕:“蚊子咬了。”</p>

    再抬头就看见李一烁坐近了些,也低头看向自己大腿内侧,气氛一瞬间暧昧,还能听见李一烁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徐嘉禾下意识就想合拢双腿。</p>

    李一烁两手掰开,阻止了徐嘉禾的动作,头又低了些,鼻息间的气息都喷洒在双腿内侧,痒/痒的,热热的。</p>

    “口水可以止痒。”李一烁抬头,呼吸又粗重了些,耳廓泛红,眼神也染着**的浑浊。</p>

    这个土方法徐嘉禾是知道的,但他并不想这样做,毕竟用手指涂抹自己的口水再沾到蚊子包上……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恶心。</p>

    正想开口拒绝,李一烁却将他的大腿掰得更开了,手掌心的热度传递到冰凉的皮肤,热乎乎的舌头已经舔上大腿内侧,痒一瞬间被唇舌的热度包围,轻轻吮/吸好像真的将蚊子包的痒完全掩盖……</p>

    大腿内侧湿/濡的唇/齿触感不断被放大,麻痹所有神经,真的不痒了。徐嘉禾只能听见李一烁口齿不清地说道:“男友任务一,唔,我帮你。”</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