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37章 二人对话

    第37章 二人对话</p>

    (回忆)</p>

    两人站在室内体育馆的背面,相视而后谁都没开口,硝烟的味道逐渐弥漫,似乎一触即燃,上方的通气窗还能听见场馆内球员大声配合的呼喊。</p>

    “有事?”梁陆率先打破沉默。</p>

    江与城抬眼一瞥,拧着眉冷冰冰道:“以后别勉强他了。”</p>

    没有明说“他”是谁,但两人都心知肚明。</p>

    “之前以为你揍他。”江与城先是略显难堪地揉了揉下巴,接着眼神凶戾些许,“抓住把柄胁迫,你这算什么?”</p>

    梁陆挑了挑眉,似乎并不生气,反倒语气揶揄:“所以你知道他是双性后也上了他……是上周二吧?”</p>

    江与城猛然抬头,一脸震惊,面部表情已是昭然若揭……梁陆怎么会知道?</p>

    梁陆轻蔑一笑,继续推测:“本来我约他在宿舍一起看题,但他临时说晚自习要去办公室帮忙改卷子,但回宿舍后他和李一烁的说辞完全对不上,很明显,嘉禾对我说谎了……而你,那天回宿舍后居然难得打了一次招呼。当嘉禾看向你时,你却很刻意地移开眼神。”</p>

    “当时想不通,现在明白了。”梁陆看着对方逐渐僵硬的脸色,愈发气定神闲、运筹帷幄,“还听说嘉禾现在是篮球队挂名经理?”</p>

    江与城怔在原地,语文向来不好的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p>

    梁陆嗤笑出声:“所以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p>

    好像脑内维持平和的一根神经骤然断裂,听到这话,江与城眼神狠戾,浑身瞬间爆出怒火,无法自控,对着梁陆的右颧骨就是狠狠一拳,力道之大,连自己的手指关节都在微微发痛。</p>

    梁陆被打得后退两步,眼底暗火汹涌,没有立刻还手,反倒是阴恻恻笑问:“你有资格管吗?你是出于正义感还是上了就要负责的心理?”</p>

    看到江与城被噎住,梁陆已是了然,继续道:“我敢承认我喜欢徐嘉禾,我对他有**,想脱了他的衣服压在身下操,你呢?”</p>

    江与城眼眶微微睁大,憋不出一个字,俊朗的面容此时愤怒消散些,空留纠结神色。</p>

    梁陆抬起拳对着江与城的嘴角还了一击,拳骨撞击的闷声炸开,硬生生将对方打成侧脸相对。附近的街灯应时而亮,将江与城铁青又纠结的表情映照得更明显了。</p>

    “这一拳还给你了。”梁陆拽正自己的衣领,不愿多谈,嘴角嘲讽一笑就要离开。</p>

    刚迈出步伐,梁陆再次回头,眼神之间都是高高在上的不屑:“说到底你就是伪善。”</p>

    夜灯下独留江与城一人,他愣神许久,才用拇指轻轻触碰伤口,疼痛感从嘴角蔓延,顺着神经刺痛到整个胸腔。</p>

    被江与城一拳砸在右颧骨,脸侧微微发疼,梁陆打算一个人先回到宿舍处理伤口,屋内黑黢黢,打开吊灯后他静静坐在桌前。</p>

    “嗡——”手机显示是钟允诺的来电。</p>

    “喂。”</p>

    “梁、梁陆!我是二班的钟允诺,老张说你会帮我辅导一下?明天可以吗?”电话里传来不太熟悉的女声。</p>

    “也行。”梁陆冷淡作答。</p>

    “可是、活动室都不开放诶,你能找到空闲的自习室吗?”女声发问。</p>

    “我借个钥匙,明天晚自习前你打电话联系我就行。”梁陆回应。</p>

    “那就明晚联系!”</p>

    “嗯。”</p>

    “对了……我帮徐嘉禾改题的事,你不要去问他……他让我保密。”女声怯生生地请求。</p>

    “徐嘉禾让你保密?”梁陆略感意外。</p>

    挂了电话,梁陆点燃一根烟,他总觉得徐嘉禾让钟允诺改题这事儿没这么简单,好像哪里逻辑不通,但又没有确切思路。</p>

    当李一烁回宿舍,二人将视线移到上铺,梁陆才发现——徐嘉禾居然一直在宿舍!他没开灯没出声,现在还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殊不知尴尬的脸色已经将他完全暴露。</p>

    要不要趁此问清楚?但是奇怪的自尊心让梁陆无法开口,万一,徐嘉禾真的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抛弃竞赛名额怎么办?自己真的能直面这个事实吗?</p>

    正烦躁之时,江与城也回宿舍了,依旧像往常那样懒得打招呼,当李一烁问起嘴角的伤口,他随意搪塞过去。梁陆能感觉到江与城和自己一样都压抑着怒火,但默契使然,二人都避免在宿舍里发生冲突,以防其他人看出一二。</p>

    一想到徐嘉禾被眼前两个舍友都碰了,三人沆瀣一气将自己排除在外。再加上现在徐嘉禾宁愿放弃竞赛名额都要躲开自己。梁陆额头青筋暴起、怒火攻心几欲暴走,无法理性思考……</p>

    直到捡起那张纸条。</p>

    ————————————————</p>

    (回到周四晚)</p>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如释重负,今晚徐嘉禾回宿舍后只想放松放松早点睡。更何况自己晚自习无视了老张,径自跑出教室,没准明天要被骂个狗血喷头……在这之前先睡个好觉再说吧。</p>

    二人刚坐下,李一烁也冲回宿舍,手里还提着纸袋。</p>

    “嘉禾!”李一烁眼睛亮亮的,跑到书桌前,献宝似地掏出纸袋里的教辅和卷子,“老张让我把这些给你!他说竞赛名额还是你的。不过你突然跑出去班里都惊了。”</p>

    李一烁最后拿出一套题,上面都是红黑笔迹交替,正是上周梁陆整理送给徐嘉禾的打印题。李一烁吞吞吐吐、小心翼翼开口:“这个,钟允诺让我还给你。”</p>

    徐嘉禾接过这套题,内心顿时布满了愧疚,明天该怎么面对她?</p>

    “她回班后一直哭。”李一烁烦恼地挠了挠小卷毛,生怕触及徐嘉禾霉头,“她让我帮她再道歉一次,我也不好意思拒绝。”</p>

    “没事。”徐嘉禾点点头,眉眼微蹙。</p>

    宿舍门又一次推开,正是每天最后一个才回宿舍的江与城。</p>

    将球投进挂篮,书包撂在桌上,手机扔到上铺。完成回宿三件套后,他随便靠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脱下AJ,拿出湿巾慢慢擦拭着污渍,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p>

    徐嘉禾的视线不自觉移在江与城身上,这才恍神过来:这几天自己一直为竞赛名额的事儿烦心,等到事情解决,才发觉这几天江与城怪怪的,从周一晚后又回归到最初冷冷淡淡懒得打招呼的状态。明明是一个宿舍,但经理挂牌还是昨天于文祥帮忙送过来的。这次不是手写,而是打印的正规名片挂牌。</p>

    似乎是感受到徐嘉禾偷瞄的视线,江与城抬头,将对方抓个正着。</p>

    “这周末打三中你就别去了,经理的活儿替补来做,你好好复习吧,我听说下周末就初赛了。”江与城语气平缓,却不容质咄。</p>

    “没事,就一下午而已……”</p>

    “周末去市图书馆,我帮你看题。”一旁的梁陆打断了徐嘉禾。</p>

    徐嘉禾转头正色道:“做经理要负责。”</p>

    “你到底想不想进复赛?”梁陆忍不住皱眉,眼神不经意瞟向江与城,话中有话道,“你想负责?有些人还不想负责呢。”</p>

    江与城闻声,手中擦拭AJ的动作一顿,徐嘉禾还没来得及细想,身旁的李一烁立马出声:“不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城我们新的长城!我现在是徐嘉禾的后援会会长,法务部代表第一人!这种民事纠纷就应该由我出马,请让徐嘉禾一个人在家学习!”</p>

    江与城放松些许,跟着开玩笑:“之前不是说我的吗?”</p>

    李一烁上脚一踹:“滚你妈。”</p>

    接着,他又想起了什么,红着脸继续补充:“那啥,我现在是嘉禾的男朋友。”</p>

    6094宿舍内死寂了一两秒,徐嘉禾呛了一口气,这才想起周日晚和李一烁的约定——谎称二人恋爱,以此躲避梁陆。可是现在自己和梁陆已经说开了,这个约定还需要吗?</p>

    被蒙在鼓里的李一烁此时还在拉扯着卷毛,好像是有点害羞,眼神望向徐嘉禾,浸满了期待和得意,想得到对方的肯定。</p>

    徐嘉禾脸也微微窘红,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半天才出声:“……嗯。”</p>

    江与城一脸震惊,但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继续手里的动作。</p>

    梁陆轻挑眉梢,毫不意外,只不过眼神略微阴郁,用手指轻敲桌面,看起来似乎是不在意,轻笑出声:“哦,是吗。”</p>

    ————————————————</p>

    周五匆匆一过又是周末,于文祥通知徐嘉禾这周积分赛不用来,再三保证替补球员会做好记录,徐嘉禾才肯留在家看书。</p>

    明明已经九月中旬,天气还是消散不去的夏日炎热,徐嘉禾在家穿着棉质短裤,不知何时大腿内侧被叮了一个蚊子包,痒到反复挠掐都无用。刷了一天题,现在不止眼睛疲累,连右手臂都有些酸疼。</p>

    快到晚饭时分,手机微信响起提示音,解锁一看。</p>

    李一烁:嘉禾,上次我说我家离你家小区还挺近的耶。</p>

    李一烁:[皮卡丘轻跳.GIF]</p>

    李一烁:你还在忙吗。。</p>

    李一烁:我可以来找你吗?</p>

    </p</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