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34章 双层误会

    第34章 双层误会</p>

    【周日晚】</p>

    “啊。”</p>

    女孩被悄无声息靠近的人吓了一跳,不自觉轻叫出声。</p>

    梁陆手里捏着一班的模拟卷,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眼前的女孩正在伏在办公桌上涂改什么。这个女生有点眼熟,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是二班的数学课代表,钟什么什么。</p>

    女孩吓得上体僵硬,试图用腰身遮掩住桌面,眼神里噙满了恐惧不安,睫毛****,殊不知这种过度反应已经将她的行为完全暴露。</p>

    梁陆没吭声,只是沉默地走过去,将自己班的卷子放置在老张的办公桌上,垂眼瞬间正巧看见那张答题卡姓名栏上赫然写着“徐嘉禾”三个字。</p>

    梁陆挑了挑眉梢,眼里的鄙夷遮掩不住,这才开口:“改别人的答案?”</p>

    女孩慌了,眼神飘忽,额头都渗出了冷汗,拼命摆手,开口结巴:“不、不是……是徐嘉禾他自己不想参加竞赛,临时后悔了,让我帮他来办公室改成错题。”</p>

    这个谎言未免太不值得推敲了,哪会有人临时后悔放弃这么重要的竞赛名额?梁陆嘲讽地扯了扯嘴角,没有开口,似乎是不屑于当面揭穿女生的把戏。</p>

    “你、你爱信不信。”钟允诺用手腕擦了擦额角的汗,双手码整齐答题卡重新放回桌面上,不再过多解释,脚步凌乱的往办公室外逃离。</p>

    “钟允诺!”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p>

    梁陆紧随女孩走出办公室,果不其然,那声音正是来自徐嘉禾。他喘着气,手里还提了一袋零食递给女孩,嘴角挂着浅浅的温和笑容:“你拿着吧。”</p>

    梁陆瞠目欲裂,尽力掩饰自己内心波澜壮阔的情绪。他不敢相信眼前这幕,本以为女孩是在说谎,谁能想到真是徐嘉禾要求对方帮忙?还堂而皇之送零食,就算自己也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也毫不避讳。</p>

    可是,为什么他要主动放弃这次竞赛机会?</p>

    晚自习前站在窗户边望见李一烁亲吻徐嘉禾额头的画面再一次浮现脑海。梁陆在一瞬间反应过来:如果能过初赛,他们就要在本校老师的带领下去珮城决赛,宾馆和来回机票都是学校负责,这一路都免不了一起住宿。</p>

    也就是说,徐嘉禾为了躲开自己宁愿故意放弃这次竞赛机会,甚至不惜找课代表过来帮忙改错?</p>

    有必要吗?不至于吧?</p>

    他真的会这么讨厌自己?</p>

    ————————————————</p>

    徐嘉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宿舍的,只是一个人侧躺在上铺什么也不想干,临近晚自习也不想回班。暮色四合,6094里没开灯,整个空间和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p>

    打开手机,微信跳出几条消息,都是来自李一烁。</p>

    李一烁:对不起o(╥﹏╥)o</p>

    李一烁:我不该天天缠着你问题</p>

    李一烁:其实那些题我都会,只是想找你说话</p>

    李一烁:对不起,对了我帮你晚自习请假了</p>

    李一烁:[皮卡丘下跪.gif]</p>

    徐嘉禾将手机攥紧,发呆片刻又回复了对方: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谢谢</p>

    闭上眼睛还能想起刚才老张失望的表情,特别是当自己说出“我的答题卡好像被改动了,能不能看一下监控”后,老张更是摆出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徐嘉禾,老师知道你对自己严格要求,但你也不能撒谎啊!谁改的?难道是我改的?我还巴不得是你去!”</p>

    微微阖上眼,眼眶好像还有点酸楚,徐嘉禾可以接受自己没考好,但是不能接受自己的答题卡被人恶意篡改。</p>

    到底是谁?</p>

    脑袋里突然浮现昨天晚上自己跑上行政楼五层时出现的那两张脸,文文静静的钟允诺,以及高傲不可一世的梁陆。</p>

    会是钟允诺吗?可是同班了一年,就算两人不是特别熟的朋友,但对方的性子徐嘉禾还是清楚的,钟允诺不像是会篡改自己答案的人。那么……会是梁陆吗?</p>

    犹如一道惊雷劈醒混沌的脑袋,初始时梁陆冷漠的眼神,刚进宿舍时顽劣的笑容,昨天坦白后玩味的表情……以及昨晚在办公室门口擦肩而过的嘲讽嘴角,那些神情像是电影胶片一般被记忆拉出来一幕幕重演。</p>

    不再有肉体胁迫,自己的秘密也没有被告知于天下,等来的只是一张被篡改的答题卡。答案呼之欲出,徐嘉禾感觉胸腔里的心脏疯狂跳动,几乎是双手颤抖地重新捧起手机,指关节都隐隐发白。</p>

    徐嘉禾:你昨晚在办公室?</p>

    等待消息回复的这几分钟里,寂静的宿舍内几欲快要听见自己炸裂的心跳声。</p>

    梁陆:?你不是看见了吗</p>

    徐嘉禾在对话框内打出:“你是不是改了我的卷子”,却迟迟没有发送,从小接受的教育里,父母曾多次说过不要擅自用恶意揣测别人。</p>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钥匙转动的声音,紧接着宿舍门被推开,啪的一声,吊灯点亮了整个房间。</p>

    一阵脚步声慢慢靠近,椅子腿刮擦地板的声音划破宁静,有一个人坐在了桌前。徐嘉禾平躺在上铺,正想起身打招呼,侧身的瞬间,没想到却是梁陆引入眼帘。</p>

    徐嘉禾下意识又重新躺平,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他。</p>

    “嗡——”手机在桌面上震动发出刺耳的声音。</p>

    “喂。”梁陆接通了电话。</p>

    “也行。”</p>

    “我借个钥匙,明天晚自习前你打电话联系我就行。”</p>

    “嗯。”</p>

    “徐嘉禾让你保密?……我知道。”</p>

    “说完了吗,我挂了。”</p>

    “嗯,再见。”</p>

    宿舍重新恢复了平静,徐嘉禾悄悄侧过身,大拇指解锁手机屏幕,画面还停留在刚才的对话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发送的必要了,自己也没有起身直面梁陆的勇气。</p>

    啪嚓,打火机点燃的声音,香烟的味道渐渐弥漫到上铺空气,塞满了整个鼻腔,徐嘉禾忍住不去咳嗽。</p>

    宿舍门外再次传来钥匙插入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踏入宿舍,紧接着是李一烁的声音:“就你一人?嘉禾不在?”</p>

    徐嘉禾看不见梁陆的表情,但能明显听见椅子轻微转动刮擦地板的声音,也能感觉到那二人的视线一齐抬向上方,聚集在自己身上。</p>

    “你在睡觉吗?我偷偷溜回来了。”李一烁靠近上铺,两只手握紧栏杆,一米八四的身高使他轻松的将下巴搭在床铺边,眨眼睛巴望着床上的徐嘉禾。</p>

    尴尬。</p>

    徐嘉禾双颊微微窘红,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装死了,只能眯着眼睛,缓缓起身,头发还乱糟糟的,装出一副刚醒的模样。</p>

    眼神下瞟,不小心和转身的梁陆对视上。梁陆依旧眼神冰冷凌厉,但透出一丝惊讶,抿紧双唇,眉峰紧锁……他的右边颧骨处好像有淤血?</p>

    “你没吃晚饭吧?”李一烁趴在床边,提起右手的饭盒,“点的外卖,我刚去栏杆那边取。”</p>

    宿舍内的气氛依旧很诡异,徐嘉禾心虚地不敢向右转头,刚才意外偷听了梁陆的电话,虽然很在意,但却不能问出口。</p>

    “嘉禾,你为什么给钟允诺送零食啊。”右侧的李一烁趴在桌子上,歪头盯着徐嘉禾。</p>

    突如其来的问题,徐嘉禾也有点意外:“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请客。”</p>

    “真的吗?”李一烁扯了扯卷毛,“他们都在传你昨晚送她零食……还说……”</p>

    李一烁停顿片刻,小心翼翼继续开口:“他们还说你是故意考差,让给钟允诺名额,就是为了追她。结果没控好分,便宜了周晖……不过你放心!我给他们说了绝对不可能!”</p>

    原来现在居然传成了这种谣言?真没想到昨晚班里那几个人还挺八卦。</p>

    “怎么可能。”徐嘉禾烦躁地用筷子捣着盖浇饭,心里还在想着刚才梁陆说的那句【徐嘉禾让你保密】是什么意思。</p>

    “为什么要送她零食?”一旁的梁陆终于开口,转动笔杆,“我也好奇。”</p>

    梁陆似乎并不是真的发问,又像是自问自答:“其实没必要。”</p>

    宿舍门又一次被推开,江与城还是穿着一身球衣,进屋没打招呼,习惯性一个投掷将自己的篮球扔进挂网里。</p>

    “你这儿什么情况?”李一烁对着江与城指了指自己的嘴角。</p>

    徐嘉禾也应声望过去,只见江与城左嘴角贴了一个创口贴,周边还有隐隐约约的血丝。</p>

    “打球砸的。”</p>

    沉默的梁陆和江与城像两座冒着寒气的冰山,矗立在书桌两边,彼此之间有层无形的隔膜,夹得中间二人不寒而栗。</p>

    “没人用浴室吧,我先洗漱了。”</p>

    徐嘉禾先行一步逃离,将校服校裤随手搭在上铺栏杆上,换了睡衣先进浴室。</p>

    卫生间内响起哗啦水流声,梁陆也起身离开书桌,走向下铺,准备躺下休息。</p>

    一个纸团从徐嘉禾的校裤口袋里掉落到地面。</p>

    梁陆瞥了一眼,弯下腰捡起正欲随手扔进垃圾桶,然后突然发现纸团里写满了字。</p>

    这是什么?</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