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善解人衣(NP)

第33章 模拟试卷

    第33章 模拟试卷</p>

    “我以为你说清楚,就是全说了。”李一烁拧着眉毛,一边走一边反手给自己后颈敷跌打肿痛药贴,“所以才想回呛他一句……那个逼我早就看不惯了!”</p>

    徐嘉禾无奈揉揉眉心,托李一烁的福,梁陆显然是被自己惹毛了,但往好处想,快刀斩乱麻,与其纠缠不清不如摊牌了断。</p>

    回想起刚才对方阴骘的脸孔、凌厉的眼神,徐嘉禾突然有点心虚和说不出的害怕。李一烁被江与城强行闭嘴后,梁陆只是玩味地扫视宿舍其他三人,接着转身向教学楼先走一步,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说。</p>

    临近晚自习铃声响起,江与城去室内体育馆训练,徐嘉禾和李一烁则一起回教学楼。夕阳西斜,教学区被暮色浸满,二人的身影被光线不断拉伸。</p>

    “嘉禾。”李一烁突然站定。</p>

    徐嘉禾转头看向他,一脸不解。</p>

    李一烁吞咽了一下口水,向前迈出一步,低下头轻轻啄了啄徐嘉禾的眉心。</p>

    嘴唇柔软的触感在眉间绽放,鼻息隐隐约约还能闻见淡淡的药贴味,徐嘉禾显然被吓了一跳,向四周望了望,还好临近上课,基本上没人了。只不过抬头瞬间,好像二楼窗户有人影,但定睛一看只是错觉罢了。</p>

    轻啄一吻后,李一烁又忍不住伸手拉扯着小卷毛,偏过眼神:“我可以追你吗?”</p>

    徐嘉禾过去不是没有被女生表白过的经历 ,但被同性表白还是第一次,他的双颊被橙红的夕阳沾染上绯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p>

    “可是……”</p>

    “或者!”李一烁语气急促,快速打断可能会出现的拒绝,“就是,你说你和我在一起了,梁陆就不会再缠着你了,行吗?”</p>

    徐嘉禾微怔,迟疑片刻,缓缓开口:“这样他会信吗?”</p>

    “先试试嘛,你难道不觉得他很烦吗?”李一烁像一只大型犬一样,立马黏上对方,伸出右臂将徐嘉禾圈在怀里。</p>

    男生身体的温度通过薄薄的校服衬衫传递过来,想起今早醒来那幕,徐嘉禾忍不住双颊一红,挣脱开怀抱,佯怒道:“真正烦的是你!”</p>

    身边骤然安静了,转头一看,李一烁皱着脸表情受伤,嘴角下撇。</p>

    “……我开玩笑的。”徐嘉禾小心翼翼开口,一边说一边试探着对方的反应。</p>

    “我就知道!”大型犬扬着傻笑重新扑上来,左蹭蹭右摸摸,就差舌头舔上来了。</p>

    “你先放开我——”</p>

    ————————————————</p>

    “同学们,这周就不周考了,才刚开学,也没什么好考的。”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笑眯眯地开口,“后两节课想参加数学竞赛的同学可以来我这儿领卷子,14班弃权,目前多了一个竞赛名额。原本我私下定了徐嘉禾和一班的梁陆,公平起见,一班二班这份模拟卷前三的同学可以去参赛。”</p>

    讲台下一片欢呼,声音就属李一烁和赵博闻声儿最大,大多人都在庆幸躲过一场周考。</p>

    徐嘉禾抬头,正巧老张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虽然重新考重新选拔,但老张的眼神还是写满了:你稳了,你可以肯定行。</p>

    “那就这样,第一节课你们补补作业,后两节想参加竞赛的来领卷,其他同学自由复习。我去办公室拿卷子,你们安静一点。”</p>

    合门声刚落,班级内响起众人嗡嗡的响声,徐嘉禾感觉自己背部被一支笔轻轻戳了几下。</p>

    “徐嘉禾,你,那个数学……”身后正是数学课代表钟允诺,白白净净的一个女孩,扎着简单的马尾辫。她怯生生地开口,看上去犹犹豫豫。</p>

    “我也没写完,写完再给你吧。”徐嘉禾冲对方友好笑笑,并不是借口,但这个周末自己确实……忙了其他事儿。</p>

    “不是不是!”钟允诺又用笔戳了戳徐嘉禾的后背,压低声音,“不是对答案,我,我能不能……”</p>

    对方迟迟没开口,看上去非常纠结,吞吐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p>

    “你先写吧!”钟允诺似乎还是说不出口,用手推着徐嘉禾转身。</p>

    “到底怎么了?”徐嘉禾这回干脆将整个身子转了过来,和女孩对视。</p>

    徐嘉禾平时和钟允诺不算熟,但比较合拍,偶尔会一起讨论难题。主要是钟允诺气场较弱,相处起来很轻松。完全不会像梁陆那样气场强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p>

    钟允诺受宠若惊,连忙撕下一张便签纸,低头写了什么,然后塞给徐嘉禾。</p>

    打开纸条,上面赫然几个字:“一会能不能求个选择?竞赛我准备了一年。”</p>

    高一时老张选的人就是梁陆和钟允诺,只可惜钟允诺止步于初赛。徐嘉禾反手将纸团还了回去:“这次帮了你,初赛决赛怎么办?”</p>

    背后又是几下中性笔戳弄,打开纸条,钟允诺潦草的字迹写道:“上次初赛是意外,我肚子疼影响了发挥QAQ今年老张没选我,你和梁陆都稳了,但这个机会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p>

    这张便签纸已经被写满了字迹,没有空隙,所以徐嘉禾随手塞进口袋里,重新撕了草稿纸的边角回复:“不好意思,认真答吧,你可以的。”</p>

    身后终于没有了笔杆戳背的动静,徐嘉禾轻咬下唇,有一丝不忍和愧疚,但还是不打算冒着被抓的风险去帮钟允诺。</p>

    竞赛模拟卷发了下来,对徐嘉禾来说并不算难,有些题型前几天还在梁陆整理的题册里见到过,思路一致,很快就验算出来。翻过卷子查看大题,没想到居然撞见了原题——正是那天晚上梁陆在微信上问自己的函数题,答案是69。</p>

    心跳骤然加快,连鼻尖都微微渗出了汗,徐嘉禾甚至感觉自己的右手都有些发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撞见原题的兴奋还是回忆起那天晚上厕所情事的忐忑。此时只能凭借记忆,再次将那道题一步一步填满。</p>

    第一个交卷,徐嘉禾长吁一口气,答完题感觉发挥得比较稳,应该能有90%的正确率,如果正式竞赛也能达到这个水准就好了。后方的钟允诺还在答题,左手反复揉着额头,将白皙光滑的额头搓出一道道纹路。</p>

    徐嘉禾走回自己座位,准备收拾书包回宿舍。脚步声惊醒了钟允诺,她抬头看了一眼先交卷的徐嘉禾,随后继续低头验算。</p>

    那一眼里饱含了怪罪、焦虑、埋怨……徐嘉禾看出来了,虽然有些愧疚,但,已经来不及后悔。干脆给钟允诺买点零食道个歉好了,班里难得有个还算合拍的同学。</p>

    从超市里回教室,班里零零星星只剩下几个人,看着彼此的大片空白的竞赛卷互相调笑,好像已经完全放弃了,监考的老张也不知踪影。</p>

    “钟允诺?她帮老张交卷子,刚去办公室了。”同学指了指北面的办公楼,看见徐嘉禾手里提了一带吃的,又接着打趣,“不会吧?你对她有意思?看不出来啊。”</p>

    徐嘉禾不方便解释,只能简单否认,结果对方更来劲八卦了。无奈之下他只好随便敷衍几句,赶快跑向办公楼,担心钟允诺走了。</p>

    “哈、哈……钟允诺!”</p>

    徐嘉禾大口喘气,喊住对方。刚爬上五楼,正巧钟允诺正从高二数学组办公室推门走出来。</p>

    钟允诺闻言转头,神色一僵,紧接着,梁陆也从办公室里走出。</p>

    梁陆怎么会在这?</p>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徐嘉禾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但只能硬着头皮走过来,将手里的袋子递给钟允诺,露出抱歉的微笑:“你拿着吧。”但是钟允诺只是僵在原地,并没有伸手接过。</p>

    一旁的梁陆没出声,只是挑了挑眉稍,露出嘲讽的微笑,径直从二人身边走过,先下楼一步。</p>

    钟允诺的视线始终黏紧梁陆,不敢吭声,直到对方消失在走廊拐角才张开唇齿。</p>

    “你不用这样……你本来也没有义务帮我,本来就是竞争对手。”钟允诺憋着气嘟囔道。</p>

    “买都买了,拿着吧,就当我请客了。”徐嘉禾在楼道冷光灯下显得更白皙了,好看的眼里带着温和的笑意。</p>

    钟允诺看着他的脸微微发怔,果然,前座这个男生真的很好看啊。女生宿舍里除了江与城,偶尔也会提起徐嘉禾,但是大家都说他只可远观而不可交往,面相好看归好看但个性过于沉闷无趣……但其实人还是挺好的。</p>

    钟允诺缓缓伸手接过零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行政楼里空荡荡的,塑料袋摩擦的声音显得分外刺耳。</p>

    女孩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徐嘉禾以为对方心里的疙瘩还是没有解开,于是再次安慰:“明天帮你复印一套题,你应该前三没问题。”</p>

    钟允诺这才猛地抬头,眼神里更无错了,慌里慌张地开口:“谢、谢谢你!太晚了!我先回宿舍了!”说完就抱着零食往楼梯口跑,鞋跟踩地声噼里啪啦响彻整个楼道,末了,还慌里慌张地回头看了眼徐嘉禾,紧接着也消失在拐角。</p>

    ————————————————</p>

    接下来一整天,梁陆依然将自己视若无睹,并没有追问其他,这让徐嘉禾有些放松……但更多的是意外,对方居然真的这样放过自己了?也没有将自己的秘密大肆宣传。只是让二人的关系回到了原点,如同陌生人一般。</p>

    放学铃声响起,老张收起教案,将视线瞄了眼徐嘉禾,然后又看向远方:“今天就讲这些,作业就是本章的练习册。对了,这次竞赛就由一班的梁陆还有我们班的周晖、钟允诺负责,好好准备,争取为我校争光……另外徐嘉禾你出来一下。”</p>

    话音刚落,全班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震惊、困惑、和一些袖手旁观的冷漠。徐嘉禾仿佛被扔进了冰窖里,浑身血管都隐隐发冷,怎么可能?自己居然没进前三?</p>

    走出教室,明明远离了那些目光,但身体还是发僵,脑袋也有些嗡嗡作响。</p>

    老张拧着眉毛,从教案本里翻出卷子,甩着摊平,怒其不争地开口:“徐嘉禾你怎么回事?我还觉得你肯定没问题!居然会比周晖低三分!”</p>

    徐嘉禾将视线转移到卷子上,心跳漏拍一秒:还是自己的答题卡,但2B铅笔涂印区有好几处着淡淡的擦拭印。</p>

    可是,自己答完题就交卷了,根本没有改动过。</p>

    喜欢善解人衣(NP)请大家收藏:()善解人衣(NP)更新速度最快。</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