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综英美]超英宠物店

章节目录 第 130 章

    女孩坐在BAU的会客室里。---

    找到她不难。

    大超在宠物诊所附近随便开了一下透视,就看见了提着一桶黑血、往诊所后部墙壁涂抹辱骂字眼的女孩, 还带着一群不知就里、只想凑热闹的暴徒。

    假设一下, 如果乔沃德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平民, 如此大规模的网络造谣和人肉曝光, 他下半辈子只会剩下两种可能。

    一辈子不出门,或者死。

    现在, 尽管有蝙蝠在控制,这种大规模造谣给乔沃德带来的伤害, 也几乎是半永久的:他将有很长一段时间, 无法回到被强行曝光的诊所地址。

    ——而这是小乔的父母,唯一给他留下的东西。

    向来好脾气又温和的人间之神, 有一瞬间, 瞳孔都隐隐变得猩红。

    他迅速控制愤怒,轻轻降落在女孩身边。

    “女士,”他说,“你需要跟我走一趟。“

    乔沃德沿着正义大厅的长廊,往通讯室走。

    是那个女孩的要求。

    只要乔沃德敢直接与她对话, 她就愿意把幕后之人的目的说出来。

    女孩:“我们还有一个更伟大的计划……作为送给你的糖果礼品袋。”

    她说的“我们”, 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小丑和汉尼拔疑似合作的事,他早就从BAU那知道了。

    超英们当然不愿意让他去。

    他将面临的,可能是一个极残酷的陷阱,或者难以入耳的羞辱。

    小医生是大家捧在手上都怕化了的小糖包,哪里忍得了让他去被别人刺?

    但乔沃德就是要犟,硬逼自己去似的。

    事到如今, 他一步都不想退。

    一步都不想妥协。

    挂在耳朵上的耳麦响了。

    是黑暗骑士的声音。

    “乔。”蝙蝠侠道,他显然在同时监控全网,忙得连语速都快了些,“你不一定要去。“

    从神奇女侠怀里钻出来,乔沃德就又恢复了那副平淡模样。

    就算听到女孩的挑衅,他也没在朋友们面前展露出什么,甚至阅尽千帆似的笑了笑。

    可这会儿他听见大蝙蝠镇定的声音,嗓子里一下就哽了。

    他蹲在通讯室门口的通道里,确保不会让任何一个超英发现他。

    好在现在酥皮位于BAU待命,不会听见他在这里,近乎语无伦次地嘀嘀咕咕。

    乔沃德:“蝙蝠……他说的是‘糖果礼品袋(Goody bag)’……他不常用这个词……我必须得去,在他以送给我礼物的名义,再去杀一些人之前……上一次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吃下了整整……“

    他痛苦地闭着眼,再也不敢说了。

    蝙蝠侠那边顿了一下,传来一些启动什么机器的声音。

    蝙蝠侠:“贝拉·阿诺德——那个女孩声称要为之复仇的妹妹,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双胞胎姐妹。现在在BAU的人,据DNA检测结果,是一名真名为罗丝·莱斯特的精神病人。“

    乔沃德愣了一下,凝神去听。

    耳麦里持续有机器启动的嗡鸣声,但倒是没有压过骑士镇定低沉的嗓音。

    蝙蝠侠:“她的面部有新的整容痕迹,颅骨有手术痕迹。我让超人透视她的颅内,发现颅骨内有追踪器和纳米窃听器——她是故意被送进我们视野的。“

    耳麦里的轰鸣声小了些。

    蝙蝠侠一手把监控网络的任务交给托尼,一手拉上了蝙蝠飞机的安全带。

    蝙蝠侠:“我不认为他们真会将计划告知一件‘工具’——至少小丑不会。所以我建议,暂且离她远些,哪怕她在挑衅你;以避免被探听更多情况。”

    乔沃德混乱了:“那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专门制造一个跟受害者一模一样的女孩,煽动守望者来对付我,除了逼我退回壳子里以外,我想不到更多结果;但这也太大费周折了……”

    在蝙蝠侠面前,他确实没法很好地掩饰自己的情绪。

    说没事的是他,但确实害怕的也是他。

    蝙蝠侠:“你记得我在鬼屋里跟你说过的话吗。”

    蹲在墙角里的小医生一愣。

    他那次走完整个鬼屋,是布鲁斯抱着他走的。他光顾着羞涩和紧张,忽略男人一直在他耳边喃喃着什么。

    他说乔,我抱着你,你可以试着睁开眼去看看他们。他们只是披着道具服的人而已。任何无缘由的恐惧,都可以被人类的理智击败,闭着眼想象的东西,总比睁开眼观察分析过的可怕。

    不过乔沃德那时候害怕不肯,就把脑袋蹭在男人肩膀上,默默地撒娇。男人也不再逼他,很纵容地抱着小糖包,走出了鬼屋。

    BAU的确对汉尼拔做过行为分析,在此期间,他们反复询问过乔沃德这个证人。以是乔沃德其实旁听了不少,但他本能地不愿意回忆。

    他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汉尼拔能够跟小丑合作,其实让他觉得违和感很强。

    小丑是典型的愉快犯罪,无差别杀人和混沌思维,是他最难对付的地方。他把自己看作一条追汽车的疯狗,哪怕追不上,哪怕没意义,他高兴,就会去追。

    而汉尼拔则不同:从他仔细挑选下手的目标就能看出来。

    他杀行为鲁莽者,杀自恃高傲者,杀年少叛逆者,杀侵占财产者——这也是为什么,当BAU在汉尼拔宅邸中发现乔沃德的时候,会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被他吃掉的每一个人,其实或多或少都不无辜(在他眼中),如暗灰风衣的弟弟;极偶尔的情况,是像发现了他的秘密的、那个有父母有猫的女孩贝拉,他为了把守秘密,才下了杀手。

    因此,对于汉尼拔的行为模式来说,乔沃德是一个完全的例外。

    乔沃德没有恶习,没有犯罪经历,属于汉尼拔眼中的纯白无辜之人。BAU还专门观察了乔沃德的行为举止——小医生即不无礼也不粗暴,甚至对待把照片摔在他脸上的FBI,他也从未大声发过火。

    BAU甚至还小心翼翼地问过他,他们是否发生过性行为——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这是至今没人想通的地方——

    一个观察着所有人、自视为神的人,为什么选他来当自己的小羊羔?

    乔沃德:“……蝙蝠,我开始觉得,这件事的主谋应该不是他。我的意思是,他一定帮助推动和洗脑了那个女孩,但发展到目前为止,如果真有计划,可能他参与得不多——他现在应该还在岸上观火。”

    这就他觉得,把小丑和汉尼拔放在一起,很违和的原因:

    汉尼拔像是坐在阁楼沙发上,品着酒,看着窗外疯狗一样的小丑追汽车的人。--*--更新快,无防盗上----*---

    他俩的行为模式本就不能相容。

    汉尼拔可能会精密计划给小丑来一发冷枪,而小丑制造的混乱,也可能一秒内烧塌他华丽的大房子。

    蝙蝠侠:“继续说。“

    乔沃德:“按照汉尼拔的模式,他通常不喜爱将事情做得太过张扬难看。他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一切都需要是有秩序且符合美学的。如果他确实有目的——我的意思是,他真的想要再来找我的话,他能选择的方式,会比煽动混乱的网络暴力,要高级许多。“

    他边想边说话的时候,就听到正义大厅外部传来飞行器降落的声音。

    蝙蝠侠跳下蝙蝠飞机,大步往通讯室走。

    不出他意料,小糖包果然在那。

    很可怜地蹲在个垃圾桶后头,还要小心没有英雄看到他,免得别人为他担心。

    好像这样就没人能发现他也在害怕,他就还能当那个敢跟英雄们坦白一切、莫得感情的酷小孩似的。

    蝙蝠侠走过去,把还在低声分析的酷小孩提进自己怀里。

    后背蓦地靠上坚实的胸甲,把乔沃德吓了一跳,抬头才知道是大蝙蝠来了。

    乔沃德呆了:“你……飞这么远就为了过来抱我……?”

    蝙蝠侠低声:“我认为你现在需要。“

    正联领袖简直要忙叨死,一边用结实的胳膊圈紧他无措的小男孩,一边还要对耳麦下指令:“检索近一周所有热闻。”

    乔沃德忙从他怀里挣出来,振作精神抢活干:“这个我能做。”

    前半天时间,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乔沃德和那个女孩的事情上;

    现在小白鸟潜入互联网,检索比对过近期热闻,发现大部分新闻和热词,都在潜移默化地将人往纽约这个人口大区引。

    比如免费给难民派发面包的谣言。

    比如举办大型音乐节。

    比如呼吁优化死刑标准的,全国最大规模游-行。

    这些热闻分散穿插在不同的日期里。

    而就在今天,加上总统巡回演讲,被召集到纽约的人数,会达到今年最高峰。

    如果是以往,至少在英雄们没有遭遇球球危机的时候,这种情况,正联和复联一般都会抽调人手戒严的。

    但今天没有。

    乔沃德:“我刚刚看了一下纽约的情况。今天聚集在纽约的人,大约有以往五倍多。“

    摩肩擦踵的纽约,在无差别愉快犯眼中,就是一个挤满了肥肉的屠宰场。

    ——扰乱视线,声东击西。

    他微妙地打了个寒噤。

    给大部分人留下PTSD的哥谭爆炸案,还历历在目。

    对于小丑这样的愉快犯而言,能有耐心做圈套、用超英们最重视的人当做吸引视线的诱饵……

    小丑这次要干票更大的。

    ……

    设备库简直一片兵荒马乱。

    能飞的英雄直接冲向了纽约;不能飞行的登上了神奇女侠的隐形飞机。

    所有人耳朵上挂着专用耳麦——他们每个人都有,这种耳机不仅仅只有通讯功能,还有输入发声装置,是专门为了天眼状态的小白鸟,能直接与他们沟通而设计的。

    大超接到指令的下两秒,就已经从匡提科抵达纽约了。

    他悬停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上空,迎着仰视他并欢呼的人们,透视能力和超级听力全开!

    “——我和小白鸟今天都没来得及做巡视工作。”

    他吸了一口气,最后咬着牙说。

    “定时炸-弹,光市政厅就有137个,其余我会在地图上标识。还有一些小的视觉盲区,很多,密布在人群之中。我的透视无法穿透铅,也许那东西含有——“

    “是在车站和游-行队伍派发的礼品袋,酥皮。”

    他的耳机里传来一个文字转语音的机械声。

    “里面装着纽约吉祥物玩偶,我的视野范围里,已派出的有503248——503324个。蝙蝠的指令是回收……好吧,我看见小闪弄破了一个。我得去治疗啦!”

    大超微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小乔这么快就调整好状态上阵了。

    人间之神用透视能力扫了一圈,确认了仓鼠球的位置,轻声说:“离地面远些,小白鸟。你可不能被炸-弹波及到。“

    乔沃德:“好的!”

    闪电侠身体动作比脑子快,从游-行队伍里抱了个吉祥物到角落,嚓嚓嚓嚓戳出个洞。

    然后他被喷了一脸笑气。

    小闪:“好吧我错了,不过至少我们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了咳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嗝。噢小白鸟给我治疗了,谢谢!“

    这种危险品被大量分散在人群中的情况,比拆除建筑里的定时炸-弹还麻烦;藏着笑气的吉祥物,是抱在孩子怀中、提在平民手里的,英雄贸然下去回收,极有可能引发群众恐慌,到时候场面将更加不好控制。

    美队把队伍分成两组,一组配合防暴警察拆除炸-弹、加强巡视力度,另一组却只分出了闪电侠和小蜘蛛。

    两个联盟吉祥物蹲在一起,摸着脑壳面面相觑。

    美队声音带笑:“斯塔克,给纽约市民撒钱的机会来了。”

    托尼:“为什么只有我撒钱!那个哥谭阔佬该出一半!”

    一开始只是轻微几声叮叮当当响。

    片刻后,手机消息提示的声音,像海浪一样在人潮里大规模散播开来。

    这种景象其实很壮观,很多好奇的民众拿着手机,跟陌生人面面相觑;

    但某些经验丰富的守望者,一看见屏幕上那个胖胖的小白鸟标志,就知道一定有事件发生了。

    [致亲爱的好市民:]

    [欢迎来到纽约!]

    [为了这个与你相遇相识的日子,我们给领取过吉祥物的幸运市民,准备了小小的礼物;]

    [请拿出您的纽约吉祥物,等候换取。]

    [Hav<B>http://www.wuliaozw.com/<B>ice day!(小白鸟转圈.gif)]

    那个小小的emoji,把小孩们逗笑了。孩子们爬上父亲的肩头,咯咯笑着,举起触感怪异的吉祥物。

    “咻~”

    几道蛛丝迅速把吉祥物粘走,换来了底下人群更高的欢呼声!

    攀在高楼上的好邻居蜘蛛侠,面罩下的神情却没那么轻松。他一边精准地操控蛛丝回收笑气玩偶,一边看着金色的闪电在人群之中穿梭。

    天空中响起飞行时的嗡嗡声。

    数十个钢铁盔甲也加入了回收工作中。

    乔沃德像个高精度计数器似的报告进度:“482932、4032490、3423480——“

    蝙蝠侠皱眉,想到哥谭爆炸案,心中隐约的不安感在越扩越大:“我们需要更快。”

    闪电侠:“嘿,我的速度已经到临界点了!再快就穿越时间啦!”

    他的5分钟时间用超了,小白鸟差点喘不上气来,赶紧冷却一会儿。

    乔沃德从天眼状态中回来,坐在仓鼠球里稍作休整。

    他从高空看着这个密密匝匝的城市,英雄们已经在行动了,但小丑依然不知所踪,手里还拿着笑气和炸-弹的遥控器。

    这让他有种,这个城市随时会燃烧的可怕预感。

    2-3还在帮他梳理脑中的信息量,凡是大脑认为次要的信息,现在才缓慢而流畅地回到记忆中来。

    乔沃德闭着眼梳理着,突然说:“等等。”

    他打开自己的手机,戳开了守望者联盟的账号。

    守望者联盟的最新一条推特,依然是转发分享死刑法案的进度。但这条推特底下,却在几秒前,多出了很多评论。

    基茨·卡特:“我是一个爸爸,从德克萨斯来到纽约,刚刚收到小白鸟的消息。是否有会危及民众的事件发生?小白鸟是否需要我的帮助?”

    丹·克莱夫:“我是现场巡警,曾经完成过5次小白鸟的任务。我看见英雄们在回收吉祥物,请告诉我我该如何帮到你。”

    豪斯曼·查尔斯:“我是退役军人,我完成过7次小白鸟的任务。如果小白鸟能看到这条评论,请给我指示。”

    劳里·鲁珀特:“我是学生,emmm我没接着任务,但我在小白鸟的引导下,逃离过两次战斗现场。如果疏散人群需要志愿者,请给我指示。”

    马蒂尔达·安德森:“我谁也不是。我只是一个守望者,请给我指示。”

    乔沃德默默翻看着,跟2-3说:【有时候我们也该跟主系统学习。】

    系统精神一振:【学习!啊,学什么?】

    乔沃德:【比如……给守望者分级?我们觉得可靠的守望者,也许可以让他们承担更多责任?】

    不出一分钟,在守望者的参与下,回收速度一下子就加快了。

    面对挤进了将近5千万人的大都市,回收工作被分配得井然有序;

    当乔沃德稍稍休息了十几秒,再次进入天眼状态时,他能确认到的、还在民众手中的吉祥物,仅剩724个了。

    美队:“炸-弹回收完毕。“

    蝙蝠侠:“吉祥物进度如何?”

    乔沃德忙说:“胜利就在眼前啦!”

    仓鼠球下方的人群突然开始欢呼!

    他吓了一跳,忙低头去看。

    原来是呼吁死刑的游-行大军到了。

    他们高举着各式各样的宣言牌,拉着横幅,代表惩戒与希望的红气球,纷纷扬扬飞上天空。

    天眼告诉他,最后一个吉祥物也被回收完毕。

    小白鸟坐在仓鼠球里,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平时很少如此频繁地使用五维能力。

    现在大脑里涩涩的,有种运转过度的眩晕感。

    不过人们的欢呼声,让他觉得放松。

    他知道有2-3在,自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要多休息会儿就好了。

    小蜘蛛:“我这里回收完啦!不过斯塔克先生给我的密封铁罐塞满了,我这里还有一袋子吉祥物,我要丢到哪去?”

    黑寡妇:“呼叫法师。”

    索尔:“嘿,法师!到这来开个门。”

    奇异博士简直要烦死:“我能提醒你们一句吗,绅士们?我的管辖范围本应该不在这块的,数数看,我都特么给你们开了多少个门了??”

    大家都在公共频道里笑了起来,聊起上回法师死也不肯去堪萨斯玩,结果后来偷偷开个门跑去啃玉米,被大超抓了个正着的事。

    蝙蝠侠:“——气球。”

    小蜘蛛:“啥??”

    蝙蝠侠:“小心气球!”

    在纽约行动的这么多英雄之中,大概只有超人的耳朵,捕捉到了那声突兀而轻微的漏气声。

    “哧……”

    一股腐绿的浓缩气体,开始从飘满整个华盛顿大道的红气球下方,泄露而出!

    乔沃德一颗心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就一直提着没放下过;

    现在他简直无法想象,黑暗骑士到底是怎样管住一整座哥谭的。

    他第一反应,就是操纵仓鼠球,往离他最近的小蜘蛛方向俯冲。

    不出他所料,所有笑气都是同时放出的;小蜘蛛手里那袋没来得及回收的吉祥物,此刻几乎放成了一朵浓绿的云,把咳嗽不止的年轻英雄整个都包裹了进去。

    乔沃德:【2-3,治疗!】

    系统:【收到!】

    他在半空中打开仓鼠球,把从楼面往下掉的小蜘蛛接了个正着。

    仓鼠球磕磕碰碰地滚落在路面上。

    乔沃德抓了一大把防毒面具,打开舱门拉着小蜘蛛往外一滚,装吉祥物的口袋往里一丢,浓郁的笑气毒雾就被密封在了仓鼠球里头。

    在整片街区都被薄薄的绿雾笼罩时,起码这样不会让情况雪上加霜。

    小蜘蛛面罩上盖防毒面罩,喘气都有点不利索了:“救命,他不是还有后招吧……?!”

    乔沃德来不及回应,他听见通讯频道里,已经传来了好几声不详的咳嗽声。

    更别提路面上此起彼伏的、狰狞的笑声。

    乔沃德:“我需要一个别的交通工具!”

    托尼:“……等等,你不会是从仓鼠球里出来了吧??”

    小医生没来得及解释,一个低空掠过的钢铁盔甲迅速降落,纳米材料紧密贴合在他的身体上,带着他飞向高空。

    今天天眼模式的开启频率,早就已经超过他平时训练开发的程度。

    小白鸟从吸入毒气的民众头上掠过,快速治疗他的超英朋友时,大脑开始传来熟悉的涨痛感。

    乔沃德忍着疼:【我们为什么不能治疗民众呢……?】

    系统:【宿主,[协助者]的定义,是内心真正想帮助您的人,只有他们能获得治疗效果——以及,2-3认为宿主的大脑信息过载,我们不能再继续开启天眼了。】

    乔沃德忽略了它后半句:【那么我的守望者们,应该也可以被治疗。】

    他高高俯瞰着整个纽约,观察每个英雄的动向,为受保护的人们标出避难所的位置,试图像以往每一次那样,井然有序地将绝望的人群引导向生路。

    但他的视野边缘开始突兀地发黑,大脑如同倒吊似的涨痛无比;

    耳边听见控制器尖锐的嗡鸣声,他知道这是幻听,因为他今天没穿制服,自然也没有戴控制器。

    小白鸟连绵不绝的消息,开始变得一个比一个混乱,缺词少语。

    敏锐的哥谭骑士疾声朝人间之神说了什么。

    包裹着小白鸟本体的金属盔甲,突如其来改变了飞行方向。它在盔甲内检测不到任何能发出指示的脑波,于是进入了自动巡航模式。

    盔甲没能巡航太远,就被疾飞而至的人间之神拦腰抱住。

    地面上,一个用游-行旗帜捂着口鼻的女孩,使劲压抑着喉咙的痒意,像握着救命良方一样,死死握着自己的手机。

    市区里有太多像她一样,接受过防恐演习、但从未真刀真枪历练过的普通平民了。

    小白鸟的引导,让她知道怎样做才能让笑气变得没那么致命,了解英雄们的救援到了哪个位置,明白自己此时此刻该做什么;

    对于骤然遇袭、无头苍蝇一般的人群而言,简直就像上帝的低语。

    他们信任他。

    如此大规模的生化恐袭,信息的高度流通,让人群变得如士兵般井然有序;几场小型的拥挤踩踏事件,也被接到任务的守望者们及时调控。

    但当她跟很多人一样,被英雄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时,他们重翻消息才发现,上帝的低语正在逐渐分崩离析。

    [请活下来。]

    这是他最后一条消息。

    ……

    当乔沃德从短暂昏迷中醒来时,他眼前掠过大片闪光,一刹那还以为重回哥谭爆炸夜。

    回到了他还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学生时,断了双腿,坐在轮椅上,眼睁睁看着身后的医院被炸飞。

    他立刻挣扎起来,然后发现自己正被人间之神拦腰抱着,大超看着他的神情很肃穆。

    乔沃德脑壳剧痛:【2-3,治疗我。】

    系统:【治疗完毕。】

    它虽然听不出语气,但措辞有点凶凶的:

    【宿主,请记住。2-3与你是共生体,当宿主失去意识时,2-3将无法为您提供良好治疗。】

    乔沃德来不及回它,朝耳麦里急促道:“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掉线了。有没有新——”

    ……他话没说完,耳麦被大超拔了。

    他瞪圆眼睛。

    人间之神回瞪,眼睛睁得更圆。

    乔沃德一点也不心虚:“我这只能算受了轻伤!而且还马上治好了!你跟682都打成那样了,也没见你下火线……“

    大超难得态度强硬:“我是我,你是你。”

    大超非要强行让他下线,乔沃德刚治疗完,一时半会也不敢马上开天眼模式,不过好在,他还有原来自带的系统技能,朝2-3说:【打开队友显示,检测协助者状况。】

    他担心短暂昏迷这一小段时间,情况又发生了什么新变化——毕竟这是犯罪帝王小丑设的局。

    自己这个辅助要是跟不上,他的朋友们岂不是又要受伤?

    系统:【已开启队友显示功能。】

    乔沃德:【升级到5千米。】

    系统:【已升级队友显示功能。】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大超抱着他悬停的地方,是远离毒雾、安置民众的安全区。

    脚底下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他们组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乔沃德:?

    他看向面前的大超。

    大超身体周围,是一圈淡淡的金光。

    这个圈圈他很熟悉,只要开了队友显示功能,他就能靠这圈金光找到自己协助者的位置。

    但他脚下那片灿烂的金光是什么鬼?

    简直就像所有人都在发光。

    乔沃德:【2-3,帮我检测一下协助者状态。】

    系统沉默了一下:【检测多少个……】

    乔沃德也沉默了一下。

    【……在你能检测到的范围内,我们有多少协助者?】

    他本意是想知道自己离战场有多远,看能不能在天眼的冷却时间内,给超英们尽可能提供一些帮助。

    但系统说:【宿主5千米范围内,[协助者]人数共计:453,400人。】

    作者有话要说:  恨洗寄几,本来想130章凑个整数章完结,发现写不完…………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ATruffle_ 3个;缙子、绝望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陈百百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冷月 3个;承君、桦雾玉、木下陌尘、天绝地灭、吴彦祖a.、芸、雅诺菲斯、鹿饮清溪、Eraison、今天催更了吗?、芋头、先酒、D.L、但愿长安、二蓝°、苍茫、deicid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lie 80瓶;平风造雨、悲剧喵 50瓶;旧梦ˇ如烟 24瓶;风之子、缙子、Grace、要努力、睚眦、o(?^`)o、YimS、一瓶糖果子 20瓶;syx 15瓶;洛洛丹青 12瓶;Jesiker、陈百百、治愈系、洛洛、ATruffle_、圣纳想要大大日万yu、素诃、SCHIZ_溹君、茶可萝莉、青霄飞羽、褐毛、且歌且行、菲菲的喵、贝德维尔 10瓶;今天老婆来迦了吗? 9瓶;啻棠 6瓶;轩、追更最虐、这个名字怎么念、啧.渣滓、冷寂之灵、秋生 5瓶;吴彦祖a. 4瓶;暮雪纷飞水依流、哈哈哈、小胃蜜桃、沐陌然、玉米 2瓶;翟猫、L.L.L、祭璃冰莲、颜辞镜、zyc、云醉月微醺、燕疏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