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你可不能死!

章节目录 第 103 章

    卯时, 旭日东升, 皇城里早朝已下。

    自新皇登基这三年, 朝权几经更迭,最后收拢于帝王新派手中,随后皇上亲征,和北羌来回数仗, 以微弱之势获胜,签订了和书,举国终于暂时得了安稳。

    虽说战火蔓延了边关几座城池,好在护住了江南京府等中心腹地,重建的井然有序。

    而这一切事项, 负责的便是天子谋臣之中为首的新任户部尚书。

    说起此人,出生商户, 但短短三年之间便借势登上朝堂正二品之位,着实令人艳羡。

    玉阶石台, 两个长相出众的男子拾阶而下,相谈甚欢。

    “楚尚书, 听闻陛下又赐了你一座新的府邸,真是羡煞旁人。”

    “好说,如何都不及林将军在边城骁勇退敌来的潇洒肆意。”

    林湛啧了一声, 凑近调笑道:“楚绥,你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突然跟陛下请休沐干什么?”

    楚绥摺了摺衣袖,挑眉不解, “你猜不到?我当然是要去芝罘那儿炫耀炫耀。”

    “......”

    林湛一脸无语,“你老是和祁苏比什么劲儿?”

    每年都如此,升一次官就要去祁苏那晃动一圈,得了几句楚娆的赞美,才美滋滋地回来继续当官。

    “怎么不能较劲?有我和你这样坚实的后盾,他才不敢对娆儿不好啊。”

    林湛讪讪,“我倒是希望他对娆儿不好....”

    “嗯?”

    “没事。”林湛转移话题道:“柳州的赵姑娘你准备如何?”

    “什么准备?”

    林湛气的发笑,“楚绥,你流连花丛,别说看不清赵芙雁的心思,她喜欢你,你不早知道么,我以为你喜欢她才救,不娶?”

    “嗯,是挺喜欢。”楚绥话锋一转,“喜欢就要娶么。”

    林湛这下明白了,说打底,还是不够喜欢。

    能让楚绥紧张的无非是楚娆和家人,他对男女情爱之事自来看的比常人洒脱,思及自己,林湛甚至有些佩服他。

    “无论如何,你也给她一个交代,这样拖着,媒人都不敢上门,你也不看看赵姑娘都过双十了。”

    楚绥闻言,蓦然想起那抹清丽的身影,没有再回应。

    ***

    柳州街道熙熙攘攘,开设有一家书斋。

    书斋的主人似有背景,因此从来没有地痞流氓滋事,平和安静藏书颇丰,故吸引了众多读书人前去租书。

    赵芙雁撑着下巴,坐在木柜台后,手上虽抵着一本账册,心绪却不知飘向何处。

    算一算,上次见他似是半年前了。

    楚绥从李耳顺手里要了她,旁人闲言碎语不断,但她却无比庆幸。

    如今的日子是她在扬州赵家时梦寐以求的,不必担忧被送去哪个恶心男子的床上,和萤火过着小日子,宁静安逸。

    只不过,贪心不足,她时常会想起他,或者说,她总是想他。

    “小姐,您发愣什么呀。”

    萤火正在理书,抬头就看到主子一双美眸盯着账册发呆的模样,好奇问道。

    “没事,算账呢。”

    “小姐去后院想吧,抛头露面对小姐名声可不好。”

    赵芙雁笑笑,“从扬州传到柳州,我哪里还有好名声。”

    萤火急道:“那是他们不知道乱说,小姐明明清清白白的!”

    别人不晓得,她还不晓得吗?她家小姐这一路过来,哪来他们口中的不堪浪荡。

    “小姐,其实那个朱公子人也挺好的,虽说因为守孝年纪稍长几岁,但容貌和人品都还不错,家里也富裕.....”

    萤火和赵芙雁主仆二人一路共过患难,说起这话真心实意的,并不显得唐突。

    赵芙雁没有生气的表情,只是轻声打断,“萤火,朱公子很好,只是我不想嫁。”

    朱公子家境富庶,只有一个通房,她见过画像,是个长相温柔的男子。这般条件,她都想不通媒人为何会找上她。

    换做以前,她定然一万个愿意,但现在,她梦里都是那个人的虚影,要她怎么应下。

    赵芙雁很明白,她是配不上楚绥的,以前配不上,现在更甚,但心里能藏一个人,好像也是件开心的事。

    萤火看着赵芙雁叹了口气,想说什么,终究没提。

    ...

    黄昏时刻,小铺将要关店,赵芙雁准备帮手递上木质插销,突听得身后浅浅脚步声。

    下意识回眸,手上的东西‘嘭’的掉落在地。

    对面的男子,绛紫色的常服勾勒出长身玉立,俊秀的眉眼带起若有似无的笑意,除了楚绥还能是谁。

    “楚——大人,您怎的有空来了。”

    楚绥站在原地,薄唇微勾,“不欢迎?”

    “自然没有!”赵芙雁急忙回道。

    楚绥看她慌忙的神色,笑了一声,“去泉州港岸,途经柳州,正好来看看你。”

    “嗯...”

    “陪我走走。”

    语罢,楚绥旋身大步走出檐下,赵芙雁给了萤火一个眼神,就急匆匆地赶了出去,跟在他身侧偏后一点,不近不远,满眼都是他宽长的袖摆飘洒。

    “最近在柳州过的如何?”

    声音由前传来,赵芙雁将他的声音刻在了心里,然后才细致答道:“挺好的,李公子娶到了王小姐,我上次还去吃了喜酒,他们很高兴呢。”

    “哦,他倒是痴情。”楚绥往后瞥了一眼,“你呢,我听说有媒人上门了。”

    赵芙雁点点头,“嗯,我推拒了。”

    “为何,朱公子还不够好?”

    “就是不想嫁了。”赵芙雁答完,猛然抬头,“你...”

    “嗯,那媒人是我寻的,朱公子也是我替你挑的,应当和你的心意。” 楚绥停下脚步,转过身对上她愕然的视线,“所以,到底为何不嫁。”

    “我。”赵芙雁说了一个字便止住,一个过了双十的庶出女子,名声极差,说喜欢上了当朝尚书。

    这种话,她再没脸皮,也开不了口。

    赵芙雁不开口,楚绥却低头闷笑两声,姿态随意,“赵姑娘,你喜欢我,是也不是。”

    “啊?”

    楚绥的话,像是一块石子,在平静的湖面掷出圈圈涟漪,赵芙雁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是,喜欢。”

    “有多喜欢。”

    “许多。”

    楚绥终于敛起神色,凝眸望向眼前的女子,他的食指挑起赵芙雁的下颌,神态是难得的认真,

    “我对你,尚算喜欢,却未及娶你的程度,这么说,你明不明白。”

    赵芙雁呆立当处,他说什么,他对她有些许欢喜么,至于后面那句,都显得不重要了。

    “有,喜欢么?”她忍不住又问一遍。

    “嗯。”楚绥收回手,垂眸应道。

    男女之事,本就来去凭心,他已然将话说的清楚,至于赵芙雁如何决定,是她的事。

    “回去吧,马车就在街角,你不必送了。”

    楚绥说完,没有等赵芙雁回答,径直往对过行去,转身之际,手袖忽然被小小的力道扯住。

    “楚绥,我,我能不能等。”

    楚绥眉梢一扬,“嗯?等什么?”

    “等你,何时再多喜欢我一点,等不到也没关系...”

    对面一直没回,赵芙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见着袖袍从手里被抽走,她泄了气。

    失落之下,耳边却突然响起楚绥带着笑意的声音。

    “原来当真这么喜欢我啊。”

    “那就,等等看吧。”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