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你可不能死!

章节目录 第 96 章

    异姓侯作为皇帝亲赐的身份, 对平民应当是莫大的荣光,但于祁苏, 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名头。

    是以常人以为最重要的受封之日, 祁苏未曾觉得如何不寻常, 过去四年, 也从来没在此日庆贺。

    但让众人奇怪的是,今年,他们竟然都收到了清陵侯派发的帖子,还是仅仅一日前。

    这让大家很受宠若惊。

    难道这个冷清清的侯爷终于开窍,要走仕途?他们还听到风声, 说是清陵侯进了趟宫宴,得老皇帝亲自交谈, 或许就是为以后在作打算!

    如此一来, 送礼之人不但绵绵不绝,还比以往更满怀期待,人手一封帖子地走进祁家。

    祁宅屋多院大, 比之侯府宽敞,来的人再多,安置下来也是绰绰有余。

    有徐翁带头安排, 茶席自然办的妥帖, 但祁苏却一直未出现。

    基于祁苏素来的作风,宾客们浑不在意,他对谁都如此疏冷,反而也就没人会觉得偏颇不适, 一个个还越发上赶子笑盈盈的。

    “哎,你听说了没,长乐公主今日也会来。”一个尚书府的家臣说道。

    “不会吧,上次御宴,侯爷对公主那般冷淡,公主还没放弃?”太常寺少卿的属下低声表示不信。

    “谁说不是呢,我是没见过侯爷,当真长得犹如神仙,能让咱们公主记挂这么些年?”

    “哈哈哈哈。”

    这句玩笑话惹得周围宾客听了纷纷大笑,反正今日总有机会见到,不急于一时。

    就在大家谈笑风声之际,外头一声高呼,“长乐公主到”。

    留在祁家院子里休息吃茶的送礼的人们纷纷起身,没想到,出了名的娇蛮的公主,还真咽下了那口气,跑过来祝贺。

    往院门口看去,前后各拥着两列轩昂卫兵,长乐公主的排场不可谓不大。

    她一身绸绶藕丝缎裙,外罩浅色披风,头点火红珠钗,容色光彩照人,不是江南女子的明艳娇婉,却别有一番滋味。

    长乐睥睨院内众人,还有他们手上在她看来颇为寒酸的礼品,讥笑一声拍了拍手,侍女红袖便捧着一个装饰精美的木匣,垂头走至她身侧。

    “祁苏人呢,我要将礼物亲自送给他。”

    “公主,不如由老奴代劳转交给公子。”徐翁适时上前,屈身行礼。

    “你算什么东西,这礼物贵重的很,本宫要亲自交给祁苏。”

    徐翁闻言面色不变,不卑不亢,“公子在陪夫人用早膳,既然公主想等,那便慢慢等。”

    “.....”

    长乐心情反复,听他这么说,脸色顿时黑沉,但总不能让卫兵冲进去把祁苏抓出来,最后也只得寻了上座,不甘心地同众人一齐等。

    不多时,内院有了动静。

    宾客们对祁苏一向好奇,当然翘首巴望,长乐虽然表面装的无谓,但视线时不时地飘向远处。

    “侯爷来了!来了!”

    “哪儿呢,哪儿?”某人寻不到,急着拉着身边的同僚问。

    “那儿呀!”

    那人抬目,顺着指的方向看去,的确有一俊秀男子信步走出。

    众人不禁看呆,他们之中大都从未见过祁苏,但也听说过美名,然而万分没想到,竟是真的是这般俊秀如谪仙的男子。

    月色的对襟素襦袍长及足,身量颀长挺括,高挑秀雅,韵致的雪色云纹滚边与白玉发冠珠璧交辉,眸色淡如琥珀,高鼻薄唇,风流无尽。

    这气质说是出生商贾都无人信,分明就是世家的清冷孤高的贵公子。

    再看他身侧一并款步而来的女子,黛眉开娇,雪肤花貌,笑起来眉眼弯弯含娇带俏,媚态天成。

    这一冷一娆,宛然一对璧人。

    难怪啊难怪,清陵侯素来对长乐公主冷淡至极,原来是因家中已经有个如此美眷,真是羡煞在场的男子。

    祁苏和楚娆不多时便走至堂前,长乐不满众人关注于楚娆,索性开口打破沉默,“祁苏,我有礼要送你。”

    话毕,红袖将红匣打开送至祁苏面前,一打开,赫然可见其中抢眼的黑色珊瑚制成的棋盘。

    宾客纷纷吸了一口凉气,此物养在深海,因触不到日光,十年才长一寸,按这成色纹路,显然长了上百年。

    黑珊瑚火烧不尽,久置不腐,也因此成了皇室专属,长乐公主这般送法,意味深长,不正是想要侯爷变成为驸马的身份么。

    “祁苏,我敢保证,这世上只有这一个黑珊瑚棋盘。”

    长乐得意地说道,她出身尊贵,许多东西,平民是送不起的,但她可以,只要祁苏想要,她都能给。

    在众人的赞叹声下,祁苏只是先将楚娆拉近自己身侧,然后才抬眸冷淡开口,“公主的礼,我不会收。”

    长乐的笑容僵在脸上,“怎么会,你若是不想要,何必昨夜加急送了帖子来。”

    她昨晚是真的高兴,这些年,祁苏第一次主动寻她,她还以为是他终于开窍,看到她的好,今日她盛装出席,就是想让祁苏多瞧她几眼。

    她不介意祁苏休了楚娆再娶,她真的不介意。

    长乐不甘地看了眼楚娆,也不顾在场还有旁人,继续道:“祁苏,你对我就没有半分情意?”

    她努力这么久,石头也该开花了。

    楚娆紧张地抬头看了眼祁苏,祁苏没有停顿,回答的直截了当,“不曾。”

    “你....!”

    “公子,我来啦!”

    卓蔚充满少年活力的声音横空打断满院子的面面相觑。

    所有人看向院子门,只见一个护卫模样的少年,正风风火火地指挥着身后十余仆从,仆从们搬着大箱子,统共有六个。

    在场人等叽叽喳喳讨论,方才的热闹还没看完,这下又来一波。

    祁苏抿唇掀眸,视线掠过木箱,最后落到长乐身上, “这就是我请公主的来的原因。”

    “这是.....”什么?

    长乐不明所以,在场的宾客更不用说。

    只听卓蔚一声令下,下人们同时翻开大箱,里头满满是蓝皮书简,垒的整整齐齐,长乐这才发觉,那些正是她命人在街头散播的棋谱拓本。

    “祁苏,你.....”

    “一万二千册,尽数在此。”

    “祁苏你到底是何意思,我是不会带回皇宫的!”

    祁苏说完便不再看向长乐,而是朝着卓蔚干脆地下令,“烧了。”

    “是,公子。”

    什,什么?!长乐一脸错愕地呆愣住。

    所有人,眼见着木箱上火光熊熊燃起,五六个大箱子同时放火连成一片,熯天炽地,灼热气流瞬间逼退不小心站在木箱边上的宾客。

    不止他们,楚娆也是惊讶地将嘴张成了小圆,方才在内院,她送给祁苏时,还觉得祁苏说的所谓孤本只是说的好听。

    原来,他昨夜一晚上不在,就是在忙这个。

    在场的人都不蠢,显然知道个中自有缘故,但公主的笑话,可不是那么好看的。最初或许还有玩笑心思,到后面,众人纷纷借故走离,最后只有长乐依旧不甘地站在原地。

    她长这么大,要什么没有,只有祁苏是她这些年的执念,到头来一场空,还被如此绝决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

    “祁苏,你费劲心思烧光这些,只是为了还她一个孤本,值得?”

    祁苏对上的她的视线,一字一顿,“何止值得。”

    长乐咬牙切齿,“你凭什么对她那么好,就因为一纸婚约?”

    呀,她又提到了,楚娆紧张地低头,心跳地飞快,她竖起耳朵,想听又有点不敢听。

    未几,身侧男子温凉如初春湖水的嗓音一点点落入她的耳朵。

    “她与我的确有婚约牵绊。”

    楚娆闻言有点颓然,手指不自觉绕上披风的衣角,祁苏余光看到她的细索动作,几不可见地笑了一声,继续道:

    “可心悦之人,恰为我妻。对她好,不该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