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遣悲

第二六十七章 失调

    等两个人打开话匣子之后,展眉就彻底没再说上话,一路看两人说说笑笑,权当自己是空气。

    江晚樵把人送到咨询室,又要去赶回去的晚哨,方向盘一转就走了。

    夏夏目送车子走远,“哎,这样就走了?都不好好告个别?”

    展眉无奈,“不然还要跟你来个十八相送不成,幸好他的加菲队长没看到你两人的样子,不然他又要挨罚。”

    夏夏顿时紧张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他跟我说话会挨罚?”

    展眉叹气,并不想把有些残忍的真实面貌展现在这个还很年轻的女孩子面前。

    何况江晚樵对她也并非无意,但——

    展眉推开门,轻声道,“江晚樵姓江,名晚樵,是取不慕名利之意,南部有位大佬也姓江,他又在猫咖这种清水衙门,纯赚资历的小队,你多想想。”

    夏夏并不是笨人,顿时反应过来,一张明媚面容暗淡下去。

    “你是说他——”

    展眉把话说的更加委婉一些,“就算并非如此,你是医生,他是可能的病人,你们这样的关系,再加上他的职业性质,继续下去都是不合适的。”

    夏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副笑容,“我们也只是聊聊天,没有什么的。”

    展眉叹口气,这笑容比起刚刚与江晚樵在一起时,不知虚假了多少。

    她并不多说,留一些时间给夏夏反应。

    等了一会,夏夏推开办公室的门,已经是一副全然恢复的职业模样,“老板,您今天下午还有个会。”

    展眉看她一扫刚刚的难过与颓靡,顿觉夏夏虽然年轻,但已经有了几分老成。

    她接过材料看了看,“好的,你直接安排吧。”

    夏夏要出去,展眉叫住她道,“夏夏,我刚刚那些话,并不是想警告你什么。”

    夏夏一笑,自信而明亮。

    “我知道的,谢谢您。”

    她突然两步跑回来道,“但我真的有个问题很好奇,您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难不成您之前也做过这种项目?”

    展眉一顿,一指点在她额头上让她出去,“快出去工作,就会讨论这些八卦。”

    夏夏嘟着嘴出去,展眉看她充满活力的背影,轻轻感慨。

    年轻多好啊。

    钟夜从师部回来,仍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今天的心情如何。

    那际焦急万分,生怕钟夜再和顶头上司起冲突,又被发配去边疆养猪。

    看到人回来,立刻上前,“怎么样,怎么样?”

    钟夜莫名其妙,“什么怎么样?”

    那际更加不解,“你做什么去了?”

    钟夜站在楼上看下面一群队员在黄昏下训练,“我去借书。”

    那际瞪大眼,嘴巴张得好像能塞一个鸡蛋,“你,你不是被师部叫去?”

    钟夜皱眉,“为什么会被叫去。”

    那际擦擦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我以为给你写假报告的事被拆穿,担心了一天。”

    钟夜似笑非笑,“那也是找你,与我有什么关系。”

    那际翻个白眼,抬手让他滚,“别在这碍我的眼。”

    钟夜纹丝不动,评估了一下队员的训练强度,“今天展医生来参观营地,怎么样?”

    那际瘫在位置上,没有一点形象,“能怎么样,你又不在,本来想带着去看看队员,最后只上下转了一圈。”

    钟夜沉默了一会,“这事一直是你对接,以后还是你做主对接,我没什么一定要见的必要。”

    那际沉吟一会,倒是难得的没有和钟夜在此事上起争议,“行吧,你的事情多,这种事情确实不需要你在场。”

    展眉开完会,天已经黑透,她回家,桂奶奶刚刚把展墨哄睡,立刻要给她弄晚饭。

    展眉轻手轻脚打开卧室,盯着展墨的睡颜看一会。

    房间内的传真机突然响起来,桂奶奶不懂这些,被吓一跳。

    展眉生怕把展墨吵醒,关上门后才去接文件,全是外语,桂奶奶慈祥的笑了,“原来是它在叫,我还以为是什么。”

    展眉把文件拢在手中,靠在餐桌旁就看起来,桂奶奶叹口气,“怎么也要吃饭,你看你,孩子也不管,饭也不吃,都是洋文,有什么好看。”

    这种唠叨,在常人听起来像是负担一般,但展眉却边听边笑,始终有一份被关心的暖意。

    然而,看着看着,她的脸色糟糕下去。

    有个名次,开始不断出现在文件中。

    “感统失调。”

    展眉掌心握紧,她从未想过这一可能。

    传真是从麦林博士那里来的,展眉离开容阮后确定钟夜没有消息,无比忐忑的去纪国把书读完,拿到毕业证,也因此与麦林博士一直保持联系。

    她收养展墨以后,一直担心这么小小的孩子,监护人心理也扭曲,会不会造成她的心理障碍。

    但展墨看起来正常,甚至某种程度上相当聪明,展眉带她跑遍了众多有资质的儿科医院,都没有查出有什么问题。

    可心理学从业者的直觉告诉她,展墨这个年龄,这样安静不爱运动,并不符合一个儿童的生长规律。

    她把详细的检查报告和自己的猜测寄给麦林博士,对方也潜心钻研很久,最后的结论是展眉也没想到的。

    感统失调是一种发育障碍,即神经发育与四肢控制不协调,有这一障碍的儿童会出现注意力不集中,运动能力差,脾气暴躁等典型特征。

    但展眉对发展心理学并不专精,也忘记感统失调并不是只有这种明显的症状,还有更稀少的,就是展墨这种。

    过分安静,智力发育正常,但与人沟通能力匮乏,运动障碍。

    展眉心口一酸,只觉得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戳中,几乎要落下泪来。..

    麦林博士是此行权威,她下定结论,展眉虽打算再去查看一番,也知晓不会有多少转圜空间。

    再看到展墨苹果一样的小脸,她轻轻一碰,却觉得对方几乎要被碰碎。

    她手凉,哪怕再房间里待了这么久,仍是低温,展墨醒了,见是她,没有一点生气,伸手就要抱抱。

    “妈妈。”

    展眉抱着她暖乎乎的小身子,暗自庆幸,还有机会陪伴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