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凡人之我是灵兽山弟子

第293章 计划成陷阱 (4500字)

    越国的精锐修士看到下方低阶炮灰被屠杀也不会无动于衷,不少大威力的招式朝着荒甲龟兽攻去。

    其中一柄长三丈,散发着强大灵力的金色的巨剑异常显眼。

    从灵力波动来看威能已经不亚于结丹初期修士一击了。

    要知道目前双方的结丹期修士还未参战,也不知是哪位天骄的手笔。

    巨剑从高空急速落下,不过眨眼的功夫便飞过了百米距离,目标直指一只四级荒甲龟兽。

    荒甲龟兽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龟甲开始泛起黑光。

    巨剑周身激荡的金属性灵力甚至将覆盖荒甲龟兽数十米的虫雾荡开,产生了一道真空地带,直直斩到了其背后的堡垒之上。

    切割金属的刺耳生传来,巨剑竟直接将堡垒切成两段,仿佛切开的不是金属而是纸张。

    巨剑随后又斩到了龟壳之上,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是巨剑仅在龟壳仅仅斩出一道细小的裂痕就无法寸进。

    巨剑的金属性灵力和泛着黑光的龟壳僵持起来,随着时间流逝巨剑的光芒开始暗淡。

    “乌龟壳倒是不错,待我斩了炼制成法器!不过上面的铁疙瘩太碍眼了!”

    从空中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话音刚落巨剑发出耀眼的金光,附近的人们不由地闭上双眼。

    当眼睛重新睁开后巨剑消失了,而之前被切成两半的堡垒竟然变成了数以百计的碎金属块,切面光滑无比,中间夹杂着血水和肉块。

    洪亮威严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众弟子听令,使用火属性法术攻击烟雾以及被杀死的尸体。那些烟雾都是毒虫,不要犹豫,动手!”

    一位出身巨剑门的年轻弟子看着天上的人影兴奋地喊到:“是沐真师叔!悬赏榜第六的沐真师叔!”

    四周大量修士看见空中一道身负金色巨剑的年轻男修,认出其身份后一时间士气大振,纷纷加入对荒古龟兽的攻击。

    一枚枚火弹和火柱朝着黑雾攻去,尸体也被烧成灰烬,黑雾开始肉眼可见的减少。

    虽然大部分荒古龟兽被重点照顾开始出现死伤,两只五级的荒古龟兽也遇到了对手。

    一只体型仅比它们小一圈的巨大灵蝎和一只巨大云君出现在战场上,看气息赫然也有五级修为。

    四只庞然大物开始了厮杀,由于体型异常庞大每次庞大身躯间激烈的撞击,四周的地面发生剧烈的震动。

    周围的低阶修士飞快远离,生怕被战斗余波灭掉或者被踩死。

    灵蝎放出了道道金色雷电,大片的黑雾瞬间被化为虚无。

    云君的控风能力发动,黑雾丝毫无法靠近,反而被无数风刃大片大片消灭。

    虽然两只五级荒古龟兽落入了下风,但荒古龟兽并非弱者,短时间内很难结束战斗。

    双方的结丹期修士也已经动手,不过双方都是要脸的人,至少有同阶修士作为对手的时候,没有人会拉下脸皮对练气期筑基期弟子下手,徒惹嘲笑。

    此刻这些高阶修士一半正在战场的上千米的高空捉对厮杀。剩下一半则是围绕着六处阵基开始攻防战。

    江云此刻正在高空,此刻的对手是一位结丹中期的老者,御使着五只结丹初期的魔尸,还有一件威力不小的黑枪法宝,手段不弱。

    此时一道女子怒气冲冲的质问声传来。

    “江道友,我们约定了结丹修士不得插手弟子们的战场,为何违约?”

    江云一脸的疑惑,回答道:“红粉道友说的哪里话,江某可一直呆在这里何来出手之说?”

    女声怒声道:“休要狡辩,放出私人灵宠难道还不算是出手吗?”

    江云露出了恍然之色,道:“道友有所不知,我养的这些灵兽太吃资源有些养不起它们,因此开战前就已经把本命灵兽以外的所有灵兽都卖给宗门了。”

    一只云君价值数千灵石,一只幻云狼也价值数百灵石。”

    “如果它们是江某的私人灵兽谁舍得放到战场上去送死?换做是道友舍得吗?”

    虽然这话听上去很有道理符合逻辑,但是红粉的直觉告诉她江云是在扯谎。

    但考虑到后面还需要江云的帮助,也只是冷哼一声决定暂时不和江云计较。

    在她看来江云只不过是被逼得立下了生死咒而心生不满,所以她们魔道下一些绊子出出气罢了。

    “这江云竟然这么小心眼,到底只是几十岁得年轻人。”红粉心中嗤笑道。

    战争持续.....

    天黑后双方大军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双方往高空祭出许多照明法器并且释放点光术,即使是夜晚依旧亮如白昼。

    练气期炮灰早就在白天下午就已经灵力耗尽了,但依旧拿起长枪长剑如同凡俗士兵一样近身拼杀。

    即使是灵力雄厚的筑基期修士也是损耗巨大,大威力的法术早就停止使用,御使法器配上符箓成了战斗的主要手段。

    大部分人就连御空飞行的灵力都想省下来于是落到了地面。

    七灵元辰大阵被打破一次又一次,但每次打破后过半个时辰就会恢复,魔道的进攻节奏一直被打乱真的被恶心坏了。

    大阵的要塞阵眼和六处阵基多次被魔道精锐部队攻打。好几次魔道打到一半大阵恢复,援军暂时被大阵阻拦截断后被越国部队关门打狗消灭在大阵之内。

    就这样双方厮杀到了第二日天蒙蒙亮才彻底停止。

    此刻双方大军隔着七元灵辰大阵的光罩互相瞪眼。

    最让魔道憋屈的是他们灵力耗尽已经很难打破大阵了,根本攻击道大阵内的越国修士。

    但是护罩内的越国修士心情不爽可以给他们来一发火弹术。

    越国修士躲在阵法内可以悠哉悠哉地清理战场。但是魔道修士打扫战场清理尸体却是战战兢兢需要警惕被袭击。

    这落差实在太大,魔道的低阶弟子们着实心中一真郁闷。

    结丹修士们也是结束了战斗朝着十二号要塞飞去,控制大阵的鲁大师连忙在阵法上打开一个口子放人进来。

    一道道遁光落到了城墙之上,原本一个个仙风道骨,法裙飘飘的结丹长老们此刻真的是破衣烂衫发型散乱。

    不少女修们直接告辞朝着自己洞府飞去,不用问肯定是去打理自己的仪容。

    江云神识微微扫过发现少了三位长老,心中叹了口气朝着鲁大师走去。

    “鲁道友,不知今日灵石损耗多少?大阵情况如何?”江云面色疲惫地询问道。

    鲁晖早有准备立马回答道:“灵石损耗十一万余,库存还剩六十万。

    大阵阵眼无损。六处阵基中有两处轻微受损很快就能修好,但是有一处受损严重需要修两天时间,因此大阵的威力会下降两成。”

    江云点了点头抱抱拳道谢。

    看着战场上无数人类和灵兽的尸体,大量的飞舟残骸江云心中告诉自己再等一等,再稍微等等!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江云在等魔道的结丹修士灵力枯竭。

    “我要让你们合欢宗鬼灵门的中坚力量损失惨重,惨重到未来几百年元婴难出,惨重到任何国家想到你们的惨状后不敢再觊觎我越国!”

    江云的拳头紧握,发出喀喀喀的声响。

    .........

    距离战场百里外的一艘碧绿色,如同翡翠打造而成的飞舟之上,合欢宗的云露老魔应掩月宗的韩老怪之邀正在喝茶观战。

    二人坐在高台,而飞舟的宽阔的甲板之上还有数名掩月宗的女弟子跳舞助兴。

    双方心里明白所谓的喝茶只不过是互相盯着不让其干涉战争罢了。

    云露看着掩月宗弟子们的舞姿微微点头道:“不错不错,轻歌曼舞,美不胜收,你们掩月宗的女弟子跳的不差,就是胆子小了点,身子僵了点。”

    韩老怪面带笑容,缓缓开口道:“多谢道友夸奖,毕竟魔道魔威赫赫,这些小丫头们年纪太小,害怕也是在所难免的。”

    “她们的师兄师姐都去参战了,就她们修为太低当炮灰都不够格只能来此跳舞助助兴了。

    不过这些小丫头外貌身姿都是上上之选,还算拿得出手。这次能得到道友的夸奖也是她们的荣幸。”

    云露轻笑道:“道友客气了。”

    说完饮尽杯中的灵茶,目光看向战场方向。而身后一位掩月宗女弟子上前给云露老魔倒茶,倒完后赶紧退下。

    从她长呼了一口气,胸前一阵起伏来看十分的紧张。

    云露很快用神识扫过战场,收回了目光道:“阵法不错,显然是花了大本钱的。”

    说完便沉默不语,重新看向场中的舞蹈,似乎除了阵法以外越国大军没有其他亮眼之处似的。

    韩老怪也不多说什么,他的只要盯着云露防止江云计划成功后云露恼羞成怒即可。

    .............................

    两天之后....黄昏,橙色的太阳正在朝远方的丘陵沉没....

    此时刚刚结束了第二场大战,江云看了一眼人数明显稀少了近半的大军,双方又各自折了好几位结丹期长老而且经过两次大战所有人的灵力也基本耗尽。

    江云明白时机已经成熟了。

    两时辰后,距离要塞数十里外的一处密林之中。

    三十余位魔道的结丹期长老汇聚于此,有的闭目打坐,有的靠在树上休息。

    “有劳各位道友久等了!”

    突然间,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中响起,只见一阵灵风散去,一道身影渐渐显现。

    正是使用了风隐术,收敛了气息的江云。

    除了个别几位魔道长老并不以外,其余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因为他们都没有发现江云的行踪。

    江云看了一遍人群疑惑地问道:“不是说严道友也会来么,他人呢?”

    一位皮肤苍白眼珠泛绿,外表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结丹修士开口道:“严师兄说是心血来潮突然顿悟,所以闭关去了。”

    “你别管严师兄了,这次行动我们这些人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其他魔道长老也是各自起身,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表情来看也是催促江云尽快行动。

    江云对于这些人着急送死也是十分满意。点头嗯了一声,道:

    “我长话短说。你们可能也发现了,一座阵眼和六座阵基分别由七大派各自驻守。阵眼由七派中最强得掩月宗驻守,剩余六座阵基由剩余六派各自驻守。”

    “为了及时互相支援,六座阵基和十二号要塞之间设置了传送阵。”

    “结下来我们从灵兽山驻守的阵基处进入大阵,并且乘坐那里的传送阵直接进入要塞之内!”

    “现在越国大军中,掩月宗和灵兽山加起来占据了近四成的实力,剩余五派也占四成,其余修仙家族占据两成左右,现在我们灵兽山倒戈,如果能将掩月宗灭掉的话越国只能兵败如山倒了。”

    魔道长老们闻言也是微微点头。对他们来说除了掩月宗灵兽山以外其他门派根本没放在他们眼里。

    江云继续说道:“我已经安排了心腹守在传送阵那里,同时控制了要塞的大阵。

    等到你们传送进入要塞之中后其他所有传送阵都会关闭,同时大阵也会调整为无法进出。这样一来掩月宗就成了瓮中之鳖难逃一死了!”

    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眼中冒着黑光的老者开口道:“不止是我们,你也得陪我们一起去!虽然你立下了生死咒,但为了防止你耍手段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吧!”

    其余魔道长老们也是冷眼看着江云,一副不答应就要当场拿下江云的意思。

    江云略微思考便当场同意了下来。

    江云之前考虑过这种情况,所以并没有惊慌。

    行动很快就开始了,只见一位女修拿出了一杆灰色的旗幡法宝,大片灰色的雾气从中弥漫而出将所有人笼罩在内。

    很快灰色雾气消失,同时人也都不见了。

    没过多久所有人来到了七元灵辰大阵的边缘,一处云雾缭绕的小山之上,这里是灵兽山驻守阵基所在。

    江云扔出一张传音符之后很快阵法打开了一个口子,不久后阵法关闭了。

    此时的函长老等近十位灵兽山魔道后裔的长老正带着门人弟子迎接魔道众人。

    函长老等人似乎还想多聊一些,但是魔道众人似乎没有耐心,直接询问传送阵所在,函长老连忙带路,很快所有人来到了山洞里面。

    山洞内有一处宽阔的空间,地面有一座两丈方圆的中型传送阵,一次性传送数十人毫无问题。

    函长老带头站在了传送阵上面,之后魔道长老们也站了上去。

    魔道明显是不放心江云,不但让江云站在传送阵中间,左右各有一位结丹后期的长老盯着,很显然是对江云不放心。

    于此同时江云通过灵豢印的交流能力通知相关人员做起了准备。

    函长老掐诀启动阵法,阵法四周的灵石和纹路愈发明亮,随着一声嗡鸣,白光一闪消失不见了。

    两息之后...........

    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十丈粗的雷柱从野外某处地下激射而出,无数的巨石泥土被炸开,最高的一块巨石甚至被炸飞到了数十米之高。

    雷柱直接朝着云层射去,巨大的威力使得雷柱周围百里的云朵被一扫而空。

    原本大片云朵遮挡的天空为之一清,大片的星光映入眼帘。

    如此巨大的动静别说是十二号要塞周围,就连数百里外的三十九号要塞也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仿佛贯通天地的雷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