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第二十三章艾隆汽车公司

    当朱传文在办公室看到猎人上报在四川、广州等地相继成立保路同志会的时候,就知道,清廷该谢幕了……

    “赵东,告诉奉天的掌柜,赵尔巽那副画我买了!”

    “是的,总理事!”

    朱传文觉得,也该给这件事情加把火了,有着赵尔巽的胞弟赵尔丰这个杀神在四川做总督,那么历史的走向就不会偏移。

    赵尔巽想从汉耀头上捞一笔钱,那给他也就是了,最重要的等清廷没了,汉耀下属的所有人脑后这根辫子就该剪了!如今汉耀人心里的辫子早就在朱传文的调教之下没了,但是身体上的辫子,看着也够变扭!

    之后,朱传文在冰城守备司令部再次会面了日本日本驻冰城的领事,双方倒是敲定了南满铁路株式会社对汉耀开放运力的事情,毛利淳平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让朱传文有些作呕,可以说相比起在夹缝中成长起了的朱传文,毛利淳平还是太嫩了。

    在随后愉快的交谈环境中,朱传文提出为了维护俄国人的面子,需要在冰城的日本商会向着冰城公议会缴纳了一笔罚款,毛利淳平点头同意,算是变相的让日本人支援了一波冰城的城市化建设吧。

    冰城的关系梳理完了,朱传文接着把工作重心朝着未来汉耀港口的开发之上,汉耀总部顶层理事会议还在继续……

    说说汉耀开发基地的历史,小青山时期,是朱传文指点江山完成的,因为有着后世城市的固有模式,少走了许多弯路。而汉耀的理事们学习能力也是足够,到了如今鸭山整体开发的时候,理事们也是一个个出谋献策,敲定了鸭山工业产业基地的开发。

    而如今,铁路修建应该是已经敲定的事情,那么之后的港口开发,一众理事就开始了基本功能满足之后的一个个畅想,每逢汉耀开发新的基地,总是配套会出现一些新技术,新课题。

    “总理事,我觉得汉耀港口内陆的地方应该布置一座电厂。”楚可求说道。

    “说说具体思路。”

    “首先是龙门吊,这东西使用电机驱动将会更加方便,能让汉耀港口的装卸货物更迅速,当然,最重要的是为汉耀未来的船只制造打下基础。”楚可求从知道汉耀要开发港口之后,那颗造船的心又开始跳动了起来,鸭山基地未来的钢铁产量很是可观,未来能制造行驶在海中的大船也能想不是。

    “行,这事儿列入物理研究所明年的研究项目中。”朱传文敲定了下来,有了港口,汉耀的船坞也的确在他的规划之中,从小船开始造起吧。

    “得嘞总理事,那我就猎人往后从江南制造局中招揽相关人才,船舶工人、设计者也纳入这次的招揽名单中。”楚可求美滋滋应承了下来,想着给猎人提出需求。

    “总理事,我这边是这样想的,1893年李中堂从德国克虏伯兵工厂引进了两门280毫米海岸炮,我们枪炮厂攻关这个您看行吗,未来汉耀港口的防务还是有着一定必要的。”聂士则说道。

    前两天第一次会议的时候,聂士则就旗帜鲜明的表明承担起了岸防炮的任务,通过几天的考虑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方案。

    “那两门炮啊!”朱传文的记忆好似穿梭,1893年,李鸿章耗资10万两白银,从克虏伯兵工厂买了两门巨炮,为厦门胡里山炮台增加了两门巨大的门神。

    说实在的,这两门巨炮可是与日本有着不小的缘分。

    先说胡里山炮台前身,是厦门的石壁炮台,也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石壁之战,不过在英军坚船利炮面前,清军毫无招架之力,不到二十分钟,石壁炮台失守。

    之后的洋务运动中,石壁炮台的后来者,胡里山炮台出现了,1900年8月,日军制造了火灾,并以东本愿寺被焚为借口,公然派兵登陆厦门,妄图独占厦门。消息传到胡里山炮台,守台官兵立即脱去炮衣,掉转炮口,对准鼓浪屿海面的日舰和日本领事馆。日军慑于大炮的威力,不得不于8月31日撤兵回舰。

    而在更后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厦门战役中发挥了一些作用,击沉没击沉日本战舰众说纷纭,但是作为40年前的武器,发挥了作用是肯定的。

    “立项吧!”朱传文点点头,有着好钢材,对于这种重型武器朱传文还是喜欢的,同时又朝着聂士则说道,“你们枪炮研究所也得和保险队多联系,争取把未来汉耀港的岸防图弄出来。”

    汉耀港的研究还在不断的完善着,这将又是汉耀一众理事乃至所辖一个个研究所继鸭山基地完善之后,又一项水磨豆腐的活儿。

    而为了铁路,朱传文在6月中的时候坐上了前往海参崴的火车。

    这次从冰城出发之后,朱传文一路上详细看着冰城到绥芬河一路的铁道线路两边,不得不说,俄国人是费了心思的,沿途贯穿的山路的确没那么多。

    等火车快到海参崴,朱传文在冰城守备司令部副官钟宣的帮忙下换上沙俄的军装,毕竟,他还兼任这冰城守备不是?

    “朱先生,好久不见啊!”道格早就在海参崴的火车站等候着,等朱传文出现,热情的迎了上来,一老一少倒是在海参崴车站来了个拥抱,引得行人纷纷侧目,不过在看到朱传文身上的那身军装的时候,目光中有着羡慕,又快步的离开,显然不想招惹。

    海参崴这地方,现在商业活动也是丰富,来自关东的清国商人,朝鲜商人,乃至日本商人都是在云集于此,港口城市就是这般,有着远洋贸易,就有着活力。

    “是啊,道格先生好久不见,我估计道格先生的茶叶也快喝完了。夏天天热,可以试试绿茶败败火气!”朱传文从赵东的手里接过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是今年的山海关内清明节前新收的顶级绿茶。

    “哈哈,朱先生每次过来都是这么有心!”道格笑眯眯的收下,前面牵引着带着朱传文上了等候的马车。

    海参崴沙俄远东军司令部安德烈专属参谋办公室

    朱传文的到来可以说谁都没惊动,因为他也有着沙俄军方的证件,这是前几年沙俄财政大臣来冰城的时候给他的。

    “将军阁下,此次我前来是有一桩大生意!”朱传文见道格离开,直接朝着安德烈说道。

    “哦?”安德烈很是惊讶的问道,他本以为朱传文来海参崴是来办理汉耀港的租界手续的,没想到一来就和他谈起了生意,伯力城的发展的确改变了安德烈,对于生意这个字眼,不再抵触,示意朱传文详细说说,看看能不能让伯力城和冰城展开合作。

    朱传文梳理了一下语言,说道:“将军阁下,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那位弟弟?”

    “是那个在德国上军校的那位吧,听说今年8月开始,就要下连队了。你弟弟的本事也是不错,汉娜的父亲可是德国海军局的副局长,可以说是德国海军的二把手了。

    这几年,德国皇帝对海军抓的很紧,德国海军局在德国军界的声音可是占着很大一部分。”安德烈说起了朱传武,沙俄军校招生很繁琐,还得是贵族,这一点还真不如德国这种国家好操作,他母亲在德国的家族还是有些势力的,可以说也在帮忙关注着,话说回来,那是因为朱传文对他作用很大,成年人的世界,尤其是政客的世界中哪里有着情谊,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而这“本事”二字就有些不正经了。

    “感谢将军阁下!”朱传文听明白了意思,朱传武在德国还是有着安德烈关照的,“但是我说的不是这个二弟,而是我最小的弟弟,朱传杰,他现在在美国。”

    “美国?”

    “嗯,传杰在美国纽约的哥大上学,这些年我也给他了一笔钱,这笔钱被他用来开办了艾隆公司!”朱传文直接了当的说明,言语间一副生子当如朱传杰的态势,很是夸赞。意思我这弟弟本事也不错,不比老二朱传武差。

    “是那个在美国的广播公司?”安德烈惊讶的问道,大洋彼岸的美国,广播电台这种形式越来越火,借着广播剧的发展,艾隆广播公司的盈利手段也是多了起来,艾隆收音机不必多说,算是直接终端销售,而广告的业务也是占比了很大一部分。

    这年头,在广播公司的话筒中插播语音播报的广告,可是在美国开了先河了,一种名为艾隆公司的商业模式在美国全面兴起,在摩根财团的推波助澜下,艾隆公司吃到了第一只大螃蟹。

    “是那个,眼下艾隆公司那边也有着些余钱,我打算在艾隆公司旗下,成立一个艾隆汽车公司,不知道将军阁下有没有想法。”朱传文说道。

    “汽车公司啊!后期你在冰城也会办汽车厂吗?”安德烈却是问道,对于那么远的地方他懒得关注,主要是没选到他在美国看好的位置,但是如果在冰城办厂,这就有着合作的可能了。

    “会办,但是汽车的销量和当地生活水平有着直接的关系,我想也只有在美国、欧洲这样的地方,汽车公司才能更好的生存下来。”朱传文说的直接了当,未来在关东的汽车,汉耀需要的是卡车,是要运货的。而轿车,未来的销量肯定没有美国高。

    安德烈思索着,汽车终将会代替马车,这其实也是他的预见,家族产业在德国、俄国也是有着布局,但也只是研究,终究还没下决心投入重金,毕竟一个成规模的汽车厂着实需要大笔资金的投入。

    朱传文看到了安德烈的意动,趁热打铁的说道:“将军阁下,从无线电广播出现之后,世界的联系可以说又变的紧密了,我觉得不妨在美国置些资产,鸡蛋总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其实这也是朱传文投之以李,报之以桃了,未来的沙俄变动远比清廷这片土地上变动要激烈和前瞻,这也是朱传文此次亲自前往海参崴的原因之一,期待能说服安德烈。

    “不了,我还是希望在帝国内部置办一些工业厂子。”安德烈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道。

    “将军阁下,眼下欧洲局势变动太快了,根本没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而美国,在美洲大陆上一家独大,倒是很适合经济的发展。眼下我们汉耀已经在德州买下了大片的土地,未来打算在德州建立艾隆汽车公司,我是真的很希望将军阁下能与我一起。”

    朱传文言语恳切,当然他是有目的的,未来安德烈家族在红色巨人身上肯定是不能生存,毕竟和沙皇一家的联系太过于密切了,到时候朱传文肯定会朝着红色巨人靠拢,保住汉耀港口。

    而白俄的人要撤,红俄要接手,中间商赚差价的事儿,朱传文可是很期待,汉耀肯定将会接手白俄在关东、乃至西伯利亚的部分利益和人员,这其中肯定得有一个牵线搭桥的,安德烈就是朱传文早就选定的人选。

    安德烈不知道那么远,只是诧异的看着朱传文,他时常分析着各国局势,单说美国,他看中的就是德州,“德克萨斯啊!”安德烈念叨一声,心里想着这人的眼光总是很毒辣。

    19世纪前半叶,德州可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之后更是成立了孤星共和国,美国所有州之中,也只有德州此地是以国家的名义并入合众国的,州长更是有着调兵的权利,任德州防务司令。

    后世的德州时常喊着独立,就是这样的历史因素让它在美国历史上独树一帜,不过独立是一辈子不会独立了,只是会叫的孩子有奶吃而已。

    “是啊,安德烈阁下,如果你愿意的话,艾隆汽车公司会给你让出20%的股份,相信我,绝对会物超所值。”朱传文再次劝说道。

    如果是其他地方,安德烈还真没心情,但是德州的话,安德烈眯着眼睛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你弟弟加入美国国籍了?”安德烈问道。

    “会的,应该就在今年。”朱传文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未来艾隆公司将会是汉耀的最佳辅助,朱传杰也只有完全的扎根美国,才能对汉耀有着实质性帮助。

    桐树的种植园在德州,艾隆汽车公司也将在德州落户,朱传杰未来将以个德州企业家的身份活跃在纽约,这是最近朱传文兄弟俩沟通过的事情。

    “这事儿我和家族再沟通一下吧。”安德烈没将话说死。

    “期待将军阁下的加入。”朱传文看着安德烈心动,就知道这个事儿能成一半,脸上也是洋溢出了微笑。“将军阁下,为了汉耀港口的发展,我打算给这条冰城至汉耀港口的铁路,分40%的所有权给艾隆公司。”朱传文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先以入股的开头,主要是借着安德烈家的资金缓解艾隆公司的资金压力,再告诉安德烈艾隆公司虽然是美国公司,但是,是我朱传文的,或者未来还会加上安德烈,这样的层层递进,朱传文觉得成功的几率才会大。

    “引入美国资本。”安德烈再次陷入了沉思,眼睛瞥了一眼朱传文,感慨着自己的眼光真是没错,这才几年啊,汉耀就挣下这么大的家业。而且,用艾隆公司为引,引入美国资本,好嘛,这才是人家的目的。不得不说,这样的处理方式让安德烈心里很是舒服,毕竟是知根知底了。

    “艾隆公司的占比有谁?”

    “目前,艾隆总公司有着摩根公司的40%股权,下属还有艾隆种植公司和艾隆广播公司两块,未来成立的艾隆汽车公司将由我方独资,摩根公司似乎对汽车公司并没有想法。”朱传文如实的说道。

    的确,摩根财团由老摩根操控,此时看重的是美国通用汽车,名为威廉姆·c·杜兰特的美国最大马车制造商正在整合汽车产业,相比于规模没通用公司大的艾隆汽车公司,摩根财团选择了通用,正在择机入场。而不是用宝贵的资金去投资艾隆汽车这样一个带着清国影子的汽车厂家。

    依照摩根财团的分析,艾隆公司不过是占了文娱的先手而已,造车?他们还嫩的很啊!

    “你们和摩根也有着合作?”安德烈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惊讶了,这次朱传文前来,带给他的惊喜着实是多,不声不响的,你这和美国最大的几家资本之一合作了啊。

    商业立国的美国,这些从欧洲迁徙过去的财团可是在一定程度上当着美国的家。

    “是的,将军阁下,我想你应该放心,都是商业上的事情,您家族持有艾隆汽车公司股权的事情,我想也是一个信号,毕竟帝国(沙俄)和美国可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冲突。”朱传文又敲起了边鼓。

    “你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多住几天吧,真的是,一声不响的给我找事儿。”安德烈就这样出了门,打算给圣彼得堡发电,家族的当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真有这个机会的话,安德烈此时可是心动的很啊。

    ……

    冰城和纽约的联系借着无线电广播消息传递很是方便。

    纽约艾隆广播公司,朱传杰刚刚从纽约的裁缝那里回来,到了夏驰的总经理办公室。

    “夏哥,怎么了,我哥又给我下什么命令了?”朱传杰进来之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夏玉书对自己的婚礼很是看重,整天拖着朱传杰看这看那的,弄得他一天精疲力尽,虽然时代不同,但是能逛街还真是每个女人的天性。

    后世那些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虽说拧不开瓶盖,但是论起逛街,轻轻松松走个半马不是问题。

    “总理事那边来信了,传杰理事你可能得和摩根联系一下,我们得剥离一部分广播公司的利润,朝着关东进行投资了。”夏驰拿着一篇翻译好的电文,递给了朱传杰。

    朱传杰看着,脸上倒是没什么波动,朱家的孩子早当家,年近20管理着整个艾隆公司,朱传杰身上的担子其实很重,逼迫着他不得不成长。虽说朱传文说过不动用艾隆公司的钱,但是真说了,朱传杰肯定是支持自己大哥的,一家人从不说两家话。

    看完电文,朱传杰朝着夏驰问道:“哥说,俄国的安德烈家族也会投资汽车公司,此事我再和摩根那边沟通一下吧。”

    “总理事做的决定,我估计应该是不容更改了。也好,抽离的资金被安德烈家族补上也是个好事儿,更有安德烈家族在欧洲收购的汽车技术,借着我们冰城物理研究所这些年的研究,汽车的技术应该还能优化一下。”夏驰却是说道。

    “是啊,这的确是个好事儿,但是我其实愁的是冰城到汉耀港的铁路,我怕摩根财团也想染指。”朱传杰说道,对于美国资本想进入关东的事儿,小摩根可是从朱传杰这里打探多次了。

    “这个事儿就得靠你了,总理事的意思这条铁路还是汉耀全资比较好!”

    “我努力下吧!”朱传杰拿起夏驰办公室的电话,就开始跟小摩根的秘书预约起时间。

    以桐树为主的艾隆种植公司今年还没有产出,还得2年左右才会陆续形成桐油的出产,不过艾隆公司已经在德州买下了大片可以种植的地方,根据那些桐农所说,长势还算不错。

    朱传杰也现任的德州州长见了多次,期间更是承诺少量的提供枪械,不过染指美国的军火其实很危险,杜邦等一系列军火公司可不是善茬。

    但这是才德克萨斯啊,老墨危机依旧是德克萨斯不可避免的话题,艾隆公司在德州持枪,算是自用,再便宜的提供给德州的民间,也算是一条路,反正相辅相成。

    朱传杰落户德州,基本上已经是可以敲定的事情,等往后朱传杰毕业了,说不准还能在德州艾隆公司借着规模庞大的种植园产业园产业任华人议员,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7017k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