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第二十一章关东人在纽约

    在汉耀总部的顶层,毗邻朱传文办公室不远的位置,其实还有着一间小型的圆桌会议室,能容纳20多人。

    这间会议室的装修可算是兜兜转转,按照朱传文的意见,得有着良好的隔音效果,算是物理研究所最后接手了,在保证科斯佳整体设计不变的情况下,先后进行了不少的实验性装修,到今年年底才算是正式装修完毕。

    此时在冰城的一众理事正在其中。

    “光廷,你说说,总理事把我们召集起来有着什么事儿?”楚可求捧着一个泥红色的茶杯,这是今年年会的时候朱传文给理事发的东西,正儿八经紫砂的,算是沪上汉耀商会定制,如今也只有一众理事手上有。

    而作为南方人,楚可求深知这老紫砂可是好东西,虽然说比起紫砂壶这种东西来说差了点儿,但也是好东西啊,更重要的,冰城的天慢慢热了起来,怪的很,喝点热茶倒是解渴的紧。

    和祁门红一样,论起享受来,朱传文可是从来都不亏待自己,也不亏待别人。

    当然,比起清廷那帮子老爷们,汉耀一系的理事可是前所未有的节俭,总之一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但清廷的人和货嘛,嗯?倒也没什么可比性。

    “我哪儿知道啊,今年手头上的事儿越来越多了,草原上的摊子我还铺着呢!”毛光廷叹了口气,也还好谷庵升在香港还算调剂着汉耀商行在山海关内的一众事物,算是分担了点他的压力,要不然得当个陀螺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如今还得操心曲正乾冶金厂的事儿。

    相比起来,毛光廷可比朱传文忙多了。

    “我觉得吧,应该还是与汉耀发展有关,没见在冰城的理事都来了!”聂士则老神在在的说了一句,坐得板正。

    “装!总理事没来不知道做给谁看!”楚可求可不惯着聂士则,两人今年的技校生招聘可算是各自斗着法,你说待遇好,我说留的职位高,你说技术水平强,我说能去美国长见识。

    反正,各自斗着,汉耀铁器二厂加上物理研究所,枪炮厂加上枪炮研究所,就算是汉耀如今在工业制造上的两架马车了,剩下的一众厂子跟着凑热闹,反正总有捡漏的时候。

    怎么说,老大和老二斗,老三、老四富裕了,倒也是有意思。

    一众人正说着,朱传文推开门进来,秘书赵东留在了外面,轻轻的将门拉上,又是一次较为机密的会议。

    随着大门关闭,一众理事都是起身,此起彼伏的问候道,“总理事!”

    “坐吧,坐吧!”朱传文也把自己的紫砂大茶杯朝着手边一摆,向下压着手。

    “二位周理事,今年的冬天以前,冰城城区的这些楼房取暖能完成改造吗?”朱传文先是朝着周家兄弟问道,都到了,顺便问一句吧。

    冰城公议会有一次落在朱传文手里了,这公议会的第二季度冰城运营资金也算是又遭了殃,侨居区、混居区两个冰城的组成部分的楼房也算是借着上下水管道的铺设,又是追加了一项供热管道的铺设。

    汉耀更是同期成立了冰城自来水公司、冰城供热公司。

    连同俄国人的电厂也算是纳入了改良,热电联产算是弄了起来,不是什么了不得技术,沙俄那边有些工业城镇一年可是有着接近10个月的供暖期,毛子早就给自己弄好了,只不过铁路一厂的暖气片和耐腐蚀水管倒是又有了供销的渠道。

    “能的,总理事,预计今年9月中旬之前完成部分改造,以后在冰城的两个城区,应该看不见烟熏火燎的状况了!”周贵说道。

    “那就好,我估摸着也能完成。”朱传文点点头,自己的产业,心里还是有数的,毕竟也仅仅是城区的改造,而一个个家属院不在改造范围内,不过倒也能在后续用上汉耀铁器一厂的炉子和相连的土暖气,没必要铺设的这么全面。

    毕竟在关东睡火炕,这是个很节约成本的事情,反正每个家属院都有着自己的澡堂子,花几个大字儿隔三差五的进去泡泡,倒也是一个解乏的好去处,倒也就没了那股子身上的土炕味儿。

    朱传文看着今天在座的诸位,朱春山、楚可求、毛光廷、周家兄弟,在冰城的一众理事都是齐全了。

    “下来。

    “一是日本人,他们打算给我开放北满铁路的运力,不过我们往外运可以,往回运的原料还是那么多,大部分被俄国人要走了!

    不过为了补偿,安德烈给我来信儿了,距离珲春30公里处的俄属哈桑斯基县有着一片很好的深水港,问我有没有兴趣把这片开发起来,作为沙俄租借给汉耀的一片港口,我想问问诸位理事的意见?”朱传文言简意赅的说道。

    此言一出,一众理事都是惊讶的看着朱传文。

    “总理事,俄国人那边给准信了吗?”楚可求火急火燎的问道,如果真有这个出海口,那么他铁器二厂朝着美国主要出口挣钱的收音机组件还能再翻一番产量。

    艾隆收音机在美国的销量借着广播剧的输出可是不低。

    “给了,我是这样想的,从绥芬河朝着珲春修筑铁路,再联通未来的汉耀港口。”朱传文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啊,总理事,那就修啊,鸭山铁路修筑之后,我们可是有着一支成熟的铁路修筑队伍了。”楚可求有点急吼吼的。

    除了他,一众理事都没说话,还需要考虑,倒是片刻之后……

    “总理事,这事儿我觉得还有待商榷。”朱春山发话了,这个会议室就又变的静悄悄,论如今的地位,朱春山说排在第二,没人敢反驳。

    冰城后续一系列的事关民生的自来水公司、供热公司都是由朱春山管辖的,虽说整不了大钱,但是地位就是在那里摆着,谁能理了事关吃喝拉撒不是。

    “怎么?春山叔您不同意?”朱传文问道。

    “不是不同意,而是按照总理事您的想法,这条铁路的修筑有些困难。”朱春山立了立自己的腰,又说道:“绥芬河至珲春,全是高山密林,根本不好修筑铁路,就是非要修筑,我想这成本也是不低。”

    这倒是,如果非要修筑,俄国人的贝加尔湖段铁路每公里都能用上60吨的炸药,朱传文估计定了方案,也只能捏着鼻子朝着里面砸。

    “春山叔,那你的意思呢?”

    “我得意思,能不能把铁路从冰城朝着珲春修过去,修一条汉耀自己的铁路!”朱春山语出惊人。

    朱传文给朱春山放的权很大,等于是把小青山、冰城、鸭山的城市管理都交给了自己的叔叔,这也就导致了如今的朱春山其实已经具备了一个城市管理者的水平,偏政胜过偏商,对于从冰城到珲春的铁路,在朱春山心里其实更多的是增加汉耀在吉省的影响力。

    这话倒是让整个会议室更是鸦雀无声,一个个都在各自琢磨着。

    朱传文想了一会儿,“春山叔,你的意思从冰城修起,朝着牡丹江方向,最后至珲春,但是你的目的不仅仅是珲春这么简单吧?”

    “还是总理事了解我,少芳在延边府我总是有些不放心。”

    果然,一众理事都是诧异的看着朱春山,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以往觉得朱春山就是因为是朱传文的叔叔,再加上汉耀的老资格才是有了汉耀朱传文第二的地位,现在看来,这位平时作风强硬的工人纠察队总队长,那是深藏不露啊。

    “你们有什么想法?”朱传文没再问朱春山,而是朝着众人问道。

    “我这边,有着奉天制造局、天津制造局的老底子,还有些岸防炮的设计图。”聂士则却是以自己的角度说道。

    “我这边后续能有着100台拖拉机的预留指标,可以投入铁路的建设使用。”楚可求紧随其后。

    “我代管曲正乾理事的冶炼系统,只能说如果铁轨,没问题!”毛光廷也是表态说道。

    “铁器一厂下属木工厂能承担枕木,铆钉等一系列附件的供应,没问题。”周家兄弟对视一眼,弟弟表态道。

    “看来大家,兴头挺足啊!”朱传文看着一众理事的表态。

    的确,朱春山的一席话让众人心底里其实都升起了一股念头,每年给东方铁路公司沿线的那些人可是给了不少的孝敬,如果往后再加上日本人,这不就是又请了一位爷,他娘的,总是孝敬什么时候是个头。

    与人斗是其乐无穷,但是求人就是低三下四的事情了。

    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一条直通港口的铁路,这让汉耀从此的发展没了后顾之忧。

    “对了,钱!”朱传文目光灼灼的盯上了这些理事们,心里不由的想起在纽约的夏元璋。

    ……

    纽约

    夏元璋住在麦迪逊大街233号的朱传杰洋房里。

    清晨是在隔壁孩子的吵闹声中起床的。

    “泥,好!”夏元璋洗漱了一番刚刚出门,就遇见隔壁的摩根夫人,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中,小小摩根还是好奇的看着夏元璋,用怪异的音调说出了一句中国话。

    “你好!”夏元璋摘下帽子打着招呼,小小摩根立马兴高采烈的跑走。

    “这小洋鬼子还挺有意思。”夏元璋回头朝着妻子说道。

    “可别这么说人家的孩子,小心传杰回来跟你急眼,传杰说了,现在艾隆公司和摩根可是合作伙伴,往后艾隆公司的发展还得靠着摩根财,财……”夏李氏给自家男人提着醒儿,但就是财什么,一下子想不起来。

    “财团!你还说我呢,自己名字都记不清!”

    “对,财团!”

    “知道了,真没想到了,我以为传杰和玉书是来美国受苦了呢,却没想到比在关东还过的舒适。”夏元璋提起自己的手杖指了指门外大街上开过的一辆汽车。

    不得不说美国人的城市规划很是有一套,摸着约翰牛过河,算是把英国那一套城市建设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建设起来,尤其是夏元璋住着的富人区,就像个花园一样,不远处还有个摩根图书馆,夏元璋心想着。

    刚来纽约的时候,夏元璋就爱朝着唐人街凑,不过那里的方言是真多,时间久了,再加上有着翻译,夏元璋更是喜欢在麦迪逊大街上晃荡。

    沿途的高楼大厦,让这个见惯了飞檐陡壁的夏元璋很是适应了一阵,一场关东人在纽约被他生动的演绎了出来。

    这是什么?哦,电车!

    这是什么?哦,汽车!

    那楼呢?广告公司!金融公司!

    这一桩桩一件件,他都想好怎么回去和朱传文说,得朝这方面建设啊,在冰城!

    “对了,传杰和玉书的婚事儿筹备的怎么样了?”夏元璋问道。

    这来了纽约,他还真是两眼一抹黑,说是来操办朱传杰和夏玉书的婚事儿,其实啥都没办成,都是艾隆公司在自己操办,或者说朱传杰和夏玉书在自己操办。

    “筹备的差不多了,就等他俩今年暑假呢!说是要办一场西式的婚礼!”夏李氏有些期待。

    “我就说不能让他俩自己办吧,我看拜天地就挺好!”夏元璋提起这个就有点生气,吃了几天面包?喝了几天牛奶啊?殊不知这个话题明明是自己挑起来的。

    “这事儿我倒是听玉书提了一嘴,说是要融入美国的富人圈子,请了很多的在纽约的富豪,也是摩根那边出了手,帮忙邀请的。”

    夏元璋为之一窒,没说话,半晌才说道:“现在才拜码头,会不会有些晚了?”

    “应该不晚吧,传杰有着自己的想法。”

    “儿孙自有儿孙福啊!”夏元璋说了,进了自家女婿的房子,还好房子里还有个艾隆公司的员工照顾着两人的起居饮食,要是每天吃着美国饭,两人估计等不到儿女结婚,自己就想先朝着关东返回喽。

    人嘛,除了吃喝拉撒睡,还就是吃喝拉撒睡。

    ------题外话------

    感谢顺富书友的铁路路线。说实话也就在东北待过一段时间,还真不熟延边、珲春、绥芬河一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