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第二十章珲春出海口

    第二天,朱开山满脸堆笑的握着头一天喝断片伍连德的手,“伍医官,等招生完了,我老朱给你庆功!”

    这一副样貌,让宁少安心里都有些发憷,自家总队长还真是头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好。

    伍连德上了马车,朱开山还笑着往着宅子里走。

    “当家的,你这怎么了?这两天吃了蜜蜂屎了?”传文娘正好整理着春城朱府的客房院子,遇上朱开山,直接了当的问道。

    “你不懂,你不懂啊!”朱开山神神叨叨的。

    “我是不懂,但你给我说说不就懂了!”传文娘好像不罢休,她是不明白,一个男人而已,怎么迷得自家男人五迷三道的。

    “得,我就更你说说!”朱开山却是停住了脚步,脸上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这些年保险队这些人跟着我剿匪,伤亡也是不少,但是大多都是因为及时得不到救助,致残或者致死的,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就这样一辈子,我心疼啊!”朱开山敲击着自己的心口。

    传文娘赶忙上前捉住朱开山的手,就听见朱开山又说道:“但是,现在好了,伍连德和李维仁还有你大儿,打算在冰城汉耀大学堂下面设立个医学院,我这块心病也就去了大半,未来我老朱也是有自己的医疗兵了!”

    而在另一面,伍连德脑海里浮现着朱开山龇牙咧嘴的笑,打心底里有些感激,因为他知道老朱是真心实意的,但想起老朱“再来的庆功”的话,一转念就摇摇头,把老朱那张笑脸给甩了出去,感激归感激,但再来春城的朱府,伍连德觉得自己会把自己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没这么喝酒的!

    朱家父子,一个比一个鸡贼,前有朱传文瞄着自己的二等双龙宝星勋章,后有朱开山盯着他在酒海中畅游,对了,老朱还说了句话:酒海不干,情谊常在。

    听听,这叫人话吗?

    不来了,打死也不来了!

    伍连德蜷缩在马车椅子上,这马车是汉耀牌的,冰城铁器一厂出品,整个关东现在也算是掀起了一股洋马车风。这种马车能避风,还带避震很是舒适,伍连德屁股稍稍下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朝着身边的萧广山说道:“萧教导,我得眯一会儿了,等等到春城新式学堂麻烦萧教导叫一下我。”

    “得了!伍医官你休息一会儿,昨天的确是喝多了!”

    “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啊!”伍连德嘴里念叨着,闭上了眼睛。

    萧广山也是正式得到了朱开山的批准,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将会陪着伍连德满吉省的宣传着的汉耀大学堂师范学院。

    说起这趟招生之旅,可以说是伍连德往后生涯中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时光了,人所到之处,官府开路,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招生成功可以说已经是探囊取物一般简单,而此时一件不简单的事儿却是发生在海参崴。

    符拉迪沃斯托克,原名海参崴,自1860年沙俄又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不平等的《中俄北京条约》后,其中割让的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约40万平方千米的领土中,就包括海参崴。

    1871年俄罗斯在此建设军港,将太平洋舰队驻地从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迁于此。

    1891年,西伯利亚大铁路开通后,沙俄远东司令部的迁移于此更是标志着,这里逐渐成为了沙俄远东的第二大城市,第一大城是伯力城。

    此时的沙俄远东司令部,烟雾缭绕,一群身着沙俄将军制服的大胡子男人端坐其中,年轻的安德烈正与众人辩驳着什么。

    “安德烈,你确定让朱传文战略性倒向日本能更加的扩大我们在北满地区的利益?”坐在主位的是远东司令部负责人上将马卡洛夫。

    “司令官阁下,瓦连金身死与否,失踪与否现在还得不到确认,帝国任命冰城公议会议长一事还需再催促一下,冰城是我们铁路如今最为重要的转运核心,不容有失。

    但是此时的冰城,朱传文已经率先动手,从日本商会的搜查入手却未发现一点儿有用的证据。司令阁下极其我们远东所有的高级将领,这是打算和日本人开战吗?”安德烈堂而皇之的问了出来。

    “开不开战不是我说了算,还得等陛下的命令,但是你所言让朱传文倒向日本,我问你,安德烈,你确定能控制住朱传文不损害我们在北满的利益?”

    “是啊,开不开战我们说了不算,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北满牢牢的控制在手心之中,将日本人的势力阻止在春城为点的一根线上。”安德烈再次声明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对于马卡洛夫的问题避而不谈,好似在下一盘棋。“帝国现在应对着西方的兵力扩张,已经没办法再在东线发动战争,这也是我们这两天讨论的共识,所以我觉得,此时让朱传文向着日本方面靠拢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

    “说说你的理由!”马卡洛夫也没揪着一点不放。

    “诸位将军,看看你们手中拿着的香烟是什么?”安德烈另辟蹊径的说道,众人都是不约而同的看着手中的老巴夺香烟,“再想想你们喝着的酒是什么牌子!”众人都是想到了那个瓶子上画着一只鸟的汉耀牌小鸟伏特加。

    “诸位将军,我伯力城此时正在发展轻工业,但是原料,难啊!西伯利亚地广人稀,气候寒冷,出产总是有限,而其中谷物得从冰城运,更多的却是越来越依赖汉耀了,但是汉耀出口也是有限。

    如今,有着一个很好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根据朱传文所说,日本人在拉拢朱传文,而朱传文也是迅速把消息回馈给了我们。这其中,朱传文亲近我们的意思很明确!我们占据旅顺的时间太短了,除了一座海军的港口,其实并没有对西伯利亚的发展埋下什么种子。

    但是现在,伯力城在复刻冰城的发展,我将一座有着轻工业基础的城市正在逐渐打造出来,未来,各位将军,我们伯力城也能满足一部分西伯利亚所需。”

    “所以你想借用日本对汉耀开放的火车运力,发展伯力城的轻工业?”一个同属少将级别的守备司令,远东司令部参谋问道。

    “是的,诸位将军,我是这样想的,南满的物产比起北满还是丰富一些,只要日本人开放运力,我想朱传文不介意我们分一些运力的。”安德烈说的信心满满。

    “海参崴不行吗?我们可以让俄国商会远洋采购!”马卡洛夫问道,海参崴如今往返日本的商船其实不少,或许还能延伸延伸。

    “太贵了!”安德烈这两年的发展轻工业,也算是有了点心得,渐渐的明白了其中原料价格和商品价格的关系,运农作物着实有点浪费。

    “但是你有把握控制住朱传文,让他不完全倒向日本吗?”马卡洛夫还是有些怀疑,派瓦连金这个帝国铁杆过去,其实就是在牵制朱传文。

    “这就是我说的第二点,战略缓冲区!”安德烈说道,随即走向了场中央立着的一张大地图。

    “这里是北满,但是诸位将军,我们在北满其实除了东方铁路公司的沿线,其实已经没有驻军了,未来涅尔琴斯克至伯力城(紧贴着中俄边境,最后一段西伯利亚大铁路)的阿穆尔铁路修建完毕之后,其实东方铁路公司对我们的异议也就只有沿线的矿产了,或许这矿产的开采其实都可以放手!”

    “安德烈,你想放弃我们在北满的全部利益吗?”马卡洛夫一下子惊坐了起来。

    “不不不,司令官阁下,容我给你算一笔账。是我们现在是占有这些铁路沿线的矿场,但是我我们到现在开发了多少呢?就说汉耀最新开发的鸭山,这其实是我们最先发现的,一直在帝国的规划当中,但是我们就是没有钱修筑最后那60多公里的铁路沿线,如今被朱传文抢了先。

    说到底,是我们的体制太过落后,没有轻工业活钱,就远没有汉耀的灵活,商业就该有着商业的样子,将朱传文朝着日本人方面推一推,我们也能得利!”

    “安德烈,你变了!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了!”马卡洛夫却是说道。

    “我是个军人,一辈子是军人,但是军人能制造枪械?还是制造卷烟?我们手中的莫辛纳甘是能挖掘矿产?还是能种植粮食?司令官阁下,如今已经不再是我们将势力范围扩张到整个远东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能从清廷的农户手中抢劫,但是现在,我们全部是由帝国财政拨给的军费在苟延残喘!”安德烈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似乎觉得刚刚马卡洛夫侮辱到他了。

    马卡洛夫没说话,似乎被安德烈的歇斯底里给吓到了,也或许被这话给打动了。

    “司令官阁下,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安德烈也是立马道歉,虽然他家世通天,但是毕竟对一个沙俄帝国的上将,沙俄远东军的司令,刚刚缺少了应该有的尊敬。

    “继续说!”马卡洛夫摆了摆手,也觉得刚才的话说重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将自身的需求限制在远东这个圈子,西伯利亚大铁路不是为了我们远东军的补给用的,他应该是帝国调兵的生命线,尽量降低我们在帝国财政的占比,我觉得才是西线巴尔干局势无比紧张的时候,我们远东军应该承担起来的责任!”安德烈这才说明了自己目的。

    从圣彼得堡到海参崴,相距9800多公里,从乌拉尔山脉到太平洋,从蒙古利亚到北冰洋,这样庞大的国家不能说亘古未有,也只能说举世罕见。

    和强汉、盛唐的西域一样,远东成了沙俄帝国的老大难,动兵朝着西边调吧,日本虎视眈眈,但又不调动吧,这每年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朝着远东军运送物资,可就是耗费了太多沙俄如今珍贵的财政。

    安德烈是真的想帮朱传文吗?怎么可能,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国家,只有让伯力城发展起来,借着海参崴港口的便利,借着海参崴到伯力城火车的便利,减少不必要的损耗仅此而已。

    如今,又加上了南满、北满铁路的共同利用!

    怎么说,原来自己拥有时不珍惜,一场俄日战争下来,没了一半的铁路,远东的沙俄高层才意识到,我们当初怎么就没想着深耕呢?

    是啊,相比于清国人、日本人的深耕能力,沙俄正的差了点。

    “你想好怎么控制朱传文了吗?”马卡洛夫犹豫片刻,问道。

    “想好了,哈桑斯基!”

    ……

    “什么,哈桑斯基?”朱传文接到安德烈电话之后,整个人就处于一个无比亢奋的状态。

    如果说未来有什么遗憾的话,这地方的区域可以说是一个。

    但这里具体是什么地方呢,说的简单一点,这里毗邻珲春,图们江的出海口。

    说个假设,如果珲春那边我们还有着地方,依照后世的建设力量,在此永驻一个舰队是完全没问题,再取名“日本海舰队”,距离小日子本土也就700多公里,大炮怼跟前,想想就酸爽。

    而此时,安德烈就把这个机会给了朱传文。

    不过朱传文一会儿之后就反应了过来,安德烈这是用心很毒啊。

    一方面想占有南满铁路日本人给汉耀的运力,另一方面,又将一块现在对沙俄完全没有用的地方借给了朱传文,朱传文还得负责修通珲春到绥芬河的将近200公里的铁路,修建珲春到哈桑斯基区域内约30公里的铁路,算是变相的加强了沙俄对北满地区的控制力。

    而另一方面,日本人完全会警惕起来,一个港口的修建,意味着沙俄舰队又有了一个新的补给点,而负责修筑的汉耀,将成为日本人再次重视起来的人物。

    缺点是这么个缺点,但是对于朱传文是真的香啊,这意味着汉耀有着自己的出海口了。

    朱传文自己琢磨了半晌,朝着门口的赵东喊道:“将所有的理事喊过来,有大事儿!”

    7017k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