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侯爷的一品嫡妃

第736章 不要再回来了

    为首的丫鬟道:“只能回你的院中聊。”

    楚云瑶顿时勃然大怒,顾娇安慰住了她:“太子妃娘娘闲着也无事,这里又这么血腥,不如我们回到我的院中聊聊,也好让下人把这里收拾收拾,免得太子殿下回来看到会心情不好?”

    这么一说,楚云瑶看了一眼四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尸体,本能的面色变得泛白,有些恶心的想吐,扭过头就想要躲开。

    顾娇看到了这一幕,说:“不如我们走吧?”

    这一次,楚云瑶总算是没有拒绝,一行人来到了顾娇的别院,楚云瑶又命下人把前院收拾收拾,只是来到了后院,这才发现太子府到底是经历了一场什么样子的厮杀,就连后院也到处都是尸体,鲜血横流,十分的渗人和可怕。

    顾娇看着敛着眸子,事情已经是到了这一地步,一发不可收拾了,就连她居住的别院,也都有几具尸体,下人清理干净后,顾娇这才是回到了院子。

    那些下人阻止不了楚云瑶,就任由着楚云瑶与她见面,毕竟太子殿下的命令当中并没有说不让两个人见面的命令,只是周围时不时有人听着,伸头看着。

    顾娇看了一眼:“我们聊天的内容,你们也要听?”

    那些丫鬟面色变了变,相视地看了一眼,退得远了一些,但依旧是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她们,不过好在的是距离远了远,听不见了。

    但楚云瑶厌恶极了这些丫鬟,厉声地道:“你们不会滚出去守着吗?”

    丫鬟还想要说什么,楚云瑶冷冷地道:“别拿太子殿下来压着本宫,这院子只有一个出口,你们围出四周,还能跑了人不成?”

    这么一说,那些丫鬟终于是闭上了嘴巴,想了想,还是退出来了院外,顾娇则是松了一口气,看向了楚云瑶:“谢谢太子妃。”

    楚云瑶冷哼了一声:“你是要谢我。”

    “你费尽了心思挑拨离间,让本宫跟着你一起来到了你的院子,你想要干什么,想要在本宫的面前趾高气昂吗?”

    顾娇耸了耸肩膀,左右看了一眼自己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她说:“太子妃觉得我现在这样子像是在你的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吗?”

    楚云瑶看着她身上麻绳,怔了一下,又想到她刚刚所说的话,她说“我与你对比而言,我甚至还不如你”。

    是啊,对比一下,她确实还不如她呢!

    她最起码是心甘情愿,是呆在自己心爱人的身边,是嫁给了心爱的人,而她从头到尾,所有的选择全都是被迫的,包括她此时所有的选择。

    她不得不承认,顾娇确实是心底没有楚景寒。

    而她想要杀了顾娇,她也杀不了顾娇。

    这么一想,她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了一步松了松捆绑着她的绳子,冷淡地道:“我知道你体内已经没有了蛊毒,太子殿下已经控制不了你了,你如今之所以还装着被他控制的样子,我不知道你是想要做什么。”

    “但顾娇,你走吧,有多远,就走多远,不要再回来了。”

    说完,她盯着顾娇,目光透露着森森的杀气,毫不遮掩:“但你若是再被太子殿下抓回来,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你,不管你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的,你的目的,都是利用太子殿下,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顾娇一愣,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知道她体内没有了蛊毒,她好半天才问:“你怎么知道我体内没有了蛊毒?”

    楚云瑶讥讽一笑:“我并不蠢,我拿那个诱你出府,你竟然也会出府,明显你是早就有所安排,你也知道我是想要杀你。”

    “我原先是不知道的,直到是我事后去找人检查那马车,才发现马儿早就不见了才明白,那马儿身上怕是带有你带的信件。”

    说完,她盯着她:“只是我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走?”

    顾娇讥讽一笑:“你以为我当时不打算走吗?”

    楚云瑶一怔,是啊,当时太子殿下很快就来了,她如何走得掉?

    呵,太子殿下对她就宛如疯魔了一般,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也不顾一切,甚至,不管她的尊严,可她如今的一切,是踩着她母亲的尸体得到的,她不允许,她也不可能会让出来所有的一切,哪怕太子殿下心底没有她,她也会牢牢地抓住。

    于是,她扭过头道:“接下来,但凭你的本事。”

    “但是顾娇,你若是再让我看到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这算是,她对她的同情吧。

    对,是她唯一能对她有的同情!

    顾娇也明白,接下来,任由她的本事,她也帮不到她,所以,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她只能是靠自己,她手中握着那被松开的木头,那些丫头在进来之后又检查了一骗,没有发现异样,便将她关在了屋内就离开了。

    大门关上,她知道院内全都是人,全都是那些有武功的下人,以她的武功,怕是未必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楚景寒看着盯着她的人可并非普通。

    她眼眸一转,说:“我肚子饿了,要吃暖锅,要辣的。”

    这些丫鬟可不敢怠慢了她,更何况,她本来就爱吃暖锅,这在太子府里面的下人也全都最知道的事情,所以没有人多想。

    只是吃的时候有人盯着刀,有人喂着她,她拧着眉头,想要松开那些丫鬟自然是不同意,以至于吃了两口之后便不想吃了,“行了,东西搁在这里,你们出去吧,我现在不想吃了!”

    丫鬟只管伺候着她,至于其它的也管不得那么多。

    她们出去之后,顾娇立马松开了捆绑着自己的绳子,伴随着浓烈的暖锅的味道,她掀开了床榻下面的她之前存放的药包,将其中的两味药混合在一起。

    她所有的毒药楚景寒全都有解药,也全都知道是什么,唯有新制。

    幸好这院子是她之前住过的院子,她放过不少药包在这里,也是为了预防万一,而这些药包楚景寒也查过,确实是对人睡极好的药包,这才没有阻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