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侯爷的一品嫡妃

第726章 忠心耿耿

    容侧妃听到这里,嘴角扯开了一抹苍白的笑容,还在狡辩:“殿下这么说,妾身不明白,对妾身来说也不公平,妾身……”

    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不能胡说,不能就这么冤枉了她。

    楚景寒陡然之间将手中的茶杯砸落到了桌面上,“不公平?”

    他目光冰冷的看向了容侧妃:“当初是你明知道本宫对你毫无半点的男女之情,仍要留在本宫的身边,说愿意对本宫忠心耿耿,替本宫办事,如今你说本宫对你不公平?”

    容侧妃那一张温和的脸上终于是裂开,她颤抖地道:“殿下,妾身,妾身一直是对你忠心耿耿,直到现在,仍然对殿下忠心耿耿。”

    这世上,没有人比她对他更忠心的女人了。

    楚景寒完全不为所动,只是冷的一笑:“好一个对本宫忠心,对本宫忠心,明知本宫另有安排,竟然还敢助娇娇离开太子府?”

    容侧妃还是想要装傻:“殿下,妾身没有,妾身……”

    话还没有说完,看着楚景寒那一张冷如刀子般的眼,她终于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垂下眼眸地想要解释:“妾身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听从太子妃的吩咐办事。”

    她是无辜的,她很无辜啊!

    楚景寒讥讽一笑:“太子妃是有多蠢,不用本宫提醒,你自己都该明白,你还听从她的办事,怕不是她被你卖了,还要被你数钱吧?”

    容侧妃脸色苍白:“殿下……”

    楚景寒冷冷地道:“怎么,你还想要跟本王装傻?”

    “是以为本王不知道是你在诱得太子妃嫉妒发了疯,你想要借着她的手除掉娇娇,最好是一箭双雕,将二人全部都除掉?”

    容侧妃身形一晃,摇了摇头否认:“殿下,妾身没有,妾身……”

    楚景寒神色冰冷:“容侧妃,你不必跟本宫否认,本宫知道,你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之前的于师师,再加上本宫之前的女人,你都是用这样的手段除掉的。”

    “当然,本宫也厌恶了那些女人愚蠢的手段,自以为聪明,实则愚蠢至极,所以,你要怎么做,本宫不管,也不阻止。”

    说完,凌厉地盯着她:“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利用太子妃对付娇娇!!!”

    容侧妃这一次终于是吓得脸变得毫无血色:“殿下……”

    楚景寒道:“本宫也原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能看得出来本宫待娇娇的不同,所以利用娇娇除掉了于师师,也能明白太子妃身份的贵重,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野心勃勃,动了那些女人便罢,连她们你都想动。”

    说到这里,他勃然大怒:“怎么,齐容香,是本宫给了你太多的权利和信任,让你不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吗?”

    连名带姓的怒喝,终于是让容侧妃吓得脸上的血色尽失,她立马跪到了地上请罪:“太子殿下息怒,太子殿下请息怒,妾身,妾身知道错了。”

    说完她顾不得自己的仪态,就开始连连磕头:“太子殿下请再给妾身一次机会,妾身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楚景寒瞧着她依旧如往日一样这般聪明识时务的样子,此时心底却是厌恶到了极点,只是冷漠地站了起来:“晚了!”

    他道:“本宫给你一个体面,自己滚。”

    容侧妃脸色一变,再也顾不得其它,立马连跪带爬着到了楚景寒的跟前抓住了他的腿:“殿下,殿下,妾身真的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况且太子妃娘娘,郡主殿下她们不是都没事吗?”

    “殿下,求求您了,求求您再给妾身一次机会,妾身保证以后一定乖乖的,妾身一定会好好会殿下办事,绝对不敢再自作主张,更不敢吃醋,求您再给妾身一次机会吧!”

    楚景寒一听吃醋两个字,捏起来了她的下颌:“吃醋?”

    “你也配?”

    “你还记得当初你求着本宫留下来你,你说的是什么吗?”

    “你说,你会让本宫安心地做好本宫的事,你只是本宫府上的一个奴才,替本宫办事的奴才,如今,你竟然敢说你是吃醋而去伤娇娇?”

    “你哪来的胆子?”

    醋??

    吃醋?

    这么有情趣的东西,她也配吃??

    一字字,一句句,如同刀子般扎进了容侧妃的心底,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一心求饶:“是是是,殿下说的是,是妾身痴心妄想,求殿下,求殿下再给妾身一次机会吧!”

    楚景寒却是一脸嫌弃的甩开了她,说出来的话却是杀人诛心:“本宫顶多只能是看你这些年来办事还不错的份上,留你一个体面,给你一个自杀的机会。”

    人依旧是温雅如玉,玉树临风,如同她初见时那般让她一见倾心,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她绝望到了极点,如同置身于地狱一般。

    容侧妃抬起头来,雪白的面容崩溃绝望:“殿下当真就对妾身如此残忍吗?”

    她忍不住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付出:“妾身这些年来替殿下处理过多少的麻烦事,妾身从来都无怨无悔,如今,妾身不过就犯了这么一点错,殿下如今要对妾身如此残忍吗?”

    楚景寒徒然之间凌厉地盯着她:“这么一丁点错?”

    “本宫有没有说过,你什么都能做,但唯独,不能算计娇娇?”

    容侧妃打了一个颤抖,还想要推卸责任:“是太子妃娘娘,是太子妃娘娘命妾身这么做的,是太子妃娘娘……”

    话未曾说完,楚景寒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够了,就楚云瑶那个蠢货,才嫁进来府上多久,能有本事调动得了府上的人,还能安排人带着娇娇离开府上?”

    “齐容香,你当本宫是你算计的那些蠢货吗?”

    一句话,让齐容香打了一个颤抖,面色惨白如纸的抬头,只见那是一双又黑又冷的眸子,看着她时,仿佛是猜透了她心底所有的小九九,知道了她所做的所有的事情。

    是,是啊……

    殿下那么聪明,当初留下来,不是因为她同样聪明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