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侯爷的一品嫡妃

第725章 心尖尖上的女人

    “你别忘记了,我们成婚的当天,我母亲就死了,你是因为我母亲才能留在京城的,你想要废黜我,你敢吗?”

    “你想要被天下人唾骂唾弃鄙夷吗?”

    “你废黜了我,你这个太子殿下还能做得稳吗,你敢吗,你……”

    最后一句话,她还没有说完,楚景寒已然是忍无可忍,甩手就是一巴掌“啪”地落到了她的脸上,又狠又凌厉,她惨叫了一声,直接就是摔倒在了地上。

    楚景寒深吸了一口气,厌恶到了极点的样子。

    “堵上她的嘴,把她送回去!”

    “是。”

    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拖着楚云瑶就要走,楚云瑶挣扎着不肯离开,但被强行拖着就这么驾着马车就离开了。

    顾娇看到这一幕,讥讽一笑:“倒看不出来,你对楚云瑶竟然还有一丝心软。”

    楚景寒知道顾娇聪明,只是冷声地道:“她和她家为了本宫付出来了很多,本宫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不让她牵扯于其中。”

    若是日后当真有什么,也能保全了她的性命,可惜,她自己太过于愚蠢。

    说到这里,他盯着顾娇,目光变得通红似血地一步步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倒是你,娇娇,你为什么非要不听话,执意要跟我做对?”

    “你就这么想要逃离我的身边?”

    顾娇挣扎了一下,甩不开也就放弃了:“楚景寒,我们之间再说这样的话题,毫无意义,况且,你要跟我成婚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楚景寒盯着她:“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逃走?”

    顾娇说:“有机会,我为何不逃?”

    楚景寒却并不相信:“可你明明也应该知道,你是逃不掉,为何还要逃?”

    顾娇说:“万一呢?”

    楚景寒眸子一眯,却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眼眸一转,随后一挥衣袖冷声道:“带郡主回去。”

    回到了太子府上,楚景寒再一次来到了书房看到了母蛊,他也正是因为这个,才知道顾娇被带走的方向,才能第一时间追上了她,确实还好好的,依旧指着顾娇所在的方向,但不知为何,却总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大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他本能地想要按了按母蛊,可又担心会再一次地伤到了顾娇,又还是停了下来,不过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蛊毒没有什么不对劲就好。

    既然如此,那她明知逃不掉,明知她能找到他,还是要逃,怕不是为了想要传消息出去,如果是这样,那便不用担心了。

    这么一想,他再一次用蛊毒试探了一下顾娇,听到了顾娇入夜突然之间腹痛难忍后,他这一次这才彻底的放心下来,他不应该如此疑心的,现在,虽然朝中还有大臣对他不满,但最起码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的控制当中。

    就连父皇,如今也乖乖地听着他的话,他怕什么?

    是的,他不用担心,他什么都不用怕。

    不过想到今天晚上之事,他眼眸一冷,来到了容侧妃的别院。

    ………

    此时,容侧妃面色微凝,毫不遮掩的冷意:“没用的东西,亏得我这一次冒险帮她,竟然还是除不掉她,废物一个。”

    她扭过头清冷地道:“事情收尾收干净吗?”

    丫鬟福了福身子:“处理好了,娘娘放心。”

    容侧妃稍稍宽心:“那便好。”

    说完,若有若无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她若是进了太子府,以后,怕是我就更没有好日子过了,太子殿下的眼底,也就更没有我这个人了吧?”

    她已经够辛苦了,府上殿下也有很多的女人,她是真的真的不想王府当中再多一个殿下心尖尖上的女人。

    丫鬟跟了她许久,心疼地道:“娘娘,奴婢会一直陪着娘娘的。”

    容侧妃一笑:“是啊,我还有你们!”

    说到这里,她悲凉一笑:“可是,你们又有什么用?”

    “你们,能给我一个太子殿下的孩子吗?”

    没有太子殿下的宠爱,若是连孩子都没有,那以后的她将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的一生,她该如何继续隐忍下去?

    丫鬟也是十分心疼,太子殿下从来,从来没有来过娘娘的院子,除了,交代娘娘办事之外再也没有来过,就仿佛是王府里面的一个管事,可分明也是太子殿下的女人啊。

    丫鬟正想要劝说,外面进来了一个人,她脸色变了变:“见过太子殿下。”

    容侧妃也抬头看到了来人,手中的拳头紧了紧,面色却是透着的一抹喜色,“太子殿下,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这个点,已经是深夜了。

    太子殿下从未曾深夜来过她的别院,尤其是今天,太子妃要杀顾娇的时候他却是出现在她的别院,他是知道了什么吧?

    楚景寒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其它的人都出去。”

    丫鬟看了一眼,容侧妃温柔地道:“退下吧。”

    “是。”

    丫鬟退下后,她这才抬头看向了楚景寒,努力的稳住了自己的心神,温柔如水的样子如同往常:“太子殿下深夜前来,可是找妾身有什么事情?”

    楚景寒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说:“你也坐下。”

    容侧妃垂眸:“是。”

    然后,亲自侍候着给楚景寒倒了一杯茶水:“殿下有何吩咐?”

    楚景寒看着她倒着的茶水,有几分可惜:“你一直以来是本宫见过最为聪明的女人,如今,本宫这个点前来,你不知道为何?”

    容侧妃心底颤了颤,“妾身不知。”

    楚景寒讥讽一笑:“好一个不知。”

    “既然你不知,那本宫就来问你,今天竹林那边的巡查的侍卫是谁调走的?”

    容侧妃握着手的茶杯收紧:“这一点妾身有问过殿下,殿下说要盯紧郡主居住的那边别院,可以调一队人马过去,殿下是同意了的。”

    这么一提醒,楚景寒突然之间就想起来了,他呵的一笑:“果然是聪明啊,原来,搁在这里等着本宫呢,难怪,能助娇娇离开太子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