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从jojo开始的奇妙体验

第256章 未来命运

    乔纳森的记忆中有关自己家族的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而且乔斯达家族拥有石鬼面这件事,乔纳森也是最近做梦才想起来这段记忆。

    这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但是为什么这自称萨椰的女人会知道?

    而且这个女人张口闭口就是讨论命运,似乎对乔纳森了解很深。

    从她的语言内容和说话语气来看,简直像是认识乔纳森许多年的故人。

    但是乔纳森今年才十二岁,怎么可能在短暂的生命岁月中认识这个女人?

    除非她是从未来十多年以后穿梭时空回到了现在。

    可是如此荒谬的想法,乔纳森虽然在心里有这个推测,却第一时间否定了。

    穿梭时间?开什么玩笑?

    乔纳森摇头,仍然严肃而戒备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有关我家族的事。但是我最后用我绅士的礼节警告你,不要拿我的家庭背景来欺骗我。”

    乔纳森冷笑着:“女人。如果你要跟我信口雌黄,说什么你是未来我的妻子,说我被风影大人杀死,你为了扭转悲剧,然后穿越时间回来救我,这种谎话就免开尊口吧!”

    “如果是这种话本的剧情,你这也太过于荒唐,你以为我会信吗?”

    对面的那女人被这番话堵的闷得慌。

    因为这就是她想说的。

    结果乔纳森直接开口堵死了这种说法,这让她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可是JOJO,我真的……”

    “住嘴!不许叫我JOJO,只有我的朋友才可以这么叫!”

    那女人语气一缩,似乎被乔纳森的喝问给吓住了,就像是一个刚刚被丈夫凶了一顿的可怜主妇。

    这片刻之间,说话的主动权竟然被乔纳森掌握。

    而那个自称萨椰的女人,原本那种游刃有余的神态消失了。

    如果对付其他人,她可能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是一旦面对冷静而严肃的乔纳森,她就会不知不觉的陷入被动。

    她甚至有一种习惯。习惯于顺从乔纳森的话,甚至乔纳森一旦发怒,她竟然会慌张起来。

    这让年仅十二岁的乔纳森觉得很诡异。

    明明一个绝对不认识的女人,表现出一种对自己的顺从感,而且看起来似乎是自己在语气态度上占据强硬一面。

    这太奇怪了。

    奇怪到,让乔纳森真的有一种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妻子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种事?

    这让乔纳森不由得再次对最初摒弃那个荒谬猜测进行重新思考。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从未来而来?这个女人真的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难道风影大人真的……真的被那个所谓的jozo大魔王给取而代之?

    不对不对!

    风影大人是无敌的怎么可能被取代?

    可是面前这个萨椰,说谎的可能性也很小。甚至,她可能说的真的是事实。

    到底该相信哪一边?

    猛地。

    乔纳森眼睛一亮。

    何必纠结相信谁,直接叫风影大人过来对峙不就好了!

    如果是这个女人说谎的话,风影大人亲自现身以后就可以打破一切谎言污蔑了。

    而且现在乔纳森的中忍考试也不打算通过了,正好可以让风影大人过来接人。

    乔纳森直接举起信号烟花,想要拉动拉环。可是天空猛然变成了淡黄色一片的沙画。

    又是那个女人的替身发动了?

    乔纳森转头一看,果然,那自称萨椰的女人面色发白,冷汗顺着发梢往下淌,估计精神力已经负担很重了。

    乔纳森伸手将信号烟花递给萨姆依,让她来燃放烟花,乔纳森自己则是冲着那女人而去。

    必须消耗那个女人的力量,让她在替身能力时间结束的一刻没有余力阻止萨姆依发射信号烟花。

    乔纳森投掷出苦无,随后挥动拳头冲了上去。

    苦无只是干扰,拳头才是进攻。用拳头的原因,是乔纳森不想真的伤害到那女人。

    从内心潜意识来说,乔纳森已经有一些认可这个女人,所以才原则不拿武器进攻。

    可是令乔纳森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竟然已经虚弱到苦无都无法躲开。

    而且,她竟然没有命令她所说的替身来格挡,而是正面承受了一发苦无!

    她的替身去哪里了?

    乔纳森看不见替身,只能挥拳冲上去。

    可是等到了这自称萨椰的女人面前,乔纳森下意识松开了拳头,而是将她抱在怀里。

    她腹部被苦无扎进血肉,腹腔的血顺着苦无流出来,但是她却执着的看着萨姆依那边。

    乔纳森顺着目光看过去,发现萨姆依保持着手握信号烟花的动作一动不动。

    萨姆依明显是被禁锢的行动!

    是萨椰的替身【沙画约束】将萨姆依禁锢了。

    只见那只信号烟花被一张看不见的手夺取,然后当着萨姆依的面捏碎。

    做完这一切,乔纳森怀中的萨姆依才长舒一口气,可是腹腔的血倒涌上喉咙,噗的一声喷在乔纳森身上。

    滚烫的热血,浸透了乔纳森的胸膛。

    “为什么?为什么不挡住苦无也要阻止萨姆依?明明这苦无完全可以挡住的!”乔纳森明显慌张的搂着怀里的女人质问着。

    年仅十二岁的乔纳森体型虽然有一米七,但是比起怀里的女人来说明显还是小了一号。

    比乔纳森还要大一号的女人身躯软绵绵的躺在他怀里,让他有一种沉重的慌张。

    鲜血,让乔纳森自责,更让他疑惑。

    自己明明不想要伤她的。

    “告诉我为什么啊!你不是有替身吗?你不是比我强吗?为什么连苦无都躲不过去?!”

    乔纳森伸手捂住苦无扎进去的地方想要阻止流血,可是热血依旧汩汩的往外流,仿佛在告诉乔纳森怀里这个女人要死了。

    “咳咳……JOJO……信我一次吧,求求你了,就算是我死掉,也希望你能够看清楚jozo那个恶魔的真面目。”

    “还有啊……JOJO,我从来就没有骗过你,我真的是萨椰,我真的是从未来穿梭时空过来的……呕…咳……”

    “先别说话,尽量呼吸平稳,不要动用腹腔的肌肉,我给你止血。”乔纳森翻开自己的忍具包,里面只有简单的几块纱布和药用棉花。

    只能将就用,先用来包住伤口要紧。

    可是萨椰抓住乔纳森的手,坚持的说道:“不!听我说完,jozo的恶魔之行就是从楼兰的遗物开始的。他的目的就是夺取埋藏在这里的龙脉……咳咳……”

    “不要让他达到目的,绝对不要……一旦他得到龙脉,我们的命运就又要重蹈覆辙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