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33章 原版康熙

    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四, 十八阿哥病逝了,康熙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本就心情不好的康熙,在看到对幼弟早夭没有丝毫同情的皇太子爱新觉罗胤礽, 甚至还在帐外偷窥,更觉得他要谋反,于是大骂道:“为此不仁不孝为君, 非臣民之福。”

    胤礽气的浑身都发抖了, 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说自己这个太子又不是自己要做的?

    “若非看在皇后的面子, 尔生而克母, 福浅命薄,朕怎会……”康熙见他不知悔改, 还敢顶嘴, 就直接大骂道。

    “皇上早就想废了孤,既然早就想好了, 何故在这里假惺惺?”胤礽也是气的不行, 连汗阿玛也不叫了, 甚至起身拂袖而去!

    康熙看着胤礽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当朕不敢?朕要废太子!”

    说罢还直接让人出去把胤礽拿住。

    父子二人剑拔弩张, 彼此都恨极了对方。

    从二十九年七月, 自己生病可太子脸上却连忧愁都没有, 康熙心里头一直有一个疙瘩。

    对自己不孝, 对兄弟不友……康熙如今已经彻底无法相信, 将江山交到他手上,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皇上三思!”皇上当众说出要废太子的话,几个老臣闻言,连忙进来求情。

    “尔等不必多说, 如今朕还是皇帝!”康熙阴森森的看着这些大叫不可以的朝臣,废太子的决心越发坚定。

    还有求情的,康熙直接撵了出去!

    独自坐在帐中,康熙还是恼怒不已,废太子的决心越来越大,甚至在脑中,已经思考了如何写圣旨,后续如何处理?

    正想着,康熙有些犯困,靠在椅子上打算眯一会儿。

    “太上皇呀!今儿保成可威风了,祭个天,都有百姓自发的送万民伞,听说还有好些大娘小姑娘都被他的英姿迷倒。”

    “太上皇呀!我给你说,胤褆昨儿个又跟十四打了一架。就连惠太妃都骂他过分,实在不行给送战场上去,不管是去打倭寇,还是去青海,只要别在眼皮子底下晃悠就行。可保成担心你醒来,想见他,就没同意。”

    “太上皇呀!稻田地里的鱼能吃了,保成秉承你抠门的习性,给朝臣们节礼只送了鱼。你们父子都奸猾的很。”

    ……

    “汗阿玛,院子里的花儿开的特别漂亮,你快醒醒呀?要不女儿就拿您最喜欢的十八学士泡茶。”

    “汗阿玛,今儿个的粥是肉肉给你煮的,全程没让奴才帮忙,你觉得好喝不?”

    ……

    “汗阿玛,今日在朝堂,儿子处理了……”

    “胤禩他们来信儿,再过两个月左右就回来了,您再撑撑,别让他们回来没了阿玛!”

    “汗阿玛,保成想了你,真的好想你,哪怕是训斥都好!”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种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这三个声音最频繁。

    第一个说话的女人,第二个说话的少女,康熙没有任何的印象,但是第三个声音,让他有些战栗。

    那是胤礽的声音,听着别人叫他皇上,叫自己太上皇,康熙整个心都要炸了,这混蛋,果然弑父了!即便他的声音跟态度再好,康熙都觉得这是惺惺作态。

    可是哪怕听到这么多声音,康熙依旧醒不过来,慢慢的身边越来越热闹,叫自己汗阿玛的,叫自己汗阿玛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声音,让康熙有些懵。

    甚至他听到了有人叫:“胤禌!”

    还有人在低声咒骂“胤祚”。

    胤祚胤禌是谁?这都是自己早夭的儿子。

    更甚至,他还听到了弘晴弘晖跟一个叫弘晏的少年的声音。

    康熙有些懵,这是什么世界?怎么失去的孩子们还都活着?

    终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十公主带着亲手熬煮的肉粥过来的时候,康熙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跟胤礽有几分相似,却更加白皙精致的圆脸小姑娘。

    “汗阿玛!”肉肉看到康熙睁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于是手里的瓦罐一下子掉到地上,肉肉高兴的扑上来,红着眼睛道:“太好了,太好了,汗阿玛,你终于肉肉好想你。”

    康熙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姑娘,可她叫自己汗阿玛?她是谁?

    同时随着十公主的喊声,此起彼伏的太上皇清醒的消息传出,康熙回过神来,一脸愤怒,自己居然真的是太上皇?

    明萱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康熙此时看着女儿的模样有些狰狞,但是自己的傻姑娘还一无所知,哭着说想念的话。

    “肉肉,去给你汗阿玛再煮一份粥。”明萱拽拽女儿,示意她出去。

    肉肉走后,明萱的眼神跟康熙对上了。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

    孤寂、复杂,以及愤怒!

    明萱深吸一口气,就觉得很不对劲儿。

    很快太医们,皇上亲王郡王贝勒们,一窝蜂的都跑进了园子里,围着康熙七嘴八舌的问候。

    康熙想要张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他及其恼怒的时候,突然看到胤礽居然靠着胤褆在抹眼泪。

    这怎么可能?

    这两个人不是都想要对方死吗?

    康熙虽然醒了,但是身体不便,嘴巴也说不出话,但是孙太医诊断之后,却告诉一个好消息,皇上可以慢慢恢复。

    明萱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很快就觉察到康熙很不对劲儿。

    因为好朋友梁公公悄悄给自己透露,太上皇在他手上写字问如今是那一年,问胤禌贝勒怎么还活着?还问十八阿哥人在哪里?

    “太上皇能写出暗卫的联系方法,却不记得弘晏阿哥是谁?”梁九功有些慌,对明萱忐忑道。但太上皇好似根本不记得皇贵太妃这个人,所以连对十公主都不亲近。

    明萱心一紧,眨眨眼睛,道:“有没有可能这个太上皇已经不是从前的太上皇?”

    “什么意思?”梁九功纳闷问。

    明萱思考了一番道:“话本子里不是说了吗?人在面对岔路口的时候,做出的不同选择,会有不同的人生,可能现在太上皇的心里我就没进过宫?”

    梁九功有些不明白。

    明萱也解释不出来,只是道:“我胡乱想的,太上皇看肉肉,看我的眼神都怪可怕的,好似真的不认识我们一样。”

    梁九功即便不懂,还是记了下来,但是紧接着,他觉得皇贵太妃猜的有些对,太上皇好似是从未来回来的,但是他的世界没有皇贵太妃,而且跟皇上之间关系也有些紧张。

    瞧着皇上几乎日日过来陪着太上皇说笑,梁九功都有些于心不忍。

    众人都说因为皇上孝心有加,所以太上皇才能慢慢的开始回复,慢慢的都能说出几个字儿了,即便口齿不清晰,但是表达意思还是能听懂。

    不过皇上刚登基不过百日,如今朝中事务尤为的繁忙。皇贵太妃嫌他辛苦,就主动说了让其他的亲王郡王公主,还有皇孙们开始过来侍疾。

    明萱所谓的侍疾?

    不过是带着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吃吃闹闹,说公主们们还算美满的幸福生活,说恪靖公主在漠南的大肆揽权。

    说胤褆又被佛尔果春跟塔娜两个姑娘气的进宫求皇上赐婚,他要把女儿们远远的嫁出去。结果被惠太妃满园子的追着打。

    “皇玛法,孙儿有些事情不明白?书上说民贵君轻……”弘晏坐在康熙的床前,絮絮叨叨的问着学业上的疑问,自己的理解,师傅们的讲解……

    康熙对着这个自己的世界不曾出现的嫡长孙,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这孩子据说是原身亲自教养的 ,很多观念跟自己如出一辙。

    在弘晏提问的时候,康熙就忍不住说了自己的观点,即便说的很慢,但是弘晏并没有一丝不耐,带着崇拜的听着康熙的讲解。

    康熙已经不记得上次被人这么纯粹的崇拜是什么时候?也不记得被儿女环绕关心有没有经历过,一切都好似在做一场美梦。

    很快弘晏还带了弘晴弘昱弘晖等人过来,少年们朝气蓬勃的跟他们敬爱的皇玛法说着自己的观念,彼此调侃打趣,看着好不和乐。

    康熙有些震惊,他至今瞧着胤礽跟胤褆二人说笑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下一代?

    当然康熙拒绝这里的康熙比自己做得好。

    可明萱偶然看到他看胤礽眼神的不对头,就偏偏要他明白保成有多优秀?刺激他现在的公主们过得有多好?每天都想尽法子刺激他。

    康熙又气又忍不住被她所炫耀的事情所吸引,慢慢的有些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子。

    他能看出她怕自己,甚至不敢看自己的眼睛,虽然气人的本事不俗,但是言语中对胤礽的维护,对女儿的爱护溢于言表。

    又怂又大胆!矛盾而又让人厌恶不起来。

    康熙偶尔也会零星的获得原身的记忆,记忆里,自己跟胤礽相处的极为和睦,父子二人前所未有的信任彼此。

    记忆里的事情过于美好,让康熙都忍不住有些嫉妒。

    “汗阿玛,这是肉肉给您种的,您尝尝喜欢不?”随着康熙逐渐的好转,他慢慢能够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去走一走,这天看到一个小丫头一脸甜笑的给自己塞了一个盘子叫草莓的果子。

    看着小丫头手上的伤痕,康熙黑着脸,心一抽,厉声道:“规矩呢?”

    堂堂公主下地,身边奴才都不照应着,成合体统?可康熙说不出温情的话。

    肉肉从没面对过这么凶的汗阿玛,一时之间泪珠子就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扭头就跑了,她不要喜欢汗阿玛了!

    康熙训斥了肉肉,不光明萱心里不舒服,就是胤礽心里也极度不舒服,直接找康熙摊牌了,问:“你是谁?暗中的小手段你以为朕不知道?”

    早在他汗阿玛对他流露出不喜的神色之后,胤礽就觉察到了不对,之所以没有拆穿只是因为请的大师还没有到而已。

    康熙一愣,抬头看向胤礽。

    自己的世界的胤礽早已失去了跟自己对视的勇气,他的眼中有太多的不纯粹甚至惊恐跟不甘,可是面前的胤礽,却让康熙好像看到了幼时跟自己努力争辩的保成。

    “朕就是朕,只是记忆中没有赫舍里明萱这个女人。”康熙见状,直言道。

    胤礽皱了眉头,没有姨母?

    世界上没有姨母会是什么样子?

    于是他听到了那个不服管教、喜怒无常、残暴不仁的胤礽,听到了他纵容属下行恶,听到了算计每一个兄弟……

    “真可怜!”胤礽听了以后,直接道。没有姨母,有面对喜怒不定的汗阿玛,可想而知会有多痛苦?

    至于对胤褆要打要杀?胤礽倒不是很奇怪,毕竟按照胤褆小时候的秉性,发展到这一步,很正常。

    “汗阿玛!既然您还是您,儿子就认您,您如今既然不舒坦,儿子就让兄弟们多陪陪您,让您多享受享受天伦之乐。毕竟,朕还是想要自己的汗阿玛回来的。”胤礽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差不多享受享受,就回去吧!

    康熙深吸一口气,恼怒的扭过头,不去看他。

    可是次日弘晏等人的到来,却让康熙心中升起了欢喜。

    康熙不用以往的性情其他人也并非一无所知,于是明萱就告诉大家,那是因为太上皇到了更年期,就是男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变得不可理喻,需要家人的关心,才能恢复。

    虽然不喜欢这个评价,可是对于儿女环绕,康熙还是很喜欢的。

    偶尔康熙心情放松之余,也得到了原身更多的记忆,还会跟身边的梁九功吐槽心事儿。

    梁九功听着没有皇贵妃自己会那么惨,再次觉得庆幸。

    可是被汗阿玛训斥的小肉肉,实在有些伤心,一连好几天都没来见康熙。康熙对此还有些不习惯,原身的记忆中,他已经足以了解这个女儿是多么的可贵。

    这日晚膳后,听着几个孙子要自己跟他们一起去放风筝,康熙还对弘晏道:“明儿把你十姑姑叫着,一起去放风筝。”

    弘晏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康熙还没有跟孙子们一起玩闹过,临睡前还有些小期待。

    结果睡梦中突然被叫醒道:“皇上,禅位礼要开始了!”

    康熙睁开眼睛一脸的懵,看着又变得苍老了几分的梁九功,还有些懵,禅位?自己不是已经是太上皇了吗?还有必要禅位吗?

    在宫人们进来收拾的时候,康熙逐渐回过神来,心想,自己这又是到了哪里?

    可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回来了,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只因为自己放置重要东西的暗格顺序有些不对,康熙直接打开,然后看到了厚厚一封信!

    混蛋!康熙一目十行看完信,气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张口就骂!

    所有人都傻眼儿了。

    梁九功想请太医,都被康熙骂了个狗血喷头。

    众人还以为皇上要后悔?

    但是很快礼官进来跟康熙对行程的时候,康熙镇定了下来,梳妆之后,穿上龙袍,气势汹汹的完成了禅位礼。

    “皇位也给你了,孙子赶紧给朕生出来,要不朕饶不了你!”胤礽登基之后,还有些不太现实,刚想跟汗阿玛说些温情的话,结果就看他一脸不耐道。

    胤礽眨眨眼,迟疑了一下道:“您回来了?”

    “是呀!怎么?遗憾了?”康熙质问道。

    胤礽心中松了口气道:“并不遗憾,他喜欢的保成不是我,我的汗阿玛虽然让我惧怕,但是还是我的。”汗阿玛回来了,却依旧禅位给自己,他还有什么遗憾呢?

    康熙松了口气,突然问:“二十九年的时候,朕病的那么重,你为什么还能没有一点儿担忧?”

    胤礽回忆了一下,皱眉道:“不是您说的,我是太子,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要维持太子的气度。儿子日夜兼程,就是想尽快见到汗阿玛,结果刚见面,您就让我回去。”所以当年是因为这个原因,汗阿玛把自己赶回京城的?

    康熙一顿,没有一个赫舍里明萱的引导,保成确实不善表达自己的情感。不过,至此,他也算解了心中一结。

    没有对比,还真没有伤害,康熙只要一闭眼,就能想到那个混蛋写给自己信里的鄙夷,在看着敬大于爱的儿子们,看着及时关心都隔着距离的女儿们……心里很是不舒坦。

    “所以,朕的孙子什么时候来?”儿女们康熙不指望了,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孙子一定会跟记忆中的一样聪慧机敏,这一次他要培养出一个让人挑不出半点儿错的太孙来!

    胤礽不明白话题怎么又变了?直言道:“您若是闲着,还是先给儿子生一个小公主的好。听说肉肉妹妹极为可爱懂事。”

    “是呀!可惜你见不到。”康熙反讽道:“朕见过,还吃过她种的草莓,喝过她炖着汤。”

    胤礽脸色一黑,他梦中见过吃过,可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朕一回来,皇位没了,还不能要个孙子?胤祉胤禛胤祺胤祐胤禩……,朕要孙子,嫡孙!

    胤礽:呵呵……孤的妹妹有本事给孤生出来!

    胤禩:孙子?福晋不是才被您杀了?哪里来的嫡孙?难道真的要从了那个小郡主?

    胤禛:……谁能保证一定生的是孙子,若是孙女怎么办?福晋也上了年岁,不好再勉强,可是福晋也想要弘晖回来,所以最好还是儿子……太烦恼了,生孩子比种田可难多了……

    乌拉納喇氏:自家爷突然变得好啰嗦。

    ps:《清穿之四福晋不想种田》求预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