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32章 长生回来了

    那个吓人的康熙走了, 原本的康熙回来了,明萱心里很是松了口气,对着那个总是带着戒备跟怒火的人, 她真的觉得浑身发凉。

    那个人更像历史上那种没有感情杀人如麻的冷血皇帝,眼神中很少有人类的温度, 直到见到了保成他们, 才有了些许表情。

    当然一想到他看向弘晏弘晴弘晖等人眼中蹦出的狂热,明萱也在心里默默说了声:该!

    可是没想到人换回来了, 脑子却有些不对。已经认命做了太上皇的康熙,居然给明萱说,要加封她为皇太后?甚至还说日后自己的陵墓中给她留个位子。

    “不要不要不要!”明萱使劲儿的摇摇头。

    皇贵太妃她当的好好的, 她才不要当什么皇太后。而且她绝不要跟康熙合葬,多么恐怖的事情, 绝对不要!

    而且当了皇太后, 就必须参加许多的活动,三五不时回宫,被一群人恭维,饶了她吧!

    她自我感觉自己依旧身轻如燕年轻的很,实在不喜欢这种□□的聚会。

    康熙还挺纳闷, 可问了两三次, 那人干脆就给躲开了。

    康熙翻了个白眼,一旁的梁九功道:“你贵主子也忒不识好歹了?”

    梁九功听了这句话,垂头回道:“您也不知不知道娘娘的为人,最是讨厌繁琐的事情了。”估计是被那句死同穴给吓到了。

    康熙坐在轮椅上闻言诧异的看了梁九功一眼, 然后开口道:“你这老货,还是这样让朕舒坦。”起码两人能说说话。

    梁九功推着康熙,想着前段时间的遭遇, 低声叹道:“奴才之前也从那位嘴里知道一些事情,就觉得,这样挺好,听说没了好几个阿哥,奴才心都疼抽了,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不知如何是好。”

    作为贴身伺候的梁九功,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服侍的太上皇不太对,然后就在相处中猜到一些,后来还是皇上告诉自己一切如常,他才隐忍了下来。

    不过好在,太上皇还是回来了。那个人虽然也是太上皇,但是太可怕了。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戒备跟不信任,好几次他都怕皇贵太妃刺激他,把人刺激疯魔了。

    康熙点点头,的确如此,刚过去的时候,得知小十一、弘晴、弘晖都没了,而弘晏更是没有存在,他可不是胸口疼抽了。

    在那里每一日,都觉得自己很可悲,好似能守住的只有那个皇位。他能想象那人来到这里,从自己脑中得知了这里的记忆,会有多嫉妒!

    如今瞧着肉肉脸上的笑容,康熙真的觉得安心极了。

    虽然那群臭小子明里暗里问他那个什么更年期过去没?但是康熙还是觉得自己的地盘舒坦。

    明萱就是不想做皇太后,康熙提了几次,她都态度坚决的拒绝。

    在得知皇贵太妃居然‘为了种田’,‘婉拒’了加封皇太后的恩旨之后,朝中上下,到处都是歌功颂德。

    甚至朝中兴起一股写文热,从前的文人对于话本子这些东西都觉得难登大雅之堂,但是现在……皇贵太妃喜欢呀!

    对此明萱一无所知,但是胤礽真的是不放弃每一个给他姨母扬名的好机会。还让人把明萱拒绝加封的原因记录在案。

    虽无皇太后之名,但是明萱的待遇绝对是远超皇太后级别的,前朝后宫都知道皇上对她的在意。明萱想要任何东西,都会被第一时间送到面前。

    再不用卡着份例点膳了,因为她的份例只有两个字:所有!

    想吃任何东西,御膳房都会先紧着她。就连佛跳墙,天天吃,都没问题。

    明萱要做的就是带着肉肉,每天乐呵呵的记录地里农作物的生长情况。关心关心忙于政务的胤礽。

    至于康熙?从不在明萱的脑子里存在超过三秒的时间。碰到了给个笑脸,碰不到就完全不带提的。

    主动关心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宫里其他太妃好了。

    就在明萱忙了许久,新一季的稻米已经成熟的时候,胤礽突然神秘兮兮的将康熙跟明萱,还有没有离京的荣宪公主,去了一个地方。

    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荣宪公主捂着嘴,看着那个正在跟人打闹嬉戏的小男孩,浑身都颤抖了,因为那人跟长生一模一样。

    就连康熙看到那个孩子也愣了一会儿。

    “长生,你怎么又给兔子染色了?”明萱一开始没认出来,直到一个妇人从隔壁探出头,手里拎着一个被粉色染料染得乱七八糟的兔子,喊了句,这才恍然。

    长生咧嘴一笑,大声反驳道:“有的,我做梦梦到了,有粉色的兔子的。我最喜欢粉色的兔子了。”

    “行行行,今儿就用你最喜欢的粉兔子,给阿玛做下酒菜。”妇人看着儿子理直气壮的样子,笑着打趣道。

    长生歪着头想了想,叹道:“好吧!下次我找个瘦点儿的染色,就不会沦为盘中餐了。”

    好像曾经的长生阿哥也喜欢把画上的兔子染成粉红色,明萱隐约记得保成说过的。

    明萱都这么想了,可想而知康熙在一边如何激动。

    “这孩子什么情况?身体如何?”拐角处几人看了很久,直到妇人将那个叫长生的带回去,笑骂他就是嘴馋,想吃兔子。康熙在颤抖的问。

    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声音,自己的长生真的回来了。

    “这孩子身体健康,阿玛在大理寺做一个小文书,日子虽清贫,但是一家和睦。”胤礽回道。不管这个是不是长生转世,胤礽都想要好好培养一番。

    康熙闻言点了点头,虽说清贫,但是和睦就好。

    荣宪公主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小男孩活泼又机敏,玩闹了一会儿,似乎又听到了额娘的声音,便笑着跟友人们约好了放风筝的时间,一蹦一跳的欢快跑回去了。

    世上之事,明萱觉得有些说不准,连真的康熙前段时间都能出穿过来,长生回来,似乎也不是多让人意外的事情。

    既然觉得像,很快,唤名齐佳长生的孩子就出现在畅春园,不过他只是胤礽从普通旗人家里筛选了一些聪慧的孩子进宫做伴读的名义进宫的。

    长生始终记得这段时间阿玛额娘脸上的笑容,原本这养好的机会不会落到他头上,不过因为阿玛‘偶然’得了上司的赏识,给了家里这个机会。

    阿玛说只要通过皇家的筛选,以后就能跟皇子世子一样接受天下最好的教导,以后必定成才,让他不要懈怠,什么都别管,好好学。当然如果在宫里待不下去也没有关系,直接回来就好。

    “我们长生以后一定是个最出息的孩子!”额娘搂着自己笑道,眼中充满了期待。

    长生记得进宫之前,一向有些瞧不上他们的玛法从赏了他一匣子银子,他从未见过那么多的银子。

    自小他听着额娘的每日的计算,已经这一匣银子够他们一家过十几年。可是玛法有银子,却从未想过帮衬他们,如今为什么要拿出这么多银子呢?

    阿玛说因为自己可能会做伴读,所以他们会对自己示好,是为了不让他记仇。所以给银子就是示好吗?

    长生有些迷茫,他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之前有人托阿玛做事儿的时候,就带了银子来家里,却被阿玛拒绝了,阿玛说人得有自己的底线。

    如果收了银子,就要原谅玛法跟堂兄弟他们曾经的轻视跟侮辱,长生就不想收这些银子了。所以他走的时候,就没有拿那匣子银子。

    进了畅春园,长生很轻松的就通过了皇家的筛选,成为被从民间选出的三个伴读之一。长生喜欢跟二皇子他们一起读书,他喜欢热闹。

    可是……在参观完各部之后,听到刑部一个侍中说他已经在刑部待了二十多年了,长生看着他当差的那个小小的屋子,看着窗户外面灰蒙蒙的天空,突然发现,他不想做官。

    休闲的时候,宫里的皇子伴读都回去皇贵太妃的园子里认识农作物,长生一个人坐在草堆上,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梦。

    梦里他看着一棵树,从春天到冬天,时间在流失,小树长成大树,可他却怎么也走不出去。

    “你在想什么?”康熙穿着普通的长衫坐到长生面前,笑问。

    长生歪着头,看着康熙,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对方眼神的鼓舞忍不住说了实话。

    “我知道阿玛额娘都盼着我出息,可是我总是想往外跑,我觉得自己有点儿坏。”长生苦恼道。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坏呢?孩子都是喜欢玩闹多余学习的。”康熙轻声回道。

    长生摇摇头,摸着自己的胸口,道:“不是的!我也喜欢读书的,阿玛说读史使人明志,我不想做笨蛋。只是我不太想做官,一日日的困在同一个地方,看着同一个不变的天空。”

    “不想做官就不要做官,学好本事,有了自己的谋生之能,你做什么都行。”康熙被他最后一句话触动,安慰道。

    长生扭头看着康熙,突然笑了,扬眉道:“我阿玛也是这么说的,阿玛说咱们出身普通,若是在宫里受了委屈,就回去。家里不缺我一口饭吃,只要我好好的,怎么都行。”

    康熙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问:“有人给你委屈受吗?”

    “没有,我还看见皇帝老爷了,他跟额娘说的一样好,不光长得好,人也好。”长生摇摇头,然后奇怪的看着康熙问:“爷爷,您是帮皇贵太妃守田的人吗?”

    “你猜的真准。”康熙点点头。

    “爷爷,我一看你就亲切,真的,好像把上辈子见过似的。”长生看着康熙,看着看着就突然开口道。

    “可能……我们真的见过吧?”康熙一顿,然后试探道:“你叫什么?”

    “我叫齐佳长生,一个老和尚给我取的,额娘说我小时候很爱哭,刚好有一日有个老和尚来家里化缘,给我取名长生,说是能护我平安长寿。后来额娘就叫我长生,我就不哭了。”长生很喜欢跟面前这人说话。

    康熙点点头,试探问:“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长生不知为何,突然说活了心里话:“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住在一个大宅子里,整天能看到的就是一棵树,从小树苗长到大树,我都没见过其他的风景,看到的只有碗大的天空。额娘说我上辈子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可是我觉得梦里的我不快乐,我还是喜欢我阿玛额娘,喜欢阿玛陪我玩,喜欢额娘给我做好吃的,所以我喜欢现在的生活。”

    长生说完之后突然捂了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答应额娘不在外面乱说话的,爷爷你赶紧忘了呀!奇怪,平时我记得很牢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话这么多?”

    “好,我忘了!”康熙点点头,看着小家伙起身跑远,良久才低喃道:“你喜欢就好。”

    “莫去打扰他!”康熙事后叮嘱荣宪公主道:“他喜欢现在的生活。”

    “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荣宪公主其实心里早已明白当初是皇贵太妃在安慰他们,但是这段时间见到长生。

    看着他在阳光下嬉闹,看着他跟别的孩子一同读书识字,看着他可以自由的吃什么好吃的,荣宪公主真的感到了幸福,觉得圆满了。

    “不想当官就不想当官,天底下又不止当官一条出路。爱游历也好,以后没准儿还能跟小八他们去外面看看呢!再说吃好喝好,逍遥一世也挺好。”明萱听到康熙的烦恼后,直接道。

    康熙顿了顿,他突然发现自己醒来这么久,遗忘的另一件事,他居然一次也没想过见见胤禩的几个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长生:阿玛说言多必失,我今日是怎么了?一定是雍亲王说的,读书还不够认真,才会想七想八,所以还是努力读书吧!

    康熙:有点儿不想见老八怎么办?要不让他别回来了?

    胤禩:……为什么?

    胤禛:更年期!汗阿玛更年期,否则,还有其他理由吗?所以老八别回来了,生的惹了汗阿玛又胡乱发火。

    继续推预收《清穿之四福晋不想种田》

    ps:圣诞快乐!发二百个红包庆祝一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