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31章 康熙反穿(完)

    康熙把几个女婿晾了好几日, 根本不管他们怎么被折腾,根本就没搭理。

    直到寿宴的前两日,才单独召见了恪靖公主的驸马敦多布多尔济。

    瞧着这个不管自己的世界, 还是这个世界都被自家姑娘捏在手心的笨女婿, 温和道:“在这里可还住得惯?”

    敦多布多尔济一脸憨厚道:“公主很照顾我。”

    恪靖公主专门托了恒郡王跟九阿哥照顾自己。他跟其他驸马不一样,他跟公主感情好。

    康熙轻笑一声,然后搭着女婿的手, 边走边道:“恪靖脾气倔强,但不是朕自夸, 这个女儿真是个好姑娘,温柔又贤惠,还很是能干,朕说的对吗?”

    能干敦多布多尔济自然是认可的,可温柔贤惠, 作为女婿, 敦多布多尔济就算再傻, 也只能跟着附和道:“公主很好!”

    自然是很好的,在公主出现之前, 敦多布多尔济根本不知道被人全力维护的感觉。虽然身为嫡长子,可自他记事起,掌家的就是继母, 他虽不聪明,也能看出继母并不喜欢他,甚至视他为眼中钉, 能活到成年也是因为他母族势大。

    还是恪靖公主的到来,让自己第一次知道被人维护是多幸福。

    “朕的女儿自然是好的。”康熙洋洋得意的夸奖了很久,说了许多恪靖公主小时候的事情。

    一个敢说, 一个敢信,一个敢夸,一个就敢捧,于是翁婿二人相处的极为愉悦,康熙还跟他一起用了晚膳。

    “皇上跟你说了什么?”敦多布多尔济一回到阿哥所,就被一群驸马围住了。

    敦多布多尔济一张口,打了一个饱嗝道:“汗阿玛跟我说了一些开心的事情。”自家公主那么好,干嘛要说给他们听?

    说完,敦多布多尔济就带着丰厚的赏赐回去歇着了。

    其他驸马看着那一长串的赏赐,羡慕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他们可以不要赏赐,但求不要被区别对待。他们还都只能称皇上,这位已经叫上汗阿玛了!

    噶尔臧是第二个被叫过去的驸马,进门之前,噶尔臧设想过很多被皇上为难的场景,可是没想到一进去还没跪下,就听到了一句话,直接瘫软在地。

    “你跟端静和离吧!”康熙一见噶尔臧,就想到他跟爱兰珠两人和睦相处的样子,曾经他对这个女婿还是满意的,只是这个世界没有爱兰珠,他跟端静不管几辈子都不合适。

    康熙不可能说自己姑娘不好,但是其实若是噶尔臧跟端静两人和和睦睦,他瞧着也别扭。

    噶尔臧顿住了,张张嘴,好一会儿才解释道:“奴才第一次看到公主,就好像看到了天上的仙女,只是……只是……公主看不到奴才,也从不会因为奴才而生气。”

    “确实,你挺没用的。”康熙点点头,开解道:“所以朕也不怪你庶子庶女一大群,和离吧!朕就说端静病了,送她去江南荣养,你回去若是有瞧上的姑娘,给朕上个折子,朕给你赐婚!”

    才怪!到时候就能找理由搞死你了。康熙垂着眼,他可不是那种看着前女婿高高兴兴同房花烛的人。

    噶尔臧听皇上这么说,就知道自己跟端静公主的婚事已经没有可能改变了,垂着头,突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己那一长串的儿子们,噶尔臧叹道:“奴才有许多的庶子,再娶一个贵女,来一个年幼的嫡子,都太难了,奴才恳请皇上日后给奴才选定的继承人找个好姑娘。”

    康熙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爽快的点了头,直接道:“你找个好的回头给朕送过来,朕让他自己‘挑’一个。”

    若是家里孙女们有瞧上的,未尝不可赐婚。瞧不上,就塞个宗室姑娘过去也不是难事儿。

    噶尔臧这回彻底心安了,心里确定了皇上不会因为跟端静公主的婚事不顺而迁怒,于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回去叫挑个儿子送过来。

    三驸马觐见之后,居然被和离了?

    其他几个驸马这回是真慌了,各种想办法讨好自家公主,见不到公主,就讨好大舅子们,反正他们现在统一被塞在阿哥所,六岁往上未出宫的阿哥们就成为他们讨好的对象。

    “你四哥带你去江南,你在江南待上一年半载的,当然如果额尔敦能通过朕的考验,朕给你赐婚。如若不能,朕也不怕多养一个公主,你当面首养着玩也不是不行。”康熙在噶尔臧走后,就将和离的圣旨给了端静公主,开口道。

    至于额尔敦,如果能顺利接收佟家的势力,也不是不能给他一个尚主的机会。李四儿被自己派人凌迟处死了,隆科多不出所料的疯了,跟疯狗一样到处想要咬人,康熙派人给他喂了药。佟家如今需要一个新的领头人。

    端静公主拿着圣旨,跪在地上,哽咽道:“女儿给您丢人了。”

    “你退下吧!养好身子,照顾好自己,别让朕再听到你过得不好的消息。”康熙看着她,温和道:“朕是皇上,很多时候无暇顾及你们的心情,但是朕也是你们的汗阿玛,朕还是希望朕的儿女都能畅快的。要想让朕原谅你,就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待到朕百年,在朕的陵墓前告诉朕,你这一生,过得很幸福。做朕的公主,不亏就好。”

    “汗阿玛……”端静公主抬头,一脸感动的看着康熙,康熙招招手,她就爬过去了。

    康熙用手在她额头重重的敲了一下,道:“以后记住,没人能给你委屈!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面。”

    端静公主伸手捂着额头,又哭又笑,好半天才缓过来,才被带了出去。

    知道了端静公主居然和离的消息后,几个公主终于确定了汗阿玛是真心为她们着想。

    “我听说,汗阿玛已经大半年没有宠幸后妃了,且我打听到的消息,这大半年,汗阿玛一直在给太子铺路。”恪靖公主皱着眉头,一脸的担心。

    回京之后,她就知道了封了固伦公主之后,不管是宜妃,还是额娘都没有被任何加封或赏赐。

    一想到汗阿玛对自己的认可跟支持,恪靖公主其实挺想赶紧回去的,但是无意中听了宜妃跟宫人抱怨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再也不说回去的话了。

    汗阿玛活着,她就算势力再大,汗阿玛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是兄弟上位就不一定了。

    荣宪公主闻言顿时就慌了神,一脸惊恐道:“不,不会吧?”

    包括端静公主在内的公主们脸上都挂满了关心,端静公主更是自责,自己居然都没有发现汗阿玛有什么不妥,还让他操心……

    “汗阿玛对我说,他想要他的女儿们畅快无忧。”端静公主咬咬唇,她突然不想这个时候去江南了。可如果这是汗阿玛的愿望,她就要高高兴兴的去,快快乐乐的回来,绝不能让汗阿玛再操心。

    公主们相互商量了一番,都觉得没有想着跟端静公主一样和离,那该给的面子就得给,于是分别就叫了自己的驸马出宫游玩。

    公主们涨了脾气,驸马们受了教训,康熙也就见好就收了,只是该警告还是得警告。

    警告之后,康熙就让胤礽跟公主们商量起羊毛贸易的事情。

    胤礽跟公主们没有太多接触,但是梦里却是见过的,因此态度还算温和。

    太子的好态度,影响了公主们,她们一方面担心康熙的身体,一方面都暗暗发誓,再也不要让汗阿玛为自己操心了。

    恪靖公主听着太子的讲述,其实第一时间都知道了羊毛贸易对蒙古的影响,恪靖公主不想做傀儡,所以就跟太子你来我往展开了商讨。

    其他公主皇子看着恪靖公主都是一脸诧异,可是康熙脸上却挂着了然的模样。

    宫里待嫁的公主们也因为看到了康熙对出嫁的姐姐们的关心,心中的忐忑也少了许多,特别是汗阿玛新封的宣妃,这段时间带着她们游玩骑马,对于嫁去蒙古也没有之前那么抗拒了。

    娜布其借着教导公主的时候,简直在京城玩疯了,特别是皇上还专门给他们在京郊圈了一大片地,以供她们骑射游玩,心里就更是畅快了,比正式有了宫妃的名分,那可是幸福无数倍。

    而且跟封妃的圣旨一同送给她的,还有让她回科尔沁荣养的圣旨,娜布其只觉得天更加蓝了,心情也更加畅快了。

    万寿节之后,康熙见到女婿们真的都老实了,就让公主们都回去了,主要是这些个女儿跟记忆力都都不太一样,对着自己敬大于爱,孝顺归孝顺,解释康熙心里有些不舒坦,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但是这次回去,公主们的心里却没了以往的苦楚,个个都是满心的斗志!

    羊毛贸易被康熙安排给胤禩处理,这是他给胤禩最后的机会,康熙希望胤禩能把握住。同时还在蒙古给他安排了一个惊喜,一个热情活泼漂亮的小郡主。

    公主们一走,胤禛就带着端静公主,还有胤禟胤誐一行人去了江南。胤禛此行责任重大,他要按照汗阿玛的要求,彻底整改江南官场,虽危险,但是他无惧。

    皇上不宠幸宫妃,本就是大事儿,一开始还能瞒得住,后面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眼瞧着皇上一步步给太子铺路,心里就都跟明镜儿似的。

    可这次太子却跟从前不一样,少了张扬,多了内敛。加上没有索额图张罗,凌普一系也都被收拾了。倒是让想要依靠太子的人都找不到门路,一窝蜂的找上了瓜尔佳家。

    索性太子妃也是之前康熙亲自挑选了许久才确定的,虽然没想到她玛法跟阿玛能够那么快没了,但该有的素养还是有的,为此太子妃专门吩咐家里不得结党营私。

    与此同时,康熙还公布了今年毓庆宫将再进一位侧福晋的事情。

    对比太子妃面上平静,心里有些紧张,弘皙更是将不满挂在了脸上。这大半年来他去见了皇玛法好几次,但次次都会被皇玛法训斥。

    一边重用阿玛,一边瞧不上自己,如今又为了新的侧福晋收拾屋子,弘皙的危机意识猛地提到了最高。

    身为太子的长子,弘皙自幼被人追捧惯了,结果因为心情不爽,推了直郡王府的弘昱一把,结果就被康熙当众训斥。

    弘皙看着皇玛法亲昵的扶着弘昱,看向自己的时候脸上的不满更是不加掩饰,整个心真都害怕起来。

    不过令弘皙没想到的是,阿玛这次也不站在自己这边?

    “弘皙呀!你若是再不能控制你的性子,孤会很失望的。”对于长子,在没有嫡子的时候,胤礽是抱了很大期望的,但是可能正如汗阿玛所说,是自己的错,这孩子长歪了。

    富察侧福晋入宫的当夜,胤礽又做了一个梦,梦到姨母给自己生了一个妹妹,妹妹一见自己就笑,嘴里眼里心里全是自己。梦到了他们兄妹相处的许多小细节。

    “哥哥,不管你去哪里,都不要不开心!”甚至还梦到了自己要陪汗阿玛巡幸蒙古,结果小肉肉瞧着自己没笑,以为自己不高兴,跑过来拽着自己的衣袖,甜笑道:“我会好好照顾弘晏的,你就放心吧!”

    胤礽看着自己不知说了什么,小姑娘高兴的转了个圈,她身边一个沉稳的小少年无奈的对自己道:“阿玛,照顾好自己,宫里有我呢!”

    小少年目送着队伍离开,就回了乾清宫,哪怕没有人监督,依旧一丝不苟的学着习。

    硕大的乾清宫里,他小小的身影竟跟自己年幼时有几分重合。

    似乎过了很久,唤名肉肉的小漂亮妹妹带人走进来,霸道的收了他手里的书本,压着他吃饭。

    看到熟悉的人,少年脸上的疏离少了些,多了几分这个年纪的矫捷,一边逗弄着自己的姑爸爸,一边愉快的吃着饭。

    次日醒来,胤礽第一时间就找康熙问:“弘晏是我的儿子?”

    康熙一顿,带着不满的口气道:“怎么朕没梦到?”

    胤礽忍不住做了下来,小少年一步一步从宫门口走到乾清宫,步伐沉稳,仪态不俗。端坐在乾清宫的模样更让他想泪目,可是看着他身边有个爱笑爱闹的姑爸爸,却又觉得心里涨涨的。

    “汗阿玛,再生个妹妹给我吧!肉肉那样的。”胤礽抬头看着康熙一脸的醋意,开口道。

    “滚!”康熙直接暴怒。

    感情梦到了弘晏,还梦到了肉肉,怎么自己一次都没梦到?

    可是当天夜里,康熙就真的梦到了,他梦到了自己昏迷醒来之后,眼中对肉肉的杀意,直接就气醒了。但同时也感觉自己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不多了。

    康熙拒绝那个行动不便,对女儿不好的人是自己,他起来之后直接缀朝三日,奋笔疾书了许久,把要改变的事情都给胤礽记了下来,送过去。

    如此,康熙还觉得不妥,直接写了两道圣旨,一道是将太子长子弘皙过继出去,一道是禅位的圣旨,给胤礽送去。

    皇上突然要禅位?朝中众人岁有些惊慌,特别是太子新上任的师傅们,但是大半年皇上的改变也都看在眼里,也隐约猜出了什么。如今更是松了一口气。

    禅位兹事体大,弘皙阿哥被过继的事情,关注度就少了许多。

    康熙说了下了禅位的明旨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养心殿,开始给这个世界的自己写信,提笔就是骂!两个世界的巨大落差,让康熙心里有太多想要宣泄的点儿,他忍着手抖,骂的是酣畅淋漓,甚至是哪里痛,戳哪里!

    最后一笔落下康熙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只听到耳边女儿的哭声,她哭着说:“汗阿玛,不要不喜欢肉肉,好不好?”

    “谁敢欺负朕的乖女儿?朕剁了他喂百福。”康熙艰难的睁开眼睛,温柔道。

    明萱眼一斜,没声好气道:“这会儿说肉肉是你的乖女儿的?之前跑哪里去了?”

    康熙看着明萱,叹气道:“瞒不过你呀!”

    明萱扬扬眉,得意道:“太上皇不怪我将他气晕过去,什么都好说。”保成继位不足百日康熙突然醒来,明萱只一眼就发现了不对。

    那眼神儿过于可怕!

    不过好在他躺了太久,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明萱瞧着他看向保成复杂的脸色,还有看到小十一等人的惊喜,隐隐猜出这人是谁了?

    所以看着他对着保成挑三拣四的,还用那样的眼神肉肉,明萱就可着劲儿的刺激他。

    每天安排公主们过来侍疾聊天,安排胤褆等人过来涮锅子玩闹。

    那人开始迷茫之后,就变得有些无措。

    特别是一排孙子,在弘晏的带领下围着他说话的时候,明萱都发现他眼里的泪水。

    等他开始慢慢一个字一个说话之后,明萱就不让肉肉来了,还给胤礽说了自己推测康熙不正常。

    但是不知道他跟胤礽说了什么?那人看向自己跟肉肉的表情没有之前可恶了,可明萱也不乐意在他跟前晃悠了。胤礽脸上表情复杂,但是却放松了下来。

    今日实在是肉肉想她汗阿玛了,明萱才想着趁他睡着了,过来让肉肉看看他,没想到康熙就回来了。

    明萱一口一个太上皇,康熙安慰了女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许就是天意?”前一刻还是大权在握的皇上,后一刻就变成腿脚不灵便的太上皇?

    没想到禅位礼还没举行,居然真成了太上皇?

    即使知道自己多加练习,身体恢复的可能性不小,康熙心情都有些复杂。可是在明萱的嘲讽之下,康熙觉得这样也挺好。

    清晨,看着健康的弘晏弘昱弘晴弘晖,康熙心里的最后一丝芥蒂都消失了,果然还是自己的世界舒坦。

    太上皇就太上皇吧!这段时间可把自己没给憋屈坏了。再也不想操那些闲心了。

    至于另外一个世界,康熙并不担心,他把能给保成的都给了,他若是保不住,那就是他自己无能。

    至于那个世界的自己,谁管他!

    作者有话要说:  穿越版康熙:朕狠起来,连自己也骂!

    你个xxx,同样都是养儿子养孙子,朕的保成bababa,朕的保清bababa,朕的……朕儿子孝顺,女儿贴心,你再看看你,不光儿女,就连奴才都离心了,同是一个人,你说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原版康熙:朕刚跟弘晏弘昱约好了,去看他们射箭比赛的,怎么就回来了?然后朕的禅位礼就开始了?反悔行吗?……就是好气!这个混蛋还写信刺激朕?朕……好想杀了他!……算了禅位就禅位,朕就不信,朕养不出优秀的皇孙!

    …………

    胤礽手握着一堆虎符,还有康熙写的书,一脸懵:不是说还有的学吗?怎么来的这么突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