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30章 康熙反穿(九)

    驱魔?

    康熙眯着眼睛, 带着诱导道:“护国寺的阳气盛,百毒不侵,你去苦修个三五日可好?”

    虽然感觉到不对劲, 可胤褆还是觉得那个梦太惊悚, 就连自己落水后吸不上气的痛苦都在, 又想到汗阿玛的嘴,呕……

    “好吧!”胤褆弱弱道。本来他自己也能找人驱魔,但是如今几个孩子都在宫里头,他心中有所顾忌,这才进宫说一声,汗阿玛的提议也未尝不是坏事儿。

    直郡王要出家?

    胤褆人刚出乾清宫,整个皇宫就传遍了,只因为他一身僧袍,脖子上还有佛珠。

    惠妃一脸焦急的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蠢儿子被押上了马车,整个人都要晕了过去。

    胤礽等胤褆走后,才隐晦的看了梁九功一眼,他从前瞧不上这个奴才, 可是论起能干, 自己身边所有的加起来都不如他。

    连僧袍佛珠第一时间都能弄来, 这贴心程度,也是没谁了?果然自己身边的还得好好历练历练。

    梁九功恭敬地垂着头, 心里暗道好险,幸亏突然想到先帝还有僧袍留在宫里。

    胤禛注意到送走大哥之前, 汗阿玛对着送他的太监阴森森说了一句话,虽然只听到两个字‘苦修’,就已经知道大哥这次真的不得好, 绝对会被好好折腾一顿。

    “保清无事,不过是神神叨叨,非说有人咒他,朕送他去护国寺静静心,个半月功夫就回来了。”送走胤褆,康熙回头看到惠妃,见她两鬓斑白,叹口气上前解释道。

    惠妃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出家就好,不是出家就好……

    不过瞧着皇上眼底的不耐,狠狠道:“皇上做得对,要臣妾说,不管个三五个月,就别让他出来,最好跟着寺院的师傅们同吃同住。”

    “朕也是这么想到,在护国寺待上一段时间,就去学游水,他居然做梦自己落水被淹死了吗,朕心里就有些放不下。老大福晋没了之后,他有些飘了,朕想借此压压他的性子,保清是朕的皇长子,朕日后还想依仗他呢!”对于惠妃,康熙还是有些了解的,倒不至于因为儿子不争气迁怒她。

    惠妃听了康熙的话,深深的行了一礼,心中是真的安了。

    “老大家那几个孩子……”当然惠妃心里还是疑惑的,不是不疼孙女,而是两个大孙女都出嫁了,这都在宫里好几个月了,不回去也不是个事儿呀?

    康熙闻言脸顿时一变,咬牙切齿道:“娶了朕的孙女还要美妾庶子,这种孙女婿不要也罢!”

    惠妃瞪大了眼睛,真没想到皇上居然又让孙女和离的想法?

    “佛尔果春还好,塔娜那边你多宽慰宽慰,陈家……竟然敢羞辱朕的孙女,朕……”康熙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娶了自己的孙女,结果还给儿子聘了青梅竹马的表妹,甚至还想将那贱*人的孩子记在孙女名下,冒充皇室血脉,真真是不要脸至极,也怪不得佛尔果春求自己让塔娜在京里多住住。

    事实上,当直郡王府的几个格格都入宫之后,一开始大格格二格格的夫家都不以为然,特别是二格格塔娜县主的夫婿李淑鳌,能跟心爱的表妹不受拘束的在一起,母亲脸上也没了往日的愁容,让他觉得格外的畅快。

    但是慢慢的,他们都品出了不对劲儿。

    大格格佛尔果春郡主的的夫婿多尔济色棱,在亲眼见证了十三皇子在蒙古对诸位驸马大开杀戒。还接到了宫中堂姑爸爸娜布其谩骂的信,顿觉不好,早早就带着重礼进京请罪了。

    李家也慢慢觉察不对,特别是塔娜加封郡主他们居然是从外人口中得知?李淑鳌便是在不喜欢这个福晋,还是在父母的催促下,放下即将生产的表妹,进京了。

    只是色棱脸皮厚,被直郡王打骂都不还口,日日都上门找揍,还跪在直郡王府立誓日后绝不负了自家福晋,求岳父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

    胤褆虽不喜欢女婿,但是他的态度还行,打一打骂一骂,也算给女儿出气了。只是另一个……他连见都不想见。

    李淑鳌求见了两次,都被吃了两回闭门羹之后,就不去了。且在知道直郡王去寺庙为皇上祈福,心中还松了口气,想着不若再等等。待到直郡王府气消了,再去接人。

    “唉!日后倒是委屈表妹了。”李淑鳌也知道,日后把人接回去,碍于权势,不能再跟从前一样漠视了,还在心里叹气。

    可就在李淑鳌出了客栈的门,去京郊的园子参加文会的时候,刚跟友人走到城门口,突然被一群身穿黄大褂的侍卫拦住了,当着百姓的面,康熙替孙女下了休夫的圣旨!

    同时他身上的功名全消除了,李氏全族十代不得入仕!

    什么叫已经跟嫡亲的表妹不清白了,还求亲皇室郡主?

    什么叫高攀郡主,居然还妄想用贱籍血脉冒充皇亲?

    卑鄙无耻,简直将李淑鳌说成当世陈世美,不,比陈世美更恶心。

    ……

    李淑鳌身边的友人恨不能离他远远的,鄙夷的眼神直接扫向李淑鳌,更觉得与他为伍就是耻辱!

    康熙骂人的功力在圣旨上并不能彻底体现。

    于是他还写了大字报,白话文的大字报!

    哪怕是普通的百姓都能听懂,皇上说的是什么?都能知道皇上有多愤怒!

    胤礽都有些不明白,直接找到冒充皇室血脉的证据,一家子砍了头不好吗?为什么还要费这个神儿?

    康熙的这个举动也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

    自从来了这里,康熙就觉得格外憋屈,对着一群蠢儿子笨孙子,连骂的想法都提不起来。刚好借此事宣泄宣泄!

    万字控诉,看着好像一个普通的老玛法为自己的孙女抱不平。更让人知道了皇上对孙女的无尽疼爱。

    不光是将直郡王府的二郡主说成了品行高洁才貌双全的好姑娘,事已至此,还为李家求情,求着饶了他们的性命,康熙将李淑鳌比作臭虫……

    康熙觉得诛九族都不过瘾,但人死灯灭,太便宜他了。且毁了他们最在意的名声,康熙要让他活着,感受感受一切都失去的滋味,让他遗臭万年。

    皇家八卦不是那么好看的,康熙能喷,所有儿子都知道,滔滔不绝,长篇大论下来,人群之中的色棱瑟瑟发抖,黑壮的身型此时都有些摇摇欲坠。

    只想赶紧送信回科尔沁把自己的妾氏女奴全部送出去,他保证一辈子听自家郡主的话,他不要像李淑鳌这样顶着骂名去死。

    胤祥带着几个姐姐姐夫妹妹妹夫们回京的时候,也刚好就撞上这场热闹。

    驸马们慌了,孙女婿都这样,女婿还能落什么好?他们谁没几个心爱的小女奴?

    “这人真坏!”只有新封的固伦恪靖公主的驸马敦多布多尔济,一脸憨厚道:“公主,我想下去揍那人一顿,行吗?”

    恪靖公主点点头,当初自己出嫁是大哥送嫁的。自家这个虽说愚笨一些,但是倒是没给她惹出什么烦心事儿。

    敦多布多尔济得了自家公主点头,嗷呜喊了一声,就挑下马车,过去把人狠揍了一顿。

    “要不咱们也去?起码表表态?”□□衮吞吞口水,对着其他几个驸马低声道。要知道所有驸马,只有敦多布多尔济的了皇上明旨夸奖,还给他封了亲王爵位。

    噶尔臧首先点点头,他心里也害怕呀!不管什么原因,自己可是有一堆的庶子庶女呢!皇上可不是讲理的人。

    于是剩下五人也跑过去,直接将人打了个半死。

    “三妹妹,这次回京,就把佟侍卫留在京中吧!”荣宪公主是知道妹妹跟佟佳额尔敦的事情的,在她看来,三驸马不算坏,主要是三妹的心在别人身上。

    端静公主深吸一口气,然后点了头。十七年了,够了!是该让额尔敦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你跟额尔敦是什么情况,实在喜欢就和离算了,朕刚给一个孙女休了夫,也不介意再休一个女婿!”端静公主想的很好,可是一进宫,康熙就只召见了公主们,然后开门见山对端静公主道。

    正要行礼的六个公主都懵了,全部呆愣在那里。

    康熙捏捏鼻梁,皱眉道:“理由也是现成的,说他对你不敬,找那么多小妾给你难堪,也不算冤枉他。”

    端静公主抿着嘴,一脸愧疚道:“您不怪我?”自己不守妇道,虽然没有实质性跟额尔敦发生什么,但是到底是不妥当,本以为这次回来不得好的。

    “朕为什么要怪你?”康熙一脸诧异道:“你能将人养在公主府这么多年没爆出来,可见你对公主府的奴才把控还是不错的,既然没受委屈,朕为什么要怪你?”

    “汗阿玛的意思是,只要姐姐妹妹们不受委屈,谁管驸马是死是活?能让汗阿玛生气的是,你们被别人欺负。”胤礽在一边补充道。

    包括胤祥在内的几个皇子忍不住都倒吸一口凉气,为驸马们点灯。

    “汗阿玛,女儿进京给您送了好些个好东西,您要不要看看?”荣宪公主深吸一口气,凑上来,爽朗道。

    康熙撇她一眼,没声好气道:“你能有几个好东西,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如恪靖聪明,朕当初真是白疼了你。你家那个婆母给你找茬,你就憋屈受着?奴才勒索你,你就由着?”

    荣宪公主瞬间就红了眼睛,直接上前挽着康熙的胳膊,哽咽道:“儿臣就知道儿臣是您的心尖尖,不过是怕您听见了为难,毕竟儿臣是扶蒙……”

    “有什么比朕的女儿受委屈,更让朕生气的?”康熙戳胡子瞪眼睛,呵斥道。

    刚说完,就被她身上的羊膻味,熏得打了个哈欠,想要推开女儿,却看到她头上也有了白发。

    于是伸手摸了摸,道:“上回在蒙古听说你病了,什么病?养好了没?孩子们都带来了吗?便是扶蒙,你也是君,他们是臣,自然是怎么舒坦怎么来,朕生你们你让你们受委屈的吗?”

    “汗阿玛问这么多问题,儿臣都不知道该先回哪个?汗阿玛您坐着,让儿臣们您先行个礼。”荣宪公主心中一软,她是公主们之中,最受宠的,对着康熙自然多了许多的自在。

    因为恪靖公主份位最高,有她带着姐姐妹妹们给康熙行礼,康熙看着她眼中的疲惫道:“你缺什么,想要什么,朕都给你。漠北漠南之事,日后朕只会通过你来掌控。”

    恪靖公主也没忍住红了眼睛,她在宫中的时候并不得宠,这一路走来有多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只是如今能名正言顺得了汗阿玛的恩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哭了出来。

    包括养女大公主在内,康熙关心了她们每一个人,瞧着父慈女孝的模样,几个皇子心中羡慕极了,要知道皇上从没有这么宠溺过他们。

    “愣着干什么?驸马们都是什么德行,你们不知道?还不赶紧拿出哥哥弟弟的架势,没的杵到这里让朕心烦!”康熙对女儿们,那是如春风一般温暖,对儿子的时候,瞬间就变了脸。

    这个世界的儿子们果然都太蠢了……一点儿都不贴心!

    胤祉率先站起来,心疼的看了自家姐姐一眼,虽说平日里也没多少亲近,但到底是亲姐姐,他看不顺眼那个姐夫好久了,更何况这段时间实在是憋屈的不行,也得发泄发泄。

    胤祉带头,其他的皇子就都跟了出去。

    一众驸马看着满脸不善的皇子们,腿都软了。

    “别打死了!”胤礽从后面走过来,淡淡的留下这句话,然后扬长而去。

    殊不知这种,才更让人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骂儿子没兴趣,骂女婿孙女婿发泄发泄也好!也该让百姓们知道,不怪自家姑娘,全是贱人们的错!别跟朕讲道理,朕就是道理!别跟朕将王法,真就是王法!

    瑟瑟发抖的驸马郡马们:但求绕饶命!万字声讨不如速死来的痛快!

    胤礽:不管是哪个世界的汗阿玛,都是暴脾气!

    胤禛:汗阿玛居然比我还能骂人?嗯!好好学学。我也是有女儿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