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28章 康熙反穿(八捉虫)

    道理胤禩都懂, 但是心里就是过不去。

    胤禟该劝也劝了,加上他如今真的有太多事情要做,没有精力一直陪着胤禩, 康熙一叫,就赶忙过去了。

    康熙见胤禩这样要死不活的熊样儿,也懒得搭理,反正对郭络罗氏他就是喜欢不起来。

    作为一个出了名儿的喜好迁怒的小心眼儿皇帝, 康熙甚至将自己世界中胤祚的不争气, 也记在郭络罗氏头上。

    康熙从不觉得自己有错,在他看来,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别人, 自己丝毫没有任何的错误。

    胤礽可不觉得胤禩这样都怪一个妇人, 但是眼瞅着汗阿玛一张朕的儿子绝对没错的脸,以及错的只有别人的言论, 撇撇嘴扭过头, 不想跟他说话。

    可是扭头之后,刚好看到还垫着脚尖一脸嫌弃跟桀骜,却不知掩饰弘皙,胤礽心中哀叹一声,怪不得汗阿玛瞧不上,自己也瞧不上。

    “小九, 研究的怎么样了?”康熙看着认真挖地的胤禛, 对胤禟温和道。

    胤禟闻言便是眉开眼笑道:“很好, 回头儿子将成品给您送进宫, 到时候给您的乾……养心殿全部换成透光的……”

    “行了行了,朕不急!”康熙摇摇头,对于曾经拥有过毫无杂质的透凉大玻璃窗户的人而言, 他如今已经很有经验了,一开始做出的玻璃,说实话,他已经看不上眼了!

    “儿子孝敬阿玛自然是……”胤禟带着急切的口吻道:“好东西自然是要先供汗阿玛您的。”只有汗阿玛满意了,他才能痛快呀!

    再说这段时间自己给额娘说是给汗阿玛办事儿,额娘眉目都舒展了许多。

    “回头玻璃上的杂质少了,更透亮了,就先给永寿宫安上吧!”康熙直接道。

    永寿宫?永寿宫没有主位的娘娘呀?

    以前老十额娘,跟十三额娘都住过一阵子,如今里面好像就两个积年的老庶妃……难道汗阿玛有想要抬举的人吗?宫里头哪个娘娘值得汗阿玛这般费心思?

    胤禟虽然心中很是疑惑,却还是应了下来。

    不经意脱口而出给永寿宫装玻璃窗户,但康熙说出来之后,也没多后悔,他打算给永寿宫两个女人提个份位,然后送她们去别的宫中居住。

    至于永寿宫,还是空着吧!虽没有皇贵妃,但是她是个小气有记仇的女人,若是知道自己居然让别人住了她的地盘,又会联合保成抵制自己。

    想到小时候的保成头顶小揪揪,被皇贵妃教唆者笑着问自己,是不是男人不能欺负女人?

    康熙忍不住笑了。

    胤礽一扭头,又看着汗阿玛一脸奇怪的笑容,脱口而出:“汗阿玛,您在想谁?”

    康熙一顿,笑道:“朕在……想小时候的你,那个时候你扎了一个小揪揪,还怪可爱的。”

    胤礽脸一红,扭过头道:“儿子都在您跟前,怎么尽是想回忆从前?”

    幼时的自己眼中汗阿玛就是最亲近的人,是这天底下自己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可谁想到后来他们那般决裂?

    即使如今汗阿玛给足了自己信任,但是胤礽还是依旧无法释怀。

    胤禟站在一边,闭上眼睛,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不管何时,汗阿玛眼里心里永远都只有太子,他们这些人又算什么呢?

    “小九,回头跟你四哥去趟江南。”江南的情况有些复杂,其他人去康熙有些不放心,胤禛在他心中是办实事儿的,小九奸猾,两人应该能配合的很好。

    康熙话音刚落,胤禟就猛的跳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汗阿玛,随即拒绝道:“跟四哥去?不好吧?他又不喜欢我。”

    “你四哥怎么了?”康熙回忆一下,然后皱眉道:“当初朕让你四哥管你读书习字,你不好好读书,还欺负你四哥养的狗。虽你错在先,但是朕不是念及你年幼,都训了你四哥了吗?”

    敢情这么多年,汗阿玛一直都觉得是自己错了?对!自己是剪了狗毛,但是胤禛他也剪了自己的辫子呀!

    这能相提并论,相互抵消?

    跟一条狗一个待遇,自己这是算什么?

    胤禟满脸受伤的看着汗阿玛,却见看着自己摇摇头,叹气道:“你四哥这人除了爱较真儿,真没什么大毛病,教导你们也是尽心尽力的。若当初不是朕念及你年幼他年长,训了他,他也变不成如今这样的面瘫脸。”

    胤禟哆嗦着嘴唇问:“让儿子一个字写一百二十遍,他难道还是好心?儿子可刚握笔没多久,手骨都没长成呢!”

    “自然是好心,小四自幼就是这脾气,凡事儿就要做到最好。他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所以对你也这样,不奇怪!”康熙带着遗憾摇摇头,这个世界的小四简直就是冰块,对自己冷,对旁人更冷!

    怪不得孤单没人稀罕,跟福晋都处的平平淡淡,就连十四都不跟他亲近。

    想到这里,康熙还叹气道:“如今瞧着他的冷脸,朕都觉得伤眼睛。”

    “难道都是儿子的错?”胤禟咬着牙,一脸不忿道。天生臭脸,怪谁?

    “自然是你的错。”康熙很肯定的回道。不是小九的错,难道还是他这个当汗阿玛的错吗?没的可能!

    被保成养的小四虽然偶尔爱板着脸,但是内心极其丰富,很多时候还是笑的很快乐的,甚至还很召弟弟妹妹们喜欢,那几个小个,哪个不爱他四哥讲故事?

    一边儿的胤礽实在是没憋住,笑了出来。也不是完全不介意汗阿玛对胤禛的信任,只是觉得如今的汗阿玛好像变得有些有趣起来。

    就连不远处挖地的胤禛其实已经久久没有动弹了,他心中突然有些释怀,原来汗阿玛一直都是这样想自己的?虽然不喜欢被称作面瘫,但是汗阿玛这般信任自己,对于当年的事情,并非一味的不满。让他心中有了些许暖意。

    想到这里,胤禛看着胤禟,倒也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

    起码跟胤禩比起来,九弟还稍显真实。

    春耕回宫路上,康熙想到曾经皇贵妃的担心,她担心小四把自己累怀了。原话是:“小四爱干活,还不惜力,遇事儿容易较真。这孩子特别不珍惜自己,得经常关爱。”

    两个胤禛生活轨迹不同,但是较真儿的性子相差无几,甚至这边儿这个更甚。

    于是康熙对着胤礽道:“胤禛虽然诸事儿都能处理妥当,但是性子过直,易得罪旁人,可居贤王。只是需时常关注,别让他把自己累死了!”

    汗阿玛这个评价,让胤礽心中对四弟倒是升起了满满的同情,他跟四弟的关系还不坏,毕竟比起旁人,从小相处的更多。于是认真的点了头,保证会看着他,不会让他过劳死。

    “胤禟是除了你,脑子最机灵的阿哥,学什么都快,一门心思做生意。虽然嘴上没把门,人情世故什么的都很是欠缺,但是有胤誐在他身边,海贸商路可以交给他,大清未来的战事未必在全在马上,也可能在海上。你只要学会顺他的毛,他不难掌控。”康熙闭着眼睛又道。

    汗阿玛在交代以后?胤礽连忙认真的坐在一边仔细听着。

    “你大哥有勇有谋,只是脑子一根筋儿,带兵打仗,让他跟十四去,错不了。你三弟可以用来笼络文人,这个他擅长。老四可留在你身边重用,让你有个能说话的自己人。老五、老七两个人本事也都不差,爵位给足了,自是能替你分忧解难。”

    “胤禩……胤禩……这孩子如果脑子转不过弯儿来,你就送他出去吧!大清之外蛮荒之地,让他开疆扩土,建立自己的国土,忙开了,许就没有这么拧巴了?”

    “小九小十两人得搭配着用,他们彼此很有些情分,能够相互牵制。小十二瞧着老实,但是被苏麻嬷嬷精心照顾的孩子,没有面上这么憨厚。小十三心中有侠气,好好利用,自是一把利剑。”

    ……

    康熙闭着眼睛,一个儿子一个儿子的分析,最后睁开眼睛看着胤礽。

    一字一句道:“不管什么时候,莫杀兄弟,莫折辱他们……你们身上都留着朕的血脉,朕不杀儿子,你也别杀兄弟,否则日后别来见朕。其他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若能掌控他们,你可创建盛世,若是不能……都送出去吧!”

    胤礽闻言立马跪下立誓,绝不折辱任何兄弟,也不会伤他们性命。至于送出去……送去哪里?大清之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胤礽还有些懵。

    康熙叹口气,他并非不看重权势,只是这个世界太荒诞了,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舒坦,一个个斗的跟斗鸡眼儿似的儿子们,一个个被欺压揉捏的女儿们,还有那么多可爱的孙儿都消失了。他们心中只有权势,全无对自己这个老阿玛的真心尊重。

    如果真的任由发展下去,不管最后太子能不能坐稳江山,其他儿子结果未必会让自己不伤心,康熙真的不忍心,自己的好大儿们走上不死不休之路。

    “只是没有她而已,为什么差了这么多?”康熙再次闭上眼睛,低喃道。皇贵妃除了关爱太子,偶尔照拂小四,也没干什么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得了汗阿玛的教导,胤礽心潮澎湃,可是突然又听到这句话,脑中再次升起疑惑:她是谁?

    汗阿玛总是在思念的人究竟是谁?

    “汗阿玛,您为什么突然变了?”汗阿玛已经这么确定的给自己说了交心的话,胤礽就鼓起勇气问道。

    康熙看着连问话都这么没自信的儿子,闭上眼睛道:“朕是你汗阿玛,又不是你汗阿玛。”

    什么意思?胤礽不明白了。

    “许是做了一个恶梦吧?”康熙叹气道。如今的世界,可不就是一个噩梦吗?

    可是,即使是梦,他也要扭转乾坤,让儿子们步入正轨,别一个个最后斗的你死我活。

    说完康熙想着自己的世界跟这个世界这么多的不同,胤礽没有皇贵妃帮着开阔眼见,很多事情如果重新调查然后在暴露出来,太慢了,自己如今的身体也远不如从前。于是回宫之后,将胤礽跟胤禛二人叫到身边。

    “朕是爱新觉罗玄烨,是你们的汗阿玛,但却不是这个世界的。”康熙说完后,看着二人都是震惊的模样,突然笑了。

    就在胤礽跟胤禛都不明所以的时候,梁九功手里的茶壶顿时都摔倒在地上,康熙却没让他收拾,也没让他走。

    “朕的世界,你这个老东西可比现在更机敏通世故,也更贴心懂事。”康熙撇撇嘴,开口道。

    梁九功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康熙却叫他起来了。

    康熙从十五年正月十六说起,说了这个世界早已不存在的女人。

    握着拳头,胤礽低着头,许多事情跟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一模一样,但又完全不同。自己自幼确实期待亲生姨母入宫的,可是进宫的六姨母看自己的时候,眼中没有笑意,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不能跟她亲近。从此便冷了心。

    胤礽很早就知道,因为自己是太子,所以与众不同!可是当他听到被憨笨的三姨母宠到心坎里的另一个自己,却不由得有些羡慕。

    听着她给自己画像,给自己讲故事,自己生病的时候,不惧危险心急如焚的贴心照顾,不善女红,自己穿的每一双袜子却都是她亲自缝的,为了自己宁愿不受宠……

    “汗阿玛,这不是真的?”当胤礽听到,那个三姨母居然避免了那个小保成得天花,还引导孙太医研究出牛痘预防天花之后,猛地站起来,一脸无措道。

    胤礽无法相信世界上会有对自己这么好的人?不存在的!自己怎么可以过的那么幸福?

    康熙眨眨眼睛,提议道:“小四可以找死囚验证一下天花。”

    胤禛垂着头,听着另外的世界,自己出生后依旧被踢皮球一样推来推去,脸上的表情就更冷了。

    康熙没有说自己原本打算养一阵子胤禛,只说当时自己忙于朝务,他的小保成不忍自己为此事烦忧,就将胤禛抱去了毓庆宫亲自抚养。

    还说了小保成给小四当初换尿布洗澡喂饭讲故事,把他从他姨母那里学到的所有经验都用在了小四身上。

    说了小四自小的嚣张跟话痨,在宫中就是一个霸王,说起他拳打保泰,脚踢胤禟的辉煌,还说他跟自己的顶嘴。甚至说起为了造化,还是剪了胤禟的辫子,又说起皇贵妃跟太子一唱一和的救场!

    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可一切又是那么的让人嫉妒。

    康熙只说到太子出阁讲书,就已经到了深夜,没两个时辰又该上朝了,所以就说累了,然后去睡了。

    “孤不信,孤怎么会有这样的好命?”胤礽想到那用羊毛制衣功绩给自己换了无数资本的‘姨母’,喃喃自语道。汗阿玛之前骂他的时候,说过他生而克母,命薄福淡。

    胤禛也低着头,拳头紧握。不同的自己不同的境地,当初自己被汗阿玛骂了之后,那种悲愤孤寂痛苦的心情忍不住涌上心头……

    梁九功垂着头,听到自己居然跟皇上那般随意,还能开玩笑?也很是无法理解。

    这一夜,不管是胤礽还是胤禛,或者是梁九功,都没能睡觉,三人待在乾清宫大殿沉默了许久。

    可是第二夜,他们还是继续坐在这里听康熙讲故事。

    幸福是需要对比的,康熙所说的温情故事令胤礽脸上有种掩饰不住的羡慕,同时他透漏出的东西更是让胤礽跟胤禛心惊。

    胤禛也算真的明白,自己为何还能在这里听汗阿玛的心里话,只因为在他心中,自己跟太子就是一体的!

    对于皇位,胤禛不是没有惦记,但汗阿玛的故事却不知为何总是吸引着自己。胤禛无法想象,自己被一群弟弟簇拥着求着给他们讲故事的场景,也无法相信自己根本汗阿玛记忆中的弘晖那般亲近。

    弘晖在那个世界,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而自己的府邸根本就没有一个别有用心的乌雅氏,能跟郭络罗氏里应外合伤害他。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自己的世界,所以才会想的这么明白。加上他穿越的时候跟太子关系还很不错,经历过被儿女们捧在心里的感受,才显得没那么渣。

    胤礽:好想弄死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取而代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