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第226章 康熙反穿(六捉虫)

    想到肉肉, 康熙的心情就有些不太好,等看到御膳中的芙蓉虾球,就更加思念了。夹了一个过来放到嘴里, 却有些难以下咽。

    自己的皇贵妃喜好食带壳的海鲜,小肉肉也是, 只是跟她额娘不同的是, 肉肉她不爱剥壳, 每每吃虾的时候,就只喜欢这种不用剥壳的。

    但是跟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小肉肉却愿意亲手给自己剥壳儿的。小丫头体贴孝顺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如今却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芙蓉虾球是肉肉最喜欢的一道菜,看到这道菜, 康熙对女儿的思念就更大了。甚至比思念保成弘昱还多的多。

    康熙放下筷子,自从来到这里之后, 就连吃东西也少了乐趣。

    毕竟从前偶尔还能从皇贵妃的菜园子, 高价买一些个新鲜的蔬果尝尝。

    每次看着皇贵妃收了银子之后憋屈的样子, 饭菜都好吃了许多。当然主要是皇贵妃在这方面真的有天分,种的东西大都新鲜又好吃。

    当然康熙也知道自己的皇贵妃并不缺那几两银子, 只是能从自己这里多抠出一点儿, 她就很愉悦, 对于这种朴实无华的朴素的小乐趣,康熙也乐于配合。

    “汗阿玛怎么了?”胤礽诧异的问,怎么感觉汗阿玛在想什么人?

    原本正听着汗阿玛跟自己分析胤禟跟胤祥二人的性格, 间隙听到他恨铁不成钢说自己的公主,除了恪靖妹妹之外,居然都是软柿子,太让他失望了。结果说着说着, 汗阿玛就突然沉默了,脸上还有些忧伤跟怀念。

    康熙回过神来,思索了一下道:“一会儿叫你姑娘过来说说话。”

    康熙对于这个嫡出的孙女印象不深,回忆一番,发现连长相都不记得,只记得是个安静的姑娘。平日里只是在过节的时候远远给自己行礼就被带下去了。

    胤礽点点头,就让人去叫自己的三格格。

    “这么大了,还没给孩子取名字,你这个阿玛不合格。”康熙突然开口道。

    胤礽趁机道:“还求汗阿玛赐名。”

    康熙点了头,随口道:“叫舒舒如何?好听寓意也好。”

    “好!儿子替舒舒谢汗阿玛赐名。”胤礽没想到康熙会起叠字,但是皇上赐名,哪里有不好的?

    康熙给孙女赐了名字,就想起胤褆这辈子的几个女儿,但是印象还是不怎么深。只是想到那个分外调皮的大格格佛尔果春,康熙脸上划过一丝笑意。

    这里的大丫头已经出嫁两年了,最近回京好像是为了她四妹的婚事,康熙没想到小泥猴子居然出嫁了,心中还有些舍不得,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打算明日也召进宫里来伴伴驾,陪自己说说话。

    可是因为想到大格格刚升起的好心情,却在看到自己刚赐名舒舒的嫡孙女的时候,就全部没有了。

    “你怎么这么瘦?爱新觉罗胤礽,你是怎么当阿玛的?”康熙一看到舒舒,顿时惊得都站来起来,连声叫太医。

    “姑娘家白白胖胖才可爱,瘦成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看着孙女跟肉肉有些相似的眼睛,但是却没有肉肉面貌精致,只是身型瞧着却比肉肉小了将近一半儿,肉肉本来就不胖,一对比,就更不能看了,甚至瘦的有些吓人。康熙就有些忍不住,上前牵着她的手,一脸担心道。

    舒舒缩缩手,有些无措,她从未跟皇玛法这么亲密过,额娘告诉她一定不能惹皇玛法生气,皇玛法喜欢懂事儿的好孩子。

    康熙一叫太医,一下子就来了好几个太医,康熙对着孙太医道:“快给朕的小郡主瞧瞧,太瘦了,脸上连血色都没有,你们平日里请脉是怎么回事儿?”

    “吃不好?御膳房是干什么吃的?”孙太医等人给舒舒诊脉之后,结果查出气虚血亏等毛病,孙太医更是委婉的告诉康熙,小郡主饮食不当。康熙一下子就怒了,直接骂道:“连主子都伺候不好,要他们何用?”

    康熙一拍桌子,直接指着孙太医道:“朕把舒舒郡主交给你照顾,你务必还朕一个白胖健康的郡主,知道吗?”

    孙太医哪里敢不应,只是强调道:“郡主的饮食需要调理,也需要适量的活动。”

    “保成你听见了吗?”康熙黑着脸扭头看着胤礽道。

    胤礽也没想到女儿身上会有这么多的毛病,听说若不好生调理,于寿命有碍,也是连忙点了头,一脸怜悯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恍恍惚惚得了一个新名字,还得了皇上御口所说的郡主的名分,舒舒眨眨眼睛看着皇玛法,总觉得他跟额娘说的不一样。

    带着一大堆补品回去的时候,舒舒看着一脸慈爱的皇玛法,忍不住露出了一个不太淑女的笑容。

    次日,康熙就召见了直郡王府的四个格格,然后脸更黑了!

    康熙看着一样叫佛尔果春的直郡王府的大格格,这孩子眼神怯懦,看着自己的时候,身子都有些晃悠,一模一样的五官,虽然高挑了一些,但是不光身型瘦了许多,脸上的皮肤却至少白了三个度,精神瞧着也不太好。

    康熙之前只是知道弘昱体弱,让太医精心调养,却没想到自己那个泥猴子一样大不咧咧的皇长孙女,居然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捂着胸口,康熙急促的喘着粗气,胤礽都吓了一跳,赶忙焦急叫太医。

    “朕无碍,快给朕的佛尔果春她们瞧瞧,把胤褆那个混蛋玩意儿给朕压过来,快快快!”孙太医等人来的时候,康熙心痛的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

    舒舒是自己记忆中不存在的孩子,体弱多病也就罢了,怎么自己那个猴精一样活泼的大格格也养成这幅鬼样子?

    这跟自己没关系,一定都是胤褆那个混账玩意儿没有养好孩子!该打!

    康熙喘着粗气,等孙太医等人战战兢兢的给胤褆家四个格格都看了身体之后,不是先天体弱,就是体弱虚寒……甚至……佛尔果春郡主身体已经败坏到不赶紧调养,就要……

    后面的话孙太医没有说,但是康熙跟胤礽都听懂了。

    康熙眼前一黑,差点儿晕了过去。死死的攥着胤礽的手,才勉力保持清醒,一脸怜爱的让人伺候了几个孙女坐着说话。

    除了佛尔果春之外。其他三个身体都没多好。

    姑娘家虚寒的问题可就大了,最重要的体现就是难以生养。选秀的时候第一关只要发现这个问题,直接就不可能有第二关了。

    康熙越想越气!忍不住就开口问梁九功要了一个狼牙棒过来。

    汗阿玛这是要干什么?胤礽看着寒气逼人的狼牙棒,心中无比的雀跃。

    他最喜欢的就是揍老大的时候了!最好打死打残了,他才最痛快。

    胤褆莫名其妙被叫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到太子脸上的奸笑,顿时脸就难看了起来。

    但是顾不上多想,一个狼牙棒就袭面而来。

    胤褆头一歪,就躲了过去,然后悲愤的看着手拿狼牙棒的汗阿玛,激动问:“汗阿玛,是不是胤礽这个混蛋又在您面前搬弄是非了?”

    康熙黑着脸,杵着棍子,看着胤褆,眼眶泛红的指着佛尔果春几人道:“你对的起你福晋吗?”

    胤褆一顿,十一年了,那个清丽的身影总是不经意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只是不知汗阿玛今日为何突然提起福晋?

    扔了狼牙棍,康熙气呼呼的看着胤褆,梁九功连忙让人捡走。

    “朕当初精挑细选的大福晋,可是嫁给你,你是怎么待她的?十一年为你生了四女一子,结果你就是这么对她用命换来的孩子的?你看看佛尔果春,你再看看弘昱……一门心思争权夺利,孩子身体都败坏成这个样子,朕真的不懂,你便是争过了太子,可有继承人?”康熙咬牙切齿道。

    胤褆嘴角哆嗦了一下,他想说自己最是看中福晋所出的这五个孩子,从不让她们受委屈,可是看着簇拥在一起跪着给自己求情的柔弱的女儿们,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她们的关心很不够。

    “朕让你不懂事,朕让你只管生不管养,朕让你欺负朕的孙女们!好好的孩子,好好的孩子呀?怎么就养成这样?”康熙越说越气,越说越心疼,他的皮猴子怎么就变成了惊弓之鸟了?说着说着又拿了一旁的鸡毛掸子,一下一下的打在胤褆的背上。

    胤褆这下倒是不躲了,看着女儿们都吓哭了,连忙磕头道:“汗阿玛,求您把佛尔果春她们送到额娘处……”打归打,别吓到孩子们了。

    深吸一口气,康熙又在一边看笑话的胤礽身上狠狠的揍了一下,骂道:“一个个都不省心。你也是,舒舒养不好,弘皙也养不好……”

    胤礽一脸见了鬼了,老大养不好孩子,关自己什么事儿?

    “佛尔果春,你带着妹妹们站起来。”康熙看着即便害怕的求情,却依旧将妹妹们揽在身边的大孙女,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

    “佛尔果春,你是朕的长孙女,身份之贵重,不亚于任何的皇孙!”康熙叫了佛尔果春到自己身边,拉着孙女瘦弱纤细的胳膊,仔仔细细打量之后道:“这次回京,就多住两年,好好养养身子,回头朕为你建个郡主府,召了郡马来京陪你。蒙古住的不习惯,咱就不去了。”

    佛尔果春看着康熙,浑身僵了僵,突然开口道:“皇玛法,可否留塔娜也在京中多住一阵子?”

    塔娜是胤褆的二女,去年九月嫁给了李淑鳌,康熙只是给封了县主。佛尔果春这次回京,看到妹妹憔悴的样子,满心难受。

    “好,京城是你们的家,朕的孙女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想住哪里都好,塔娜的份例低了些,朕选个好日子,给你加封。”康熙一脸慈爱的拍拍佛尔果春的肩膀,对塔娜笑着说完,又转过来看着佛尔果春道:“朕的大孙女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是朕的心尖尖。你想要什么,不用问你阿玛,直接跟朕说。”

    心尖尖?佛尔果春抬头看着皇玛法,吸吸鼻子,使劲儿点点头。自从额娘走后,还没有人这么怜爱自己呢!

    康熙温和的拉着佛尔果春跟塔娜,问了她们婚后的生活,用着最和蔼的表情漫不经心的告诉她们:“你们是君,他们是臣,臣子不忠不敬,让你们不舒服,咱们就换了他。这天下还是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天下,作为朕的孙女们,没人能给你们受委屈。”

    说完康熙不理会周围所有人震惊的模样,还让梁九功从自己的私库里给胤褆家四个丫头,每个人都送了厚厚的赏赐,当然舒舒也有。

    送走佛尔果春她们之后,康熙脸上的笑意淡了,看着胤褆,冷言道:“去调查调查你的几个女婿,若有对孩子不好的,直接结果了,朕的孙女不受委屈!”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朕造的什么孽?为什么要来这个可怕的地方,朕的女儿孙女们怎么都过成这个样子?朕的心尖尖们呀!过得不好,简直是挖朕的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