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修真 > 德绍开泰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什么是错

    “报应?哈哈,你信吗?”叶昊问道。

    叶昊这句话把江百盛顶的无言以对,曾经他们又何尝不是把别人杀了,不管强弱,他们看不过眼的人,全都死于非命,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呢?

    “我相信有报应,你就是他们的报应。”一个女声传来。

    声随人道,一个青衣丽影就出现在了宴会大厅,一瞬间又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正是消失了一刻钟的万霞仙子,不过,她手上还提着一个小孩,差不多七岁的样子,在她手上不停的挣扎,落地后,就把小孩放了下来。

    小孩看到武禅在角落里被几个人扶着,马上冲过去叫道:

    “老祖,您怎么了?你怎么在流血?”

    稚嫩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一阵揪心,毕竟是小孩子,谁也不会狠心到把小孩都要灭杀掉。

    “我……我没事,武炼,家里怎么样?”武禅想马上知道家里的情况,就焦急的问道。

    “武炼,快说说家里的情况!”武胜光也快步走过来,抓着武炼的手问道。

    “疼,疼……!胜光爷爷,我疼”武炼想挣脱武胜光的手。

    “你抓疼孩子了!”武禅对武胜光说道。

    “好好好……我不抓,你快说。”武胜光一连说了几个好,然后放开了武炼的手。

    “老祖,胜光爷爷,家里除了孕妇,和二十岁以内的女的,十六岁以下的男的,其他的全部都被那个‘坏女人’杀了。”武炼指着万霞仙子气愤的说道。

    宴会大厅的所有人都是大惊,这么一个美如天仙,看似弱不禁风的青衣少女,居然可以在一刻钟之内杀死武家所有成年人,这,到底是什么境界?而且还是算上来回的时间。

    难怪叶昊敢那么有底气,有这样的一个高手在身边,真是可以天下横着走了,管你是什么宗门,城主府,家族,统统都可以灭了。

    这样看来,叶族长也并不张扬,而且,这个城主府和“乾元阁”的武家,那可是“出云城”的两害,可以说是土皇帝,没有人敢惹,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乾元阁”,以前都是很多高手加入的,后来慢慢的高手死的死,走的走,现在基本上都是武家的人统领了,就连阁主和副阁主,长老,全都是武家人,只有一些不重要的部门和角色,才有外人在,所以,一般说“乾元阁”,都是在说武家。

    “那你阁主爷爷呢?他去哪里了?”武胜光问道。

    武胜光和阁主武胜龙是亲兄弟,所以他最先开口。

    “阁主爷爷在大殿,被那个坏女人一掌,就打成了灰,老祖,胜光爷爷,你要为阁主爷爷和我父母他们所有人报仇啊。”武炼气愤的给武禅和武胜光说道。

    平时,只要是武家的子孙,任何一个人在外受气了,不说受气了,只要是他们看别人不爽,或者是抢别人的东西,给他们慢了,他们都是回去找长辈出来,轻者废了别人,重者直接灭杀,甚至灭门,所以,谁也不敢惹武家。

    这次,小孩又以为会像之前一样,只要他们一告状,长辈就会立马出去报仇,今天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平常他们所倚仗的老祖,爷爷,现在也只是别人灭杀的对象。

    “孩子,老祖老了,报不了仇了,你也不要再报仇了,回去,让你那些婶婶,姐姐,哥哥,也不要报仇了,找个地方隐居就好,记住,千万不要出来报仇。”武禅有些颓废的说道。

    “老祖!”武胜光也是无可奈何的扶着武禅说道。

    “老祖,为什么?他们杀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报仇?”武炼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武禅。

    “孩子,你杀过人吗?你看到过杀人吗?”武禅似乎想要说服武炼,现在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霸气,只是一个龙钟老人。

    “老祖,我当然杀过人,我杀过个人,我还打残废了三个,我让叔伯帮我灭杀了几家人啊。”武炼炫耀似的一口气就把他做的坏事都说了出来。

    宴会大厅还没走的人都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刚才还想求情让叶昊放过小孩子,现在听这小孩子自己说的他做过的事,那哪里是一个小孩子,分明就是一个大魔头,现在才七岁,那长大了,岂不是要杀尽天下所有人了?

    “孩子,以后不要再杀人了,专心找一个地方去隐居,过平凡的日子就好。”武禅还不死心的劝道。

    “我不,谁不听我的,我就杀谁!他们那些溅民,哪里能和我们武家人比,灭杀他们全家,又何妨,老祖,您是不是不爱我了?”武炼现在还想像以前一样,只要不高兴,向长辈撒个娇,长辈马上就去想办法满足他,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们也会想办法给他摘下来。

    “孩子,老祖错了,老祖害了你们这些子孙后代。”武禅有些忏悔的说道。

    “老祖,什么是错啊?”武炼眨巴着双眼问道。

    这一问,把武禅也问蒙了,七岁,不说事情对错难分,起码知道对是能做,错是不能做的事,而他都岁了,连什么是错都不知道,可想而知,他们把孩子惯坏到什么地步。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把他当孩子看了,就算是叶昊要杀了他,也绝对不会有人觉得不对,或者可怜他。

    武禅也是一阵错愕,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清楚的看过自己的家人,不说大人有多么的嚣张跋扈,连小孩都是这样,这是多么讨厌的人,多么该杀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教出这样的孩子。

    俗话说,千金难买早知道,今天是碰上了叶昊,要是别人,可能不是只杀大人,而是斩草除根。

    武禅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突然跪着往叶昊方向爬去,武胜光马上走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你们不要扶我,我没事,我是要感谢叶族长的,要不是他,我还真看不出来我们到底都做了什么,现在,起码我知道我们都是死有余辜。就算是全杀光我族之人,我也没有怨言,他还留情没有杀妇嬬小孩,比我们,做的正大光明多了,老头子我活了一把年龄,总算活清楚了。”说着,就朝叶昊跪了下去。

    这让叶昊反而没了主意,叶昊不怕硬的,就怕软的,所以,叶昊也只能说道:

    “算了,既然你知道错了,以后改了就好了,不过,要放你们,我得有一个要求。”

    “叶族长,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尽力给你办到。”武禅马上接着问道。

    “我要废掉你们现在所有人的气丹,不能修炼,而且,你要答应我,在三十年内所有出生的孩子都不能修炼,之后的再出生的,要认真做人做事,不许再这么嚣张跋扈,草菅人命,我就可以放过你们。”叶昊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这样了。

    “好好好,我一定听叶族长的,感谢叶族长不杀之恩和再造之恩。”武禅激动的又是跪下磕头,又是道谢。

    这可是一个百年杀神,居然真的就被叶昊给收拾了,也好,杀人不过头点地,改变一个人,那可是终生,难度更大。

    “回去吧,记得从善,不得再为恶。”叶昊只能这么交待他们了。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收拾搬家隐世。”武禅马上激动的说道。

    “万霞,你帮他们废了气丹,然后给他们的宅院设置一道阵法,让别人进不去就行了。”叶昊说道。

    “已经设置了阵法,气丹也全废了,我现在给他们下个禁制就好,包准他们三十年无法修炼,五十年无高手。”万霞仙子说道。

    “好,就这么办,到时候希望他们出来真的是以仁意慈行。”叶昊语重心长的说道。

    仿佛他现在不是一个二十岁的大男孩,而是一个百岁老人在对后辈说话一样。

    “你们走吧,记住答应我的话。”叶昊说道。

    武禅一行人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宴会大厅,没有了来时的气势和步伐,有的,只是普通人沉稳的脚步。

    “现在轮到你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叶昊转头对着江百盛说道。

    “哈哈哈……,你以为我像那个糟老头子,被你随便的忽悠?我们城主府的底蕴是你能了解的?就凭你,也想动摇我城主府?你还是太嫩了。”江百盛一脸痴狂的说道。

    “是吗?那不妨把你所认为的底蕴请出来我看看?”叶昊也是双眼一眯,精光一闪的说道。

    “我们城主府的底蕴一出,你们所有人都要死,都要成为我们的垫脚石。”江百盛越来越疯狂了。

    江百盛“噗”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喷血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擂台正中的一个阴阳鱼卦图的地方。

    那阴阳鱼卦图一下子就像变成了活的一样,在轻微的抖动,抖动的力度越来越快,还慢慢的开始旋转,慢慢的也是越转越快,就像是一个磨盘在不停的转着,还伴随着从小而大的轰隆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穿出来,又像是那两条阴阳鱼要跑出来一样。
Back to Top